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你的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3月15号,周一,申城下起了蒙蒙细雨。

这一天是申城竹园商贸区的2-3、2-4地块招标截止日暨开标日,关乎了一块占地面积9.7万平方米、建筑总面积超40万平方米、预计投资近百亿、可能是陆家嘴近几年“地王”的最终归属。

这一天,申城乃至华东、香江的地产圈都相当关注赢家是谁。

可惜,投标和开标都没有外人参与,媒体也不会进入,大家只能通过事后结果和流传出的只言片语来回味整个过程和其中的明争暗斗。

是的,即便结果还没出来,稍微了解这次竞标前因后果的人都无比相信,这里有一番龙争虎斗。

不过,作为当事人,方卓坐在前往市政的商务车里还在犹豫。

选哪一个?

到底要选哪一个标书投上去?

他为此已经纠结两天了。

良久,眼看快到目的地,方卓没好气的对眼观鼻、鼻观心的刘肃毅说道:“这是易科对永科最后一次输血,这个地皮要是拿下来,手握两个大项目的永科还玩不转,那就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该卖的卖,该清算的清算,刘总,理解我的意思吗?”

刘肃毅立刻答道:“明白,方总,你放心,永科一定会大踏步前进的。”

一旦拿下竹园商贸区地皮,再并购重组,永科便一跃而为申城实质上的地产巨头。

届时,东五块一、二、三、四期的回款加上商贸区的土地批证,资金链是能转起来的。

也就像方总所说,永科这样还玩不转,真不如清理退场。

话说回来,刘肃毅一直觉得方总对房地产的兴致不高,他甚至都不能确定这次竞标之中的意气之争有多少。

这一次,方总到底是出于对本地房地产商尊严的维护还是出于他和李家的摩擦呢?

“两年之内,我要看到永科有钱能投到冰芯里,不然,我就换一位能完成我要求的总裁。”方卓又出声了。

刘肃毅一边严肃点头,一边在心里补充了一条,哦,方总可能是出于对其它产业项目的热爱,这很好,这一点都不会让人想流泪。

方卓看了刘肃毅一眼,觉得这位能和老裘搭上线确实还挺知趣的。

他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暂时不去想最终拿哪份标书的烦心事,转而考虑了一番昨天接到的意外邀请——日本东京电视台致电易科,想要邀请自己参加他们一档颇受欢迎的访谈节目《东京在线》。

方卓极其意外且惊奇,知道节目主要是聊商业观点之后专门让公司的人去看了看这节目前几期的路数。

结果发现,这档《东京在线》在前面两期还提到自己,并且给了个“索尼の敌”的绰号,表示会尝试邀请易科总裁到现场聊聊索尼的未来。

时至今日,“索尼怎么了”仍旧是日本不少电视节目长盛不衰的话题,以此还引出了对日本电子产业的大讨论。

方卓觉得这种绰号挺中二,自己只是和索尼的一个业务竞争而已,什么“索尼の敌”,别忘了,自己还和索尼音乐有合作呢,要不然,它就落到苹果的魔爪里了。

冲着这一点,应该是“索尼の友”才对。

方卓觉得这个邀请可以答应下来,等到飞往美国的时候从东京中转一道便是。

商务车缓缓停下。

目的地到了。

刘肃毅抢先下车,小跑着绕了半圈,给方总开门、撑伞。

“多大点的雨。”方卓无奈,“像个总裁样不行吗?”

刘肃毅嘿嘿笑了两声,仍旧撑伞一起走往市政,后面则是两位带着标书的助理紧紧跟随。

永科今天轻装简行,一共是四人来参与这场投标开标。

但其他对手就不一样了。

上午九点半,当方卓走进会议大厅,他几乎立即就瞧见了一群人之中那道熟悉的身影。

嘿,周楷旋!

真的是你!

永科一行人的脚步都随着老板而顿住,两名助理不明所以,刘肃毅却立即变了脸色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你的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刘肃毅是知道大部分情况的,知道方总对长实的重视,也知道长实先前只有一位副总裁在申城负责方方面面的工作,这冷不丁的居然又是那个李家城的红颜知己冒出来?

她怎么就那么阴魂不散?

刘肃毅直皱眉,但也知道方总让自己新做标书价格的原因了。

可是,方总是怎么知道长实消息的呢?

莫非对面有自己人?

又或者说,后来的机场消息有这个周楷旋的反馈?她来申城被方总立时获知了?

