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大唐之妻妾成群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当最后一行字落定,耀眼夺目的金光冲天而起,金属特有的冰凉气息弥漫开来,仙人们的法宝震颤着发出尖锐的声响,仿佛在与金光应和。

耀眼的金光凝聚成一根直击天穹的金色光柱,身处洪荒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清晰地看见,仿佛昔日的擎天之柱不周山。

某种无形的力量从虚空中灌入这根金色光柱,霎时间空气里的锋锐气息暴涨数倍,在空中凝聚出一条条纤细的金线。

这些金线避开生灵,深深地插入地底,向地脉或矿脉输送纯净的金属本源之力,大幅提升地脉和矿脉的品质。

不多时,众生爆发阵阵惊呼。

“怎么会这样?”

“你们也发现了吗?”

“不可思议!”

身为长生久视的仙人,他们在这一刻却表现得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妖,激动地大呼小叫:“本座药园里的石头竟然变成极品炼器材料木纳金了!”

木纳金天然拥有堪比中品后天灵宝的硬度,能够作为炼制法宝的主材,随便搭配几种辅材就能轻易炼出中品乃至上品后天灵宝!

同样的场景重复地发生在不同的地方,有的是池塘边的假山变成了赤铜之精,还有的是脚下的石板变成了极品玉石,甚至于整条山脉都成了极品矿脉。

众生惊呆了,因为眼前的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他们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全洪荒的矿石都变得更优质了,这股力量是寻常上榜者能拥有的吗?

某只躲在暗处的竖瞳眨了下眼。

通天彻地的金色光柱中,一尊人面兽身、遍体金鳞、胛生双翼、左耳穿蛇且足踏双龙的伟岸身影缓慢凝聚成形,赫然是薅收的模样。

众生由衷地发出赞美。

“谢薅收祖巫!”

“祖巫大德!”

“瞧瞧人家祖巫!妖族学着点!”

“......”

玄冥洗涤天地,句芒焕发生机,强良驱逐邪祟,薅收提升金石。每一样都对整个洪荒有所裨益,深得众生的认可。

相比之下,妖族没事放太阳出来烤大地的行为就很混蛋。而且他们就算想学巫族也学不来,因为祖巫们有的都是盘古精血中蕴藏的本命神通。

妖族可没这么深厚的跟脚,觉醒的天赋神通都是与自己有关的,从来没有供养天地的格局。数息之间,本就因鲲鹏之事而名望受损的妖族更加雪上加霜,

“妖族只会杀戮,而巫族不仅会杀戮,还会反哺洪荒,显然比妖族更适合做天地共主!”

“附议!”

“附议!”

“哈哈哈哈哈,本座混进巫族前去蓬莱群岛的队伍里了,只用了一条虎鞭!”

“本座也混进来了,用了一只熊掌,”

“......”

众生从前对谁当天地共主是无所谓的,但现在他们开始希望巫族当天地共主了。因为巫族不仅心地淳朴,实力强大,还心怀洪荒,简直是盘古留给洪荒众生的礼物!

有些动手快的仙人已经打到了充足的猎物,顺利混进了巫族的队伍,更进一步认识了巫族。他们发现巫族跟天庭宣传的凶神恶煞完全不同,相处久了甚至还觉得有点可爱。

“巫族太威风了,根本没人敢挡他们的路,和他们一起用不了多久就能抵达无生道主的故居!”

......

“打完这一局就可以晋级了。”

无生道主故居中,元始天尊看着选角界面严肃地说道:“只能赢不能输!”

不过作为群仙联盟积分榜榜首,跟他匹配到同一对局的玩家都不是等闲之辈,且都有一颗渴求胜利的心,他也没有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大唐之妻妾成群

十足的把握能取得胜利。

他打字跟队友沟通。

巅峰玩家1号:只能赢不能输!

队友很快回应了他。

巅峰玩家2号:你在教我做事?

元始天尊皱紧眉毛,心想遇到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队友,这局恐怕不好打了。双方选角很快结束,元始天尊拿了最熟悉的法术输出位,巅峰玩家2号拿了辅助位。

元始天尊的不祥预感应验了。

巅峰玩家2号不知是心情不好还是故意捣乱,开局不出辅助装,分摊队友资源,还乱跑送死,害的包括元始天尊在内的四名玩家全被对面压着打。

这样下去不行。

巅峰玩家1号:能不能好好玩,你要是不能好好玩,我就教教你怎么好好玩!

元始天尊感到十分生气,若是技不如人输了也就算了,但如果因为队友脑子有坑输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巅峰玩家2号:要你管?

巅峰玩家3号:来辅助我吧,求求了,对面两个人压得我一点资源都拿不到!

巅峰玩家2号:这么菜还玩什么游戏?

巅峰玩家3号:???

巅峰玩家5号:能不能别蹭我资源?

巅峰玩家4号:甭搭理他,这局输了给他点个举报,让魔祖封他游戏!

巅峰玩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大唐之妻妾成群

家2号:切,根本没在怕~

巅峰玩家1号: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能不能好好玩?

巅峰玩家2号:不能!有本事干我!

巅峰玩家1号:好!等着!

聊天频道短暂地安静下来。

元始天尊断开自己与游戏的链接,睁开饱含煞气的双眼,毫不遮掩地释放自己的神识。霎时间,澎湃的圣人威压在故居大厅中弥漫开来。

大能们惊得眼皮狂跳。

这是怎么了?

圣人也打游戏打得心态炸了?

通天教主抬头瞥了一眼元始天尊的方向,心想玉清可真是心胸狭隘,怎么总喜欢玩盘外招呢?

元始天尊掐指一算,无形的因果线当即浮现出来,他循着因果线望去,很快便找到了跟他同局游戏的九名玩家,然后稍一分辨确定了谁是巅峰玩家2号。

“哼!”

如滚雷般的怒哼声在这名大能脑海中响起,当即震得他喷出一口血。他满面惊骇地断开与游戏的链接,抬头望向元始天尊的虚影,言语间毫无游戏内的嚣张。

“拜见玉清圣人!”

发生什么了?圣人为什么找我?

元始天尊眉间含煞,面露不善,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不会打游戏,那就别在这里待着了,本尊玉虚宫里还缺个迎来送往的敲钟人!”

这名大能眼底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我队友元始天尊?!

喜欢洪荒:苟到圣人的我竟被曝光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