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 肉食鸡养殖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首日比赛结束。

秦洲人民心情沉重。

“如果接下来的日子还是这样,那音乐之乡的名头,就要彻底成为笑话了。”

“是啊。”

“输给中洲可以理解,但成绩甚至不如魏洲和韩洲,真的让人难受。”

“一块金牌都没有。”

“我以为今天至少能有一块金牌,毕竟美声组有足足六个比赛项目。”

“自闭了。”

“我已经没用勇气看明天的比赛了。”

“我本来还以为我们秦洲应该只比中洲差一点,结果蓝乐会一下子把我打清醒了。”

“原来秦洲音乐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强。”

“才第一天你们就这么悲观么,接着看下去吧,我们秦洲被称为音乐之乡,当然是有原因的。”

……

晚上。

博客。

很多秦人在叹息,充满了遗憾之情。

不过也有很多秦人憋了一口气,认为秦洲后面能扬眉吐气。

美声组那些没能取得好成绩的选手们也充满自责,通过官方平台,向本洲民众道歉。

面对这种情况。

很多秦人虽然心情还是很低落,但民众还是选择了为选手们加油打气。

有一部分秦人却不接受,在评论区愤怒指责歌手。

比如美声组选手魏好运的博客评论区,就出现了很多充满戾气的留言。

“输了比赛还好意思发动态?”

“就这还好意思报三项美声比赛?”

“你要不行就把参赛名额让出来给真正有水平的人!”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 肉食鸡养殖

“我就知道你会坏事儿!”

“鱼王朝全部进入大名单这事儿肯定有猫腻,水平根本不够!”

好吧。

其实每个洲输掉的歌手,都遇到了类似情况。

赢了吹。

输了喷。

哪怕魏好运对比秦州其他选手的表现,已经算是优秀了。

……

另一边。

核心教练组。

空气有些压抑。

每位主教练都有自身主要负责的分类。

林渊主要负责的是流行那一块,没有参与美声组比赛的歌曲创作,但美声组全输了,他作为第一主教练也会难过。

“是我的问题。”

主教练陈鹤轩惭愧开口。

美声组的情况,基本都是陈鹤轩在负责,他是秦洲最擅长美声歌曲创作的曲爹之一。

“没事。”

杨钟明淡淡道:“美声组偏弱,这是我们事先就心知肚明的。”

“明天可不能再这样了。”

陆盛开口,眼神中杀气睥睨!

尹东眯起眼睛:“明天有流行组的比赛呢。”

首日比赛,就半天。

明天的比赛,上午下午都有,种类就不会像第一天这么单一了。

秦洲会迎来自己的强势项目。

流行。

就是其中之一。

这时杨钟明看向林渊:“明天你继续去当解说吧。”

……

第二天。

比赛即将开始。

各洲主教练组入场。

入场方式,分为八条纵队。

中洲核心教练组走在最左边的纵队,往右数一次是秦齐楚燕韩赵魏,彼此泾渭分明。

第一排。

中洲队总教练阿比盖尔目视前方,声音却突然响起:“今天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拭目以待。”

杨钟明同样目视前方,淡淡的开口。

其他洲的几位总教练听到这番对话后,各自没什么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阿比盖尔身后突然有人道:

“羡鱼?”

这是中洲队的一位主教练在开口。

林渊没有转头,用鼻音“嗯”了一声。

对方似乎有些好奇:“昨天的比赛,没你的歌?”

林渊声音不变:“嗯。”

对方似乎在笑:“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昨天有我的歌,就是孟伟夺冠那首,今天项目不少,应该有你的作品吧,不过结果应该和昨天一样,因为今天还有我的歌。”

林渊没搭理对方。

倒是林渊身后的陆盛笑了,似乎认识对方:“明辉你不是中洲的第二主教练么,怎么跟我们的第一主教练搭话,越级了啊。”

对方哼了一声。

其他几洲的主教练笑了,还有人揶揄:“陆盛你怎么混成秦洲的第二主教练了?”

