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楚九看着饭桌上摆满的饭菜,光看颜色,吞咽了下口水,感觉不咋好吃。

所有的菜都没放酱油,喜欢赤酱重油的他们,真是勾不起一点儿食欲。

“不嫌弃。”楚泽元拿着筷子夹了一筷子绿豆芽,放进了嘴里,果然没滋没味,不太好吃。

楚泽元梗着脖子咽了下去,看着难过的想吐出来的楚二少,“不准吐,吃了。”

“可是不好次。”楚二少嘴里含着豆芽,说话都不太清楚了。

“爹爹都吃了,你不许吐。”楚泽元板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道。

楚二少看向了楚九,满眼的请求。

“不行,没得商量,”楚九严肃地看着他说道。

“哦!”楚二少扁着嘴不情愿的将口中食物给咽了下去。

既然知道不好吃,那就简单不吃,或者是少吃,机灵他们兄弟俩腹诽道,又不是一直在船上,回家让娘亲做好吃的,

知子莫若父,楚二少那眼睛一转,楚九就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

想走没那么容易,既然跟来了,得让他们见识、见识。

“吃饭吧!”楚九拿着筷子看着他们说道。

吃过饭,楚九带孩子们去别的舱房哄睡了他们,再回到主舱。

姚长生看见他迫不及待地问道,“主上,我家娘子还好吧!”

“她还在炮厂。”楚九简洁地说道,“红衣大炮和改良过的震天雷都出自弟妹之手。”

“还有其他的铁匠,可不是她一个让你的功劳。”姚长生闻言下意识的说道,这基本上快成本能了。

这样的调调楚九熟的不能再熟了,跟长生争论也没用。

“嘿嘿……”姚长生看着他嘻嘻哈哈的,站起来双手抱拳道,“那个,主上我想请假。”

“你嫂子早就跟弟妹写信了,算日子差不多了。”楚九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这么想弟妹啊!”

“想,非常的想。”姚长生毫不掩饰自己的思念之情。

“那你走了,这水师怎么办?”楚九闻言指指外面道。

“规矩定着呢!没有我他们依然按令行事。”姚长生眸光湛湛地看着他说道,“战船照样运转,不用担心。”

“让你们夫妻分开三年,真不好意思。”楚九双手抱拳拱了拱道。

姚长生见状避开了他这一礼,“这是我的职责,为主上分忧。”

楚九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

听见分忧两字不厚道地笑了,“呵呵……”

姚长生被他给笑的不明所以,“这有什么吗?”

“分忧两字,让咱想起来李先生自作主张为咱分忧来着。”楚九轻笑出声道,“嫌我这后院太安静,没有鸡飞狗跳,非要给我塞女人,美其名曰开枝散叶。”

“奶奶的,我都三儿子了,还用得着吗?”楚九冷哼一声道。

“这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主上就没有想过?”姚长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说道。

“男人嘛!谁还没有点儿花花肠子,可咱根本就没那时间。”楚九深吸一口气看着他非常坦白的说道。

“没时间?”姚长生万万没想到他会如此的说。

“这公事白天都忙不完,晚上还得学习。”楚九毫不避讳地说道,不学的话,怎么当人家的主上。

“呵呵……”姚长生闻言不厚道的摇头失笑。

“你别笑,真的!”楚九黑眸满是柔情地说道,“要说年轻时肯定想过,娶她十个八个的,后来没时间,也不想让孩儿她娘伤心,现在发现守着孩儿她娘挺好的,没那么多腌臜糟心的事。”楚九清明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那这能说服李先生他们。”姚长生闻言努着嘴微微摇头道,他可是非常知道他们锲而不舍的精神,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咱有三儿子了,人家都是劝不要沉迷酒色,他这那是分忧,分明是添乱。”楚九冷哼一声道,“他这是陷咱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反正大帽子扣他头上,他们就不敢乱动了。”

“呵呵……”姚长生真不知道说啥好了。

“笑什么?一个暗自揣度上意,就能治他的罪。”楚九直言不讳地说道,眼底微凉。

“那主上罚李先生了吗?”姚长生好奇地问道。

楚九则当笑话似的,将自己如何惩罚李道通的事情详细的说活,包括后续发展。

姚长生听的是瞠目结舌,双手抱拳道,“佩服,佩服。”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楚九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老实说跟看戏似的,每天都有新花样,闹得是李先生焦头烂额的。”

