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年成凯和池同书所前往的凶案现场是一间小院,房东在门口接受问询,吓得浑身发抖。按照房东的供述,被害的是两名房客,半年前租下来的,说要租两年,给租金也很痛快。都是两个男人,一个有江浙一带的口音,另外一个听着是北方口音,一个是来读书的,另外一个则是来做买卖的。

房东称昨晚他喝了点酒觉得困,就睡下了,但他酒量很好,那点酒不至于醉倒,但昨晚就那么奇怪。等他睡到早上醒来洗漱,发现房客所住的屋子大门敞开,觉得奇怪,就站门口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吓得他直接瘫坐在地上,那个学生横尸在床边,脑袋都被人割下来了。房东赶紧去叫那个做买卖的,谁知道那人也被杀了,胸口一片血污。

年成凯进屋勘查现场后发现,学生是被人一刀直接砍掉了脑袋,杀手用的肯定是朴刀之类的,而且十分锋利,且是个用刀高手,否则想一刀砍掉头颅,很难做到。隔壁屋子那个做买卖的是被利器连续贯穿胸口而死。

最重要的是,没有打斗痕迹,门也没有坏,也就是说,是被害人自己开的门。

年成凯询问房东:“这两个死者平时走动吗?”

房东懵了:“啥意思?”

池同书道:“就是那个学生和做买卖的关系怎么样?”

房东这才回过神来:“还不错,时不时会在一起吃个饭什么的,有时候也会叫上我,那做买卖的对这个学生很照顾。”

池同书看了一眼其他巡查,巡查正在屋子内搜查,池同书发现旁边花坛的泥有些奇怪,明显是翻动过的,于是立即叫人把花坛的泥挖开,挖开之后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装着五支手枪,随后又在对面的花坛中发现了子弹。

池同书将枪X箱子带到年成凯跟前,房东见状赶紧说:“我可不知道这些,长官,和我没关系,真的和我没关系。”

池同书叫人把房东带到一旁去,然后才说:“这应该是倭寇的间

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谍,一个装成学生,一个装成做买卖的,表面上互相不认识,住在一个院子里,互相照应。”

年成凯看着那一箱子手枪:“看样子,这两人是保管武器的,但是问题是,从现场来看,他们像是自相残杀,但是又没有发现凶器。”

池同书道:“自相残杀不可能吧?做买卖的被学生杀死,那学生又被谁杀死?反过来也一样。”

年成凯看着池同书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是认识的人,他们不会轻易开门,而且还会发生搏斗,但是现场很干净,学生是给杀手开了门,杀手进屋后,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随后又去了做买卖的那个人屋子门口,敲开门后,用尖刀之类的利器连续刺中他的胸膛,当场毙命。”

池同书点头:“杀手肯定是他们认识的人。”

年成凯继续分析:“我们先假设如果他们是倭寇汪伪的人,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和动机,要派人来灭口,不会只派一个人来,因为一个人杀两个人容易出现意外。再者,就算要灭口,也不会在这里,会换其他地方,让他们人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池同书道:“没错,也不会是重庆方面的人,重庆方面会抓人,不会杀人。”

年成凯看着池同书不说话,池同书立即反应过来:“也不可能是龙将军的人吧?”

年成凯没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院门口。

龙洋带着人走进阁楼的时候,手下刚将守护现场的巡查给调走。等巡查全部走后,龙洋看着屋子中陈尸窗台的那个男子,随后又看向手下:“人安全离开了吗?”

手下点头道:“离开了。”

龙洋深吸一口气:“勘查现场之前,我最后问你一遍,做得干净吗?”

手下镇定自如:“绝对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龙洋微微点头:“勘查吧。”

龙洋站在门口,并未上前,其他手下认真勘查现场,等勘查完毕,拍完照之后,龙洋点起一支烟,问:“这会是巧合吗?”

