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寄宿日记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凌然不急不缓的做着手术。

万主任跟着凌然的步骤,优哉游哉的跟随操作。

他本人是能独立完成大血管手术的,而且做的相当不错,现在只是跟着凌然做助手,那就更加轻松了。

当然,做助手也有做助手的守则,万主任在这方面其实是有些生疏了,但也还是做好了准备,就等着凌然发言的时候,捧他一捧。俗话说的好,花花轿子众人抬,他都把手术室让出来了,助手也给担任了,再说两句好听的,实在算不得什么。

再者,如今外面看手术的人这么多,许多都是难得一见的世界级的临床专家,不趁此机会说两句“肺腑之言”,聊一点令人印象深刻的东西,别说主刀的凌然了,万主任都觉得浪费。要不是田家花了钱,用了信用做邀请,你就是开个很牛叉的会议,恐怕都邀请不到这么多大佬出现,看你一名新星的手术更不可能了。

万主任于是就等着,等着等着,就见凌然一步步的剥离血管,就见凌然一步步的做切口,就见凌然一步步的做缝合口……

万主任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不来个开床演讲的吗?

是没酝酿好吗?

不知道该说什么?提前拟个提纲呗,在这么大的一群大佬面前露脸的机会可不能浪费了。

万主任的目光,悄然转向窗户的一边。

果然,全都是目不转睛的看过来的眼睛,一个个都挺认真的样子。

万主任转念一想,也确实应该认真。不说操刀的凌然名声鹊起,窝在手术台上的病人也是大佬中的大佬,做的还是主动脉夹层这种凶险的大手术,不论是从外界的因素,还是医学本身的因素来考虑,这种事情都是不常见的。

可正因为如此,不聊天怪浪费的……

“准备一下。”凌然突然开口了。

万主任不由直了一下腰,意外的看向了凌然,这个开场词……

“注意术野。”凌然再次提醒了一句,接着就用刀顺着血管,一路抹了上去。

万主任顿时一惊,这分离……果然还是年轻人,不懂得说话,就想用技术说话吗——万主任不由想起自己年轻时,各种各样年轻的想法,那时候,主动选择了心外科的他,也是看了许多的电视剧以后,想用技术来震惊世人的。只有等年纪大一些以后,碰的壁多了,才能明白,震惊世人这种事,那得超脱世人才能做到,在医学界,这几乎就是老人专利了,尤其是心外科里面,没有个二三十年的经验,震惊到的都是自己……

“阻断钳。”凌然又下了一声命令,接着继续埋首于病人的胸腔。

万主任暗自一笑,忍不住在脑海中居高临下的评价:虽然是很标准的操作手法,速度也很快,但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

当然,特别点的地方也是有的。首先术野就非常的清晰,这一方面是因为出血特别少,所以不像是普通医生做的心外手术那样,胸腔内总是一片血呼啦差,纠结不清的环境。仅此一点,就担得起凌然明星医生的名气,不过,有资格在这么多大佬的眼皮子底下做手术,做到这个程度,也是理所应当的。

其次,凌然的判断准确,操作毫不拖泥带水,这是万主任观察到的很厉害的一点,说明凌然能够根据病人的情况,随时调整自己的手术节奏,并没有一定之规,比起只能按部就班来操作的医生,这是许多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寄宿日记

人学一辈子都学不到的东西,但依旧,在这么多大佬眼前做事,有这个程度,也是理所应当的。

第三,凌然做的分离,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 寄宿日记

极其的干净利落。在心脏周围做手术,血管神经的密集程度毋庸置疑,有时候多划拉一个萝卜皮的厚度,就会划断周围的管路,对弱一些的医生来说,每一次的分离操作都是极其危险而需要格外重视,乃至于屏息凝视才能进行的操作。但在凌然这里,他是真的能做到举重若轻,这一点……

这一点要说经常能看到,那可能是比较昧良心了,但是这么多大佬,总是有人能做到的……

万主任继续跟着做手术,继续跟着捋,情绪渐渐的就升华了。

因为手术正在进入难度最高的阶段,而凌然的操作,依旧稳定的让人心理平静。身为助手的万主任本人,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负担。

这要是换个低年资的主治,可能还会心里胡思乱想一番,暗忖,我是不是不知不觉的能力提高了。

可万主任是什么人?他是近十年都没有实力提高的科室主任啊!他的能力怎么可能在一场手术的过程中提高!

万主任的情绪不禁从固相,毫无转折的进入到了气相。

他的表情,也变的生动且奇怪起来。

万主任不由扭头看向了监视器,代表着血氧,血压等重要信息的数字,一个个稳定的像是老狗一般,曲线单调无聊的像是自己正在做的活计。

想到这里,王主任又赶紧回过头来,做助手的的确不忙,可专注度的要求还是有的。

好在凌然并没有趁机训斥,他甚至在手术的过程中,做出了一点点细微的改变,以保证王主任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节奏中。

万主任流畅的转换进入了助手模式,心中的震惊——此时此刻,万主任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应该表达震惊了。

换成是他本人主刀,不用,换成是在外面的任何一个人主刀,万主任觉得,可能都无法做到像凌然这样。

手术的标准是一回事,在什么情形下,做到什么样的手术标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将外科医生比作赛车手的话,给不同的病人做手术,就像是在不同的赛道里比赛。在确定的赛道跑出完美的圈速是有可能达成的,但在陌生的赛道跑出完美圈速,就是另一个维度的故事了。

若是在某某国际会议上做示范手术,为了做出超强的“示范”效果,医生至少会在赛前给病人做各种各样的检查,甚至对病人做出筛选,从而筛选出熟悉的,标准的病人来参与手术。

但是,眼下的病人可是凌然自己的岳父,是田氏家族的掌门人,别说他的病情是突发的,就是预先知道的情况下,如田国立这样的病人的身体状况,也是会严格保密的,哪怕是准女婿,以万主任对这种家族的了解,尤其是准女婿或者女婿的身份,才是最不应该知道岳父身体状况的人。

然而,此时的凌然,明显是在陌生的赛道中跑着完美的圈数,更有甚者,他跑的还有超记录的迹象。

在跑道状况比较简单的前期,这种情况还不是太明显,可在跑道明显变的异常复杂和困难的时候,凌然还跑的这么快这么稳,万主任的思维就开始跟不上了。

万主任不由自主的又向窗外看了一眼。

果然,一群主攻大血管的心外科医生,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集中注意力。”凌然又是提醒了一声。

“哦。是。”万主任赶紧应了一声,并低下头来。

“需要休息吗?”凌然问了一句。他的团队成员此时都已经到了,若是万主任不合拍的话,他随时都可以换人。

万主任只犹豫了半秒钟,就毫不犹豫的摇头:“不用,我状态很好。”

凌然“恩”了一声,手底下竟是又缓慢加速起来。

他也觉得万主任的配合开始度过了磨合期,可以更好的进行手术了。

而这一幕,看在万主任和窗外众人眼里,就开始变得夸张起来了。

依旧用赛车来形容,凌然这就好像开大弯不松油门一样,不是不可能,却远不是常态化的技巧了。

偏偏他手底下的操作漂亮的不得了,甚至看得众人有点心驰神往。

喜欢大医凌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