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小四郎收藏家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一瞬间的变化太过惊人,不光是身处其中的左风,又或者是身处另外一处裂缝之后,那逼仄空间的曾荣,都被这变化吓了一大跳。

本来只是稍微尝试,具体效果也只是想要等等看,哪里想到变化会是如此立竿见影,并且还是如此的惊人。

曾荣所处的空间当中,其实一直都在变化中,只不过变化的相对有规律一些,尤其空间内的变化,与另外一边裂缝前面的献祭是相互对应的。

而这么长的时间,曾荣基本上已经适应了这片空间的变化,所以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变化,让他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就那么直接愣在了当场。

在短暂的愣神以后,曾荣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要将自己这边的变化,尽快传递给左风,让他也能够有所准备。

然而传讯之后,曾荣却发现左风毫无回应,连对方是否清楚的收到自己的传讯,他都有些不敢肯定了。

可是曾荣却能够感应到,左风依旧同自己有那么一丝联系。那是因为对方的念力,仍然还保留了一点,同自己的念力与规则之力处于结合状态。

心中虽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曾荣倒也没有去纠结。既然左风吩咐自己留下来,继续观察这里的变化,那么他就准备好好的观察下去,并记住这里每时每刻发生的任何一点变化。

事实也真的就像曾荣所感知到的那样,他与左风之间的联系并没有彻底断开,只是暂时无法将讯息传递过去。

哪怕是现在的幻空与左风之间,也在遭受着同样的影响。幻空传递过来的讯息,左风听上去都会有些模糊,更何况现在的曾荣,他传递的讯念,根本就无法让左风收到一星半点。

思绪稍微转动,曾荣仍旧不死心,他转而将一部分意识回转到,自己身体所在的冰山第二层空间当中。

曾荣那漂浮在空中的身体,轻轻抖动了一下,然后他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向身边的左风望去。

此刻的左风虽保持挺立的姿态,可是浑身却非常的放松,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站着睡着了一般。

他的这种状态,倒是并不会让曾荣感到意外,因为他知道自己前一刻,应该也是这个模样。

暂时还无法确定过去了多久,可是曾荣观察后发现,周围并无任何特别的变化。周围扭曲狂暴的空间之力在肆虐,大部分的蚀月暗曜被阻挡在外。

殷无流仍旧不露任何踪迹,那有着一只血眼的蚀月镜,就那样漂浮在空中,就那样冷冷的俯视着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

如果说自己看到的一切,有明显改变的地方,那也就是自己此时脚下位置,姬娆副统帅率领的武者们,他们此时一个个状态倒是非常不错。

要知道在如今的处境,他们还要合力维持阵法的运转,想要恢复自身绝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何况他们要保持着,以队形来催动阵法,这就要保证时时刻刻释放灵气。在这个过程中还要恢复本身灵气,同时还要恢复身上的伤势。

不过曾荣也只是最初看到的时候,多少

av小四郎收藏家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显得有些吃惊,但是紧接着他就已经明白过来,之所以会出现眼前这样的情况,十有八九还要归功于左风。

也只有左风提供的那些,品质极高的药物,才能够发挥出这样惊人的恢复效果。

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确定了周围的情况,暂时没有太大的威胁和影响,曾荣这才将目光重新投向了左风。

一缕念力直接便释放而出,因厚积薄发而产生的念力,虽然总量上比左风差了数个档次,可是念力品质,却已经可堪与凝念中期强者相比较了。

他的念力直接向着左风渗透过去,并未向内深入,而是将讯念的波动释放而出。这样传递讯息的方式,多少有一点附在耳边低语的味道。

之前的传音既然没有效果,曾荣现在干脆直接以这种方式传音,他相信左风就算是情况

av小四郎收藏家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特殊一点,也应该能够听到自己的传音了。

可是念力波动传递了出去,却根本看不到左风有任何反应,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见此情景后,曾荣也是一双白眉渐渐皱起,他直到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事情的棘手。没有轻易放弃,曾荣随即又试探着释放了几次念力波动,可是最终都是毫无效果。

