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性本能 张筱雨 渴望 78张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新车型ModelS犹抱琵琶半遮面,看得很多观众意犹未尽,心里痒痒的。

但斯特劳贝尔已经宣布了发布会结束,他们也只好掌声欢送这位新任CEO离场。

接下来,观众开始有序离场,在特斯拉现场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开始去往距离酒店不远的特斯拉门店,在那里交付新车。

马斯克也是个不怕死的,跟上大部队去参观了一下。

交付仪式整的非常隆重,门店现场张灯结彩,一辆辆崭新的跑车在门口摆放的整整齐齐,十分吸睛。

每登记一名客户,就会有一名身材窈窕的金发美女或者肌肉帅哥向男车主或女车主递上钥匙、购车合同,以及一束鲜花,然后再一起合影一张。

在周围人群掌声和羡慕的眼光中,领到汽车的车主绝尘而去。

这时,马斯克注意到身旁一个雀斑男子在和一个肌肉壮汉悄悄对话。

雀斑男子表情纠结:“贵了一万美金,你说这车还要不要啊?”

肌肉壮汉毫不犹豫答道:“肯定要啊!这么酷的车,谁不喜欢?你看,大家伙多羡慕那些领到车的幸运儿?”

雀斑男子皱眉:“可毕竟贵了一万美金啊!”

肌肉壮汉摇头:“那一万美金,特斯拉是打了欠条的,而且还有大富豪戴伦亲自担保。你刚刚也看见了ModelS了吧,到时候再买一辆ModelS,把抵用券用掉就行了。”

雀斑男子:“买那么多车干嘛?”

肌肉壮汉:“要实在是开腻了,你卖二手车啊,我看网上都开始有人加价求购Roadster二手车了。”

雀斑男子表情错愕:“加价买二手车?”

肌肉壮汉重重点头:“对啊,Roadster最近停售了,还有人订单排的太晚,明年才能拿到车,等不及了。”

雀斑男子感慨:“我的上帝,这真是太疯狂了。”

……

“喂,伙计,你们有谁要退订Roadster吗?可以把订单转给我,我多付1000美金给你们。”

旁边有人听到了两人的悄悄话,笑呵呵的凑到两人跟前。

特斯拉销售出去的2450辆汽车,最晚的订单排到了明年6月份。

首批交付的200辆汽车,除了100辆创始人系列外,就只有100辆普通版本。

但是参加了发布会,然后又来到特斯拉门店的客户远不止两百人,有四五百人。

大部分人都不是首批提车的幸运儿,只是跟过来看看现车,解解馋。

现在听见有人要退订,立马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机会,打算过来碰碰运气。

肌肉壮汉嗤笑:“才加一千美元,网上都有人加价五千美元了。”

见套路被识破,想捡漏的人耸耸肩,十分识趣的离开了。

这一幕看呆了马斯克,随即明白过来,这踏马是饥饿营销!真是受教了!

刚刚还在纠结的雀斑男子,这下彻底不纠结了,和肌肉壮汉径直朝一旁排队登记的工位走去。

马斯克还注意到,登记提车的人排成了一条长龙,而一旁负责退订的工位却门可罗雀,无人光顾。

加了一万美元还这么死心塌地的提车!没道理啊!

马斯克内心再次受到一万点暴击,觉得自己要学习的路还很长。

继续围观了一会儿提车盛况,马斯克转身离开了。

他还没胆大包天到去亲自提车,因为要出示社安账号或者驾照,他可不敢自投罗网。

今天这封邀请函,其实是他一个朋友的,受他委托,订购了一辆特斯拉。

他打算明天叫朋友过来把车提走,然后开到尼古拉公司去,拆了搞逆向工程研究。

任你特斯拉警惕万分,还是挡不住我的无孔不入。

站在二楼,夏景行看着一楼大厅的登记和提车盛况,心中很是满意。

经历了这么多波折,终于把车卖出去了。

随即他开始打量门店的布置,刚刚光顾着查看交付情况了,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家刚刚装修好的门店。