刘肃毅心中念头翻滚,却看对面那个女人带着一帮人言笑晏晏的走过来。

“方总,好久不见,这几天太忙,要不是今天凌晨刚到申城,我一定要来拜会内地新首富。”周楷旋微笑着说道,“恭喜,恭喜,易科上市真让人开眼。”

刘肃毅心里的一个想法被删掉,他觉得这女人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恭喜就恭喜,什么叫开眼!

方卓哈哈一笑:“都是虚名罢了,我相信李先生也不会在意首富之类的名号,本来我听说这次长实只有姚副总,一直觉得遗憾,还以为能再会李先生,他没来吗?真是遗憾。”

刘肃毅默默叫好,方总绝口不提面前这女人的拜会不拜会,要对标也是对标你背后的人。

“李生十分看好申城的发展,但他去伦敦有事处理。”周楷旋淡淡的说道,“嘱咐我这次一定要让长实为城市发展出力。”

方卓颔首,没有呛声,一展地主之谊:“确实,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周楷旋一窒,心中倒是陡然好气又好笑,面前这位内地新首富面不改色,好似让李家看他脸色的话是别人所说,还真是够城府。

这时,一直作壁上观的新鸿基郭冰联出声道:“不论方总、周总,又或者我们新鸿基,都想为申城出一把力。”

他感慨道:“这是个发展的好时代啊,申城必然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城市。”

周楷旋跟腔道:“是啊,申城不仅是时代发展里的城市,这里的景色也很漂亮,我凌晨到这边,也没什么睡意,直接去了海边看日出,只觉眼界心胸都为之一阔。”

方卓讶异道:“今天有日出吗?我还以为从夜里就一直在下雨。”

周楷旋轻轻一笑:“看来是东边日出西边雨。”

方卓微微愕然,环视左右,这一句价值1亿啊。

周楷旋继续说道:“早晨日出太漂亮,海天一色,我当时想起几句诗。”

郭冰联捧场道:“喔?周总今天真是好兴致,不知道是什么诗?”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周楷旋念起了诗,“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是曹操的《观沧海》。

是首一吐胸中抱负的四言乐府诗。

方卓知道这位周女士不满足于一个李家城红颜知己的角色,她本人也确实很有能力,如此志得意满的几有自喻女中豪杰的架势。

他笑道:“周总这诗里的豪情壮志,我听得都要投降了。”

郭冰联被逗乐了:“方总,我们新鸿基才是要投降,我可是听说了,方总对今天这块地势在必得?你们是38还是39呐?总不会出到40吧?”

话题转到竞标价格。

连周楷旋都收敛笑意,认真的看着方卓。

方卓打了个哈哈:“哪有什么势在必得,永科只是地产界的小学生,今天就是来向前辈学习的。”

九点四十五分,市里领导入场了,他们是为见证开标而来。

三人最后寒暄,周楷旋和郭冰联一道走向前排,准备投标。

这次投标时间是半个月,但除了华润、百联,剩下五家投标时间都比较靠后,太古、嘉里建设是前两天刚刚投的,新鸿基、长实、永科则一直拖到截止日的最后时刻。

郭冰联代表新鸿基先投,周楷旋代表长实后投。

随着这两家公司完成投标,七家公司里只剩最后一家永科。

距离截止时间的十点钟只剩下十分钟。

刘肃毅已经在领导和对手的目光里变得紧张,他觉得自己手都有点抖。

方、方总好像、好像还没确定下来价格……

这到底选哪份?

刘肃毅只觉心脏“噗通噗通”的加速跳起来。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方卓慢悠悠的说道,“上次有人在我面前吟诗还是在临安的时候,真是怀念啊。”

如果没记错,那是一场西湖边上的饭局。

方卓有那么一瞬间怀念起第二故乡的湖景。

“方、方总。”刘肃毅感觉后背快被汗水浸湿了,“老板,投、投、投标吧,哪份啊?快到时间了。”

他心里又惊又慌,这都什么时候了,方总还去回味人家吟诗念诗的。

还有八分钟。

台上的领导全都看向永科一行四人,投完标的郭冰联和周楷旋也目光炯炯的看着方卓。

方卓示意两位助理把标书放在桌上。

助理把包打开,标书砌成两摞。

标书是一正二副,七版标书共二十一本。

周楷旋目光凝视标书,饶是自认万无一失,她也变得有些紧张,这些标书里都是什么价?

