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quye 鹭点烟汀(师生)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不好?”

叶飞轩疑惑地看向杨不凡与苏晴雪,有何不好?

挡我叶某人财路?

陈长生似乎也知道点内情,朝着叶飞轩摇了摇头,道:“还是别去了,那地方很危险!”

他虽然没去过那地方,但也知道杨不凡跟苏晴雪去了一次后,再也不想去第二次。

有性命之危!

‘越危险的地方,越有大机缘!’

叶飞轩更加心动。

赵月瑶之所以这么富,他猜测跟那个地方有关。

不就是米酒吗?

换!

有多少换多少!

“我不怕危险,小师姐,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叶飞轩看向赵月瑶道。

“小师弟,这不是儿戏!”杨不凡皱眉道。

“那是宗门禁地,历史上很多弟子曾误入其中,然后再也没有出现……”

苏晴雪沉声道。

那地方也就小师妹能来去自如了,她跟杨不凡去了也是凶多吉少。

“是禁地啊?”

叶飞轩看向赵月瑶,禁地什么意思?大概就是‘禁止入内’的地方。

犯法!

犯法的事咋看可不干!

赵月瑶笑看着叶飞轩道:“是禁地没错,但也没说不允许去,只是有一点点危险而已!”

“小师弟你别怕,有师姐在,保你没事,到时候随便你挑,给师姐几杯琼浆玉露就好!”

赵月瑶拍了拍胸……口,信心十足。

Q弹!

叶飞轩口干舌燥,好在表现的倒也不失君子之风,并没有多看。

苏晴雪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尖,心想……小师妹应该看不到自己的脚跟吧!

叶飞轩点了点头道:“行!”

想要有大收获,必须要有付出。

遇到一点点危险就退缩,这是中州第一剑仙该做的事吗?

叶飞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随时可以出发!

赵月瑶开心不已,眨了眨眼睛,道:“那就等小师弟酿出琼浆玉露先吧!”

“……”

叶飞轩沉默了下来,感觉一盆凉水扣他头上了。

空欢喜一场。

……

与此同时。

主峰大殿议事厅中。

这是一个并不算大的房间,能隔绝修士探查与推演的地方,也是缥缈仙宗的核心之地。

一张巨大的圆桌前,玉玑子坐在主位上,同桌的都是各峰峰主与核心长老。

一共五十多人。

议事厅内的气氛,略有些凝重。

“距离上次派遣弟子过去,已经不少年头了,是时候进行新一轮的探索,这次前往裂谷的名单,都拟好了吗?”

玉玑子目光从各大峰主以及核心长老身上扫过,威仪十足。

“恩!”

“已经拟好,此次他们过去生还的几率有多大?”

“掌教,此次带队人是谁……”

“……”

众人看向玉玑子。

“这次本宗会派出四名亲传弟子,带队人你们可以自荐!”玉玑子道。

“我去吧!”

飞雪峰峰主甄媚开口道,她神色难得平静,认真地看着玉玑子。

“胡闹!”

“甄师兄就你一个女儿,他已经为宗门捐躯了,你现在哪都不能去……”

“你想要飞雪峰后继无人?”

其他峰主与长老纷纷

anquye 鹭点烟汀(师生)

开口,不允许甄媚成为带队的那人。

他们都明白其中的危险程度,每次前去探索的人,生还的几率微乎其微。

当年甄媚的父亲作为探索带队者,为宗门找到了一条稍微安全的线路。

为此带回来了二十多枚仙源,为宗门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但第二次去的时候,却遭遇到了危机,永远地留在了那边。

甄媚作为他唯一的女儿,谁都不想让她去冒这个险。

“掌教,你知道我一直在等这一天,我要重走父亲走过的路,如果可以,我想将父亲的遗体带回来!”

甄媚认真地凝望着玉玑子,道:“我没有别的要求,让我去吧!”

玉玑子看向甄媚,点了点头:“好!”

“掌教!”

“甄师兄就小甄一个女儿,要是……”

“哎!”

不少峰主叹气。

谁能想到昔日里那个以媚功给宗门弟子考验的长老,却有这么固执的一面。

“名单都递上来,本宗找出他们的长生玉,通知下去,半个月后出发!”

玉玑子开口道。

所谓长生玉,便是用来宗门知晓历练弟子的生死。

如果长生玉破碎,那么这个弟子肯定身死道消了。

如果长生玉出现裂纹,这个弟子肯定遇到巨大的危机了。

通常有新的弟子拜入宗门,便会制作一枚长生玉,供奉在长生

anquye 鹭点烟汀(师生)

殿。

“是!”

