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两腿中间 打赌赢了可以要求对方做任何事情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锁爷走了。

走的特干脆,享用完我的供香,简单说了几句话,随即朝着我一拱手后径自离开了。

锁爷一走,老白贼眉鼠眼的从洗手间里探出了头,这孙子对于自己恶劣猥琐的人格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清醒的知道目下对我有善意的几个存在大抵都是不大喜欢他的,无论是青竹也好,还是锁爷也罢,只要一露头,他必定是能避则避,用他的话说就是——甭管是人是鬼,本质都是一样的,看谁不顺眼,对方连呼吸都是错误的,哪怕他心甘情愿的做个小透明一声不吭的待在角落里,对方说不得也得随手给他一家伙,原因大概就是他脸太大,挡住了对方看风景的视线云云……

穿着一条风骚的小红裤衩,一边跟我抱怨着说自己从来没有带坏我的心思,怎么人人都防着自己?一边狠狠将自己砸在床垫子上,满身白花花的皮肉翻滚,脂肪率绝对很高,随手从桌子上抓起香烟给自己点了一颗,兀自的在那儿吞云吐雾,也不知是不是淋了一夜的雨有点受寒,只余下一个鼻孔还在通气儿,我看到他的一个鼻孔里“腾腾”的往出喷涌烟雾,竟忽然有种很神奇的感觉……

沉默了片刻,老白掐了烟头子,忽然问道:“小卫子,你说……锁爷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啊?!”

我也随着沉默了下去,思路飘忽到了锁爷临走前那一幕。

那时,他和我谈完了关于请神的事儿,因为我做过布置,他在这里现身名正言顺,走的时候自然也是从门户离开的,到了楼道里才消失无形,而就在打开门的刹那,他忽然回头看了我一眼,青面獠牙的狰狞鬼相上竟流露出了一丝罕见的惨然,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那四个……挺好的,多结些善缘吧,甭管什么大义与阴阳大道了,她们好与不好的跟你没关系,对你好就行了。嗯……自私,对,就自私一点,自私一点好啊,自私的人才能活……”

“他说的那四个……是指玉骨尸和活人妾那四位吗?唔,应该是了,玉骨尸不是说她做了布置,就是要瞒过锁爷吗?看来是她想当然了……锁爷一直都知道!也是,那是枷锁将军啊,比十大阴帅还要厉害三分的角色,哪有那么好骗的!”

老白自顾自的嘀咕道:“你说……锁爷这到底要干嘛呀?那玉骨尸号称我身所在、即为幽冥,这是跟阴司抢业务呀,这东西一出现,阴司直接就得炸窝,肯定是要派遣出阴兵阴将讨伐的,绝对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再加上活人妾这仨,立志要做什么妇女同志的保护神,更是天地难容!锁爷却让你跟她们多结善缘,听他话里话外那意思,是要替你瞒下这件事儿的,他这屁股到底坐在哪边了啊,这事儿一旦败露、下面知道他隐瞒不报的话……”

“事情一旦败露,世间再无锁将军,十八地狱里却要多一个冤魂厉鬼,受尽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我打断了老白。

“这回见锁爷,你有没有发现他变化挺大的,你说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可又为什么吞吞吐吐不肯多说,它在忌惮什么?”

老白这厮大抵觉得自己是个小机灵鬼,只有他想到了这些,一直在我耳边絮絮叨叨、嘀嘀咕咕个不停:“还有一个事儿啊,你有没有发现,锁爷的意图跟青竹的意图惊人的相似。你看啊,青竹这一次死活让你来东北,不就是为了让胡门因为人情这辈子都得站你这边么,锁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事儿不是一个事儿,可目的却一样,就是让你羽翼丰满,他们……是不是都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说真的,哥哥跟在你身边这么久,越挖你们礼官这一门的事儿,就越觉得不简单,到现在我觉得你们礼官一门落到这一步,原因不仅仅是末代天官以方外之身,搅合进世俗之事,以至于造下滔天杀孽和因果,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这个原因恐怕得再往前追溯。

锁爷也好,青竹也罢,肯定是挖到了更深层次的事儿,这俩人……屁股都好像坐歪了呀。

你想想,青竹不过就是天盟一个话事人,上面听说还有个老不死的女帝。锁爷也不过就是一阴帅鬼将,上面还有阎罗酆都。

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上面的意思呢,还是自个儿的意思呢?如果是他们自个儿的意思,又为什么要瞒着你呢?这弯弯绕多了,太恐怖了,总觉得咱们好像已经陷进了一张看不见的大网里面,一步走错,万劫不复呀!!”