手下看着龙洋不明所以。

龙洋道:“昨晚遗迹出事,城内又同时死了这么多人,如果这件事败露,我们就彻底完了。”

手下走到龙洋跟前:“龙哥,其他两个案子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里的眼线是我们干掉的。”

龙洋看着手下:“我们?”

手下立即纠正:“是我一个人做的。”

龙洋走到窗户口,看着对面那户人家:“我也是万不得已,我估摸着军统的人马上就到了,不出意外,这三件案子会并案调查,到时候,如果是我领头,我们就没有露出马脚,如果不是我领头,而是黄道或者年成凯,那我们就完了。”

手下面露难色,但依旧不语。

龙洋道:“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卖了,更不会杀你灭口,因为那样做,我一定会被怀疑,现在,你和我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不,是贼。我们要互相掩护。”

手下壮胆道:“不如,我们连夜离开?”

龙洋看着手下:“去哪儿?”

手下道:“上海或者南京,东北也行。”

龙洋冷笑:“我教过你,搞情报的除了自己的工作之外,还要留意新闻,不仅是国内的还有国外的,这场战争不仅仅在我国,为什么叫世界大战?就是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卷进来了。”

手下不语,决定不再说话,因为他不知道龙洋到底想说什么。

如龙洋所说,很快,唐尘带着军统的人赶到,接管了现场,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满脸的疑惑却掩饰不住。不过在他的人接手现场之前,军统已经冲进了对面那户人家搜查,搜查的结果是——人去楼空。

唐尘离开前,坐在车内,看着车外抽烟的龙洋,沉思了许久,对司机说:“去龙将军的府邸。”

龙南府邸,除了年成凯和夕凌之外,其他参与调查的人全都到了。唐尘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黄道坐在左侧沙发上,夏奇和博延东站在沙发两侧,他们的侧面则是正在喝茶的池同书,而作为主人的龙南并没有在客厅。

黄道见唐尘来了,起身道:“唐处长来了。”

唐尘点头问道:“龙将军呢?”

“我叔叔应该在书房,”龙洋也走进客厅,摘下帽子挂在旁边,他用叔叔这个称呼以及熟练的挂帽子的动作告诉在场所有人,这里也是他的家,他也算是半个主人。

唐尘走到黄道身边,低声问:“为什么把我们叫到这里来?”

黄道摇头:“我也不知道。”

龙洋径直上楼,来到书房门口敲门,门内传来龙南的声音:“进来。”

龙洋开门进入后将门关上,而屋内的龙南正站在窗户口看着外面。龙洋上前:“叔叔,现场都勘查完毕了,刚勘查完,军统的人就接手了现场,但是没说原因。”

龙南不发一语,依旧看着窗外,龙洋好奇,也朝着窗外看了一眼,随后发现后院列队站着龙南的两个警卫排,所有的士兵清一色都配备了花机关,也就是德制冲锋枪。

龙洋诧异:“叔叔,这是?”

龙南道:“你去下面稳住他们,今天,我们要办一件大事。”

龙洋立即问:“大事?”

龙南道:“对,最多等两个小时。”

龙洋只得转身下楼,他心里觉得很不安,不知道龙南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自己被发现了?不对,如果自己被发现,龙南不会让自己下来稳住客厅里的人。难道说,这里还有人有问题?会是谁呢?

龙洋坐在那里摆弄留声机的时候,目光快速从客厅所坐之人的面部掠过。最后停留在唐尘的脸上,龙洋又抬手看着表,因为今天下午对他而言很重要,如果顺利,无论是重庆方面的专家栾怀墨和他的学生东方觑,还是龙南请来的专家钟剑、裴南风都得死,而且绝对死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客厅的大门开了,随后年成凯扛着一个巨大的麻布袋走了进来,但妻子夕凌却不在身边。

年成凯将麻布袋扔到客厅中间的时候,麻布袋蠕动着,同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很明显里面装着一个人,而且还把嘴给堵住了。

此时,龙南也缓步走下楼梯,走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先是看着那麻布袋,随后又看着年成凯。

年成凯道:“结束了。”

龙南微微点头,径直走到年成凯跟前:“和你之前推测的一样吗?”

