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苏薄行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妖神记漫画免费全集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他倒是想让底下的人过来把这医院折腾一番,可是想想以后不管是谁,生老病死都得靠这些医生,也不敢轻易的得罪。

况且自家的弟弟现在还得依靠这些医生活命,更是轻易不敢得罪,所以把之前借过来的钱都交到了医院,好不容易药费清减的很多,现在又被他这么一折腾,全身上下又得重新治疗。

田诚头痛的拍拍脑袋,“这城里能借了,我都借遍了,如果阿爹他们还舍不得把钱拿出来,那只能先把老四送回老家,以后生死就由命吧!”

田壮,“这样不好吧?看老四这个样子,一回家肯定就会没命,你再想想办法吧?”

田诚抓着头发,“我也想啊!可这么一些年,我把大部分的工资都寄了回去,而且自从老四到了医院,我前前后后也借了两三百块,就这些钱,以后都要靠我来还。”

田诚也是真的没有办法,要不也不会这么下决定。

田宽看了一眼田诚,“老三,要不你去找以前的弟妹,再怎么说以前都是一家人,能帮把手还是帮把手。”

田诚,“那一家子溜得倒是很快,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更何况这么多年没有联系,谁还会管咱们家的闲事?”

想到之前被自己舍弃的两个闺女,田诚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愧疚,现在找上门,不是直接找骂吗?想到这一点,他直接把老二回怼回去。

“二哥,吃完饭你就赶紧回家,让爹娘想想办法,要不咱们只能给老四办出院。”

到了这一时刻,田诚也没办法硬撑,还是交给家里的老人去决定。

而且他看了看床上的田厚,虽然换了一遍纱布,他也知道老四这外貌是彻底给毁了,就算是能救活回来,也只能本本分分的在村里做事。

田宽听到田诚的话,赶紧抢过去,“要不还是我回去吧,老二力气比我大,要是再发生之前的事,那也比我能压得住老四。”

想到之前田厚那恐怖的一面,田宽也打退堂鼓,看看现在自己身上这衣服,到处都沾上了血迹,也不知道能不能清洗掉,这可是自己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衣服了。

“大哥,还是你在这里吧!毕竟这边你比我熟太多,我这脑袋太笨,怕到时候走出去还会走丢。”反正说什么也别呆在这里,想想老四的遭遇,总觉得很慎人。

青天白日被雷劈中也就算了,现在躺在病床上也不消停,就没有看过哪个人昏迷以后还会这么折腾。

阮苏薄行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妖神记漫画免费全集

兄弟几个争执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由田宽回家一趟,毕竟田诚还真不放心让老大回去,家里的老人最疼老大,万一他在从中做点梗,到时候老四还真会变成自己的责任。

可能是医生给的药太轻,他们才吃完饭休息没多久,躺在病床上田厚又开始折腾起来,除了眼睛没有睁开,浑身上下又开始颤动。

田诚满脸惊吓的站在一旁,看着医生和护士熟练的把人压住。

忍不住想起之前在外面听到的那些流言蜚语,老四这不会真像他们所说的遭到了报应?

还是吕家私底下做了什么手脚?

“你们这样子不行,总是打药水对他的身体也不好,要不你们还是换一家医院治疗吧。”之前负责的那位男医生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种病患他还真没有见过,只能提议他们转院了。

田诚,“能不能等家里的长辈过来再做决定?而且

阮苏薄行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妖神记漫画免费全集

我们也不知道往哪里转?”

医生看了一眼田诚,知道医疗费都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交的,“那你们最好往王城那边去想想办法,毕竟那边好大夫很多,而且很多设备我们这里都没有。”

田诚看着病床上包得像木乃伊的弟弟,“可是他现在这个模样,能长途跋涉吗?”

医生想想两地的距离,摇了摇头,“那你们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他如果能够醒过来还好一些,要不给他这么折腾下去,他的身子也受不了。”

说完这些,医生又想起来了,“今天上午给他用了药,现在看样子又得重新包扎,你们家属赶紧去交一下费用。”

说完,还很有经验的快步离开病房,毕竟像这样不停的交费,一般家庭都会承受不起,还是别在这里看别人为难的模样了。

田诚看着远去的背影,再转头看看病床上的田厚,这时候他真想放弃老四,直接把人送回乡下。

枉费了自己之前为他下了那么多功夫,这进城还没有两个月,不只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害得家里都快倾家荡产了。

二泥村大清早就被吴家人给打破了宁静,大家这下子也顾不得上工,全部都围在张大全的门口。

“没有你们这样子办事的,这亲事都谈好了,我们家也一再的迁就你们,延期了这么多次,可是你们临到时间才来反悔,是不是太过分了?”吴家老太太掐着腰,冲着张大全不停的喷着唾沫。

张大全把头别到一边,等到她说完了,这才开口说道,“现在都提倡婚姻自由,两个人谈不拢也很正常,你们可别到这边闹事。”

吴老太太,“谁在这里闹事了?你们家那个破鞋,如果不是我们家阿立看上,真以为她进得了我们家门?还真是给脸不要脸,把我们家忽悠了这么久。”

张新英静静地躲在张大全的身后,她这个时候倒想回嘴,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两个人没谈拢那也很正常,而且我们家又没有拿你们半分东西,”

张大全的话还没有说完,吴老太太就接过去了,“谁说没有?我们家那傻小子不是过来帮她做了几天事,害的家里连着那么多天都没有工分。

再说了,因为这破鞋的一耽搁,我们家阿立不知道又错过多少好姑娘,这些你们家都要负责。”

喵喵牵着弟弟的手,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之前在城里也看过很多泼妇骂街,可这带着乡音的骂调也特别的不同。

而且看着这吴家人乌泱泱的一群妇女,就知道今天这事,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

喜欢年代小懒宝三岁半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