陆盛翻了个白眼。

今天你们就会明白劳资为什么是第二主教练。

……

蓝星观众在观看各洲核心教练组的入场直播。

“各洲教练好像在聊天。”

“可惜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应该会很有火药味。”

“这个入场环节绝壁是故意的,让各洲核心教练组凑这么近。”

“要是打起来就有意思了。”

“打起来肯定不至于,会影响各洲形象,但互相不对付是肯定的。”

观众讨论中。

各大主教练分别进入了各自区域,林渊则是在亮相之后,转身前往后台的秦洲直播间。

紧接着。

选手入场。

清一色的年轻女歌手。

因为今天上午第一轮比赛,是流行组二十岁至三十岁女歌手的比赛!

是的。

因为流行分类下囊括的歌手群体太过于庞大,所以蓝乐会不仅仅按照性别进行分类,同时还限制了年龄。

十八到三十岁的女歌手一起比!

三十一到五十五岁的女歌手一起比!

光是女性歌手的两个年龄段,就意味着两块金牌的争夺!

……

秦洲。

直播间。

男解说员开口道:“今天的第一项比赛,是十八至三十岁的女子组流行歌曲独唱比赛,代表我们秦洲参加此轮比赛的歌手,分别是江葵,赵盈铬以及夏繁,可以看到我们这三位女歌手都很年轻啊,而除了年轻之外呢,这三位女歌手还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她们都出自鱼王朝!”

女解说员道:

“说到鱼王朝就不得不提起我们秦洲的第一主教练羡鱼老师了,刚好我们今天邀请来的核心教练组解说嘉宾,就是羡鱼老师,让我们隆重邀请羡鱼老师的出场!”

这话落下。

林渊出现在直播间。

各洲的直播间都设立在魏洲,每天都需要有核心教练担任直播间的解说嘉宾。

今天林渊负责向秦洲观众解说。

见到传说中的羡鱼老师,两位解说员的心情明显有些激动。

男解说员率先打招呼:“羡鱼老师您好,我是秦洲解说员布丁!”

女解说员也满脸雀跃:“羡鱼老师您好,我是秦洲解说员香香!”

“你们好。”

林渊又看向镜头:“大家好。”

布丁:“可以看到我们有很多弹幕,都很欢迎羡鱼老师的到来!”

林渊抬头一看,前方果然有一块显示弹幕的屏幕,其中有不少人都在刷“羡鱼”。

此外。

有些弹幕却带着质疑:

“什么鬼!?”

“今天第一轮比赛,夏繁和赵盈铬是凑数的吧,昨天魏好运浪费一个名额还不够?”

“这组真正能打的只有江葵!”

“咱们年轻代女歌手中有好多唱将,为什么名额全安排给鱼王朝?”

“今天又要无了。”

“赵盈铬和夏繁就是挂件,就看江葵最后能不能带飞了,昨天的魏好运,就是因为羡鱼的关系才进的名单。”

看到赵盈铬和夏繁。

很多秦洲观众都在跳脚。

林渊看到这些弹幕并未多说什么。

用教练组的话来说就是,咱秦人都不把赵盈铬和夏繁当威胁,其他洲就更不用说了。

是好事儿。

不用解释太多。

……

布丁开口:“除了鱼王朝这三位优秀的女歌手之外,羡鱼老师了解其他各洲的选手吗,对他们的实力有什么样的判断?”

各洲选手已经亮相。

林渊在集训期间也跟着其他主教练研究过其他洲选手,此时看了眼各洲的选手名单道:

“中洲这三个人还行。”

布丁和香香同时一滞,面面相觑。

你这是什么评价?

中洲这三个选手……

还行?

人家明明是来自中洲的三位歌后!

秦州观众都无语了:

“什么鬼?”

“鱼爹是还没睡醒?”

“中洲的三个选手……还行?”

