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李茹和公第一章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文谦听见晚云快活地哼起小曲,便问:“日后不必师父带着,你也能自己来了吧?”

“自然。”晚云欢快地答:“说来就来。”

“那就好,日后记得在你父亲跟前帮师父多说些好话,我总担心他嫌我没养好你。”

晚云笑道:“师父放心吧,父亲知道我的性子,必定也了解师父抚养我的不易。”

文谦也微微一笑。

如果再见到仲远和王庭,定然会好好赔罪。若他们原谅了自己,就备上酒,再好好喝上一杯。

这一天,或许很快就会来到。

*

自从常家老宅归来以后,文谦显而有些消沉,连一年一次的竞渡也不愿去看。

晚云有些担心,当日写信给王阳问及此事。她想,王阳向来以师父为重,说不定会亲自来一趟。

教师李茹和公第一章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

次日傍晚,晚云收到王阳的回信。他让晚云不必担忧,说去年行冠礼时,文谦曾陪他回青州去拜祭父母,回来也是这副消沉模样。人年纪大了,忆及往事,难免触景伤情。

信的最末,王阳不忘写道:安慰师父这等小事不过举手之劳,游山玩水的人不得抱怨,切勿让为兄失望。

啧啧,看看这话,晚云多少能想象到王阳的假笑。这师兄必定是和师叔师伯呆的时间太长,连写信也刻薄起来。

晚云收好信,看看天色渐渐暗下来,便去伙房取了膳食送去文谦房里。

她叩了叩房门,是袁旺开的门,文谦披了件长袍坐在榻上,案上摆了好些信件。

显然二人在房内议事。

她和师兄从小就知道规矩,文谦议事时不得打扰,便道:“旺叔,我看师父还未用膳,取了些好克化的粥食给师父。”

文谦声音和缓,道:“晚云进来。”而后,又对袁旺道,“方才之事就如你说的做。”

袁旺称是,替文谦收拾了信件,腾出案几,又替晚云将膳食放在案上。

晚云看他做事那样妥帖,便笑道:“昨日师父抢了旺叔丝绦,等明年端午我再给旺叔补上。”

袁旺也笑笑,道:“有劳娘子记挂,在下先谢谢娘子。”

文谦支起筷子,哼哼道:“他那糙人,哪能享用那等雅物,你给他也是压箱底,还不如给我包粽子。”

袁旺讪讪,无奈地看了看晚云,行礼退下。

晚云坐在一旁,看文谦盯着食案上的清粥小菜,料他胃口好些了,于是放下心来。

她说:“师父快尝尝那小鱼干,今年春天才捕上来的鱼,不少还有籽,甚是鲜美。”

文谦看一眼,眉头一展,道:“你父亲也喜欢吃这个。我以前买酒前来,他就拿这些给我下酒。当年我第一次初见这等小鱼干,觉得你父亲抠抠搜搜,几条干柴小鱼塞牙缝也不够,还寻思着日后给你父亲留几个钱,让他吃好些。后来吃罢才知,你父亲也是个行家。一方水土养一方鱼,这里养出的鱼最是鲜美。”

晚云怔忡片刻,这是文谦头一回跟她主动提起父亲。

她不由得兴奋地问:“是么?师父这么说,我倒是有个疑惑。小时候不知柴米油盐贵,如今知晓,再算一算,父亲当教书先生得来的那点钱其实没有多少,必定养不活我们一家人。并且他与母亲从不事农,没有进项,那时,父亲是否常得师父的资助?”

文谦笑着摇头,道:“你父亲那样的人物,赚钱实乃易事,犯不着拿我的钱。他父亲当教书先生不过打发时间,正经赚钱靠的是卖字画,我不过稍稍帮忙,让他多卖几个钱。你去益州城中的书画行问半山居者的字画,兴许还能见到一两幅,不过价格已经是当年的十倍不止。”

半山居者是父亲的雅号,晚云倒是知道。听得这话,她诧异十分,不想父亲竟还是个书画名家,不由心生崇拜。

“原来父亲那样厉害。”她愈加好奇,又埋怨道,“师父这么跟我说多好,为何过去从不愿说……”

文谦毫无愧意,淡淡道:“我早与你说过,流连过往无益,人总要往前看的。”停了停,他补充道,“你父亲必然也是此想。”

“那为何现在师父又愿意跟我说了?”

文谦放下筷子,神色严肃:“我想让你知道,你父亲是睿智之人,最知晓平凡之不易。他最后给我的信中,对你的期盼就是让你像寻常人家的女儿那般,嫁个良人,踏踏实实过日子。”

那目光颇是认真,晚云心头咯噔一下,料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师父,”她小声道,“师父说的是阿兄的事情么?”

文谦点点头:“你和九殿下之事,鸿初已在信中与我说了许多。我是何等想法,想必你师叔师伯也反复跟你说过了。我今日要告诉你,这不仅是我的心愿,也是你父亲的心愿。你父亲,并不愿你嫁入帝王家。”

晚云抿抿唇,没有说话。

文谦看着她,神色严肃。他们虽然是师徒,但在以往的日子里,晚云少有看到他这副神情。

其实文谦说的道理,她都懂,方庆和姜吾道已经反反复复和她说过多次。即便文谦不提,她也能猜到他是什么态度。

“师父,”晚云也不由得坐直了身子,正色道,“父亲过往的种种,我只能从师父的只言片语里知晓。听师父言语,父亲处事睿智,见解透彻,是我所不能及。但师父可曾想过,父亲早已不在,我亦早不是他身边那懵懂不知世事的小童。我知道师父怀念父亲,但师父所愿,亦不过是让我替父亲继续活着。到头来,我兴许活不成他那般大彻大悟,依旧是糊涂的。我知道师父想护着我,可师父若只将我护在羽翼之下,却不能信任于我,让我去找出自己的路来,这必定并非父亲心中所愿吧?”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理直气壮,目光坚毅。

文谦看着她,

教师李茹和公第一章 穿成天生媚体怎么办

一时间,竟有一丝恍惚。晚云那说话有礼又执拗的神态,分明有几分常仲远的影子。

其余两章中午发!

喜欢一念桃花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