这家两层楼的门店位于硅谷中心,占地面积不小,约有一万平方米,租金不菲。

但是作为特斯拉的第一家直营门店,象征意义很大,承担着门面的作用。

硅谷聚集了几十万高科技从业者,都是高收入群体,加之又喜爱科技产品,全是特斯拉的潜在客户。

他们把第一家直营门店放在这里,目的是起到一个窗口展示的作用。

就算不买车,科技从业者路过的时候,进来看看车或者试驾一下,把特斯拉的相关信息传递给周围人也是好的。

斯特劳贝尔气喘吁吁的跑上楼,来到夏景行面前,表情欣喜的说道:“戴伦,今天这场集中交付还没结束,但我们大概统计了一下,100台创始人系列可以全部正常交付,无一台退订。

另外100台普通版本,有3个人提出退订,但马上有人加价接下了他们三个人转让出来的订单。

加价的那个人,自己正在排队的订单也没退订,相当于所有订单都没少。”

夏景行有些惊讶,“一个人加价接了3台订单?”

斯特劳贝尔重重点头,“对,5000美元一台,光加价就加了1.5万美元。”

夏景行知道网上炒作特斯拉二手车的事情,从去年开始发售的时候,就有人在炒高创始人系列的价格,后面又蔓延到普通版本身上。

但那些炒作,都是在今天宣布涨价以前。

今天宣布涨价了一万美元,还有人高价接二手车或者二手订单?

夏景行讲出了自己的疑惑。

斯特劳贝尔笑了笑,“订购Roadster的车主,很多都不差钱,涨价一万美元也不是多大的事,何况我们还做了那么多的承诺,拿出了足够的诚意。

不过,还是有三个人接受不了,选择退订。

但也有其他有实力的豪客买账,不仅不退自己的订单,甚至还高价再买三台车。

相对来说,Roadster的客户对于价格都不是那么敏感。”

夏景行轻轻点头,“那这波涨价造成的影响应该是控制住了,没造成太大的冲击。”

“应该是这样。”

斯特劳贝尔附和了一句,随即又笑着问道:“那我们取消停售吗?”

夏景行沉默起来,前段时间发现成本出问题后,特斯拉就取消了预订。

现在一辆汽车制造成本高达12万美元,若是再算上其他成本,比如人力成本,售价起码得定15万美元一台才有赚头。

而且,特斯拉现在的主要工作是研发ModelS,同时保证剩余2000多台订单的正常交付。

如果继续接受Roadster订单,势必会增加工作负担,需要继续扩充团队,进一步拉升成本。

最关键的是,推出售价高达15万美元一台的Roadster,肯定会造成市场混乱,没多少人愿意当冤大头,二手市场的炒作盛况也会消失。

在先前的发布会上,他们还公布了ModelS,并表示会压低售价,这又会降低一部分人购买Roadster的欲望。

想来想去,夏景行发现,继续涨价销售Roadster的话,会弊大于利。

说到底,Roadster只是名义上的第一款量产车,带有部分实验性质,有缺陷,不够完美。

真正的第一款畅销量产车,还得指望ModelS。

“不放开了,向外界正式公布消息,停售Roadster。”夏景行摇头,一脸坚决的说道。

斯特劳贝尔脸上笑容戛然而止,“真的停售吗?如果控制一下成本,把定价定在13万美元,再卖个四五千辆,应该不会亏本的。”

夏景行摇头,“定价策略已经出现一次失误了,不能再涨价了,透支的是品牌信誉。

物以稀为贵,让利给消费者吧!现在二手车市场不是很繁荣吗?我们再帮忙添一把火。”

斯特劳贝尔顿时明白了,老板是想炒作一番,给大家一个买到就是赚到的品牌印象。

眼下特斯拉无法从中获得直接好处,但是在未来,或许可以把好处体现在ModelS的销量上面。

“我明白了,我再去找几个汽车圈网红,让他们专业评测一番,12万美元成本的Roadster,正常定价应该在15万美元左右,准新车或者二手订单卖13万美元、14万美元不过分吧?”

夏景行摆手,“也别太过火了,自然发酵就行。”

斯特劳贝尔笑了笑,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方案。

“哦,对了,戴伦,我们直营店的汽车销售模式可能会引起汽车经销商协会的抵制,我们要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

斯特劳贝尔长叹了口气,“在美国部分州,“特许经销商法”已写进州政府的专项法规,它要求汽车制造商不能自己销售汽车,必须通过授权特许经销商销售。

我们的直营模式,算是坏了规矩,在挖汽车经销商的根,也无法进入部分州。”

夏景行挑了挑眉,“你觉得我们应该找一家大型经销商合作?”

