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孙艳梅阅读答案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斯波义银不禁对上杉辉虎另眼相看,处理馆林城赤井照景一事,她还真是用了心。

难得她耐着性子用政治手段处置,而不是大手一挥,把越后大军圈起来a过去,简单粗暴解决问题。

义银夸道。

“上杉殿下有心,此计甚妙。”

上杉辉虎得意一笑,情意绵绵看向义银。

“谦信公谬赞,无非是些跳梁小丑,不值一提。挡在你我的大业之前,是她们自寻死路。”

义银不动神色避开她含情双眸,心中苦恼。

随着佐野领合战以大胜谢幕,越后的关东攻略,终于踏出通往成功的坚实一步。

此战不但振奋越后人心,震慑关东武家,更让上杉辉虎的心思活跃。她对义银的态度越发暧昧,若隐若现的占有欲,让义银很为难。

如果严词正面拒绝,甩脸色给上杉辉虎看,这个骄傲的富二代自尊心强,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可要是由着她放肆,蛛丝马迹被传出去,不知会引来多少流言蜚语,对斯波义银没有好处。

他的名分来自御剑,来自足利义辉这位幕府将军。关东侍所占据大义的便利,用起来实在太顺手。

义银虽然没有嫁给足利义辉的打算,但在自己羽翼丰满,关东攻略尘埃落定之前,还是要维护御台所的贞洁形象。

给足利义辉带绿帽子这件事,政治上是大污点,会给政敌提供口实。义银瞅了眼志得意满的上杉辉虎,他不相信她不明白这个道理。

上杉辉虎当然明白,她就是故意的。在她看来,随着关东攻略的顺利推进,上杉斯波合流的时机已经成熟。

原本上杉辉虎没把关东侍所放在眼中,给斯波义银一个面子,也是让他分享越后权力的一个渠道。

没想到才两年功夫,这个幕府机构竟然极速膨胀,现在看来,已是尾大难掉。

斯波义银以足利义辉的御剑重开关东侍所,这个机构是真正拥有幕府名分的。

上杉辉虎想要和斯波义银结缘,首先要过幕府这关。幕府依靠足利将军的威严统御天下,不可能容忍有人给足利义辉带绿帽子。

把足利将军的御台所娶了,比把足利将军赶出京都,更让幕府面上无光。武家栋梁连自己的男人都保不住,还有什么脸面统御天下。

原本,上杉辉虎并不在乎幕府怎么想。关东历来是独立王国,与近幾的京都幕府关系疏离。

她如果能够拿下关八州之地,势力壮大。武家栋梁的帽子上染不染绿,由不得足利义辉自己。

可如今,关东侍所在关东攻略中跟着崛起,这事就有点麻烦。作为幕府在关东的分支机构,关东侍所武家可是顶着幕府大义混饭吃。

斯波义银被上杉辉虎娶走,上杉斯波合流。这事对于上杉家是好事,对于斯波家也不算坏,但对于关东侍所就是晴天霹雳。

数数关东侍所这些武家,大多是在越后和上杉家不对付的边缘武家,被斯波义银安抚带走,顺便稳固了越后武家集团内部的团结。

现在她们在关东侍所抱团,已经有了和上杉家掰腕子的实力。这些人会甘心再次被上杉家骑到头上撒尿?别做梦了!

斯波义银赖以施政的关东侍所,从名分从感情两方面,都不会愿意看到上杉斯波合流,也成了上杉辉虎眼中的绊脚石。

在意识到关东侍所会成为自己迎娶斯波义银的阻碍,上杉辉虎的做法渐渐开始转变。

她不再控制自己的感情,敢于在正式场合向义银表达爱意,就是在温水煮青蛙。

关东侍所这个武家集团,要么接受上杉斯波合流的现实,要么就等着被清算。

上杉辉虎有这个自信,因为她打心底里的确定,斯波义银对她有爱。两人是奸夫淫。。不是,是情投意合的关系。

从京都到关东,斯波义银与她并肩作战,面对无数艰难险阻都没有放弃她。

作为一个武家大名,这不正常。对此只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爱。因为爱所以爱,上杉辉虎的底气就源于两人的相爱。

斯波义银的那些顾虑,她心里明白。但她相信以自己的真情,一定能感动斯波义银。让他放下顾忌,下决心与自己一起面对未来。

人与人的烦恼不能相通,斯波义银要是得知上杉辉虎的判断,一定给她两个耳光让她清醒一点。

爱个p,义银就是无奈。

系统给了帮上杉辉虎还关东一个清明世界的任务,义银一开始还很认真想要完成任务,后来才慢慢品出了不妥。

系统所谓的关东是什么范围?广义上的三关以东,还是狭义上的关八州之地,包不包括奥羽两国?

