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奴+调教+催乳+媚药 越夜越野浴室大战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尤其是桌子上的周丹,在看到这个从未见过的表姐这么漂亮后。

本能的有些嫉妒。

凭什么?农村里的人为何可以这么漂亮。

短暂的尴尬后,老太太干笑着:\"你就是我姐姐的孙女,小莉?\"

“嗯嗯。”王小莉点了点头:“你是姨奶奶么。”

“哈哈,我是。”老太太装作一副很是慈祥的样子,和他刚刚那个非常势力的样子全然两回事:“快进来坐吧,就等你们了。”

王小莉于是走了进来。

老太太看了看他:“真没有想到,良刚的女儿居然长得这么漂亮了,以前见到的时候还是那么一个小孩。”

说完又看向了柴进:“这位是?”

王小莉赶紧介绍:“这是我男朋友,他叫柴进,姨奶奶,你应该认识他吧,他也是我们稻花村的人。”

“哦?稻花村的哪家的?”老太太问了句。

柴进笑着开口:“我爸是柴民国。”

一听是柴民国的儿子,老太太脸色明显有些不大对劲了。

但是没有开口,平淡的哦了句,显然他们上一代人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矛盾。

至于柴进,他表现的也很是平淡。

一个人都没有叫。

为什么?因为他刚刚在门口听到了这一桌人在讨论农村人的话题。

也充分感觉到了这一家省城里人的优越感。

更是有些好奇。

这一家人是多久没有去过元里县,和接触过元里县的人了?

难道不知道现在元里县的一些变化么?

如果王小莉今天不是过来认亲的,他肯定起身就会走。

因为和这种人吃饭,肯定又是各种阴阳怪气的话抛过来。

他没心情和这种市井小民去叽叽喳喳的吵来吵去。

或许是桌子上的人也感觉到了柴进的态度,很明显对他也不是很感冒。

果然,坐下来后,一家人开始各种问了起来。

比如说,你在哪里工作啊。

今年村里田里收成怎么样啊。

今年村里谁谁谁又死了没有啊。

全是一些农村里的话题。

这问得王小莉特别尴尬,因为他也很久没有回稻花村了。

你问这个,我哪里知道啊。

至于柴进,一桌子人都把他给凉快在了边上。

王小莉也特别的尴尬,好几次望着柴进,生怕柴进很拘谨。

所以想要拉着柴进走人。

但都被柴进用眼神给压制了下去。

很久后,周丹忽然冷冰冰的开口:“姐夫,门口站着那两个和尚是你的朋友吗,他们怎么站在外面?”

话题终于到了柴进的身上。

柴进随意的开口说了句:“对

女性奴+调教+催乳+媚药 越夜越野浴室大战

,我朋友。”

“这与和尚做朋友的人可不多见啊。”周显强笑了笑:“小伙子在哪里工作啊。”

老太太似乎很是不喜自己儿子去和柴进搭话,但没有打断,脸上表现得很是不快。

柴进无心参与他们的话题,只是说了句:“在南方小公司里上班。”

“哦,原来下海了啊,你家是要出去下海上班。”老太太说了句。

王小莉憋的很是难受,愈发想要走人。

心里也在怪自己老爸,这亲戚乱认干嘛呀。

人家压根就看不上我们啊,果然跟奶奶讲的一样,这个姨奶奶一家非常的势利眼。

你好心去看人家。

人家还以为你是因为看他们家有钱,所以才去认这门亲戚。

也终于理解奶奶临死之前,为什么一定让他们不要通知这个姨奶奶的原因。

人活一口气,活着的时候,我都一口气憋着没有去过你家。

更何况还是我要死了。

就在柴进准备回话的时候,手机响了。

一看号码,对着桌子上的人说了句:“抱歉,有工作要处理下。”

“你们吃饭,不用等我。”

“小莉,你好好陪陪他们聊会。”

“嗯嗯好。”王小莉无奈的回了句。

柴进也没有搭理其他人的脸色,拿着手机放在了耳边就起身往门外走:“你好李总,到南江市了?”

桌子上的人有些发愣。

在柴进刚一出门。

老太太就马上变了个脸色,那副长辈的样子又出来了。

拉着王小莉说:“小莉啊,你爸怎么搞的呢。”

“难道他不知道柴民国家是什么人吗,怎么会同意你和他儿子谈恋爱?”

“不知道柴民国在村里欠了很多钱,欠钱也就算了,还不还,还有个那么小的妹妹要养。”

“这一家人是过不出来的,这不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吗。”

王小莉还没有回答,边上周丹阴阳怪气的说了句:“女人啊,最好还是要有自己的眼光。”

“什么情啊爱啊,那都是一句屁话,结婚后就知道柴米油盐贵了。”

“表姐,我这是第一次见你,你在农村里见得少,单纯,我可以理解。”

“但你一定要擦亮了眼睛啊,别被人给骗了。”

于是,这一家人七嘴八舌的开始教育了起来。

反正就一句话,别找农村里的人,现在时代不同了,出门就是要用钱。

在他们的口中,柴进根本配不上王小莉。

其实这一家人也不存在什么关心不关心,纯粹的只是嘴巴爽,喜欢用城里人的姿态,去教育农村里的亲戚罢了。

王小莉原本还想反驳,然后跟他们讲清楚柴进是干嘛的。

但这一桌子人你一言我一语,根本就插不上半句话。

加上王小莉文静的性格,所以索性就放弃了。

你们要说就让你们说去吧,反正也对我影响不了什么。

以后我再也不会和你们见面了。

心里更是纳闷:“你们不回元里县就算了,但那是你们的老家啊,你们难道就没有在省城里遇到过什么老乡,然后给你们讲讲小进是什么样的人吗。”

“现在元里县谁不知道他呀,你们真没有见识。”

没有再讲话。

这个餐厅有个中空厅,站在二楼走廊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下面一楼的大堂。

柴进拿着手机在走廊上打电话,所以下面的人也看得很是清楚。

阳融还在处理各种事情,忽然感觉到了一阵疲惫。

点了根烟,然后抬头望向了大堂其他地方。

结果眼睛一抬,竟然看到了柴进,很快就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喜欢重回1991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