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禁止 乱小说录目伦合集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一把合金剑出现在齐心竹的手中,即使怀孕,她对自己的战斗状态依然保持着足够的信心。

“你是谁?”

武韩丁上下打量了一下齐心竹,看到齐心竹亮剑,她也是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眼神。

这样才对么。

一个女人,不应该因为怀有身孕,就畏惧战斗。

“我是你丈夫的朋友,叫武韩丁。”

“别扯了,我丈夫根本就没有朋友。”

武韩丁:???

失策!

其实齐心竹说得没错,吕落并没有朋友。

古方一和周凯更像是从最开始就并肩作战的兄弟。

她和白月瞳,韩诗雨,是吕落的女人。

仔细想想的话,吕落真的没有什么朋友,唯一能够算上朋友的人。

大概只有曾经的卢迪吧。

卢迪死后,吕落虽然嘴上不说,但对于人际关系方面,他更加谨慎小心了。

齐心竹能够感觉到吕落的小心,也能够理解。

“好吧,可能是我的情报有些错误,齐心竹小姐,其实你不用太紧张的。

我今天来,是抱着善意而来。

不过很可惜啊,吕落先生似乎并不在这里。”

听到武韩丁是来找吕落的,齐心竹的眼神更加锐利了。

她不会担心吕落的安全,因为她了解吕落的实力,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是吕落的对手。

比起吕落的,齐心竹更担心自己。

如果自己被抓住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对方威胁吕落的筹码。

“你要抓我?”

“哦?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武韩丁没有确定,但也没有否定,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齐心竹直接动了。

锵!

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

混合着圣辉的铁剑一出手,便是剑心三式,断空斩。

凌冽的剑气飞来,武韩丁瞬间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眼前这个刚刚获得母亲身份的女人,居然和她来真的?

这个剑术?

武韩丁连忙跳起来,剑气擦着她的裤腿扫过。

轰!墙壁被断空斩的锐利彻底斩碎,武韩丁还没来得及回忆一下这招的厉害。

齐心竹的第二式就来了。

剑心二式,覆雨,炽天之翼。

光翼羽毛一般的剑气不断落在武韩丁的周围,覆雨剑的打击范围和次数,让武韩丁根本退无可退。

被逼迫到墙壁上的她,只能释放自身能量来对抗覆雨剑。

叮叮当当的能量碰撞不断在武韩丁周围响起,几道剑气擦着武韩丁的面颊飞过。

带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武韩丁怎么说都是一个女人,齐心竹这样毫无顾忌地出手,让她也是倍感压力。

“喂,齐心竹,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的,是你吧?”

齐心竹根本不想理会武韩丁,按照吕落的说法,只要踏入圆环的范围内,不是朋友的人,就是敌人。

这句话有些霸道和无礼,但却给了圆环成员绝对的安全感。

现在的圆环,确实也需要这样的安全感。

“既然你这样不识好歹,那我也只能好好教训你一下了。

本来看你怀孕,还想对你留一下手的。”

武韩丁突然伸手,黑色的利爪代替了原有的手掌。

利爪直接抓向齐心竹圣辉,光明与黑暗产生了一次剧烈的碰撞。

轰!

齐心竹猛然后退,武韩丁6阶的实力,终究是在她之上。

如果自己想要赢的话,就必须全力开启治愈者,进行以伤换伤的打法。

最终用镜花水月,终结战局。

不过那样的话,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有危险。

而且一旦没有杀死武韩丁,自己序列的问题,就会彻底暴露在帝国的视野中。

不到万不得已,齐心竹不想使用这样的战斗方式。

辉耀!

犹如太阳的光芒突然出现在房间里,在两人的中央不断膨胀。

轰!剧烈的爆炸将整个楼顶都炸得粉碎,这样的战斗波及范围,也是齐心竹想要看到的。

这里可是圆环啊!既然是圆环,怎么可能是自己一个人战斗呢?