斯特劳贝尔轻轻摇头,“那倒不是,开出了第一家直营门店,我们就没有退路了,那些家伙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夏景行没说话,在心中细细思考。

其实特斯拉要挑战的不止是燃油车,还有传统经销商模式,遭受到一些阻力乃至反扑都是正常的。

断人钱财,等于杀人父母。

特斯拉和经销商梁子结大了,将来各家车企效仿,汽车经销商就可以直接退出历史舞台了。

“我之所以选择开直营店,第一是为了更好的面对客户,提供统一标准的服务和价格体系,优化用户体系。

第二,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车主少花钱,特斯拉多卖钱。

第三,汽车经销商卖了那么久的燃油车,他们之间有着更为紧密的利益联系。

我举个例子:汽车经销商的大部分利润来自售后服务,而电动汽车需要的服务比燃油车少得多。

电箱无需更换机油、火花塞或燃油滤清器,无需调整也无需烟雾检查等等。

赚钱少了,你觉得汽车经销商会尽心尽力的帮我们卖特斯拉?

还有一点,在人们已经习惯了燃油车的情况下,销售一家新公司的新技术汽车要困难得多。

然后,不可避免的,经销商又会转向那些更容易销售的燃油车。

找经销商合作,就相当于拿着刀慢慢抹自己的脖子。”

斯特劳贝尔觉得老板分析的都很有道理,可直营模式会面对很多客观存在的问题。

他说道:“除了部分州和经销商的阻力外,特斯拉选择直营模式,相当于是重资产运营。

除了面对巨额资金需求,还有运营复杂性、成本效率等多重问题。

比如我们脚下这家门店,当销售完了这批Roadster以后,就会暂时陷入无车可卖的困境。

即使未来ModelS推出后,想要获得良好的销量,必须组建销售门店网络。

就算不考虑部分州无法进入的问题,那些已经开设出来的门店,庞大的线下团队管理问题,销量平衡成本的问题,都需要去一一解决。”

夏景行觉得斯特劳贝尔眼光很不错,根据一点点线索,竟然看出了这么多的问题。

但特斯拉的发展道路就是这样,注定无法一帆风顺,想要当颠覆者,就得有面临和承担重压的觉悟。

夏景行淡淡道:“我不否认存在你说的这些问题,但特斯拉想要活下去,并且活的越来越好,那就只能去一个个的解决难题。有些事情是避不开的。”

斯特劳贝尔面色沉重,正是因为了解这条道路的难走,他才感觉身负千钧重担。

他几乎都能预料到以后的艰难处境,亏损一个季度连着一个季度,一年连着一年,盈利遥遥无期。

作为CEO,他需要在日常工作中承受巨大的压力。

夏景行暼了默不作声的斯特劳贝尔一眼,隐约猜到了后者的担忧。这家伙还挺聪明的,几乎一眼看透了特斯拉未来几年甚至是十年的苦逼生活。

用一句话来形容,这是一条荆棘铺就的荣耀之路,想闯荡过去,勇气、决心、智慧缺一不可。

即使最终闯过去了,也会弄的伤痕累累。

想到这,夏景行都有些佩服马斯克了,这家伙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强。

严格意义上说,SpaceX虽然技术含量很高,也失败爆炸了很多次,但其实也没把马斯克折腾得太惨,第一次发射成功后就陆陆续续收到NASA订单,小日子慢慢变好。

只有特斯拉,把马斯克几次逼到破产边缘,折腾了十几年才渐渐过上好日子。

相比之下,“中国2019年最惨的男人”也就只惨了那么一次。

“你也别有太大的压力和心理包袱。”

夏景行知道斯特劳贝尔没太丰富的商业经验,承压能力可能要差一些,为其加油打气道:“你放心,有我在背后支持你,特斯拉垮不了的。即使压上我全部的脸书股份,也要送特斯拉一步步走向巅峰,直至坐上全球车企的王座。”

听到这句话,斯特劳贝尔脸色立马“还阳”了,他知道夏景行持有的脸书股权价值百亿美金。

有这位金主爸爸在,特斯拉只管往前横冲直撞就行了,即使撞的满脑袋都是血,回头金主爸爸就能把血给输满。

纵观特斯拉五轮融资,夏景行和远景资本没有缺席其中任何一轮,这足以说明大老板对特斯拉的偏爱。

“嗯,戴伦,我有信心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不管前路有多难,遇山开路,遇水搭桥就是了。”