年成凯面带遗憾:“对。”

龙南长叹一口气,随后落座在中间的沙发上,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年成凯环视周围众人一眼:“遗迹第一次被炸是偶然,因为谁也不知道那里有巨人头骨,但是第二次被炸就不是偶然了,是有人提供了准确的坐标给倭寇和汪伪方面,还有我被暗杀那件事,都说明我们内部有倭寇的间谍。”

众人立即变得紧张起来,龙洋下意识走到龙南身边,低头看了一眼龙南,龙南扭头看着他,示意他坐下。

年成凯道:“其实我之前已经推测出了一个人,但是没有证据,所以,我并没有说,因为我说出来,这个人会跑,直到昨晚发生了那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在我刚勘查完现场,就有个小乞丐给我转达了一句话,让我去城北桥头下面,说有人在那里等着我,我去了之后,自然什么都会明白。”

年成凯走向那个麻布袋:“我到了桥下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麻布袋,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呢?就是昨晚两桩凶案的凶手,为什么是两桩呢?因为第三桩发生在阁楼的凶案,不是他做的,但是他知道是谁做的,也知道为什么阁楼那个人会死。”

说到这,年成凯又走到唐尘跟前:“唐处长,阁楼上那位死者是你的手下,你派去

你尝起来特别甜开车部分 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监视对面住户的。”

唐尘疑惑地看着年成凯:“你想说什么?”

年成凯笑道:“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阐述事实,你让手下监视对面那个人,就和你们之前监视那个门房一样,都怀疑是倭寇的间谍,只不过,阁楼监视的那个人嫌疑并不如门房那么大,所以,你才只派了一个人,但恐怕连你都没有想到,阁楼监视的那个不被你重视的人才是一条大鱼,这个人是谁呢。”

年成凯说着走到麻布袋跟前,把袋子打开后,露出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中年男子。年成凯看着那名男子道:“他就是倭寇驻滇省行动组的组长内田俊夫。”

龙洋抑制住发抖的手和腿,目光看向门口,他知道一旦内田俊夫开口,自己就彻底完蛋了。

年成凯起身来:“之前暗杀西南联大的专家也是这个人做的,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得到巨人头骨,如果得不到就摧毁,就如他们一直在掠夺我们中华文物宝藏一样。”

龙南深吸一口气:“年先生,你去见的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帮我们?”

年成凯摇头:“抱歉,将军,这个人是谁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保证他不会介入这些事当中,他之所以出手帮我,就是希望我可以很快处理完这些事,然后他与我有些私人恩怨要解决。”

龙南点头:“我相信你。来人。”

龙南说完,荷枪实弹的警卫排士兵立即冲了进来,众人立即起身,就在此时,龙洋拔出手枪,直接挟持了龙南。除了年成凯和龙南之外,其他人都很吃惊,特别是黄道,龙洋这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龙南长叹一口气:“龙洋,我叫警卫排进来,是让他们把这个倭寇间谍带下去,你知道我接下来会怎么做吗?我的打算是,放你一条活路,你毕竟是我侄子,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如果我要抓你,我早就抓你了。”

龙洋将枪口抵住龙南的太阳穴:“都退出去,所有人都退出去!”

年成凯示意其他人都离开,黄道却上前一步道:“龙洋,你先放开将军。”

龙洋嘶声喊道:“都出去!”

除了年成凯之外,其他人和警卫排都慢慢退了出去。

龙洋瞪着年成凯道:“你也出去。”

龙南却道:“让他留下来,如果你想走,只有他可以帮忙。”

龙洋迟疑了下,不再坚持,随后他看着麻布袋里的内田俊夫道:“给他松绑。”

年成凯上前为内田俊夫松绑,龙洋又对龙南说:“叫你的人把你那辆防弹车开到门口,放心,我不会杀你,你是我的护身符,等我们平安离开,半路上我会放了你。”

喜欢逐货师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