“这样的情况,他们应该看到了吧。”

爆炸的余波刚过,武韩丁便拖着自己的黑爪,直扑向齐心竹。

如果不需要限制序列,齐心竹早就一拳轰上去了。

就算手臂断裂,她也可以在短时间能恢复如初,但现在,就是不行。

“真是烦!”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原因,齐心竹越发感觉烦躁。

可对面的武韩丁,却露出了微笑:

“心态不稳了么,这样的战斗,可不能失去冷静的啊!”

武韩丁突然加速,黑爪撩过了齐心竹的头发。

齐心竹飘逸的发丝突然断裂了几根,这是因为武韩丁居然在隐藏速度的冲刺中,又再次变速。

好在齐心竹也留有余地,躲开了她的这一击。

“好快啊!想不到这样的攻击也能够躲开。

我武韩丁,愿称你为5阶最强。”

“最强?你根本没有见识过最强的5阶,是什么样的。”

齐心竹难得反驳了武韩丁一句话,这倒是引起了武韩丁的兴趣。

“怎么说?还能有比你更强的5阶不成?”

“你是来找吕落的吧,你难道不知道,同阶最强这个概念,从来都只发生在吕落身上。

也只能发生在吕落的身上。”

武韩丁微微皱眉,在她看来,齐心竹已经是万中无一的优秀。

哦不,绝对不止万中无一,是十万,百万,乃至千万中无一的天才了。

这样的天才,就算放在整个帝国都是排得上号的。

而且齐心竹还怀孕了,不能够发挥全部实力。

连齐心竹都这样说的话,那吕落的实力和潜力,究竟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地步?

是吹嘘?还是真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对吕落真的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可笑的女人,你都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

“看来你对自己的老公真的是特别有信心啊,不过很遗憾,只要我抓住你,吕落一定会乖乖来到我面前的。”

“是吗?”

齐心竹

18岁禁止 乱小说录目伦合集

微微一笑,站在她对面的武韩丁,就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砰!

沉闷的枪声从某个地方发出,子弹以比声音更快上几倍的速度,带着特殊的螺旋气劲,来到了武韩丁的身后。

这一击会受伤,而且是重伤!

感觉强烈威胁的武韩丁,头发突然变硬,黑色的短发突然延长,变成了如同角质一样的硬物,挡在身后。

角质还在不断生长,变成了一个螺旋状的尖角,对上了飞来的子弹。

叮!

武韩丁一个踉跄,终于挡下了对方的偷袭。

“这样的攻击,还真是防不胜防啊!”

武韩丁扭头看去,视距之内,根本没有敌人的影子。

这只能说明,对方的攻击,是超视距打击。

拥有这样能力的狙击手……是圆环自己培养的吗?

在武韩丁扭头的一刹那,齐心竹已经动了,铁剑直接从上劈下。

能量像是不要钱一样地从剑身上爆发。

连续三道破魂斩飞出。

武韩丁勉强躲开了第一剑,极力抵抗了第二剑。

然后,用身体硬抗了第三剑。

滋滋滋!

黑色的鳞片不断游走在武韩丁皮肤上,她从刚才开始,就变得越来越不像人了。

齐心竹知道,这大概就是武韩丁的底牌了。

“你的变化,还真是独特啊,帝国稽查部难道不会管管你这样的人么?”

齐心竹的嘲讽让武韩丁的脸色有些难看,如果不是真的有必要,她确实很少使用这个形态来战斗。

“我……”

砰!

还没说话,一发子弹就打在了武韩丁后背。

太远了,这种预判性质的射击,根本躲不开!

