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见一次做一次 我解开岳内裤好滑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一个曾矢志匡扶救世的人却做了一件遗害世间的事,那么他一定会悔恨无比,一定会想方设法去挽救。

可惜,有时候想法是好的,却未必能正常实施,因为每个人都有诸多羁绊,可能是亲朋好友,可能是妻儿父母,唯有这个人的羁绊却格外特殊。

他的羁绊是——天意!

天意残酷如刀。

他就是那刀下挣扎,计算如何才能在刀下求生的可怜人。

可惜,在天意下挣扎的他,却因一念之差利用天意牟利,只因一笔丰厚的酬金,为一个早已是高高在上的人算命。

那人并无厄困,只是想要更上一层。

他为那人亲自批语了一句,“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只因这一句批语,这本不应泄露的天机,便为那人彻底借运改命,使得那人窃取了天意之力,具备天命在身,从此更助长那人的气焰及雄心壮志!使得那人向顶峰疯狂而进,从而早就了诸多残酷杀戮,祸乱江湖。

那人——便是雄霸!

那天意下挣扎之人——便是他,泥菩萨!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又谈何妄图力挽狂澜,拯救世间?

不过这次,他抓住了一个机会,一个应当足可拨乱反正,令天意回归正常秩序的机会。

西湖天险,神石易位,黑风救世,覆灭天下会——这便是他须把握住的最后一个机会。

可惜在天网恢恢之下,他也不过是顺水而游的一条鱼,若是能顺水推舟,自是可成大事,但若是逆水而行,势必重蹈覆辙。

故此他来到西湖后,面对一路阻挠,也始终未曾主动泄露天机去化解,而是顺势而为。

就当他以为这次天意要令他无法及时见到黑风寨主时,天意再次出现了变化。

一个命理贪狼之人在这个时候出现,改变了水的流向,带着他来到了雷峰塔。

这一等,就是五日......

在第五日,他终于是见到了江湖中声名赫赫的黑风寨主,这个天网恢恢之下的一条“漏网之鱼”——逆天命格者!

自他看到这位面容粗犷威严,身材刚强威猛,拥有不凡气度的霸主之时,他便清楚,他来对了,他已找到了拨乱反正的最好机会,他也找到了能对抗那位天命者的最佳人选。

一个绝世霸主!

当今天下,除了天下会的雄霸,又还能有谁配被称为绝世霸主的?

还有这位——黑风寨主!

...

“卜卜卜卜”!

一阵阵龟壳与铜钱的碰撞发出的声响,在营帐内不绝响起。

江大力高高的眉峰隆起,浓密眉梢下一双充满野性的虎目凝视着面前这位浑身满是毒疮,肿胀得几乎宛如恶鬼的老者进行占卜。

在其身旁,身穿一袭青色长袍,赤手空拳长身而立的破军亦是默然不语,等候着占卜的结果。

倏尔,老者那一双流脓的手掌一顿,龟壳内发出“挣”的一声刺耳声响,随着他的双掌倾斜,铜钱旋即便抖落了一桌,呈现在眼前的卦象,令老者目中的悲哀之色不由更浓。

“如何?”

江大力嘴角一翘,冷冷道。

他自离开雷峰塔后,便接见了千里迢迢赶来的破军与这位老者。

在老者摘下斗笠的瞬间,江大力也便清楚了对方的身份是大名鼎鼎的泥菩萨。

自破军以及泥菩萨口中,他才得知原来神石竟是已经落入了雄霸的手中,如此才有了现今这一幕。

知道神石在雄霸的手中后,自然是要夺回神石。

要夺回神石,在江大力看来不容易却也不难,至少从计划方面来说,只需要找上天下会干掉雄霸,自然也就可以取回神石。

这也是他自凝聚逆天命格,突破归真境后,一直想要做的事情,现在正好可以顺带一起办了。

然而泥菩萨却提醒,要从天命之人手中夺回神石却并不简单,因为天意会干扰影响夺回神石的行动,从雄霸身旁的方方面面的人以及因果等诸多关系去影响。

这种神神叨叨虚无缥缈的言论,自是令江大力半信半疑。

但毕竟眼前之人乃是卦算方面的权威,出言必有深意,其建议自是可以姑且听一听。

“所幸......可惜......”

泥菩萨嗟叹一声,又深深看了眼桌面上的卦象,咚地一下将那比他的命还硬的龟壳方放在桌上,转而对江大力抱拳道,“江寨主,老朽可预测得了天意,却无法违逆得了天意。

只能告知你,欲要消灭天命之人,终止这场天下浩劫,单单只是登临天下会却未必奏效,你还需去往这天下间的三个方位,方才可彻底逆改天意天运,最终击败雄霸,夺回神石。”

“三个方位?”

江大力眉头再度隆起,道,“哪三个方位?我去那里需要干什么?”

泥菩萨肥肿难分的面庞上涌现一丝迟疑,终是缓缓闭目道,“去往东方寻找一个独霸一方的势力,去往南方寻找一个不该存世的人,去往脚下寻找一个命途悲惨的冤魂......”

“这算是什么回答?”

江大力察觉到面板内出现的提示,不满沉道,“还请大师明示,而非与江某打这等哑谜。”

泥菩萨蹒跚起身,嗟叹道,“天意如刀,我等皆不过是天意大网中挣扎的鱼儿,唯有江寨主你,乃是恢恢天网下遗漏的一尾鱼,江寨主你又何必要知悉得太清楚?

