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独自升级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你想要什么价码?”

金方瑞也是直接,既是卖配方,那价码自然不一样。

忍冬不禁莞尔,“金当家的如此草率?这些东西尚未验看就开始谈价?”

“生意不是一次谈成的,这些东西稍后我自会带回去验看,若确实如魏小姐所说,那金某还是一样要找魏姑娘详谈,不妨咱们都节省些时间,先听听魏姑娘心中的预期价值,金某也需要考量一二不是吗?”

果然是生意人,忍冬笑了笑,如此也好,省的一来二去的耽误时间,她知道,对方这般直接坦率,是因为云娘的面子。

她找上云娘不就是想直接点不浪费时间吗。

“金当家的觉得,天香阁胭脂水粉的配方值多少?”

不是她狮子大开口,而是在商言商,她不想吃亏,也不想讹人家。

她没什么做生意的经验,相信金当家的也不会欺生。

“哈哈哈,魏姑娘,你这般谈生意,可是有些为难金某了,若是这些东西真能比过天香阁的品质,那这配方的价格可就是天价,你既有配方,应该知道这些东西的成本其实并不高,贵就贵在这配方上,若是金家有配方自己制作,那利润的确可观,可能比金缕阁现在的成衣首饰生意还要挣钱,况且,你这还有这些养护的方子,金某是生意人,知道它们的价值,这配方的价码我说低了不合适,说高了,我怕金家给不起。”

开拓一门新生意的确有必要,但是这一下要腾出这么多银两来,恐怕会影响金家其他的生意,做生意若是周转不开,很有可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这是金家的生意,不是他金方瑞一个人的,他首先就得考虑金家的根基会不会受到波及。

“金当家的果然是个实诚人,既然金当家的这么说,那忍冬可就不客气了,这些东西,所有的配方一起,金当家的只要给我十万两现银,这对金家来说九牛一毛,也不用金当家的为难,不过...现银之外,我还要金家这胭脂水粉生意利润的一成如何?”

若非这次采购药材所需,这十万两忍冬可以不要,后面才是重头。

她虽然不懂怎么做生意,但是她知道这些配方的价值,上次她也向大舅请教过,大舅说这些配方她只提一成,多数人都会答应,但是金家可能还的谈谈,因为一成在别人家也就那么多,可到了金家这样的大户,那一成的利润也是有些吓人的。

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她不过是提供配方,什么也不做,躺在家就收银子。

可谁让她有配方呢,这钱就该她挣。

“一成!”

这魏姑娘当真如她说的不会做生意?这分明比谁都精,这个价码出的情理之中又掐在他最大限度的点上。

若是东西真的好,生意做开,她可知道金家一年的收益是多少?一成利润也足够吓人,这么大一笔银子,金家每年要给她,想想就肉疼。

“没错,一成,金当家的可以回去慢慢商量,不急一时,不过忍冬急用一笔现银,若是金当家的五天之内不能答复,那忍冬可能要找下家了。”她这的确是要这银子有急用,不是刻意拿乔。

金方瑞也看出忍冬的诚意,不过她这买卖太大,就算是旁家也未必能那么爽快答应。

“明白,魏姑娘这一成的定价可还有商量的余地?比如...给个期限如何?”

虽然东西还没验证,不妨碍先谈谈,至于那十万两,正如魏姑娘说的,并没有为难他,这数目,他这个当家人可直接做主。

“金当家的果然厉害,一说就说到要害。”忍冬笑了笑,也是直截了当。

这一成最要命的是每年一成,金家若是一直做这门生意,她就一直进账,对金家来说,确实有些...亏,生意越大,出的越多,而对她来说,的确就是一本万利,开始可能没什么,时间久了,金家其他人也不会乐意,相对的,金家生意做得大,她挣的越多,若是换成别家,或许给一辈子还不如金家的几年。

“十年如何?”这做生意,本来就是讨价还价,大舅说了,对方提期限,那就一口十年,给双方都留一点余地。

十年!头两年的利润不会太大,也就是说,挣银子也是后面几年的事,所以十年之约忍冬觉得还算合适的。

“好,回去验看商议之后,金某会尽快给魏姑娘答复,听说魏姑娘是郎中,不做生意实在太可惜了,若是魏姑娘行商,恐怕金家要多一个竞争对手了。”

金方瑞开着玩笑,也表明这生意金家有兴趣,会认知考虑并非敷衍。

其实,就算现在答应也无妨,这魏姑娘提的条件是这些东西所挣利润的一成,若是这些东西不走货,品质不好,她这一成也就是说说,至于十万两,对金家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就算赔了也不伤大雅。

“金当家打趣了,忍冬借花献佛敬金当家的一杯。”

忍冬知道,这生意八成成了,这金方瑞的确有几分气魄,难怪金家生意在他手上越做越大。

她自己折腾出来的东西好不好她心里有数,所以压根不担心验看不过。

“请!”金方瑞心里其实几分诧异,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他刚才那话可不是打趣,这魏姑娘若真的行商,未必走不通。

不过士农工商,商贾之家挣再多银子也只是富甲一方,沾不上一个贵字。

听说这魏姑娘与靖王府关系匪浅,若是这生意谈成了,或许多个朋友也是件好事。

这样的女子,就算出身不高,进了王府也可能会有一番造化,指不定将来金家就用上这层关系了。

“云娘这桃花酿可是十年前的老坛了,平素讨一杯都难,今天算是托金当家的福。”

正事说完,忍冬开始闲话。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哪次来我这不是紧着你喝,何时要你讨了,下次再找我要酒,门都没有。”

忍冬摸了摸鼻子,瞧瞧,就说不能背后说人,看来以后讨酒喝更难了。

“别喝了,外头有人等你半天了。”

云娘本来也不想打扰,实在外头那位让她压力有些大,她这庙小,怕人家世子爷把这给掀了。

不过亲眼所见,让她忍不住一番感慨,百闻不如一见。

难怪那些小姑娘一提郁世子个个满面桃花的,果然生的招人,君子之交?鬼才信。

别以为她不知道,别看这小妮子一本正经的。其实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好色’之徒!

喜欢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