齐心竹和背后的偷袭者实力都很强大,如果拉开场面硬打的话,武韩丁其实也不怕他们。

但今天来的人就她一个,而且今天的行动,是没有报备的。

也就是说,这是一次她个人的私人行动。

如果圆环是一个普通的野人社团,那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可圆环的情况不太一样,它们是贵西区的优秀公司,是三十三皇女武骊姬的下属公司。

这样的公司对于帝国来说,是大有裨益的。

就算是帝国稽查部,没有合法的指令也不能这样擅自行动。

所以武韩丁这次,算是碰了个钉子。

“算你们今天厉害!我们后会有期。”

武韩丁破窗而出,但这并没有结束,齐心竹是个很善良的人没错。

但善良不等于心软。

对于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她在这个时候拿出了对讲机,开始部署起命令。

“我被攻击了,古方一正在对敌人进行追击,各单位注意,准备精准武力打击,协助古方一。

我现在进行信息素传导。”

“明白。”

煤都边境的小型圆环基地里,几栋大楼的天台突然开始展开。

带有圆环标志的导弹出现在周围几名圆环成员的视野里。

这些导弹,就是白月瞳这两年的成果之一。

其中包含了很多帝国现有的技术,还有稽查部的帝国技术补充。

其效果和名字也很简单。

信息素追踪导弹。

咔嚓!

一枚导弹开始升空,如果是一般的社团,根本不可能配置这样的武器。

但圆环不一样。

吕落从来都没有把圆环当成一个社团来发展。

他们的表皮是一家公司。

但内核方面,始终是一个武力集团组织。

一个武力集团组织,具备远程打击的能力,是必然的。

“第一枚点子已发射,第二枚准备。”

“明白。”

圆环的士兵像是一台台精密的仪器,他们不管自己的敌人是谁。

能够成为眷顾之息的成员,本身就应该是最为忠诚的。

……

古方一看了一眼升空的导弹,嘴角微微扬起。

虽然说他们此时的动作看起来有些小题大做了,但这一切,都是圆环总部商议之后的结果。

犯我者,必究。

重新抬起狙击枪,换了一个位置的古方一再次锁定了武韩丁。

正在街道上飞奔的武韩丁,没由来的就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她看了看两侧,直接钻入了一个狭窄的巷口。

狙击手的攻击方向应该是直线,这样一来,对方就没有办法攻击她了。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城市对于古方一的限制,早就已经被他通过一些方法排除了。

远程信息素锁定+鹰眼=射击。

砰!

被能量包裹的子弹,穿过了一层层墙壁,直接从一家小吃店的窗户上射出,再次轰击在武韩丁的身上。

“艹,他是怎么做到的?”

武韩丁知道,如果自己躲在城市中,依然会被地方攻击,那城市里就不能继续待着了。

她要去野外。

站在楼顶的古方一,拿起对讲机,收起了自己的大枪:

“她去野外了,把狙击炮拿出来吧。”

“明白。”

武韩丁已经在短短40秒内,冲到了郊区,6阶顶峰的她,实力强横,速度极快。

只要到了野外,没有足够的遮蔽物,就算对方是很厉害的狙击手,拿她也没有办法。

可她到了野外之后,那种对于危机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消散。

武韩丁甚至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哪来的。

说实话,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一次试探,会造成这种狼狈的结果。

甚至陷入危险。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她一定不会这么鲁莽了。

“这种感觉,到底怎么回事?”

她环绕四周,始终没有发现危险的来源。

在她离开城市范围之后,已经没有遭到狙击手的射击了,那这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TMD!TMD!TMD!”

武韩丁在没有人的时候,开始疯狂爆粗口。

而且是一边跑,一边骂。

6阶的感知让她察觉到了危险,但又不知道即将到来的危险,是从什么地方而来的。

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而在星空之上,圆环发射的第一枚导弹,已经分裂成了6个弹头,朝着武韩丁所在的位置飞去。

弹头在下坠的过程中,速度徒然加快。

武韩丁刚刚有所感觉,一颗弹头就已经在她的身边爆炸了。

轰!

“什么鬼?”

护身的能量勉强挡住了这次的爆炸,但这只是第一波攻击!

