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死你个荡货h 狼群影院在线播放视频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经过刘洁解释,苏黎才知道他们今天七个人只骑了两只巨龟坐骑出来,每只巨龟背上大概能坐四人,如果现在借出一只巨龟给他,余下一只巨龟,他们七人挤不下去,所以只能带着苏黎先返回东陇市,再借一只坐骑给他。

“好,谢谢大家了。”

苏黎有些感激的点头同意,听刘洁介绍,东陇市距离这里并不算太远,骑上坐骑,大概不到半小时就能抵达。

这处怪物巢穴的怪物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一行八人,分骑着两只巨龟兽,离开怪物巢穴,朝着东陇市而去。

途中和刘洁几人闲聊,得知东陇市的规模和寿德市相当,总人口约三万人左右,他们这一批人应该就是东陇市最核心的一群成员。

苏黎见识过刚刚玄华的出手,虽然他没有展示真正实力,但苏黎隐约能够感觉得到,玄华比之前变得更可怕了。

如果说之前的玄华战力,相当于“超等”中的低级层次,那么现在的玄华战力,至少也是“超等”中的中级层次。

至于对自己的战力评估,苏黎反倒不好把握,不知该评为什么层次。

途中闲聊,苏黎发觉玄华显得很沉默,一直在默默的注视着远方,似乎不知在想着什么。

“玄华,你回来后怎么怪怪的?这么沉默寡言。”刘洁突然开口一笑,看向玄华,眼神里,有些隐藏着的担忧。

她也许只是随口一说,但玄华却身子猛地微微一震,苏黎一直都在暗中关注他,便在这时,他发觉玄华听得刘洁这话,眸中深处,似乎闪过一道寒光,隐藏一丝杀意。

这寒光阴冷,不知为何,连苏黎接触到了都有种莫名的毛骨悚然,就像玄华体内隐藏一头恐怖之极的怪物,只是这怪物一直潜伏在那里,虽然一动不动,但时刻在盯着自己这些人,随时可能张开血盆大嘴,将他们吞噬了。

不过眼里这阴冷寒光一闪而逝,玄华就咧开嘴,完全恢复正常,有些苦笑摇头道:“突然从基地返回,有些不适应。”

另有一个男子接口道:“刘姐别问了,玄华哥应该心情不好,我们多理解一下。”

众人都感觉玄华应该是被基地淘汰了,又被送了回来,就如同突然从云端跌落下来,难免失落,心情能好才怪。

刘洁却不以为然,道:“基地也没什么好的,我倒觉得咱们东陇市挺好的。”

众人一路闲聊,倒也不寂寞,通过他们的聊天,苏黎知道了不少关于东陇市的事,半个小时后,众人抵达了东陇市。

东陇市的地势比较古怪,中心区域地势很高,呈一个巨型山丘的地势,虽然四周都被洪水淹没了,但中心城区却显露在水面上。

三万人主要都集中在这片中心城区,四周另有一幢幢的高楼破水而起,林立四方,如一株株的苍天古树。

苏黎看在眼里,暗暗点头,难怪这些人会选择东陇市,这个保存得还比较完整,环境也不错。

“苏兄,跟我来这边,咱们东陇市有不少坐骑,你看中哪一只就选哪一只。”

刘洁带着苏黎,刚刚上岸,正准备去在挑选坐骑,突然迎面有人冲了过来。

这人一边飞奔一边大声叫着:“玄华哥,刘姐,找到诗诗了——”

刘洁脸上一喜,道:“找到诗诗了?这个死丫头,跟别人去狩猎也不提前说一声,害我担心好久。”

来人脸上神色却十分难看,道:“刘姐,诗诗她……”

刘洁见了对方吞吞吐吐,心头升起了一丝不详预感,立刻沉声道:“她怎么了?”

“诗诗死了。”这人吸了口气,神色间,有些悲愤。

刘洁一呆,道:“死了?她和你们一起外出狩猎出了意外?”

