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冻传媒国产新剧在线观看 飞极速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然后他问:“那大师愿不愿意传授些微技艺?”

传艺?

郝灵斜斜一瞥。

云掌门笑出花来:“就花园里那个聚灵阵——”

郝灵:“你连初级摄魂符都学不会还想学布阵,未免太异想天开。”

云掌门:“...”

突然就好气馁,是啊,他的祖父辈会画十余种符,到父辈,不足十,再到他,险险单手之数,正是一代不如一代。

他叹息道:“难道道门真的要没落了?”

郝灵:去掉“难道”和中间的“要”并结尾的问号。道门没落,不是板上钉钉就差挫灭最后一点火头了?

老天要这样干,谁也没办法。

这就跟追剧似的,这个看腻了就换台,那个看腻了再换,不定哪天又换回来,谁让遥控器在人家手里呢。

郝灵心里想着最近在追的那部宫斗剧,才播到中间,她有些腻歪了,想看隔壁台的奋斗剧了。能怪她?选择这么多,她也要比一比雨露均沾的嘛。

渣女王。

云掌门走了,走得有点垂头丧气,还有点依依不舍,回到青云观就闭关了,辟谷三天,再出来又是那个精神饱满的掌门人,但比之前谦逊多了。

青云观的人都恢复了正常,先前那位盯上老鬼的弟子便去了司家拜访,本来以他的性子和青云观傲然的门风他会直接点名自己身份再强硬除鬼的,中间出了这么一茬子事,门内弟子不约而同约束了自己,他也转变了态度,与司家客客气气的有商有量。

司家这段时间也请了好几位大师来看过,可惜,个个都没法保证在司丽丽生命安全和神智正常的情况下将鬼灭杀,司家老祖宗下不了赔上自家后代一条命的决心。

青云观的人上门,他不禁生出几分希望,毕竟前几位也说,青云观是正统道门,不定他们有什么好办法。

带着人去看那孽障,孽障太能折腾,屋里东西全被砸光还拿了金属棍子去拆窗,因此这会儿被用柔软的布条捆在椅子上,堵住嘴,专人伺候着。

青云观的弟子上前看了看,盯着他的眼睛念咒,老鬼恶狠狠的回瞪,好好一双女孩子的杏核眼被他瞪成蛤蟆眼,他敢说,哪个男的看到这一幕都不会生出娶这女孩的想法。

太毁人了。

啪叽,一张黄符贴上额头,唰,桃木剑压顶,一股压力骤然降临,老鬼感觉自己被石碾子压趴一样,没一会儿就没了力气任人宰割,然后那股压力骤然翻转成了吸力,他感觉自己在被往外拉扯。

“唔——唔唔唔唔唔——”他在笑,嘴里塞着布巾变了声,扭曲的脸庞更加怪异,眼里嘲笑道人不自量力。

半天,桃木剑无力放下,道人满头汗,摇了摇头。

司家老祖宗紧张:“不成?”

道人说:“这老鬼是你家的吧?”

司家老祖宗立即道:“若有需要,我这就将他逐出族谱。”

“唔唔唔——”你个孽孙孙,老子杖毙你。

司家老祖宗恨得提起松鹤常青的拐给他头上来了下,记着这是个女孩,没照脸上打,打的后脑勺。

老鬼又是一番眼神发疯和威胁。

道人摇头道:“血脉关系斩不断,这鬼,有些本事,他在用司丽丽的魂养自己

果冻传媒国产新剧在线观看 飞极速

,若将他拔出,除非将司丽丽的魂也拔出来。”

司家老祖宗一惊:“道长,没别的法子?丽丽还小,她是无辜的啊。”

道人伸手止住他,凝重道:“我问问师门,看师门有什么办法。”

扭头远离了所有人给云掌门电话:“师兄,我遇着一桩棘手的事,一个老鬼把后代的魂变成花盆土了,不好弄啊。我记着咱门里有摄魂符专门针对这种情况的?”

云掌门一听,不由学着郝灵那样望一眼天,幽幽来了句:“天意啊。”

道人懵,什么意思?

“你知道云来偷走、给门里带来祸事

果冻传媒国产新剧在线观看 飞极速

的那张符是哪个?”

道人一愣:“你不要告诉我,就是那张摄魂符?”

云掌门:“呵呵。”

道人着急:“这可怎么办,不然师兄您亲自来?”

“我?我去——等等,我去。哈哈。等我电话。”啪叽,电话挂了。

道人一脸莫名,不是,摄魂符都没了师兄你怎么还能笑出来?你开心个啥啊?

云掌门很开心,拿着手机买了高铁票,立即下山赶去d城。

找郝灵。

当天坐车当天到,当天上门求救援。

成礼海正好也在,今天送来的是海鲜餐,自家公司打捞的,保证新鲜,那大螃蟹肥的,那味道鲜美的,郝灵都不好意思独吞,邀请他来一起喝小酒。

黄酒,牡丹妖那个世界收藏的,放到现在这个年份...感谢灵灵灵的智能收藏。

反正成礼海只尝了一口就觉得醉了,舌头醉了。

两人认识了这么久,某些矜持和表象可以放一放,因此云掌门登门时,两人正挽着袖子抱着螃蟹腿咔咔咔的啃。

云掌门被放进来见到这样的景象也是惊呆了,海味啊,青云观不靠海,山珍倒是有,只是这年头山上啥啥都保护,他们也不贪口腹之欲,可往这里一站,自己又是空着肚子赶来的——

郝灵望了眼天,不算晚也不算早,再看他好似风尘仆仆的模样:“不然,一起用些?”

云掌门竟然没拒绝,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跑到花园水池子上的水龙头那里洗了手,再自己搬凳子坐下,颔首:“不好意思了。”

成礼海:不,你挺好意思的。

郝灵分给他一根螃蟹腿,云掌门二话不说咔嚓一口,惊呆了,望向郝灵,嘴巴颤啊颤。

郝灵心知他是吃出灵气了,不像成礼海喝了她几年的茶都只知道好喝,这个,是内行。

因此点了点头:“这螃蟹出产的海域还不错,有点灵气在里头。”

灵气啊!

云掌门当即将什么鬼啊符啊求援啊请教啊全抛到脑后,一心一意啃螃蟹,等再尝到黄酒,眼珠子都要掉出来,这这这、这气感,比螃蟹肉里都浓厚。

一瞬间看向成礼海这个憨憨的目光都红了,看这个憨憨吃得什么都不懂,他知不知道他吃的喝的是什么啊。

嫉妒,深深的嫉妒。

不然,自己在这也买个别墅?邻里邻居的,蹭蹭饭也不算什么嘛。

想得怪美,等他们一用完,送餐服务的售后——专业收餐员出现,盘、碗、碟、餐具、酒杯和螃蟹壳子全收走,不只擦干净桌子地板还有空气净化哦,瞬间把云掌门的美梦也收走了。

因为成礼海给他一个“你青云观也有这样的服务”的挑衅眼神。

云掌门:天杀的有钱人。

郝灵沏了菊花茶,示意两人品尝,问云掌门:“有事?”

云掌门才想起正事:“门下弟子遇到这样一件事,有户司姓的人家出了鬼祟——”

郝灵成礼海对视一眼,这么巧,司家请了青云观呀。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