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一19GAy 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容兮有事情瞒着他。

那血腥味他当时比较确定是从容兮身上嗅到的。

他沉着脸,动作奇快,这才刚闪到妙清口中的那个地方,抬眼往那边一看,就见一个眼生的侍卫站在那边,手中的确拎了一只血淋淋的狐狸,正往外走。

血腥气肆意。

楼星散微微顿住,扬了扬眉梢。

还真有。

他看了一会儿,那侍卫似乎有些不太习惯,拎着那狐狸跟旁边的小太监讨论怎么处理。

楼星散听了一会儿,悄无声息的离开。

那侍卫这个时候隐秘的往楼星散走的地方扫了一眼。

习武强悍的,加上各自有防备,知道对方动向,双方对对方都敏感,互相知道对方在什么位置。

见人走了,那侍卫松了一口气,手中的狐狸交给了旁边的宫人,擦了擦手上的血,找地方换了自己这一身章延的侍卫服,一个闪身闪进阴影里去了。

这幸好是他动作快,不然肯定要被楼星散察觉。

这人要不要这么敏感,他要是多知道一点,他都有点怕自己接到的下一个指令是不是干掉楼星散。

说实话,他自己上,打不过这人。

藏着角落里,接过旁边暗卫递过来的陛下日常赏下来的糕点,他心满意足的一口塞进嘴里。

不过没事。

他们可以一起上。

——

楼星散无功而返,倒也没大张旗鼓的探究,心中留了个疑惑,一路到了监察院。

吕斯正皱着眉头。

手边的东西被翻的一团乱。

到处都是散落是卷宗。

吕斯对楼星散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态度,毕竟平时他们两人没什么交流来往。

只不过这一次因为陛下指派,两人凑到了一起。

“王爷?”

见楼星散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吕斯扬眉问了一句。

“找到线索了?”

他拿起一叠卷宗,翻了几页。

那些出意外的朝廷命官,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去除那些真的因为意外情况出事的,吕斯还真的发现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让他想着,后背有些发寒。

“是有一些线索。”

他将自己刚才翻出来的一些卷宗递到楼星散的跟前。

“这是下官找到的一些案子,当时

18一19GAy 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夹杂在其中,加上没有深挖,没有联系,当时结案处置了一部分人之后就这么放过去了。”

但是现在转回头来再看。

不管是之前的户部尚书,还是工部尚书,对他们的描述都是因为是贪官污吏,有百姓受他们压迫愤怒至极。

最后,在出行的时候被暴怒的百姓给干掉了。

这些事情相隔的时间久,没有连贯性,加上都抓住了‘罪魁祸首’,且因为伤害朝廷命官,给予了严惩,不过因为对方真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引来百姓的愤怒,倒是没几个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现在其实反过头来看,还有不少最近被拉下马的贪官污吏情节更严重,也没见他们在民间有多大的知名度。

这些朝廷命官出意外都跟‘百姓’有关系。

而这次盯上冯晓的,经过容兮那边的追查,确定对方是流匪中的一员。

那么,在以往的那些案件里面,这些‘百姓’跟这些流匪有什么关系,每次抓到的‘罪魁祸首’又是什么情况?

楼星散捏着那些卷宗看了几眼。

后背被容兮袭击的那一下还火辣辣的疼,怕不是伤口又裂开了。

他只看了几眼,轻飘飘的将这卷宗往桌面上一扔,扯了下唇角。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把这伙流匪抓回来审问审问看看。”

他也没什么耐性跟着他们耗来耗去。

更别说现在他脑子里面光想着容兮到底是瞒了他什么事情,今天脾气这么暴躁,是不是有人招惹她了?

而查这些案子,跟和陛下相处相比。

这可是没有可比性的。

容兮就算是生气,也比案子有意思的多。

——

而此刻的余家。

余少宁的几个弟子都坐在一起,大谈自己的理想抱负。

孔临想着自己得到的消息,冯晓在意外之中也仅仅是受伤,也不知道伤的到底是有多么严重。

他没想过会失手。

冯晓一直跟在他身边做记录。

在他那日发现不仅仅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他记录下来,还有刑部内部的账本,他也似乎带着惊叹的心情做记录。

而那个时候他才刚刚做了一笔假账,拿了之前打官司商人的一笔钱,几近周转将这笔钱通过每年加一点,还有对刑部的拨款,看着像是名正言顺的到了他的口袋里面,也有着‘正经用途’,这种情况,就算是容声也察觉不到他背后做的手脚。

但冯晓那碍手碍脚的,不仅办案上碍事,还将这些东西都记下来了。

却福大命大的没被弄死,他那记录的东西也不知道放在那里,上面的内容跟刑部明面上的账本有很大区别,要是认真查起来……

孔临眼底阴郁,身边坐下一人。

“孔兄缘何闷闷不乐?”

孔临看了对方一眼,拱了拱手,“杨兄。”

被孔临称作杨兄的那人名叫杨天常,年纪也不小了,在十几年前,科考到了长恒,成了余少宁的得意门生。

听说他祖上跑镖的,家里有些门道,很多事情余少宁处理不了,就交给杨天常处理。

以往都处理的好好的,但是这一次却出现了差错。

“还是因为那件事情?”

杨天常带着笑意,周围虽然都是余阁老的门徒,但也有亲疏远近。

很多人还是不知道其中关系的。

“不瞒杨兄,这一次,我总觉得心里有些慌张,感觉不太好。”

总隐隐有种要出事的感觉。

“孔兄怕不是多想了。”

他摇了摇头,心中不以为然。

“人都已经跑了,也就上到通缉令上。”

要是朝廷的通缉令那么有用,朝廷下属的办案部门那么厉害,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通缉令积存着了。

再说了,那暴君难不成还会管一个她都记不清名字的小臣的事情?

官场没几个干净的,就算冯晓真干净,也要有人相信才行。

“当务之急,还是得想办法处理那些东西。”

喜欢重生后我成了敌国少年暴君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