诗诗是她最好的闺密,虽然实力一般,但刘洁经常会带她一起去狩猎,今早一起来就没找到诗诗,就像神秘失踪了。

只是玄华等人都急着去狩猎怪物,刘洁也没多想,认为诗诗肯定是跟着其他的狩猎队伍提前走了。

因为之前诗诗也说过几次,认为带着自己会拖累刘洁,所以想和实力和她差不多的人一队。

此刻返回,这人突然说诗诗死了,刘洁第一反应就是诗诗外出狩猎,出了意外。

想到自己最好的闺密忽然就死了,刘洁心里顿时难过起来。

“不是狩猎,她今天根本就没有去狩猎,今天还是有人在外环一幢无人大楼里私会,无意中看到了她的尸体,受到惊吓不小,忙着报告了上来。”

“什么?她死在了外环的一幢大楼里?”刘洁愣住了。

他们将东陇市分为了内环和外环,内环便是地面显露在水面之上,也是三万人主要居住地,而外环则是被水淹没,但因为水淹得不深,大量的高楼都显露在水面上,所以有很多高楼里,也居住着人,当然也有更多的高楼里空无一人,所以就变成了一些小情侣私会的场所。

毕竟内环地窄人多,私下幽会实在有些不方便,哪像在外环,无人打扰,就算叫得再大声也没事。

“带我去看看!”刘洁原本以为诗诗是外出狩猎出了意外,被怪物杀了,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是无可奈何的事,但现在说她死在了外环的一幢无人大楼里,那情况就不对劲了,极有可能不是被怪物杀死的。

“好,我刚刚去看了,诗诗……死得很惨……”这人说了一半,摇摇头,有些不忍再说。

苏黎原本是想着借到坐骑就走,但看刘洁一脸沉重,其他人也都面露震惊,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处于这种情况下,他一时也不好说离开的话,只好也跟着他们一起去外环看看。

水面上,早已飘浮着几张巨大木筏,刘洁几人赶到的时候,除了他们外,还有不少人聚集在那里,见到了玄华和刘洁后,纷纷打招呼。

诗诗的死,显然已经传开了,众人都知道她和刘洁关系最好,忙着劝慰她。

刘洁脸色很难看,只是挥挥手,让众人带她去现场看看。

因为众人都知道诗诗和刘洁的关系,所以发现了诗诗的尸体后,没有破坏现场,都在等着刘洁回来。

苏黎跟着刘洁和这一群人,登上了几张巨型木筏,顺着水面,朝着东陇市的外环而去。

很快就在一幢大楼下面停了下来,众人陆续上楼。

这是一幢十二层的大楼,在这一片林立的高楼之中并不显眼,洪水只淹到了下面两层,还有十层都露在了水面之上。

此刻在这大楼的第三层走廊边,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苏黎跟着刘洁走了上去,其中有一扇门打开,刘洁走到了门口,身子一震,像看到了什么令人震惊的一幕,浑身僵在那里。

苏黎也紧跟着看到了,这房间里,到处都是溅出来的斑斑血迹,墙壁上,地面上,全都是早已凝固了的鲜血。

一具有些扭曲的尸体就大字形的躺在了地上,身上被人盖上了一条薄毯,露在外面的腿和脸上全都是被抓出来的血痕,显得血肉模糊,那双眼睁大,似死不瞑目。

刘洁浑身冰冷,似乎不能相信,昨天还活泼可爱,和自己有说有笑的最好闺密,今天就以这种十分惨烈的死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诗诗……”

刘洁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慢慢的走了进去。

四周众人都在默默看着,不过能够活到今天的众人,基本上都经历了太多生死,诗诗虽然死状很惨烈,但众人大多都没有太强烈的感觉,只有刘洁因为和诗诗的关系好,才会有如此强烈表现。

走到近处,刘洁才发现诗诗的喉咙被撕裂了开来,这应该就是她真正的死因。

原本刘洁以为她是被人杀的,但看现场的惨烈,特别是她的喉咙被撕裂了,又十分酷似被怪物所杀。

“外环怎么会有怪物混进来了?小军来查过吗?有没有确定凶手是什么?”刘洁抬头,看向众人。

之前带着她们过来的为首一人道:“小军来过了,可惜他只能嗅到诗诗的气息,除此之外,什么气息都嗅不到,看来这杀了诗诗的怪物,懂得隐藏气息。”

