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过的横店女演员笔记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那就是说,这上面还有入口?”

几个人说完,连带着穆十四娘和青荷都下意识地抬头张望,两天的搬运,大家也曾抬头看过,并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之处。

现在听人说起,加之无所事事,几个人干脆点了火把,高举起来,试图寻找那条巨蛇消失的地方。

最后倒是找到了,可惜圆圆洞口并不大,就算能飞檐走壁,人也是没办法进去的。

“幸好惊蛰未过,不然真得好好准备准备才敢来。”护卫里有人感叹。

“家主他们在里面,恐怕不知道时辰,不如我们先送施掌柜和青荷回营帐。”穆十四娘听了,还未开口,青荷已经拒绝,“我不走。”

“青荷,施掌柜还在这呢。”里面有个年纪稍长的,眼神比语气更加严厉。

穆十四娘见提到自己,明白他们应该都像青荷一样,都想在这里等候的,“一来一去颇费时间,我们就算回去心也不安,不如留在这里,如果他们有什么事,大家还能照应照应。”

青荷感激地看了眼穆十四娘,穆十四娘望着那条黑漆漆的缝隙,也不知这里跟上面的蛇洞是不是相通的,要是相通的,那岂不是说,那条巨蛇有可能在里面。

要是真在里面,洛玉瑯他们惊动了它可怎么好?

突然,头顶有落石掉落,“青荷,快扶施掌柜进去。”穆十四娘闻言与青荷一同抬头,上面并看不到什么。

看到其中一人紧张的神情,大家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不再迟疑,接二连三钻了进去,等最后一人刚进入缝隙,外面落石的动静越来越大,不久后,巨大的蛇身划过缝隙。

还没等大伙喘口气,一条长长的蛇信伸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穆十四娘赶紧扯着青荷往后挤了挤,才使得所有人皆避过了。

还没等大家回过神,金黄色的蛇眼已经出现在缝隙出口,穆十四娘因为正对着它,幻动的蛇眼中似乎能看到自己的倒影,“施掌柜莫看它。”有人出言提醒。

穆十四娘赶紧偏了头,心跳如擂鼓,闭了闭眼,金黄色的蛇眼所带来的幻觉才消失。听到拔剑的声音,再睁眼时,巨蛇已经不见。

“这家伙,居然知道躲。”刚才拔剑之人说话,“我剑贴着崖壁刺的。”

大家又静静待了一会,得知巨蛇并不能从这里进来,暂时算是安全了。

“需要有人通知家主,你们在这里等着。”护卫中有人说话,眼睛却是看向穆十四娘的。

“也好。”穆十四娘后退了数步,身后空间瞬时宽敞,重新点起火把后,大家都傻了眼,因为这后面大大小小的缝隙有几个。

护卫点着火把仔细察看了一遍,“有三个留了标记,施掌柜,我们三人走后,你们三个听到动静就躲到缝隙里,应该

我睡过的横店女演员笔记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安全。”

穆十四娘点头,抬头望了望,这是一个狭长的巨大缝隙,虽然看不到天,但上面吹下来的冷风说明,上面是可以通往外面的,确实躲到刚才的缝隙里,才最安全。

眼见着三个人一人钻入一条缝隙,火把的光映照了一会就重回了黑暗。

穆十四娘她们干脆将火把都熄灭了,静静靠岩壁而立,免得再招惹到那条巨蛇。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难捱,所有的人都是有去无回,穆十四娘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在错综复杂的山洞里走散了,或是迷路了。

那条巨蛇也再没出现,仿佛已经将她们遗忘。有一条缝隙里传来了微弱的动静,似乎是人的惊呼,但是应该离了距离,听得并不真切。

三个人有些担心,聚拢在那处缝隙旁,想听得更明白些。穆十四娘站在最外侧,不经意间抬头,余光扫过一条长长的蛇信,“有蛇,快进去。”推了把身旁的青荷,自己则朝着最近的缝隙里挤去。

回头看到青荷和护卫反应都十分迅速,已经分别钻进了缝隙。这时巨蛇的蛇信眼看就要扫到自己,穆十四娘尽力朝缝隙里面挤去,因为落了单,心中恐惧,一段漆黑之后,才觉得自己似乎走得有些远。

可是再回头,怎么样都找不到刚才进来的地方。幸好她身形单薄,怕会在独自一人的时候遇到那条巨蛇,干脆选了巨蛇进不来的缝隙躲藏。

贴着崖壁,努力听着旁边的动静,虽然能时有时无听到人声,还有行走时身上物件与崖壁摩擦的声音,可是似乎都隔了一段距离,恐怕她大声呼叫,只会招来那条巨蛇,却招不来人。

穆十四娘默念着冷静,自己走得并不远,应该能原路返回。摸黑每走到一处交叉口,都拔下头发上的银簪在自己肩膀高的地方刻划下十四。

划完之后,发现连自己都摸不出来,想了想,干脆刻了一朵小花,用手摸过之后,

我睡过的横店女演员笔记 通房宠 作者 白鹿谓霜

觉得应该能分辨才放心继续往前寻路。

在缝隙中艰难穿行十分费力,也不知过了多久,穆十四娘只听得到自己的喘息声,就连想努力去听附近的动静,都被自己的喘息声遮掩了。

实在有些脱力的她,决定寻找一处平坦的石壁,靠着先休息一阵,她觉得自己的方向没有错,应该是回去的路,可无论往哪个方向观察,都看不到一丝亮光。

按理说,先进去的人,应该拿了火把才是。

虽说自己出逃过两次,可这样耗费体力的时候,却是头一遭。

因为脚下怪石嶙峋,现在她的双脚又有了头一次在红崖山遇到洛玉瑯时,那样的痛楚,每行一步,都要忍上半天。

就在她准备放弃,先在原处待上一夜,等天亮后,情况好转再寻出路时,隐约听到有人呼叫的声音,趴着崖壁确认之后,壮着胆子应了声,“我在这里。”

又过了一会,声音明晰起来,“漫游,听到了吗?”

称呼她为漫游的,只有洛玉瑯,听着熟悉的声音,落单许久的穆十四娘眼眶一热,先是应了声,然后朝着声音的方向,手脚并用,只想尽快脱离这困境。

攀爬了一段路,看到前方的火光,正高兴着,头顶传来动静,穆十四娘汗毛直竖,抬头就看到一颗硕大的蛇头就在离她不远处,长长的蛇信不断吞吐着,紧盯着她的蛇眼,明摆着告诉她,自己已经被它盯上了。

喜欢穆十四娘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