没有办法之下,曾荣只能抬起手来,向左风的身上轻轻的推了推。若是一般情况下,左风就算意识转向其他地方,可是身体如果有人被触动,他还是该有所感觉才对。

然而曾荣不光推了推没有效果,又轻轻的抓了一下左风的肩头,对方仍旧毫无任何知觉和反应。

反倒是曾荣,在接触到左风的身体后,不禁为这青年人的肉体强悍程度而惊讶。

虽然之前亲眼见过左风半兽化的样子,可是那个时候身体从外表看上去,根本就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当时的那些鳞片被去掉后,现在的皮肤与正常人类没有什么差别。可是真正接触,尤其是用力抓了一下后,曾荣能够大致感受到,左风肉体与骨骼的坚固程度,简直就是活脱脱一只高阶妖兽。

就算对左风的身体再吃惊,曾荣也不可能去过多关心,他现在更加关心的是,左风如今的意识状态,到底有没有什么危险。

可惜左风毫无任何反应,自己根本就无法通过交流获得讯息,甚至连想要猜测,都没有一个大致方向。

收回手掌的同时,曾荣下意识的调动念力,就想要将念力向左风脑海当中渗透进去。

可是他才刚刚有所行动,却是立刻停了下来,同时在心底暗骂自己愚蠢。

‘我怎么如此糊涂,竟然还敢去想如此冒险的方法。左风如今的状态,分明是主魂中的意识分离,停留于一种特殊的环境当中。

现在这种时候,如果能够联系上固然最好,就算是联系不上,也最忌讳念海和灵魂受到打扰。

我在这里正是应该保护左风,不受到外界的任何打扰与影响,怎么我自己还能做那个打扰左风的人呢,简直都要蠢到家了。’

这还真的不是曾荣愚蠢,而是他对于这些,其实还多少有些不适应。要知道昨天的这个时候,他还只是被卡在淬筋期巅峰的小武者,如今直接迈入到凝念期强者的层次,所以一些需要特别注意的事情,他反而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好在曾荣虽然开始没有注意到,但是他为人倒是谨慎,任何行动之前都会仔细思考一番,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铸成大错。

有些不甘心的将念力,再次贴近了左风,不敢向内深入,只是那么将波动释放而出。最终左风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就那样保持着挺立的姿态。

略微沉吟了一会儿后,曾荣随即转头,向着下方的姬娆望去。对方此时也正在观察着上方,见到曾荣朝自己望来,她倒是非常默契的释放出念力向上延伸。

虽然在这冰山第二层当中,不管是声音传递,又或者是念力的传递受到压制。可是好在之前连续大战,碰撞中对周围的规则产生了一定破坏。

现在各种压制的力量都有所减弱,所以曾荣和姬娆两人的念力,就那样在空中交汇到了一起。

“左风现在的情况非常特殊,我需要你帮我照看一下。一来不要让他受到任何伤害与影响,二来如果出现什么特殊变化,也麻烦你能够尽快与我联系。”

听到曾荣的传音,姬娆反而表情变得十分惊讶,她虽然也看出了曾荣、左风配合,与殷无流的交锋中出现了特殊变化,却想不到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得到的竟然会是这种要求。

“情况到底怎么样?殷无流的威胁还没有化解,你们要如何对付他,我们现在的状态多少恢复了一些,不知道可以帮上什么忙。”

看到姬娆那恳切的模样,曾荣稍微犹豫后,便解释道:“其实应该由左风向你解释一下,可是中间发生了不少的变化,我们现在的处境也非常特殊。大致的情况是这样的,……”

曾荣知道左风要是有时间和精力,也不会对姬娆有任何隐瞒,所以他便自作决定,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向姬娆讲述了一遍。

本来姬娆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如今听到事情竟然这般的曲折离奇,她那脸上的表情也在不断的变化。

听完曾荣的介绍后,姬娆也是久久难以平息,最后她才传音道:“既然是这样一种情况,那我还真的帮不上什么忙。帮你照顾左风没有问题,假如有什么特殊的变故,你方便的话提前告知我一声,我也好能做点准备。”

曾荣点了点头,笑着传音道:“看你们现在恢复的都还不错,其实这就算是在帮助左风和我了。接下来的情况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发展,又跟左风断了联系。

不过我想左风也一定在为大家的生存而努力,我们现在就只能选择相信他,耐心的等待下去。

这个过程中做好一切准备,让自己的状态,能够在出现任何变化的时候,都能够第一时间配合他的行动,不给他拖后腿。”

“没错,我们绝不能拖后腿,我其实对左风还是有些信心的。”姬娆倒是说的心里话,否则她也不可能将自己,以及其他北州武者的性命,都押在左风一个人的身上。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