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强霸主 年轻的小峓子4中字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我还是不明白。”

冰风暴并非不认同孟超的分析,她只是百思不得其解,“大角军团的统帅,看上去也是相当精明的人物,你说的这些道理,他岂会不懂?

“那他又为什么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煞费苦心组建的大军,自寻死路,走向覆灭呢?”

的确,能够同时在黑角城等五大氏族的主城,策动数以万计的鼠民揭竿而起。

又能在血蹄氏族和黄金氏族的夹缝中,白手起家,拉起一支敢于向昔日主子发起挑战的队伍。

更掌握着大量源自古代图兰人的技术,以及神庙的秘密。

大角军团背后的操盘者,绝不像是有勇无谋之辈。

这样自杀式的战略,对他,究竟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好处。”

孟超一边不紧不慢呷着并不浓稠的曼陀罗糊糊,一边耐心向冰风暴分析,“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总共经历了四场攻城战,每次作战之后,那些表现特别勇猛,还有服用了‘神药’之后,侥幸没死,甚至没遭受太过强烈的副作用困扰的,以及战技格外娴熟的鼠民战士们,全都不见了?”

冰风暴微微一怔。

大角军团的流动性极强。

基本上,每天都有来自图兰泽各地的义军,源源不断地补充进来。

又在稀里糊涂的行军中不断掉队,甚至整体溃散,又重新整编。

而依靠人海战术来进行的攻城战,消耗又大得令人发指。

以至于,他们身边的“战友”,走马灯一样轮换,很少能看到熟面孔。

冰风暴倒是没注意孟超所说的细节。

孟超却言之凿凿:“我观察过,四场攻城战,场场都是如此,那些表现格外出色,对‘神药’的耐受性也比较强的鼠民战士,往往在胜利之后,就被鼠神祭司们带走。

“而在下一场攻城战,特别是攻上城楼之前,无比血腥的堑壕消耗中,他们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那就好像……割韭菜一样,通过一场场血肉横飞,艰苦卓绝的战斗,将千万鼠民中的佼佼者都遴选出来。”

图兰泽是没有韭菜的。

冰风暴微微一怔。

直到孟超用“曼陀罗枝桠上的嫩叶”来解释,她才恍然大悟。

“你是说,过去半个月,我们经历的一连串战斗,是大角军团遴选精锐士兵的方式?”她喃喃道。

“没错,从陷空草原开始,大角军团不是一直用这种方式,在遴选精锐士兵吗?”

孟超冷笑道,“正所谓‘兵贵精不贵多’,无论大角军团还是五大氏族,谁都不需要那么多浪费粮食的炮灰,如果能通过血腥残酷的战场厮杀,来进行优胜劣汰,将九成不合格的鼠民统统淘汰掉,只剩下十分之一身经百战的精锐。

“一方面能极大减轻大角军团的军粮消耗,同时能提升他们的机动性和隐蔽性,也更便于指挥,岂不是比傻乎乎统御这么多只会浪费粮食的乌合之众,要好得多?”

“所以——”

冰风暴想了想,重复了一遍孟超的推测,“隐匿

三国之最强霸主 年轻的小峓子4中字

在大角军团背后的家伙,根本没想过要攻占这么多的城镇,所谓攻城略地的目的,仅仅是用优胜劣汰的方式,将鼠民当中真正的强者遴选出来?”

“是啊,我甚至怀疑,最开始根本没有‘大角军团’,或者说,那时候大角军团的规模,远远没有使者、军官和祭司们说得那么夸张,别说百万大军了,连几十万都没有,充其量,几万人而已,否则,就大大超过我们在裂谷深处看到的地下生态系统,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孟超道,“一开始,鼠神使者们,仅仅是扯虎皮拉大旗,连蒙带骗地将鼠民们统统煽动起来。

“然而,当数以百万计的鼠民都被点燃了反抗的怒火,不顾一切地聚集到一起,又在残酷的战争中,经受了千锤百炼,当那些从地狱边缘顽强爬回来的家伙,逐渐脱颖而出时,所谓‘鼠神麾下最精锐的武装——大角军团’,也就名副其实啦!”

冰风暴沉默了很久。

“倒不是说,我不相信藏匿在幕后的主使者,绝不会用如此心狠手辣的方式,来组建一支精锐鼠民军团。”

冰风暴微微皱眉,谨慎道,“我只是不明白,就算对方的战略目标全盘实现,他果真得到了一支满腔怒火,满怀仇恨,从地狱边缘爬回来的精锐鼠民军团,又能如何?

“难道这支精锐鼠民军团,就能和黄金氏族或者血蹄氏族,清一色由图腾武士组成的重兵集团抗衡吗?”