轰!轰!轰!轰!轰!

硝烟弥漫,武韩丁浑身浴血地站在一个地坑里。

她躲开了2次攻击,但剩下的3次爆炸,全部都是靠着她自己的实力硬抗的。

虽然说6阶实力已经可以免疫大部分热武器的攻击。

但白月瞳研发的这种信息素导弹,比起一般的热武器更加离谱和强大。

它在爆炸的过程中,会释放一瞬间的吞噬者能量。

这层能量的效果就是破防。

武韩丁就是吃了这层能量的亏,而且爆炸的过程转瞬即逝。

她甚至都没有反映过来,就糟重了。

“额……是序列吗?”

爆炸的过程中,她根本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而且她也没有想到,今天会被弄成这样。

“圆环……我记住你了!”

狠话还没说完,第二枚信息素导弹的六个弹头已经到了。

轰!~

古方一远远观察着远方的爆炸,拥有鹰眼的他,自然可以进行这种超视距追踪。

只要不是一对一追击的话,武韩丁其实拿古方一真的毫无办法。

这也是吕落对古方一的战术训练准备。

“她受伤了。”

古方一突然说道,而他的身后,齐心竹已经带着一批人来到了这里。

“有办法抓捕吗?”

“有一定的风险性。”

齐心竹点点头,困兽犹斗,这样的一个6阶高手,在真正遇到死亡威胁的时候,确实有可能爆发。

到时候他们可能会死很多人。

而且这个人还是稽查部的人,他们可以做得很过分,但稽查部的人,不应该死在他们的手上。

“那现在怎么做,你有想好吗?”齐心竹冷着脸,捂着自己的肚子。

倒不是她的肚子难受,以她的体质,刚才那种程度的战斗,还不至于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

不过她还是不想放过武韩丁。

这样无故而随意地冒犯,是圆环不能接受的。

如果他们轻易地放过武韩丁,那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所以,即使对方是稽查部成员,甚至和武家皇族有关系,他们依然会作出最凌厉的反击。

“我觉得,可以把她往双塔山那里赶。”

“双塔山?”

齐心竹微微皱眉,她知道双塔山的事情,那是吕落安排的。

而且吕落之前还特地说明,让圆环的人不要参与其中。

这次的双塔山灰烬使者事件,本来就是他和张长明联手对于贵西区超凡者社团的一次清洗。

让圆环站出来的话,会让其他人对圆环产生敌视。

这样的工作,还是稽查部来处理更好。

圆环方面,最多出来做一个收尾的工作,做做样子就行了。

在这种情况下,齐心竹觉得还是不要去打扰吕落比较好。

“现在吕落在那边部署,我们把她弄过去,会不会干涉到吕落的计划?”

“刚才我和落哥通过电话了,落哥点头了。”

“额?这样啊!”

齐心竹的嘴角突然扬起,如果是吕落的话,那确实挺让人放心的。

“那现在呢?这里距离双塔山还有一段距离吧?”

“没事,我把她赶过去就行。”

古方一抬了抬自己的狙击炮,让齐心竹放心。

就这样,圆环的人分配好了接下来的工作。

而武韩丁这名皇女的命运,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打上了标签。

……

砰!

巨大的弹头穿透了武韩丁的肩膀,刚才的爆炸,把她的手机都炸碎了。

现在对方还在不断地追杀,她连请求支援的时间和空间都没有。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么?

“不,这种程度,还不至于杀死我!”

武韩丁眼神逐渐凝实起来,她经历过很多的苦难,虽然贵为皇女,但她从小到大都没有享受过。

这样的成长经历,让武韩丁有了非比一般的意志。

也许现在真的有很多挫折,但这些挫折,绝对不是击倒她的理由。

对方的追击频率已经在减少了,再朝着东北方向移动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拉开双方的距离。

到时候,只要找个地方恢复伤势,然后联系上帝国稽查部,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没错,就是这样!”