斯特劳贝尔也在心中不断勉励自己,这是一项充满挑战的任务,是上帝安排给自己的考验,如果自己能顺利通过这次考验,足以跻身全球知名企业家行列。

夏景行拍了拍斯特劳贝尔的肩膀,语气充满感慨:“送你一句中国的古话: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斯特劳贝尔反复咀嚼着这句话,再抬头时,夏景行已经走远了。

…………

…………

特斯拉园区。

大楼前的空地上,松松散散的站着两百多名员工。

夏景行也没要求员工必须排个整齐的队列,因为白人散漫惯了,不喜欢集体主义,他也懒得去管这些小毛病。

在两百多双目光的注视下,夏景行站上旁边的椅子,朗声说道:“今天是正式交付Roadster的日子,我以前许诺过,第一辆汽车交付给

母性本能 张筱雨 渴望 78张

客户,第二辆汽车奖励给表现最卓越的员工。

现在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约瑟夫,别磨蹭了,赶紧到前面领汽车了。”

员工齐齐鼓掌叫好,目送一名二十多岁的雀斑男孩儿从人群后面走到夏景行身旁。

被这么多人看着,约瑟夫有些羞涩,脸都红了。

特斯拉的员工都比较年轻,因为几年前就定下了规矩,普通工程师基本只招聘毕业生,方便培养又便宜。

约瑟夫算是普通工程师中的佼佼者,对于他获选卓越员工,所有人都服气。

其实,斯特劳贝尔才是功劳最大的那一个,但是他都担任CEO了,没必要再和员工抢这些不值几个钱的福利。

而且,夏景行今天是来收买人心,鼓舞士气的,自然是普通工程师获奖效果最好。

夏景行也不磨蹭,一把掀开一旁盖住的车衣,一辆黑色崭新的Roadster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看着那酷炫的外观,在场不少男员工都快流口水了,这可是撩妹利器。

虽然他们天天和这款汽车打交道,但还真的买不起。

别看他们个个年薪至少七八万美金,但硅谷消费水平不低,一年到头真的还存不了几个钱,也许存几年都买不起一辆Roadster跑车。

在同事们艳羡的目光下,约瑟夫接过夏景行递给他的钥匙,后者还笑着拍了拍他肩膀。

“好好干,明年的奖励是硅谷一套房。”

这句话不只是对约瑟夫说的,也是对其他员工说的。

夏景行再次站上椅子,大声道:“今年的卓越员工奖是Roadster汽车,明年的奖励更丰厚,一套地处硅谷核心地段,价值百万美元的住房。”

虽说美国人对房子没有中国人那么深的情结,但听到百万美元的时候,在场员工也忍不住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这可是巨奖!

很多人忽然觉得自己也没差约瑟夫多少,明年加把劲儿,说不定获奖的就是自己。

一个个员工开始陷入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俗称产幻。

夏景行知道两名创始人的离开造成了员工人心浮动,可这些事在钞能力面前根本不叫事。

“今年,公司一共销售了2450辆Roadster汽车,其中包含100辆创始人系列,创造了近3亿美金的销售收入。

所以,公司决定,从明年1月开始,也就是从明天开始,全员涨薪10%。”

员工们听到这个喜讯,个个喜出望外,巴巴掌迅速拍起,手掌拍红了都不肯停下。

斯特劳贝尔也在人群中拍手,又是释放公司利好消息,又是全员涨薪,相信这一波应该能稳住军心了。

“大家继续加油,争取创造更好的成绩,明年继续涨工资!特斯拉,全力以赴!”喊完口号,夏景行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员工们则还在原地挥拳,嘴里高喊着“全力以赴”的口号,表情一个比一个亢奋。

斯特劳贝尔朝夏景行走了过来,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络腮胡白人男子。

“戴伦,涨工资有没有我的份?”

夏景行笑眯眯看着说话的络腮胡男子,说道:“你把内饰给我弄好了,工资给你涨一倍。”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络腮胡男子笑着耸了耸肩。

开了几句玩笑话,他把着夏景行的肩膀,压低声音道:“走,戴伦,我带你去看个宝贝。”

“这么快就弄出来了?”夏景行有些惊讶。

络腮胡男子颇为得意的点了点头。

喜欢我的投资时代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