“当然不可能。”

孟超摇头道,“就算大角军团的精锐,被淬炼得再凶悍,再强横,再怎么悍不畏死,甚至他们的规模,达到图腾武士组成的氏族大军的十倍以上,他们也没有丝毫取胜的希望。”

没办法。

拥有灵能的异界,终究是一个依靠拳头大小来决定话语权的世界。

倘若弱者依靠数量就能轻松碾压强者。

异界的历史和未来,就不会如此精彩纷呈,诡谲叵测了。

“所以,一手创造了‘大角鼠神’和‘大角军团’的家伙,究竟在想什么呢?”

冰风暴越来越猜不透对方的想法,“白白投下这么多的心血和资源,只为了打造一支图兰泽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鼠民大军,然后,亲手将它送上行刑台吗?”

“这你就错了。”

三国之最强霸主 年轻的小峓子4中字

孟超眯起眼睛道,“当然,大角军团绝不是黄金氏族重兵集团的对手,一旦图腾武士们认真起来,鼠民绝对会被杀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然而,溃败是一回事,歼灭又是另一回事。

“更何况,所谓‘歼灭’,往往不是指整支军队都被屠戮殆尽,而是建制被打爆,指挥官被斩杀,士兵们彻底丧失作战意志,成批逃跑和投降。

“古往今来,无数场‘歼灭战’中,真正惨遭屠戮的士兵,最多两到三成,绝大多数士兵,还是会被胜利者俘虏的。

“而只要双方没有刻骨铭心的仇恨,胜利者的食物又不算太紧张的话,便不可能将所有俘虏统统坑杀——特别是,这次的俘虏,还是无数鼠民当中,千锤百炼,重重筛选出来的佼佼者。

“无论充当炮灰还是奴工,他们都是最好的材料,能够令击溃并俘虏他们的黄金氏族重兵集团,实力陡然膨胀,你说呢?”

冰风暴豁然开朗。

孟超的分析在她的脑海中开辟了全新的思路。

没错,表面上看,黄金氏族好像是这次“大角之乱”的最大受害者。

毕竟,在血蹄等四大氏族“驱虎吞狼”的战略下,源自各地,满腔怒火,桀骜不驯的鼠民,统统都被驱赶到了黄金氏族的领地之内,已经将领地南部闹得天翻地覆,一塌糊涂。

但是,仔细想想,除了暂时损失几座城镇,折辱了黄金氏族的荣耀之外。

黄金氏族并未伤筋动骨。

在上个荣耀纪元,曾经在圣光之地七进七出,杀得守夜人和魔法师们都胆战心惊,连最暴躁的矮人听到他们的名字,胡须都要乱颤的重兵集团,更是毫发无损。

接下来,倘若这群养精蓄锐的豺狼虎豹,全都以猛虎下山,横扫千军的姿态,重创大角军团的话。

弹尽粮绝,结构臃肿,缺乏基本素质和有效指挥的大角军团,是极有可能瞬间崩溃的。

到时候,倘若溃兵中的佼佼者,不甘心饿死的话,摆在他们面前的活路就只有一条。

那就是,向黄金氏族投降!

“所以……

“所谓的‘大角鼠神’和‘大角军团’,根本是黄金氏族搞的鬼!”

冰风暴恍然大悟。

在黑角城时,卡萨伐·血蹄和家族里的长老,曾经用过这个借口,来解释鼠神使者的存在。

虽然借口是他们杜撰的。

但正因为这个借口,有一定的合理性,才足以令人信服。

倘若卡萨伐·血蹄是歪打正着的话。

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

为什么,区区鼠民能组织大批人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黑角城地底,实施大规模的土工作业和高精度的爆破作业。

为什么,他们像是对黑角城中的神庙了若指掌,熟知如何破解神庙内的机关,并偷走神庙内的至宝——要知道,很多拥有数千年历史的古代武器和甲胄残片,因为表面的图腾支离破碎,令他们的灵磁力场极不稳定。

不经过秘药涂抹和秘法封印的话,一触碰到空气,就会释放出狂暴无匹的灵能,足以将接触者瞬间烧成灰烬的。

为什么,包括圆骨棒和老熊皮在内的一小撮大角军团基层官兵,训练如此有素,比起五大氏族的精锐,都不遑多让。

甚至,为什么大角军团的秘密营地,能始终存在于血蹄氏族领地和黄金氏族领地之间的夹缝中,始终都没有被发现。

“大角军团的崛起,是黄金氏族在背后支持!”

冰风暴脱口而出,“更准确说,大角军团是黄金氏族制造的一件工具,一件专门用来收割其余四大氏族领地内的精锐鼠民战士的工具!”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