“中洲要只是还行的话,那其他洲的选手是什么,夏繁和赵盈铬又是什么?”

“陪练?”

“咱秦洲还比不过人家呢,昨天都被虐惨了!”

好在。

这时比赛开始了。

率先出场的就是一位中洲选手。

对方唱了一首情歌。

一首歌,瞬间惊艳四座!

今天的女子流行比赛,是七个评委!

六个评委,都给这位中洲选手打了九十分以上!

唯一没打九十分以上的,也打了八十九分!

“这歌真不错!”

“唱的也非常好!”

“中洲就没有短板吗!”

“昨天的美声,已经非常强了,今天的流行,感觉丝毫不比昨天差!”

“有点绝望……”

“这就是羡鱼口中的还行?”

“呵呵,说实话,某人有点装了。”

“当了第一主教练,又光明正大偏袒鱼王朝,可能是发展太顺了吧,现在着实有点飘了。”

有人对羡鱼不满。

布丁假装没看到那些不满的弹幕,感慨道:“中洲的歌后,真的是各有特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杀手锏,比如刚刚这位,她那种柔情似水,带着悲伤的感觉,听起来真的太舒服了。”

香香点头:“无论气息还是唱腔都是非常完美的,羡鱼老师觉得呢?”

两人看向林渊。

林渊道:“整体合格了,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副歌到主歌过渡那段,差了点意思,这也是有评委没给九十分以上的原因,换了我也最多给八十九分。”

弹幕有人急眼:“就算是对手,我觉得也没必要使劲贬低吧?”

“这段可以尝试换一种处理方法。”

林渊刚好看到了那条弹幕,干脆用自己的女嗓重新唱了一遍刚刚那名中洲选手的歌。

顿时。

婉转的声音响起。

那是一种柔情似水的感觉。

没有配乐,却让所有人心情酸涩!

尤其是其中几个咬字的处理,听起来和中洲那位选手似乎如出一辙,但细细听来却又能品味出很多不同。

短短几句。

林渊直接把所有人带到了一种余音绕梁的情境中,大家甚至希望他的歌唱,能够永远继续下去。

“……”

“……”

直播间安静下来。

布丁和香香看向林渊的眼神都有些古怪。

下一刻。

弹幕爆开!

整个显示屏密密麻麻!

“我的妈呀,羡鱼牛逼(破音)!”

“明明只改了一点点的咬字处理,给人的感觉,却瞬间比之前好了一倍!”

“哈哈哈哈,谁说鱼爹飘了!?”

“这还没资格飘?”

“直接就点出了那个选手的问题,而且还给了一个更好的演唱方法!”

“鱼爹说中洲这几人还行,根本不是站在歌手角度,而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啊!”

“靠,鱼爹为什么要当教练!”

“不去蓝乐会扬名立万,你窝在这里当个小主播!?”

这是什么水平啊!

观众是真被惊到了!

林渊这一开口,根本不用配乐,甚至准备都不需要,就唱的比选手还好无数倍!

“好吧。”

布丁满脸苦笑:“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羡鱼老师说中洲选手水平还行了,对比您这水平,对方也只能说还行了……”

旁边的香香认真点头!

那些说羡鱼太膨胀的弹幕,瞬间消失了。

这种人在直播间隔空吊打场上职业歌手的行为,真的让人无话可说!

太特么硬核了!

大家差点忘了这位不仅仅是曲爹!

当年的《蒙面歌王》,羡鱼就曾经吊打过一群歌王歌后啊!

……

林渊的解说风格,注定和郑晶不同。

他直接用自己的演唱,来明确告诉秦洲观众,这些选手的演唱到底差在哪!

接下来。

他带来了一个足以震撼无数观众一整年的蓝乐会解说:

“这位选手的音色,和歌曲的契合度不够完美,如果是那种带点沙哑的感觉会更好,我给大家演示一下大家就明白了……”

“这段高音,要是用真声会好很多,不过她唱不上去了。”

“唱上去会是什么效果?老规矩,我演示一下。”

“是不是好多了?”