“不会吧!李先生连个后宅都镇不住,这可是一家之主。”姚长生不太相信地看着他说道。

“谁让咱李先生多情呢?”楚九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姚长生漆黑如墨的双眸晃了晃看着他,总感觉他没少煽风点火。

“不说别的,李先生家的俩儿子是真不错。”楚九砸吧了下嘴道,“勤奋好学,还肯吃苦,李先生也是名士,却很少给家里银子。李先生在顾从善手下时,顾从善出手可是很大方的。”抿了抿唇,“看得出来李先生很不待见他的娘子和孩子,得亏孩儿她娘照顾,日子才好了起来。”顿了一下又道,“不过他们三人还依旧继续种地,真是难得。”

姚长生闻言琥珀色的双眸轻轻闪了闪,这是拉拢儿子和老子对打吗?

真是好手段!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姚长生站起来双手抱拳深邃清澈的双眸看着他说道,“我家娘子回来了,我想请假。”

“行!”楚九爽快的应道,“你们夫妻快三年没见了,十天假可以吗?”

“谢主上。”姚长生肉眼可见的开心地说道。

“坐,坐下说话。”楚九指指他身后的凳子道。

“长生看看,咱跟九江南南汉王,有一战的之力吗?”楚九幽深的双眸看着他问道。

“九江南南汉王打仗勇猛,关键他六十万人马,战船也比咱多,六千来艘呢!且比咱大。”姚长生闻言实事求是地说道,“打起来难度有些大。”

“从高明收集的情报来看,却是不弱。咱这一千来艘船,在数量上无法跟人家比啊!”楚九抿了抿唇看着他说道。

“这个还有这沿海的商船,咱可以征用,勉勉强强也有上千艘。”姚长生琥珀色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那些都是凑数的,再说了征用的话,不得欠人家人情啊!人家又不是让咱白用的。”楚九冷哼一声道,“商人重利。”

“给他们利就是了,起码在气势上不能输。”姚长生清澈正直的眸光看着他说道。

“这样说来,你跟他们处的挺好的。”楚九挑眉看着他说道。

“能为他们带来利益,他们跟谁处的都好。”姚长生深邃的双眸看着他说道,“关键是有战船这个强有力的重器。”

“呵呵……说来说去,还是红衣大炮不够,不然这水战咱一点儿都不怕。”楚九实话实说道。

这个没办法?红衣大炮它不是吹口气就有的。姚长生在心里腹诽道。

“只希望他们两边在闹腾点儿,多给咱一点儿时间。”楚九细弱蚊声的喃喃自语道。

姚长生耳朵微动,声音清晰的传到耳朵里。

这三年白天还好,各种差事忙的如陀螺似的,一刻不停歇。

然而这慢慢孤寂的长夜,如何度过,对妮儿的思念将姚长生给淹没了。

辗转反侧睡不着啊!后来干脆盘膝而坐,打坐吐纳修行,反正心法早就烂熟于胸。

然而却怎么也冷静不下来,心里默念着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深呼吸让自己渐渐的冷静下来。

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才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吐纳打坐中。

也许是因为在海上的关系,效果超乎想象,让他欣喜的是就在前不久终于感觉到妮儿所说的所谓的气,可是总存不住,打坐的时候有,平时就感觉不到了,似有若无的,搞得他都不敢肯定是不是有了。

但是却又感觉自己五感灵敏了许多。

这也许是意外收获吧!

“我看他们都晒的跟黑泥鳅似的,你怎么还白白嫩嫩的。”楚九上下打量着好奇地问道。

姚长生闻言一愣,随即低头看看自己,又看看他老实地说道,“这我也不知道,我跟他们一起训练的。”

“你还跟他们一起训练?”楚九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说道。

“是啊!武艺方面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姚长生清澈正直的双眸看着他说道,“军队以实力为尊,不能太弱了。”眸光上下打量着他道,“看主上身形,也没有懈怠啊!”

“有元儿他们俩,难得的陪着他们一起练。”楚九满脸笑容看着他有些嘚瑟地说道。

姚长生闻言乌黑的瞳仁看着他笑了笑道,“有人陪着确实比独自练习好。”眉头轻挑看着他心中充满疑惑,这三年主上这么闲吗?还能陪着少爷们训练,有这么岁月静好吗?

“长生这有话想说?”楚九看着他脸上疑惑的表情开口问道。

“这三年九江南南汉王和江浙的吴王,没有动静?”姚长生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他直白的问道。

喜欢反派大佬的农家媳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