清明世界又是什么鬼?武家不打仗算不算?还是要老百姓都有饭吃?又或者要建立河蟹社会?

义银这两年越琢磨,越能感觉到系统深深的恶意。这王八蛋系统,它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让他完成任务?是不是纯粹在坑人?

义银郁闷得发现,自己已经陷得太深,现在想掉头跑路,都拔不出腿来。

他在关东投入太多,如果不能打下足够的地盘,没有足够的好处分给跟随他的姬武士,武家集团的反噬能把他撕得粉碎。

武家听话的时候像狗,骨子里却是一群狼。给好处你是爹,没好处你是孙子,真翻脸了草不死你。

骑虎难下的斯波义银,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陪上杉辉虎完成关东攻略,但这也衍生出一个新的问题。

因为系统没有规定任务完成的时间,所以义银唯一可行的应对办法,就是把任务维持在进行中的状态。不成功,但也没有失败。

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为了不受系统惩罚,义银必须保证上杉辉虎的生命安全,更不能和她撕破脸。

这才是他对上杉辉虎诸多忍让的原因,这不叫爱,这叫无奈。因为怕任务失败,义银只能对上杉辉虎不断妥协,不断让步。

就算哪天退让到床上去,退到被啪啪啪,他也只能忍着。既然没本钱撕破脸,那只有默默流泪,静静艾草。

上杉辉虎虽然不知道斯波义银包容她的真正原因,但她的确抓住了义银蛋蛋的忧伤。她一使劲义银就蛋疼,就得怂。

义银不能和她分道扬镳,两人会永远站一边。这段孽缘没有期限,直到死亡才能解除。

———

佐野城的议事厅内,两位主君各自想着心事。

上杉辉虎还想趁胜追击撩弟,义银苦恼怎么躲避必将到来的咸猪手。正在此时,外间传来敲门声。

义银赶紧喊道。

“进来。”

拉门打开,蒲生氏乡恭谨碎步入室,向两位主君行礼。

上杉辉虎面色不悦,问道。

“出了什么事?不知道我与谦信公有要紧事要谈吗?”

斯波义银横了上杉辉虎一眼,对她的态度不满。这家伙越来越过分了,绝对是故意的。

蒲生氏乡是义银近卫首领,同心众笔头,上杉辉虎越过斯波义银问话,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啊。

蒲生氏乡礼仪性的鞠躬认错,但双目一直关注斯波义银。她当然知道谁才是自己的主子,大是大非面前错不得。

义银见她懂事,心里稍稍舒服一点,柔声问道。

“出了什么事?”

蒲生氏乡说道。

“御台所,佐野昌纲请求入城,前来参见您。”

义银扫了眼身边的上杉辉虎,似笑非笑。上杉辉虎面色不善,哼了一声。

佐野领合战结束已经有一阵子,佐野城还在越后大军控制中。

上杉辉虎恼怒佐野昌纲在佐野领合战之时,缩在唐沢山城避战。佐野昌纲几次求见上杉辉虎,她都是避而不见。

这个佐野家督脑子也是活络,竟以觐见御台所为由,来找斯波义银疏通求情。上杉辉虎虽然恼火,但明面上不好阻止她觐见御台所。

义银想了想,对上杉辉虎说道。

“你晾着佐野昌纲也有些日子,她多半慌乱到了极点。

再不见她,万一有什么想不开,又要惹出麻烦。”

上杉辉虎哼道。

“这家伙收了我们整整三千石,才肯举旗首义。北条氏政侵袭佐野领,我们出兵援救对她仁至义尽。

可她倒好,躲在唐沢山城看我们与北条大军死战,卑劣无耻!”