闪!

武韩丁闪过了一次古方一的射击,狙击炮的威力虽然巨大,但隐秘性和速度都没有子弹那么强。

所以武韩丁只要状态足够集中,确实可以躲开。

“想不到这次会这么惨,民间卧虎藏龙啊,倒是给我上了一课。”

武韩丁抬头看向前方的山头,零零散散已经有一些超凡者出现了。

其他超凡者的出现,意味着身后的追兵不太可能继续追过来。

不过追兵不追,并不意味着他现在就安全了。

其他超凡者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猎物一样。

如果是平时的话,武韩丁根本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但现在不一样。

连续地导弹轰炸,已经让她身负重伤。

肩膀的穿透性伤口,也让她不断地失血。

她的伤势越来越重,这样的状态,是没有办法与人持续战斗的。

最多,她最多击退一波敌人。

爆发一次力量之后,她就会陷入彻底的虚弱状态。

到时候,她就危险了。

这些人,会把她当成猎物一样玩弄。

“再走一段吧。”

武韩丁没有因为见到陌生人而放松警惕,在继续逃离了一段时间之后。

她终于确定了对方应该没有再追来了。

还没松口气,武韩丁就发现了几个游荡的超凡者,已经跟了她一段时间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想动手么?”

武韩丁扯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染血的紧身背心。

服饰和标志,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她是稽查部的人。

但这次,在这种环境下,这些野生的超凡者,并没有因为她是稽查部的人而退缩。

社团,已经受够了稽查部的气。

放在城市,他们自然是不敢动手的,可这里是郊外。

是荒郊野岭,十分混乱的双塔山。

如果有一个针对稽查部的机会!那么……

很多人已经开始动起了自己的心思,他们开始不断地朝武韩丁靠近。

不过武韩丁也不惧怕,她在等待,等到人多的时候!

吼!

一声愤怒的兽吼,响彻在山谷中。

武韩丁的周围,已经满是尸体,这些尸体的身上布满了恐怖的爪痕。

有的尸体甚至被撕成了几半。

这样的状态,根本不是正常人类能够造成的。

武韩丁杀戮没有掩饰,很多没有参与围攻的人,也看到了这场杀戮。

而在她杀戮光这群人之后,随手拿起了地上的一部手机,拨打了稽查部的电话。

“喂!是我!”

“皇女……部长,您跑到哪里去了?”

电话对面的声音很紧张,似乎对于武韩丁情况非常担心。

而武韩丁扭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还有自己身上的伤势之后,才缓缓开口道:

“我去试了试圆环的水,出事了,受了点伤。”

“圆环?您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去接您……”

武韩丁刚想说出自己的位置,但她又突然停下了,转而问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

“我屋子门口的花盆底下,有什么?”

“额?”

对面的侍女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但就是这么一个迟疑,已经让武韩丁确定了一些事情。

她直接挂断了电话,将手机丢到一边。

“确实大意了,我什么时候能够改掉冲动的毛病就好了。

如果改掉的话,说不定能够更上一层楼呢。”

武韩丁的语气突然轻松起来,虽然这次她的擅自行动导致自己身负重伤。

但这次的意外,也让她尘封许久的瓶颈松动了。

她在6阶巅峰已经停步了许久,也许她真的可以靠这次的危机,来对自己进行一次生命潜力的压榨。

到时候突破7阶,那这次的危机,就会彻底变成她成长中的一次境遇。

成为契机和机遇。

“呵呵,这才哪是哪,我就能想得那么远,真是够异想天开的。”

武韩丁没有离开这堆尸体,而是从尸体中,再次找了另外一部电话。

犹豫了一下之后,她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

“你好,这里是稽查情报部,请问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帝都稽查部副部长武韩丁,编号900211,能不能帮我转接一下你们的部长,张长明先生。”

皇室配给的侍女,武韩丁是没有办法信任的。

如果说有什么值得信任的存在,那么帝国稽查部无疑就是其中之一了。

比起那些侍女,她和张长明虽然素未谋面,但稽查部的身份,还是让她更加信任张长明一些。

“好的,我这就为您转接。”

很快,武韩丁就接到了张长明的电话。

“你好,三十六皇女殿下,我是张长明,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张部长,我现在陷入了危险,需要你的支援。”

“危险?”