“你能不能闭嘴,左一个为什么,右一个为什么,你说为什么?老子请个神,保不齐都不知会请来什么东西,谁好谁坏锁爷自个儿都分不清,多说多错,不如不说,直接做好了!”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微微眯着眼睛说道:“今儿晚上锁爷没说过最后那句话,还有,老付那头跟你关系好,你回头打声招呼,喝多了酒也把嘴巴缝上,别没事儿到处说青竹下达这个命令的事儿……”

老白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面色一白,再不敢提,狠狠将自己砸在床上,只是长叹了一声:“我想回真武祠了。”

不久后,旁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鼾声。

我定定望着窗外霓虹中的世界,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我也想回去啊……”

想着那个不算大、哪怕翻修过也算不得豪华的小道观,我的心绪渐渐宁静了下去,风云际会的诡谲多变、莫测的鬼性人心、甚至是这一段时间刀光剑影都渐渐淡去,渐渐的沉入了梦乡,有那个地方支撑,仿佛梦境都一下子变得祥和美好起来。

可惜,这样的祥和美好没能持续太久,很快,我就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酸涩的眼睛,黑暗的房间中一切都带着重影儿,窗帘是打开的,外面并没有天亮,看来我顶多睡了一个小时,手机压在我的枕头下面,没有任何动静儿……

“伸手摸姐肚脐儿,好像当年肥勒脐,伸手摸妹屁股边,好似扬扬大白绵……”

尖利的唱腔、猥琐的唱词儿……

能用这十八摸作为手机铃声的,除了老白这瘪犊子还能是谁?

这厮却鼾声如雷……

一肚子起床气的我大怒之下抓起枕头扔在了老白脸上,咆哮道:“你特么要嘛给老子手机静音,要嘛给老子赶紧接电话,给你五秒钟,不然老子就把你点天灯!!”

说完,我卷着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很快,铃声消停了,我听见老白

岳两腿中间 打赌赢了可以要求对方做任何事情

对着手机一通咆哮,开口就问对方家庭住址,家中有无年轻貌美的女性云云……

可是咆哮之后,他就沉默了下去,然后我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老白似乎起床离开了,躲进了洗手间,许久没有动静……

这……不像是老白的作风啊?

睡意没了,见老白迟迟不出来,犹豫了一下,我最终还是披上衣服起身下了地。

洗手间里,老白眼神直勾勾的对着镜子发呆,我拉开门后,他才有些僵硬的回头,沉默了一下,忽然特正经的问我:“小卫子,如果有这么一件事情,你不得不做,可你却知道,只要做了就是作大死,你怎么办?”

我耸了耸肩:“大丈夫敢作敢为,死不旋踵,这是我师父教我的。”

老白犹如黑暗中寻觅到了信念之火一样,猛然回头,眼神发亮的望着我:“如果哥

岳两腿中间 打赌赢了可以要求对方做任何事情

哥去作这个死,你怎么办?”

“帮你收尸,埋了你。”

“……”

老白刚刚露出的笑容一下子凝滞了,嘴角抽了抽,忧伤了很久,咬牙切齿的说道:“说人话!”

“帮你建一座很豪华的大墓,埋了你,专业的事情就得专业的人来做。”

“……”

看着老白脸越来越黑,眼看要破口大骂,我不禁笑了起来,笑骂道:“别尿尿唧唧的,有话就说,想干嘛?”

老白顿了顿,道:“惹麻烦,可能要杀人。”

我扭头就走。

片刻后,老白追了出来:“哎哎哎,只是有可能,你至于么?一听杀人立马就不理人了,太不仗义了啊,我就是想整两个比较酷的词儿呗,好吧,我实话说……咱是去……”

话未说完,他愣住了:“你这是要干嘛……”

我已经穿好了衣服,带上了小白和天官刃,照着他屁股上就是一脚:“帮你杀人去呗,还愣着干什么,难道你就穿着这条小红裤衩去?然后给对方秀一秀自己屁股上的蜡笔小新,或者干脆裤衩子一掀,让人看看你指甲盖子大小那点肉?所以……笑死对方就是你计划吗?”

……

(刚回来,快散架了,今儿先来一章,表示我回来了,明儿开始补更!)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