“也不一定是怪物,你们说会不会有可能是人?”其中一人,突然开口说话。

他的话让好几个人看向了他。

“怎么可能,你看诗诗这喉咙处的伤口,这是被怪物咬开的,而且刚刚我们查看了这喉咙处的伤口,有被吸吮的迹象,看来,这应该是一个吸血的怪物。”

“看这血迹凝固的样子,这惨案应该是昨天晚上发生的。”

说话的人在未出现洪水之前是个医生,他既然做出这种判断,十有八九应该错不了。

“现在奇怪的就是诗诗怎么会昨晚一个人来这里?而且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挣扎的样子。”

“我觉得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就是这怪物是在别的地方打昏了诗诗,然后带到这里来的,这个怪物真疯狂,看诗诗身上的伤痕,显然这怪物并没有痛快的杀死诗诗,而是在虐杀她,这真的很奇怪,看来这怪物十分仇恨我们人类。”

众人都在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刘洁脸色苍白,重新站了起来,既然连强化过几次鼻子的小军都只嗅到诗诗的气息,嗅不出凶手气息,那这件案子,已经无法再查下去。

“就怕这怪物还会再出现,我们需要提醒大家,让所有人提高警惕。”

苏黎默默看着地上尸体,又听着众人的交谈,他身为外人,也不好发表看法。

好在刘洁看到苏黎后,终于想了起来,忙着道:“苏兄对不起,刚刚听到了诗诗的噩耗,一时忘了你的事。”

“我没事,你……节哀顺变。”苏黎只能安慰。

刘洁嗯了一声,将处理尸体的事交给了几个自己信得过的亲近,然后自己亲自带着苏黎前往挑选坐骑。

就像刘洁说的一样,东陇市的坐骑不少,其中属于刘洁驯服的就有六只,苏黎挑了一只最小巧玲珑的剑狸兽。

长着有些像大型的狸猫,但皮肤上却没有毛,而是一种细细柔软的鳞片,鼻子尖尖的,看起来还有几分可爱。

“记住了小狸,之后要听这位苏兄的话,要将他安全送到家。”刘洁在叮嘱着剑狸兽。

“回头我一定亲自将它给你送回来。”苏黎对于刘洁的热心帮助,表示了感激。

“不用专门跑这一趟,下次什么时候碰到了再带我吧。”刘洁微笑,她有着众多坐骑,一只剑狸兽,倒也没什么。

主要是寿德市离东陇市太远,如果路近,凭剑狸兽的能力,完全可以独自返回。

苏黎骑上了剑狸兽,看着刘洁,原本不想插手人家东陇市的事,但想到了刘洁帮助了自己,还是决定提醒一下她,道:“刘姑娘,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事?”刘洁微微愕然。

苏黎放低声音道:“提防玄华,不要太相信他。”

刘洁一怔,看着面前的苏黎,一时只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道:“什么意思?”

苏黎还欲再说,发觉一个声音远远传了过来:“苏兄,这就走了?”却正是玄华的声音传了过来。

他一边说一边往这里走来。

刘洁看看苏黎,又看看走过来的玄华,想到了苏黎刚刚突然说的那句话,心头有些错愕,实在想不到苏黎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她和玄华的关系很好,在她内心深处,隐隐有些爱慕玄华,只是一直没有表达出来,至于对苏黎,只是单纯的欣赏。

此刻突然听苏黎在自己面前说玄华的不好,心里立刻就对苏黎生出一丝反感。

突然,她心头一动,有些明白苏黎为什么会这么说了。

“应该是我对他很热情,有可能让他误会了什么,更大的可能性是他喜欢上我了,又见我喜欢玄华,所以就想要挑拨我和玄华的关系,这样子,他才有机会。”

越想越觉得应该是这样的没错。

“难怪寿德市离我们这里这么远,他会找借口跑来这里,还说什么坐骑出了意外然后找我来借坐骑,这个男人啊,真幼稚。”

喜欢全球进入大洪水时代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