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野史 BabyCAT98女rapper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放心吧,我都做好准备了。”

说罢孙三姑从咫尺物之中取出了一面镜子,他带着孙空和陆阳铭离开了院子,然后将镜子往院子一砸。

在院中,一个自己正在和孙三姑饮酒作乐,而孙空则是在一旁修行。显然就是之前的画面。

“镜花水月。”孙三姑笑道“这是个花里胡哨没什么用的法宝,没想到却用在这里。一般来书,只要不是那几位长老来查看,发现不了什么端倪。”

陆阳铭赞叹道“前辈你前世是多宝童子吧。”

孙三姑无奈道“这个称号,以前真的有人这么叫过我,很久没有听见了。”

陆阳铭突然鬼鬼祟祟道,“那前辈还有什么法宝?”

“滚蛋。”孙三姑没好气道“你去你的金鞭溪,我去我的后山禁地。记住,时间别太长,来日方长,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陆阳铭感叹道“前辈不仅宝物多,歇后语也挺多啊。”

孙三姑翻了个白眼,身形闪烁,突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陆阳铭则是记忆起白日的路线,悄无声息的走入了那条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溪流边缘。

今晚夜色刚好,迷离又不朦胧。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就是在这份潮湿的氛围之中,陆阳铭沿着金

慈禧野史 BabyCAT98女rapper

鞭溪朝着上游走去,除了感受到了一股股越来越尖锐的剑意之外,他也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麟影,我们又要见面了。”陆阳铭微笑着,心情都松弛了许多。

陆阳铭收敛气息,沿着金鞭溪缓缓上行,一路上都能够感觉到那森然的剑意。

不知道走了多久,陆阳铭终于借着月光看到了一座塔。

让陆阳铭惊讶的是,那座塔竟然全都是由剑所堆积起来的。在剑塔的顶端正坐着一道身影,那身影虽然盘腿而坐,但是却将手撑着下巴,望着月亮发呆。

分明就是麟影。

陆阳铭哭笑不得,敢情金海煞有介事所说的圣女夜间会再次淬炼剑体,吸收月华,就是这么个法子?

圣女的感应非常敏锐,陆阳铭刚一出现,她的眼神就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来。

陆阳铭在月光下现出了身形,在圣女的眼中,自然是那个形容苍老,身材佝偻的老人。但是圣女的眼中却是明亮起来,惊讶道“陆阳铭,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阳铭很是吃惊,不知道麟影竟然这么轻松就将自己认了出来?

圣女已经从剑塔上面跳了下来,踩着金鞭溪的溪水,蹦蹦跳跳就到了陆阳铭的面前,欢喜说道“流沙说得没错,你果然千方百计都会来日月宗见我的。”

陆阳铭不知为何有些心酸,伸出手去摸了摸圣女的头,笑着说道,“麟影,我会带你回家的。”

“我真的叫麟影么?”

圣女没有拒绝陆阳铭抚摸她的头发,而是仰起小脸认真的看着陆阳铭,很是好奇。

陆阳铭微笑道,“我可没有办法向你证明,但是你如果愿意相信,那么你就是。”

麟影委屈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心里好像就愿意对你很是亲近,而且,我最近越来越想不起以前的那些事情了。”

“以前的那些事情?”陆阳铭有些疑惑。

圣女小声说道,“对。就是以前我就是在荒地之中长大,被一个野修从妖兽群里检出来的,他教我修行,但是最后他被妖兽杀了,我就一直在荒地之中生活。直到最后,遇上了七长老。”

陆阳铭问道,“那么为什么会越来越记不清了。”

圣女说道,“因为,它们越来越不真实,像是被虚构的,我对那些记忆没有一丁点的感情。”

“所以?”陆阳铭问道。

“所以,如果你说的话是真的,那么我的记忆可能被篡改过。”圣女认真的说道,“所以我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圣女的转世。但是我不知道七长老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阳铭很是惊讶。

因为她没有

慈禧野史 BabyCAT98女rapper

想到,麟影竟然想了这么多。

所以陆阳铭一时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自己好像暂时无法解决这么个困难。想要将麟影带出日月宗自然简单,但是要面对日月宗的截杀就是死路一条了。问题的关键是,搞清楚圣女转世到底是什么,麟影的记忆又为何被篡改了,是如何篡改的。

陆阳铭说道,“小黑也是我们的同伴,它现在应该被关押在后山的禁地之中,你有办法进去么?”

圣女摇摇头。

陆阳铭苦笑道,“就知道会是这样。”

喜欢大风水师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