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饥渴诱放荡受h 人妻无奈被迫屈辱1-9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双性饥渴诱放荡受h 人妻无奈被迫屈辱1-9

厢,苏薄出了一会儿房间,赶走了鬼鬼祟祟的老少几人,横竖出都出来了,他又顺带去盥洗室里冲了个澡方才回房。

他现在洗干净了,便走回到椅榻边,弯身将江意抱起到床上去睡。

江意迷迷糊糊的,只觉一股清润的气息袭来。

她先前隐约听见外面有点嘈杂声,只不过她睡意正浓,也没有那精力去管了。

眼下江意问道:“外面怎么了呢?”

苏薄放她躺下,手扶着她的头靠向自己,低低应道:“没怎么,就是你父兄来看你,见你睡着了就又走了。”

江意从椅榻躺上了床,不由得抻直了腿舒展一下身体,而后又懒洋洋地侧过身便依偎着他睡去了。

混沌间她喜欢闻他身上那股似雨又似雾的润意,支撑着仅有的一缕意识又惺忪沙哑道:“你去洗澡了?”

苏薄:“嗯。”

她便再无话了,歪头埋在他衣襟间,身子骨软绵绵地往他怀里钻。

他臂弯里铺满了她的青丝,又顺滑又柔软。

只是他身上太温暖了,加上天气本就不凉,苏薄给她盖了薄被,没多久她便开始踢被子。

她微微攒着眉头,轻声哼道:“热。”

便咕哝着手里便边无意识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衫领口。

苏薄垂眸便见她纤细的脖颈底下松敞着的白皙细嫩的肌肤。

她身上穿的还是白天的裙子,晚间她一直睡着也没来得及换。苏薄便动作很轻地给她解了衣裙,只剩下一层薄薄的里衣。

她顿觉舒爽不少,又贪恋他的怀抱,就像条鱼儿似的扭摆着腰愈加往他怀里蹭。

里衣底下的肌肤也愈加香软绵绸,苏薄手掌隔着单薄的里衣料子就能很清晰地感受到。

偏生她又不太安分,一个劲地贴近他,手里抱着他的腰,脸颊在他胸膛上轻轻摩挲似在寻个舒服的角度。

苏薄任由她抱和蹭,她又扭了扭肩,衣襟散落在肩上。苏薄手里握着她细圆的肩头,那肌肤触感娇嫩至极,他滑动了几下喉结。

身体如何还能睡得了,气势勃发的。

若要是平时,他定然是不客气,只是眼下她太累了,他又怎舍得折腾她。

翌日江意直睡到天色大亮方才醒。

她醒来才发现,苏薄早就醒了。

他瞌睡没她这么大,加上昨天傍晚天还没黑的时候就开始睡,基本上到后半夜的时间他都是醒着的。

但他不出声也不下床,依然陪着她。

江意连忙坐起身,看了看门外的天色,惊道:“已经这么晚了吗,苏薄你是不是早朝快迟了?”

苏薄道:“今日休沐,不早朝。”

江意愣了愣,随即才整个人放松下来,道:“我都给忘了。”

而后她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约摸是这一觉睡得太长太久了,以至于脑子还有些放空。

苏薄亦坐起身,倚身靠着床头,看着枕边人儿,她里衣散乱,露出半个香肩,锁骨在铺散的青丝下若隐若现,整个人显得

双性饥渴诱放荡受h 人妻无奈被迫屈辱1-9

十分娇小。

她还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浑不知苏薄紧锁着她的眼神一点点泛深。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