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学长在教学楼卫生间 还在体内乖吃饭h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苏羡意住院三天,无事可做,不过在护士来给她挂消炎药水时,却听了些关于陆时渊的八卦。

据说有位女士,隔三差五就假装生病,挂陆时渊的号。

“后来怎么样了?”苏羡意追问。

“都知道她没病,陆医生建议她去神经科,看看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再不行……就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

苏羡意笑出声,还真是他的行事风格。

不过她住院期间,倒是意外碰见了熟人——

祝晓楠。

她与陆时渊再度重逢,参加他的同事聚会,当时许多人撮合二人,至于后来,她喝多了酒,加之再没见过她,便忘了此事。

碍于以前的“情敌”身份,难免有些尴尬。

结果苏羡意还没开口,祝晓楠就说了句:

“听说了你的一些事迹,胆子也不小啊,他为什么说你胆小。”

“什么?”

……

不过与她想的不同,没有情敌见面的眼红。

祝晓楠把陆时渊拒绝她时说的话转述给了苏羡意,说希望两人一直幸福。

苏羡意听着,心里自然又是各种滋味儿。

——

苏羡意出院当天,陆时渊有手术,由谢驭帮她办理了出院手续,低调着,并未通知其他人。

九月最后一天,许阳州本想约局大家小聚一下,说什么一醉方休。

一则为了庆祝休假;

二来祝贺苏羡意出院。

某人就是个臭酒篓子,无非是想找机会喝酒而已。

群内无人响应。

他还特意@了白楮墨,就连他都开始装死,愣是不搭理他。

结果,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厉成苍发了个通知下来。

一份通告,几百字。

却也可以用八字概括:

【国庆期间,严查酒驾。】

许阳州傻了眼,总觉得他在警告自己什么,最终这局子也没攒成。

不过9月30这天,

谢荣生却特意给厉成苍打去电话,邀请他下班到家中吃饭。

无论是之前的何滢、亦或是何老太事件,再到如今戴淑英的事,都多亏他帮忙。

“谢叔,职责所在。”

即便与谢家无关,他也会尽一个当警察的责任。

“我知道,难不成下班时间,我还不能请你吃顿饭?一点面子都不给?”

厉成苍拗不过,只得答应。

那日他刚下班,就看到谢家父子

和学长在教学楼卫生间 还在体内乖吃饭h

堵在警局门口,他捏紧手中的保温杯,只觉头疼。

然后就被“请”上车。

“谢叔,您不用特意来接我。”厉成苍在长辈面前,恭敬有礼。

“怕你跑了。”

“……”

到了大院,车子停稳,厉成苍刚下车,就听到隔壁陆家院中传来声音。

“又玩赖,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您也太过分了。”

“我眼花下错位置了。”

“您这是典型的为老不尊。”

“……”

厉成苍看过去,就瞧见一个穿着短袖的少年,正与陆老对弈,并且正在“教育”他。

“那是意意的弟弟,叫苏呈。”谢荣生解释。

“见过。”

苏羡意住院时,他见过一次。

印象深刻。

倒不是他做了什么,或说过什么话。

而是这少年,盯着他。

没有许阳州那种惧怕,亦或是旁人的敬重畏怯。

他,

两眼放光!

那种感觉,让他不太自在。

厉成苍走过去,与陆老打了招呼,似乎太久没见他,老爷子十分高兴,拽着他的手,嘘寒问暖,又拉他坐下说话。

“厉大哥,喝茶。”苏呈乖巧得为他端水。

“谢谢,我自己有杯子。”

某人属于出门自带保温杯的类型。

苏呈已经放假,便不愿待在学校,到谢家住两日,然后与苏羡意同回康城,如今忽然得见大佬,喜不自胜,思考着该如何抱大腿。

厉成苍虽未盯着他看,但常年从事经侦工作,他心里有个结论:

这小子,

好像盯上他了。

——

果不其然,众人上桌吃饭时,由于陆家就老爷子与陆时渊两人,也被邀请到了谢家,厉成苍身边本没人敢坐,结果……

苏呈一屁股挨着他坐下了。

“厉大哥,喝可乐吗?”

