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e12一13videos 丝瓜成版人app破解版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遗失深渊,坐落在天武大陆极西部,不仅是纵横两万里的超级天坑,周围还蔓延出纵横交错绵延万余里的大裂谷,大裂谷往西直接连接到了滨海,跟汪洋贯通。

这还是数百万年后的样子,难以想象当初的景象是何等的破碎和混乱。

从高空俯瞰,天坑被迷雾笼罩,像是厚厚的云层笼罩着深邃的天坑。

天坑周围搭建着很多天桥,外围则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古城。

周围的古城热闹喧哗,但天坑里面却安静地瘆人,像是没有生机的地狱。

星辰神剑划开天穹,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到了这里。

李寅站在神剑上,满脸的震惊和恍惚。

到……到了?

两天……就到了?

五十多万里啊,嗖嗖的就过来了?

这件巨型星辰剑是圣器吗?

圣器好像没这样的速度吧!!周青寿轻拍李寅的脸:“清醒点,这是神器。”

李寅吸气:“神器?

?”

周青寿无语:“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如果不是神器,我们能跨越宇宙几十亿里来到这里?

那还不得死路上?”

李寅再次动容:“几十亿?

不是……几亿?

你们从哪来的?

你们身体模样都看起来跟我很像啊,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

姜毅居高俯瞰,神识如万千细丝,渗进了重重迷雾。

但是,天坑的深度远比想象的要深,越是往下,黑暗越重,像是无尽的深渊,吞噬着下面的一切。

李寅艰难咽口唾沫。

真的要进去吗?

这里可是号称另外的世界啊!姜毅的意识继续往下延伸。

天坑上面的迷雾竟然多达九层,就像是他的世界里九重天幕。

但越是往下,意识受到的阻挡越严重,就好像在往海底深渊里延伸。

直到姜毅意识突破第九层,向下面延伸了整整九万米,虽然意识受到了强烈的抵触,几乎要溃散了,但天坑的样貌还是朦朦胧胧地出现在了他的意识海洋里。

没有想象的荒凉破败,也不是想象里的城池林立,茫茫万里的天坑底下就像是一片浩瀚而原始的森林,而且非常的茂盛。

大量的石山淹没在森林里,有的低矮,有的雄伟,每座石山都被开凿成了房屋城堡,当空一轮血月,把森林映照的阴森恐怖,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血光。

森林里有妖兽横行,也有强者出没,但整体非常的安静,安静里透着压抑。

姜毅的意识聚焦到了那轮血月上,竟然是一尊宝鼎,在源源不断的汲取着森林里所有妖兽和强者的血气。

宝鼎不知道汲取了多少的血气,又囤积了多少年,里面涌动能量竟然让姜毅都感到恐怖,就好像里面在孕育着某种可怕的血灵。

姜毅的意识稍稍警惕,向着宝鼎里面眼神,结果……宝鼎突然摇晃,爆发出滔天的血气,遮蔽天幕,里面被惊醒了,隔着九层云天怒视外面的冒犯者。

血气甚至顺着姜毅的意识,冲击到了他的意识海。

刹那间,他头痛欲裂,仿佛被淹没在了无尽的杀戮战场。

“下去吗?”

李寅小心翼翼的问着姜毅。

“等着。”

周青寿暗暗戒备。

“等什么?”

“等着就是了。”

姜毅眼神微微严肃,意识如雷,铺天盖地,连破九重天幕,直达宝鼎深处。

宝鼎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囤积了多少血气,里面简直是个血气星球,浩瀚到没有边际。

意识强行闯入后,竟然被诡异的炼化了。

姜毅不甘心,意识持续的凝聚,连续不断地暴击。

虽然他的身躯是神灵境界,但里面的灵魂之气,却是姜毅牵引万道法则凝聚的,意识更是跟姜毅真身相通。

在持续的暴击之下,意识终究还是穿透阻遏,闯进了血气极深处。

血色世界竟然凝聚出了蜿蜒的山岭,山岭上面还刻着神秘……不对!!那不是山岭!!姜毅的意识稍稍拉伸,大范围扩散。

姜毅暗暗提气,浩瀚的血海里面竟然盘绕着一条巨型血蟒?

血蟒大不知几千里,像是蜿蜒的血色山岭,厚重的鳞片紧紧贴在身体上,弥漫着淡淡的金光。

再往前看,巨蟒竟然长着整整十八只血翼,

tube12一13videos 丝瓜成版人app破解版

每只展开数百里,越是往前位置血翼越大。

姜毅见识过超级巨物,但是无论是那只混沌巨鹏,还是金猴儿,都是需要消耗能量,燃烧潜力,让身躯暂时的膨胀,大到几百里上千里。

像这种正常状态就是几千里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而且……让姜毅诧异的是,那条血蟒竟然是被禁锢在那里的。

尾部、七寸之处。

十八只血翼,全部被坚韧古朴的巨剑击穿,死死的钉在宝鼎里。

姜毅微微皱眉,这算什么?