“这位赵洲的选手吧,头声的音色,质量很差。”

“不过不怪她,音色不好控制。”

“这位魏洲的小歌后,换气处理粗糙了点,咱们应该这么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对不起,歌词我记得不太清楚,但是这个旋律,大家大概明白就行。”

“……”

观众第一次听选手演唱,总觉得这些选手的表现,都是那么精彩!

然而。

听了羡鱼的解说,再跟着羡鱼的改动一听,大家瞬间又会觉得:

这些选手的表现,就那样吧!

羡鱼随便哼哼,都比她们强好多!

这一连串操作下来,整个直播间都服了!

硬核解说!

开口闭口直接就是“这个小歌后”。

各洲的堂堂歌后,到了羡鱼嘴里好像成了大白菜!

更让人无法反驳的是,这些点评完全是有理有据,他站在了职业歌手们的头顶俯视,仿佛高数老师在看小学生做数学题!

……

这时。

又有一个弹幕飘过:“要是羡鱼老师能去当选手就好了,咱们也不至于被这么欺负……”

这条弹幕瞬间引发了无数观众的同感!

就像是提醒。

大家的心情再度沉入谷底。

羡鱼真的非常强!

然而羡鱼再强又如何?

且不说他压根不是选手。

就算羡鱼是选手,也只能报四个项目。

而蓝乐会却根本不是一个人就能逆天的游戏。

秦洲现在还是连一枚金牌都没有,就是最好的证明。

尤其是随着比赛继续,其他各洲选手也陆续发挥出色拿到了很高的分数。

尽管她们的演唱瑕疵早就被羡鱼看透,并在直播间被羡鱼当场纠正,演示给观众听。

“不太妙啊。”

布丁满脸愁容道:“比起昨天,今天的选手们,总体分数似乎更高了,目前为止,最少的一位歌手都拿下了85以上平均分。”

“没错。”

香香开口道:“八十五,放昨天的美声组第一轮,已经是很高的分数了。”

这时。

赛场上。

赵盈铬登场了。

布丁强行振奋起精神:“观众朋友们,我们秦洲的赵盈铬选手登场了!”

“羡鱼您觉得赵盈铬的演唱……”

“完美。”

林渊两手摊开。

观众的紧张和压力,都被羡鱼这突然的搞怪给逗乐了。

好家伙。

赵盈铬还没唱呢!

你果然偏袒鱼王朝!

不过直播间这次没人再喷羡鱼,也不敢再喷了。

林渊今天的解说,震撼了所有秦洲观众,那种洞彻一切的眼光,俯视职业歌手的能力,简直到了恐怖的地步!

这样的人,有资格说中洲选手“还行”。

就算他说中洲选手“不过如此”,如果只站在他羡鱼的个人角度来说,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太强了!

强出不止一个维度!

难怪羡鱼之前集训的时候,说人唱歌“菜的像个一线”。

不过还是那句话,羡鱼再强也没用啊,这比赛终究还要靠选手们自己去比。

赵盈铬能行吗?

虽然赵盈铬那些对手,到了羡鱼嘴里,基本都成了水平“还行”的“小歌后”。

然而赵盈铬自己,好像连“小歌后”都谈不上吧?

“诶。”

弹幕已经开始提前互相安慰了:“这场大家不用报什么希望,等江葵吧。”

在观众看来。

这一轮的比赛,只有歌后江葵,有希望替秦洲拿下一枚金牌。

夏繁。

赵盈铬。

这俩人就是挂件,不必抱有希望。

就像蓝运会中经常提到的所谓“小将”,来蓝乐会培养和锻炼来了。

————————

ps:感谢大家的月票,虽然没冲进前十,不过已经很满意了,必须承认这个月更新不行,下个月努力提高字数!

喜欢全职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