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岳的好滑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我是真没想到黄莉家竟然出现了如此大的变故,而黄莉怎么会坐牢?

当时她不是告诉我没事了吗,那么又怎么会坐牢呢?

不行,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弄清楚。

我急忙又向那门卫问道:“那大哥,你知道他们家搬去哪儿了吗?”

门卫摇摇头回答道:“这个我就不晓得了,你是他们家谁呀?这个时候别人躲他们还来不及,你还想去巴结么?”

“没事,我就问问,谢了。”

我没有再和他继续说下去了,问他也没有什么结果。

回到车上后,我打算直接去派出所询问一下情况,我想知道黄莉是不是真的坐牢了。

来到派出所后,我就将来由告诉了接待我的民警,让他帮我查一查黄莉到底坐牢没。

警察让我提供黄莉的身份信息,好在之前我帮黄莉复印身份证的时候,我手机相册里还有一张复印件的照片。

我将身份证信息告诉了民警,片刻后民警告诉我说:“我们这里查不到相关信息。”

“这是什么意思呢?是她没有坐牢吗?”

民警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如果你查的这个人确定在坐牢的话,我们这里是能查到所在监狱信息的,但是没有信息证明你要查的这个人没有坐牢。”

稍稍停顿后,他又补充道:“但也不排除其它原因。”

“什么其它原因,比如呢?”

“比如情况特殊的。”

我长长吁出一口气,看来是那门卫骗我的了,黄莉应该没有坐牢,否则这里怎么会查不到信息。

沉默了一会儿后,我又问道:“那你能不能帮我查一查她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警察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朋友,我联系不上她了,听说她坐牢了,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警察向我摇了摇头说道:“那我这里没有权限帮你查,除非让她的家人来申请才可以。”

我重重叹了口气,却也无计可施。

最后也只能失落地离开了警察局,黄莉好像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不留下任何信息。

在回成都的路上,我一直在想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岳的好滑

一个问题:为什么突然之间和我关系很好的这些异性,好像都离开我了。

有反目成仇的孙骁骁,有不辞而别的黄莉,还有生死离别的梁静,就连安澜如今和我都相隔万里。

她们好像全都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是一段印记。

而她们在我生命中留下的这段印记,已经深深刻入了我的身体,所有的过往,都会是我一生中忘不了的回忆,也是我心里无法抹去的印记。

如果不曾遇见,怎会如此心痛。

我不想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生活还要继续,我也该是时候全身心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了。

……

下午五点,我终于回到了成都,刚下高速,我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一看竟然是付志强这个东西打来的,准没什么好事,但我还是接通了电话。

“丰哥,快快快……江湖救急。”付志强那急切的声音立刻传来。

我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悠悠的点了一支烟,向他问道:“干嘛?”

“借点钱我,晚点我就还给你。”

“我问你干嘛?”

“找你借钱啊!真的,江湖救急。”

“你现在可比我有钱多了,还找我这个穷逼借钱?”

付志强叹了口气说道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岳的好滑

:“丰哥,我也不瞒你,我找我老婆拿了点钱,说是用来投资的,我却没忍住用来赌了……现在输了,我回去不好交差啊!”

“你他妈还有脸跟我说?你活该啊!”

“丰哥,你就帮帮我吧,我老婆倒是能糊弄过去。可这笔钱我老丈人也知道,要是被他知道我又拿来赌了,还输的精光,他会扒了我的皮的。”

我依然冷声说道:“你活该啊!我没钱借给你。”

“你怎么一个大老板怎么会没钱呢,我又不是不还给你,你先借给我回去应应急,完事后我就还给你。”

听他这语气多半是真急了,但我真不能借给他,借他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也许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根本没有犹豫,果断地说道:“没钱借给你,自己想办法。”

“丰哥你别……”

我没等他说完,就直接挂掉电话,跟他这种人渣,我也不想浪费口水了。

明明找到这么好一个媳妇,却非要乱来,走到这一步都是他自作自受,我是不会帮他的。

他还给我打电话,我直接把手机给关机了。

这真不怪我不帮忙,要是他本本分分的,就算我没钱去借也会帮他。

我直接回了叶珊珊的住处,刚到门口,我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哭声,是蕊蕊的哭声。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急忙拿出要是开门走了进去。

就见蕊蕊站在门口,哭得跟一个泪人一样,而叶珊珊就在沙发上气鼓鼓地坐着。

蕊蕊见到我回来了,哭得更大声了,好像有极大的委屈似的。

我赶忙蹲在她面前,向她问道:“蕊蕊你怎么了?”

蕊蕊撇着嘴,哭着对我说道:“她打我……干爸,你带我走吧,我不想住在这里了……呜呜呜……”

我随之一愣,抬头看向沙发上的叶珊珊,她也不说话,还是保持着那气鼓鼓的样子。

我又对蕊蕊说道:“别哭了蕊蕊,干爸帮你出气。”

说完,我起身走到叶珊珊面前,还没等我开口,叶珊珊便主动说道:“你问我为什么打她,是她太让人失望了。”

“总要告诉我原因吧?”

叶珊珊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这是我家的事,跟你没有关系,我忍她很久了,这么多天我一直小心翼翼的对待她,为了她我学会了做饭,甚至帮她洗衣服,什么都包容她……可这臭丫头,竟然说我不配做她妈妈,说她不会认我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蕊蕊,这话是有点伤人了,但我猜肯定是有原因的。

随即又向蕊蕊问道:“蕊蕊,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蕊蕊虽然没有再哭了,可她的态度也很坚决,说道:“我不会认她的,我没有父母,同学们都知道我就是个孤儿。”

“你听听看,这就是她的态度,这臭丫头太不让人省心了!陈丰,我跟你说,这件事你别管了,我是她妈,她认也得认,不认也得给我认。”

“不认,我就不认,你不是我妈,你是个坏女人,你坐过牢的。”

“你再说!”叶珊珊顿时站了起来,冷眼瞪视着蕊蕊。

“我就说,你就是坏女人,我不喜欢你!”蕊蕊也丝毫不服输,仰起头与叶珊珊对持着。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