北条大军战败佐野领,北条氏政带着残军逃跑,给北条家留下一丝元气,让上杉辉虎非常恼怒。

要是北条氏政被留在佐野领,北条大军全军覆没,现在的关东形势又是不同。北条氏康根本没有底气再搞事,唯有跪求一条生路。

佐野领合战,北条氏政能顺利逃走。最大的原因是北条家的战将重臣悍不畏死,为大军撤退断后。

其次,是上杉辉虎的中军拉胯。关键时刻,她引以为傲的直属精锐竟然害怕重蹈川中岛合战的覆辙,起了保存实力的心思。

柿崎景家,斋藤朝信这些人一掉链子,上杉辉虎瞬间没了脸面。北线的关东侍所一锤定音,更让中军的上杉精锐显得丢人。

这是上杉辉虎难以启齿的羞耻,但她还不能承认。关东侍所已经成为上杉斯波合流的阻碍,她怎能涨她们的士气,灭自己的威风。

好在色部胜长争气,在南线攻灭死战不退的富永康景,远山纲景,为上杉家挽回一点脸面。

战后记功述过,总要有人为北条氏政成功跑路负责任。这黑锅算来算去,只能让佐野昌纲来背。

这个拿了越后三千石粮食,却只会躲在唐沢山城装死的佐野家督,成了罪魁祸首。

这也不算冤枉她,若是佐野军势能够审时度势,早点下山参战。

看护佐野城的多目元忠,也顾不上帮北条氏政断后擦p股,北条大军当然会全军覆没在佐野领。

找到了说得过去的理由,上杉辉虎就把锅扣在佐野昌纲身上,让这位佐野家督一日三惊。

北条家二万战兵都打不过越后八千人,佐野家小胳膊小腿怎么反抗?

越后大军就驻扎在唐沢山下的佐野城,佐野昌纲天天上门求爷爷告奶奶,希望上杉辉虎息怒,却被拒之门外。

她惊慌之余,实在找不到办法,只能越过上杉辉虎,来找越后双头政治的另一首领,斯波义银。

其实佐野昌纲这么做,非常犯忌讳。

领导不待见你,你就越过领导去找大领导诉苦?这不是打领导的脸吗?以后大家都有样学样,领导的工作还怎么展开?

上杉辉虎神情阴郁,明显是生气了,但斯波义银不得不劝。

佐野领是下野国通往关东平原核心区的门户,佐野昌纲明面上又是这次关东武家投靠上杉辉虎的标杆人物。

不管这人如何卑劣,如何混账,都要给她一个体面的下场。

佐野领以东,那些下野常陆两国的东方之众。她们在看着呢,看着越后一方会怎么处罚佐野昌纲这位首义之士。

斯波义银叹了口气,说道。

“上杉殿下,我们还是见见她吧。火候差不多了,再熬可就过头了。”

上杉辉虎哼了一声,义银给足她面子,她也不能不识好歹。北条氏政跑路,这事全怪佐野

大团圆孙艳梅阅读答案 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昌纲,也是太冤枉她了。

既然义银表示不想再计较,那上杉辉虎也见好就收,只是有一件事要说在前面。

“谦信公,原谅她不是不行。但这人实在是靠不住,下野门户握在她手里,我心中不安。”

义银问道。

“上杉殿下想怎么做?”

上杉辉虎心中早有想法,顺势说出。

“我想让色部胜长常驻在佐野城,担任城代。”

义银看了眼上杉辉虎,这家伙现在心眼越来越多。外表看着是不满佐野昌纲,骨子里藏着自己的谋划。

这次佐野领合战,上杉家做事不厚待,中军拖了后腿。

佐野城是关东平原的富庶之地,她把这里交给色部胜长,是奖励她,也是警告自己的嫡系。

随着色部胜长,中条藤资等下越众投效,上杉辉虎对柿崎景家,斋藤朝信这些直臣侧近旗本众的贪婪短视,越来越难以容忍。

她有了外力可以依靠,反过来敲打自己人,也是平衡上杉家臣团的手段。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