须知离饵越近,便越是容易被天网捕捉啊......”

话罢,泥菩萨拿起斗笠戴上,径自往营帐外走去,语气怅然道,“天意难

前妻见一次做一次 我解开岳内裤好滑

违......天意难违啊......”

江大力皱眉目送泥菩萨走出营帐,并未阻拦,内心冷哼,很是不喜与这种神神叨叨之辈打交道,每次和这种人打交道他都想把对方摁住暴打一顿。

了如神是如此,天机二十五是如此,泥菩萨亦是如此。

不过相较于后二者,了如神

前妻见一次做一次 我解开岳内裤好滑

的境界显然就要差了不少,至少还会畏生死而轻天意。

后二者却可能会认为连自己的死都是天意安排,你要杀我,我最多逃避一下。

若是逃避不开,死在你手里,那也是天意如此,天意难违。

这大概也是后二者与天意羁绊如此之深的原因,羁绊得越深,知晓得也就越多,越是难以违背天意,却也越是因知晓得多而高明——但这种人,无疑也会是极端痛苦的。

“江寨主,看来你已是信了这位泥菩萨所言的卦语?”

破军看向江大力询问。

以他曾经的性格,若是来到雷峰塔却并未见到江大力,绝对不会去管旁人的阻拦,径直闯入雷峰塔底去寻找江大力。

但如今的他也已非昔日的破军,才能在到达雷峰塔后还能等候五日,一直等到现在江大力自行出来,只这份定力,就已是超越了曾经不少。

江大力自然也察觉到了破军的改变,闻言看向破军,淡淡道,“我从不会因为旁人的言论影响我自己的判断,不过若泥菩萨所说的都能灵验,我的判断自会随讯息的变化和增多而改变。”

话语一顿,他神色奇异盯着破军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又是如何知道神石在雄霸手中的?你似乎变了许多,没有以前那么张扬跋扈。”

破军脸容平静道,“人都会改变,不同的是你没变我却变了。当初你让我去往中华阁找一个昔日的仇人谢罪,我没想到,你让我找的人竟然就是我视作一生宿敌的无名。

你让我向无名低头,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我宁愿死在他的手里。

但最后当我告知他妻子死亡的真相时,他竟然没有杀我,我当然也不会为之感动。

但我发现他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我太多,甚至早已臻至了天剑的层次,我这一生都是与他攀比,被他甩开这么多自是不会服气,于是我也静心凝神尝试忘记剑、放下剑,也放下曾经的荣耀、骄傲、心气,磨练心中的剑!”

“心中的剑?”

江大力微微颔首,神社女凝视向破军。

破军冷道,“后来有一个怪人来中华阁找无名,是他将神石在雄霸手中的消息告知我们的。”

“他是谁?”

“搜神宫的神将!”

“搜神功的神将?”江大力动容,不由想到了已被搜神宫控制起来身不由己化身兽奴的拳道神。

破军道,“他的实力很强,如果你没有突破到归真,估计也只能与他实力持平。他告知无名神石在雄霸手中,不知是否是出自搜神宫那位神的意思,若是如此,搜神宫的神显然要无名重出江湖对付雄霸。”

江大力,“无名前辈又是什么意思?”

破军摇头,“他拉了一天的二胡,而后让我启程亲自来将消息告知给你。我可不知道他现在是在中华阁,还是已经去了天下会。”

江大力目光一闪,突然笑道,“若是无名前辈去了天下会却没能奈何雄霸夺回神石,那么泥菩萨的批语卦算便是真的灵验,身负天命的雄霸,即使连昔日的武林神话亲自出手,都难以慑服取走神石。

反之,则无名前辈必会夺回神石。”

破军道,“我从未与雄霸交手过,不知雄霸真实实力,但我却知道无名的实力,雄霸只怕也难敌无名,你觉得无名最终是否会拿回神石?”

“不会!”

江大力想也没想就说出这两字,说出后连自己都感到诧异。

破军也诧异,“为什么?”

江大力想到古籍中对于无名此人多个方面的描述,摇头内心叹道,“没有为什么,这就是命!”

无名的命,借用上一世调查其性格和事迹的世家玩家们的戏语调侃,便是所谓的——“满血拉二胡,残血到处浪”的浪子之命,就是想不通为何没有被精擅反手回手掏的断浪克制。

也不知破军说无名拉了一天的二胡后,是否满血去了天下会?

不过不论无名此时在做什么。

江大力知道,他必须要开始做点什么了。

既然已知神石在雄霸手中,那么他与雄霸之间的恩恩怨怨,也要以更快的速度,彻底了结了。

他缓步在帐内踱步,目光却看向了面板中方才出现的提示。

“泥菩萨为您占卜了一卦,您触发了卦算任务之《拨乱反正》!

任务内容:本已身具天命的霸主雄霸得到神石,可谓如虎添翼,泥菩萨唯恐这位昔日因其一念之差而窃取了天意的野心勃勃之辈称霸天下,彻底贻害无穷,遂决意借你这位恢恢天网之下遗漏的漏网之鱼之力击败雄霸,夺回神石,破其天命气运,还天意于天,拨乱反正。

任务要求:1:去往东方寻找一个独霸一方的势力(00);

2:去往南方寻找一个不该存世的人(00);

3:去往脚下寻找一个命途悲惨的冤魂(00)。

任务奖励:破坏雄霸的天命命格之气运。

是否接取?”

...

...

...

(晚上还有加更!求双倍月票啊!)

喜欢金刚不坏大寨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