电话那头的张长明有些疑惑,武韩丁的实力身份,能够遇到危险?

这听起来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听这个语气,应该不是在开玩笑。

张长明确定了之后,索性不再废话。

“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么?”

“我现在的位置在双塔山一带,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申请一直稽查部支援小队。

我受伤了,而且是很严重的伤势。

我需要一些灵石,药瓶,以及武器。”

“您还要继续战斗?”

听到武韩丁需要武器,张长明的表情更加诧异了。

双塔山这边,可是正在进行着一场他和吕落之间的秘密计划。

如果武韩丁贸然闯入的话,很有可能对这次的计划产生一些影响。

毕竟是皇女,杀一个皇女,风险可就太大了。

“是的,张部长,眼前的双塔山确实有些问题,你作为当地的稽查部部长,也应该收到消息了吧?”

武韩丁从尸体上扯下了一些布条,一边给自己包扎,一边打电话,很是凶悍。

“当然收到了消息,有关于熔岩之剑的事情,还有序列力量,以及修炼传承之类。

这些事情传得很开,但始终都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所以,我们也在等待,等待收网。”

武韩丁点点头,张长明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妥。

让这些社团和闲散人员先争,争到了最后,他们稽查部再过来进行收尾,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她既然来了,那就有更好的选择了。

“这确实是一个稳妥的计划,不过既然我来这里了,我觉得倒是可以激进一些。

我希望你们可以配合我。”

“配合么……那就要看看皇女殿下的计划是什么了。”

“计划的内容,等你的支援部队来之后,我们再进行详谈吧。

我现在这幅样子,没有办法继续战斗了。

没有医疗物资和灵石,我怕是很长时间才能够恢复。”

“好,我会尽快派人过去支援你的,双塔山附近不太平。

皇女殿下最好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躲藏一段时间吧。”

“嗯,我知道了。”

武韩丁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她本来是想离开这里的,可在打电话的过程中,突然就改变了注意。

因为……她感觉到了序列的能量!

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强大序列!

“双塔山的宝物么!想不到,这种偏僻地方的传言,竟然有可能是真的。”

武韩丁的眼睛微微发亮,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之后,便开始朝着自己感知到能量的方向,走去。

周围的超凡者,看着武韩丁身后的一堆尸体,终究是没有继续跟上。

这个女人,太危险了!

当武韩丁穿过几波人之后,她终于确定了能量波动的位置。

一棵不起眼的树下。

周围有很多的独行超凡者,他们大多都带了一些挖掘性质的装备。

这意味着这些人也都知道,双塔山这里真的藏有宝物,有的人还在就地挖掘。

武韩丁一边走,一边警惕着周围。

这片区域的独行者比较多,这其实是一个安全的信号。

独行者不会贸然行动,因为他们受伤之后的风险,要比社团更大。

这样的警惕态度,就意味着不会贸然出手。

“很好,这个环境,非常适合等待张长明支援的到来。

而且这里,确实埋藏着一个东西!”

遵循着序列能量的流动,武韩丁来到了那棵大树前。

“你好,可以给我让个位置吗?”

“你寄吧谁啊?俺凭什么给你让位置?”

武韩丁呼吸一滞,眼前这个男人,长得有点好看……

但是他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你好,我叫武韩丁,我是……”

正躺在树下的胡须男微微仰头,一脸疑惑地看着武韩丁,似乎是发现了武韩丁是一个女人。

他马上变脸了。

“哦!是妹子啊,你好你好,俺叫绿萝。”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