宝鼎源源不断吸收秘境里的血气,然后滋养那条血蟒?

还是在炼化那条血蟒!姜毅正在仔细探查的时候,血蟒那双沉睡不知道多久的眼睛竟然缓缓睁开,竟然……捕捉到了姜毅的那缕意识。

两股意识在翻涌的血海里碰撞,都沉默了很久很久……“你是被困住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

两股意识又同时发出询问。

只不过姜毅很温和,血蟒很‘礼貌’。

“你哪只眼珠子看到我被困住了?”

宝鼎里再次传来血蟒的意识。

“你翅膀上那是装饰品?

很别致啊。”

姜毅也不客气了。

“你个傀儡,懂个屁!!”

血蟒语气暴躁。

“你能看出我是个傀儡?”

姜毅来兴趣了。

“你不是这个星球上的,能用混沌塑造神躯,看来不简单啊。

是天帝?

?”

“你也是混沌世界里诞生的灵体吧,竟然落到如此地步,可怜啊。”

姜毅多少明白了。

只有伴随世界演变而出现的生灵,才可能出现如此庞大的身躯。

“真是天帝?

转告你主子,把我放出去!我必有重谢!”

血蟒浑身弥漫出恐怖的气息,尘封许久的意识汹涌翻腾,眼底更是迸发出炽烈的光芒。

“谁把你困在这里的?”

“你还不够资格跟我谈话!”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你跟我谈,就是跟他谈。

初次见面,就让我带你私奔,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至少,介绍下你自己?”

“把我放出去,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你这样的态度是求人帮忙?

抱歉,我是来做事的,不趟浑水。

告辞了。”

“慢着!!!”

巨蟒猛烈摆动那颗大到让人窒息的脑袋,撕扯着巨剑,摇晃着宝鼎,恐怖的力量像是要掀翻血色世界。

宝鼎的异常情况惊动了天坑深处的强者。

一道道身影离开石屋,虚弱的望着天空的‘血月’。

他们多数都在这里很久了,有的都超过了几百年,有的甚至在这里出生,但是天上那轮一直在汲取他们生命之气的血月从来都是安安静静的挂在那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晃动。

今天是怎么了,仔细听听,好像还有妖兽般的嘶吼声。

群山深处,一个佝偻的老者拄着拐杖走出来,扬头望天,沧桑的老脸闪过丝凝重和愤怒。

“轰!!”

老者的拐杖重重击打地面,刹那间地动山摇,天坑晃动间洒落漫天碎石。

“你找死?

!”

老者冷漠的低语像是滚滚天雷,浩瀚天音,直达宝鼎。

宝鼎内部血海翻涌,巨浪滔天,无边无际的血潮像是绝世炼狱,无情的摧残着巨蟒的身躯。

镇压的巨剑全部苏醒,爆发出无尽的剑气,如万千飓风淹没巨蟒,粉碎着鳞片,撕扯着皮肉,带来巨大的痛苦。

巨蟒哀鸣,暴躁挣扎,他被激怒,十八只血翼剧烈震动,像是随时要抬起来,但是……巨剑镇压,跟宝鼎一体,任凭他如何挣扎,都难以提起分毫。

长达数个小时的挣扎后,巨蟒放弃,重重的落下了脑袋。

但意识还是透过血海,传到外面:“救我出去!!救我出去!!”

“谁在惊扰遗失深渊?

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老人镇压宝鼎后,冷漠的声音击穿九重天幕,直达天坑外,那是谁?

遗失深渊的主人吗?

姜毅没有理会,意识从宝鼎里面撤出来,肆无忌惮的探查天坑底部。

“不知死活的东西!!”

老人像是捕捉到了姜毅的这缕意识,拐杖高高举起,猛地撞击地面,纤细的拐杖像是绝世天岳,撞击天坑爆发出恐怖的轰鸣。

沉寂的地层剧烈晃动,浮现出诡异的血色纹路,激荡万里坑底,组成诡秘而浩大的法阵。

九重天幕轰然下坠,跟法阵交融,彻底封闭了天坑。

“这里不欢迎你,滚!!”

老人封禁天坑,冰冷的声音回荡天地,震得天坑周围的古城都迅速安静下来。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