众峰主与长老,将各自挑选的弟子名单交了上去。

这里面大多数都是悉心培养的天骄弟子,也有亲传弟子,此次历练也是一种机缘。

只不过……八死二生。

……

不久后。

各大峰主与长老回到弟子所在的院落,询问他们在主峰亲传小院的收获。

当发现一滴琼浆玉露都没有后,一个个感到特别惊讶。

这很无情啊!

就算是假的亲戚,一滴琼浆玉露总该意思一下吧!

“叶师弟说,我们可以用东西交换,写在纸上,他如果觉得合适,就可以达成交换……”

众多仙宗弟子将此事告知给了他们师父。

“还可以这样?”

那些长老与峰主也感到特别惊讶,心中……起了点小心思。

……

两日后!

主峰亲传小院中。

叶飞轩在炼丹房内,清点陈长生准备的材料,什么五谷,高粱、甘薯……都是世俗才有的东西。

显然陈长生也花费了不少力气,才得到这些东西。

分量也特别多。

“二师兄这是准备酿三四桶?”叶飞轩惊讶道。

“搜集这些东西太麻烦,倒不如一次性搞多点,而且我买了不少种子,打算在主峰开垦灵地,种植这些东西……”

陈长生笑着说道。

“不错!”

叶飞轩赞许道,二师兄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实操能力还是非常不错。

是个实干家!

不像大师兄,整天摇头晃脑,说什么字如剑峰,一字可杀人之类的话。

这也太不切实际了。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叶飞轩也不好多说什么,昨天他又写了几个字‘宾至如归’,拿了润笔费八枚灵石。

但可能他的草书写起来太快,不小心变成了‘妇女之宝’,杨不凡再次如获珍宝。

“可以开始了!”叶飞轩点头道。

如今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这时候就等着琼浆玉露酿出来就好。

陈长生咬了咬牙,看起来似乎有什么心事。

叶飞轩狐疑,问道:“二师兄,有什么话你直说,是不是关于分配的问题?”

“这个二师兄你尽管放心,师弟不是那种人,而且你确实也辛苦,反倒是师弟没出什么力,但你也知道琼浆玉露的价值,师弟……”

“不是的!”

陈长生打断了叶飞轩的话,摇了摇头道:“师兄并不在意这些,哪怕一滴没有也不在意……”

‘一滴都不要,这不好吧?’

叶飞轩目露惊讶之色,疑惑道:“哦?那二师兄怎么想的?”

一滴琼浆玉露在御器坊,能够卖一枚灵石。

既然二师兄一滴都不好,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强迫对方要吧?

不过自己倒是可以补偿他其他东西。

譬如菜谱。

陈长生肯定很喜欢这个,毕竟这是仙厨丹书。

“师兄想一个人酿造试试……”陈长生认真地说道。

他早就有这种想法了。

但毕竟这是叶飞轩的配方,没有得到小师弟的允许,他不好偷偷的酿造。

所以最好是征得小师弟的同意。

‘版权意识这么出色的?未经许可不得酿造?’叶飞轩非常意外。

这种思想太难得了。

‘我或许可以放手让他试试,反正……都是我的!’叶飞轩暗暗点头。

“当然可以,二师兄你尽管酿造就好,有想不起来的,问师弟就好!”

叶飞轩笑着点了点头道。

炼丹房有点热,他正好怕热不怕冷。

而且酿酒难度并不高,用艺术的心态去对待,酒的口感不会差。

叶飞轩对陈长生特别放心。

“谢谢小师弟,步骤跟方法我都推演过无数次了,肯定可以成功!”

陈长生感动不已,叶飞轩放开手让他去干,这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信任。

这份信任……无价!

“恩!”

叶飞轩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退出炼丹房。

……

咚!

刚走出炼丹房,叶飞轩便听到有人敲门。

“叶师兄,这里有您的三十封信……”门外敲门的人喊道。

‘那些亲戚来信了?’

叶飞轩眼睛一亮,昨天没有收到信,还以为那些攀亲戚的师兄师姐拿不出什么宝贝。

没想到……今天却直接送来三十封。

“谢谢这位师弟了,你在主峰负责送信的?”叶飞轩打开门,接过信后,看向这位少年弟子。

“是的,叶师兄!”

少年弟子点了点头,仰起头看向叶飞轩,目中满是崇拜与惊艳之色,忍不住说道:“叶师兄,你为什么这么好看呀……”

叶飞轩面露微笑,道:“小师弟,不要在乎一个人的外表,有些人外表虽然长的好看,但内心其实……更好看……”

少年弟子身形一震。

叶飞轩从袖袍中拿出一枚灵石,送给少年弟子,道:“小师弟,接下来可能还会有许多信,师兄也需要你帮忙送信,这枚灵石当脚费如何?”

“这太……太多了!”

少年弟子受宠若惊,不由地愣住了,心中特别感动。

果然外表长得好看的人,心也真的太好了!

喜欢师姐,请自重啊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