“我只喝热水。”

“那我也喝热水。”

厉成苍蹙眉:

你这样……真的大可不必。

除了某人气场强大,也是出于职业敬畏,苏羡意对厉成苍也很敬重,瞧见自家弟弟那狗皮膏药的模样,暗暗着急。

生怕他嘴欠,再说出什么讨打的话。

“不用管他们,我们自己吃饭。”陆时渊紧挨着她,给长辈们盛完汤,才给苏羡意装满一碗鱼汤。

“我怕小呈这张嘴……”

“没事,成苍就算被惹急了,也不会对他怎么样。”

“那就好。”

“最多就是找个无人的地方,

和学长在教学楼卫生间 还在体内乖吃饭h

把他打一顿。”

“……”

“你放心,他要打人,不会留下一点把柄的。”

苏羡意此时目光落在厉成苍面前的保温杯上,“二哥,他杯子上,怎么会有那么可爱的卡通贴纸。”

喜欢星黛露的,应该是女生居多。

难不成大佬有颗童心?

陆时渊笑道:“那个啊……他妹妹贴的吧。”

“他还有妹妹?”

苏羡意对厉成苍了解不多,如果她没记错,他好像是独子。

陆时渊这个圈子里的人,出生时已是计划生育时期,陆家是因为程问秋少数民族的身份才生了二胎,其余各家,都是独生子女。

“堂妹,”

陆时渊低头给她剥虾,又继续解释着:

“今年17,读高三,是厉家这辈最小的孩子,家中自然上赶着宠。”

苏羡意点头,难怪了。

厉成苍此时,有些头疼。

原因无他,而是身边这小子……

太热情。

“我从小就崇拜警察,原本励志想考警官学院的。”

“后来为什么没考?”

“因为被保送燕大了,我转念想想,其实燕京大学也很好。”

“……”

厉成苍觉得这小子在炫耀什么。

一顿饭下来,厉成苍觉得脑壳疼得厉害,他见过不少罪犯,话痨型的也有,就是罪犯肯定不如苏呈。

这简直就是个狂热的小太阳,说了两三个小时,热情丝毫不减。

而且打击不倒那类。

即便他说了些重话,某人的伤心,不足三秒,肯定立马卷土重来。

厉成苍看了眼寡言少语的谢驭,再对比苏呈,视线最终落在了陆时渊身上,大舅子是惜字如金,小舅子则热情如火,你是如何摊上这么两个人的?

吃完饭,喝茶聊天。

苏呈紧盯着厉成苍,低声问:

“哥?”

“嗯?”

厉成苍属于看人很准那类,知道苏呈本性不坏,年龄与家中最小的堂妹相仿,对他也纵容些。

“你缺弟弟吗?”

“……”

苏羡意坐在一侧,恨不能直接上去捂住某人这张破嘴,你又在胡说什么啊。

陆时渊低声告诉苏羡意:

“认识他这么久,除了辅导他堂妹功课,我还没见过他这么无奈过。”

“厉家那小丫头挺聪明的,就是不怎么爱学习,他家那几个堂哥堂姐都辅导过她的功课,不能打不能骂,只能把自己逼死。”

“入秋开学,刚升高三,成绩上不去,家里也着急。”

苏羡意点着头。

辅导功课……

这让她想起了以前做大学期间做家教的过往。

教孩子写作业这种事,真的会把人逼疯。

原来厉队长也有不擅长的事啊。

厉成苍隐约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内容,思及自己堂妹的学习问题,头疼不已,这是厉家人最烦心的问题。

余光瞥向一侧正低头玩手机的苏呈。

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苏呈?”

某人一听来自“大腿”的呼唤,立刻笑脸相迎,“哥,您有事?”

“你有什么学习秘诀?”

苏呈懵了。

你都三十了吧?这个年纪,还如此好学?

“加个联系方式,回头我可能有事情要请教你。”

大佬主动要他的联系方式?

苏呈乐坏了,还特意和许阳州炫耀今日“抱大腿”的丰硕成果。

搞得许阳州一脸懵逼:

怎么?他长得不如苏呈讨喜吗?

然后,苏呈就总是收到大佬发来的各种类型高考题,问他如何解答,需要详细解答步骤,他觉得大佬好像把他当成作业解答机器了。

这也就是后话了……

如今的苏呈,正在憧憬着美好的假期生活。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