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百日蔷薇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下晌申时,驴叔带着豹子去接两只虎下学,韩莞领着小姑娘、翠翠在星月山庄前门口外的一棵大树下等。

大院子里虽然还没完全建好,可已初具规模,院子连着院子,月亮门套月亮门,游廊四通八达,站在小院子门口看不到他们渐渐走近的身影,没有接人的喜悦,小姑娘强烈要求去前门口。

大院前门离村里很近,村人跟韩莞打着招呼,再多看小姐妹几眼。在乡下住了近一年,小姐妹已经习惯别人看她们了。

星月山庄前面离封家院子最近,封家大门是开着的。封大娘看到他们,走了过来。

她脸色不好,跟韩莞说道,“孙银柱那个混帐又回孙家了,还带了一个恶汉。他好像在哪里发了不义之财,还了赌债和利息,又给了我娘两贯钱。哎哟,金柱气的什么似的,不想让他们住在家里,偏我娘又哭又闹,就要留他们。金柱两口子无法,只得让红妮暂时住来我家。”

韩莞的脸沉了下来,当初孙银柱不仅想把两只虎骗出去卖了,还半夜带人来家里想强抢他们三个一起卖了。若不是孙红妮来家报信,她有了准备,后果不堪设想。

自家现在势大,怎么可能咽下这口鸟气。

韩莞回头对蜜珠说道,“告诉春山,孙银柱回村了,还带了个帮凶,让他带着郝雷,再去找戚管事要两个护院,该怎么做他知道。”

春山知道孙银柱当初对主子做过什么,不会放过他。

蜜珠回去找春山。一刻多钟后,春山带着几个人气势凶凶进村了,春大叔也跟在后面。

孙家在三羊村的最南边,离星月山庄最远。但是,动静闹大了这里总能听到,韩莞让人去封家把封和和孙红妮叫去家里吃晚饭,同小姑娘、封大娘一起回了小院。

哪怕在小院里,也能隐隐听到吼叫声,小姑娘吓得捂着耳朵跑进了屋里。

封大娘都恨死那个弟弟了,啐道,“活该,打不死他。”

孙红妮也一脸兴奋,她也巴不得孙银柱被好好收拾一顿,再也不敢来村里。

封和则说道,“莞娘,不要闹出人命。”

韩莞笑道,“师父放心,有春大叔在,不会闹出人命。”

不多时,韩小复急急跑回来,跑得满脸是汗,说道,“姑奶奶,村里打架了,两个哥儿听说是春山叔打孙什么,也跑去打了。我们拦不柱,小帆让奴才来跟姑奶奶说一声。”

韩莞说道,“无妨,春大叔也去了,不会由着他们性子来。”

韩小复又磕磕巴巴道,“姑奶奶,自从前几天两位少爷回了家,天天在学里打架,每天至少打两架。他们说,说,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混帐儿混蛋,不把混蛋打扒下,白白担了好汉的名儿。”

他也不想告状的,但两个哥儿天天打架,方先生请了春爷爷也不行。方先生非常生气,说韩娘子一回来就要请她去私塾。若他们敢知情不知,怕韩娘子让春山叔收拾他们。

封和也笑道,“两只虎这些天就像喝多了酒,走路都是挺着肚皮走,不止在学里打架,也在村里打。前天把穆家二孙子脑袋打了个洞,原因就是他的名子叫穆二,说他跟阿木尔的名字像,要打到他改了名字为止。穆大嫂吓坏了,抱着孙子一路哭到我家……”

封大娘赶紧拦住他的话,“看看你,小孩子打架还拿来这里说,有哪个小子不打架的?”

封和不赞同地说,“两只虎跟别的孩子不一样,越是天赋异禀,就越要好好引导。”

见韩莞沉了脸,春嬷嬷红着老脸说道,“老奴想着等晚上再跟姑奶奶说这事儿。唉,有几个孩子受了点小伤,我赔了他们家钱。”

她是怕姑奶奶揍两只虎,想等他们睡下后再说。隔了一夜,明天姑奶奶的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百日蔷薇

气性也不会那么大了。

韩莞真生气了。那两个熊孩子越来越过分,以这个理由打人,就是恃强凌弱,欺负人了。

天色渐暗,村里也没声音了,春大叔一行人回了星月山庄。

两只虎也回来了,他们一脸兴奋,双眼冒光,边走还边搂脖抱腰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百日蔷薇

说着悄悄话。

春大汉请戚管事、帮着打架的护院在前院喝酒,两只虎正要进垂花门,被蜜珠拦住。

“姑奶奶说,哥儿打架辛苦了,关心别人叫什么名儿更辛苦,去屏门前罚站一个时辰。”

两只虎的眼睛都瞪圆了。

大虎吼道,“娘亲怎么回事儿,男人打架是常事,不打架还能叫男人?听人说,我爹从小就爱打架,长大才那么厉害。”

二虎又接嘴道,“我们只不过是打个架,还没有去逗弄小娘子,已经不错了。”

好嘛,谢明承打了胜仗,他们就不可一世了,连谢明承的缺点都要学。这也是榜样的力量,只不过是坏榜样。

正屋门开着,韩莞看到垂花门口的两只虎,何止是挺着肚皮,连肩膀都是端着的。

她沉脸给春嬷嬷使了个眼色,春嬷嬷出去把两只虎哄去屏门前罚站。

两个小姑娘心软,看到虎哥哥吃不上晚饭还被罚站,眼圈都红了。

韩莞跟她们解释道,“打架是不好的行为,要惩罚他们。放心,他们饿不着。”

春山进来小声禀报了打人的情况。

他们把孙银柱打了个半死,跟他一想来的人好像叫毕墩子,也把毕墩子打得头破血流,赶出了三羊村。孙老太闹腾得厉害,把拦着她的孙金柱头都打破了……

韩莞惊道,“跟孙银子一起回来的人叫毕墩子?”见春山点头,又赶紧道,“能跟孙银柱混在一起的肯定不是好人。看着他们,不仅不许出现在三羊村,连孟县都不许他们呆。”

毕墩子见过自己闹消失,韩莞可不愿意再见到他。

春山点头出去。

饭后,送走封家夫妇和孙红妮,小姑娘跑去外院看两只虎。

两只虎正对着屏门罚站,小嘴翘得能挂油葫芦,非常不服气。看到小姐妹来了,还知道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