还有六分钟。

刘肃毅去看方总。

方卓右手按着最初版本的40亿,沉吟道:“周总今天凌晨匆匆来申,这值得加1亿。”

刘肃毅赶忙去帮忙拿41亿的标书。

方卓不接,继续说道:“东边日出西边雨,这一句价值1亿。”

刘肃毅立即去拿42亿的标书。

方卓摇头:“东临碣石这首诗字字珠玑,价值2亿。”

刘肃毅伸手拿44亿的标书。

“刘总额头上的汗水,我看也值1亿。”方卓看着面前这位焦急的地产总裁,称赞了对方的工作热情。

刘肃毅嗓子眼发堵,妈耶,要投45亿了!真的投这个吗!

然而,方卓还没说完,最后看了眼关注自己情况的周楷旋,说道:“我祝周总和李生早日完婚,百年好合,再给他们1亿。”

他看了眼会议厅里的时间,催促道:“去吧,刘总,超时就弃权了,快点。”

刘肃毅都来不及感慨方总特么的莫名其妙的加钱理由,拿着标书小跑着去投标。

“下次早点。”台上领导看着永科这位总裁惊魂未定的表情,批评了一句。

刘肃毅嘴唇发干,勉强笑了笑,然后才回过味来,46亿!

他立时就觉得有一双无形的双手狠狠掐住了自己脖子——草,我就这么把46亿的价格给投出去了!

方总糊涂啊!

方总,你糊涂啊!

刘肃毅直想捶足顿胸,回到方总身边的时候已经面如土色:“方总……”

他喊了一声,却说不出话来。

“等开标吧。”

方卓坐在座位上,心情也有些紧张,他相信这次真正的竞争对手也是紧张的。

毕竟鹿死谁手,只有价格出来那一刻才知道。

他一时间也有点患得患失,李家不会真那么狠吧?47?48?49?50?

十点钟,七家被邀标的公司全都投出标书,无一逾时,合规有效。

这些标书也立即就要在众目睽睽的监督之下开出,免得拖延之后被动手脚。

市领导、区领导、评标委员会、七家公司代表人,全都拭目以待。

开标顺序是按投标先后时间,第一份开出来的就是华润。

华润,33.6亿。

第二份是百联,34.8亿,这几乎是主流意见的极限了。

果然,后面开出的三家公司价格都没超过这个数,连新鸿基也只是34亿整而已。

只剩下香江长实和申城永科。

已然被淘汰的郭冰联抽空看了眼周楷旋和方卓,两人都是一脸凝重,明显是超出34.7亿价格的表情。

他不知道周楷旋到底会投出什么价格,但知道这次的年轻方总一定会败。

长实的标书被拿了出来。

拆封。

公示价格。

45.6亿!

远超前面五家公司的报价!

一时间,尽管在场都是领导、专家、公司高层,场面还是有些小小的骚动,长实这次真是势在必得啊,价格真的高。

这都高了10.8亿!

刘肃毅右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腿,不让欢喜冲到脸上,仍旧维持面部表情,他的心里在狂呼。

方总英明啊!

方总,你特么的英明啊!

另一边的周楷旋脸上带笑,很满意会议厅里的气氛,她扭头来看方卓的表情,却看不到侧过脸的方卓神色。

只是,从这种回避的动作来看,周楷旋就觉得胜负已分,永科怎么都不会超过这个价,方卓没有任何理由在先前的舆论和竞争中把价格拔高到这个层次。

这次注定是李家要扳回一局。

旁座的新鸿基郭冰联听到意料之外的价格也是如此想法,伸过手来,提前恭喜长实。

周楷旋和郭冰联握了握手。

两位香江财团的代表人相视一笑。

会议厅里没有让议论声持续下去,永科的标书被拿了出来。

拆封。

公示价格。

46亿?

46亿……

46亿!!!

一个只比长实高出4000万的报价!

五家公司不到35亿,两家公司超45亿,偏偏,第一的报价只比第二高了不到1%!

先前只是低声的议论再也抑制不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你的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住了。

满场哗然。

郭冰联和周楷旋脸上还未完全敛去的笑意全都僵住。

周楷旋心中涌现强烈的不可思议,她失态的站了起来,看向满脸平静的方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你没有理由,没有任何理由!

46亿!

凭什么啊!

然而,不管如何,永科就是开出了一个冠绝全场的价格。

3月15日上午,永科报价46亿,一举斩获陆家嘴“地王”,成功把竹园商贸区2-3、2-4地块收入囊中。

喜欢重塑千禧年代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