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奶牛养殖基地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双生花,花开两朵,千里寄相思,有着远距离通讯的功效,李秋这里居然也有一朵。

取出干枯的花朵,李秋看向云景笑道:“景儿不必惊讶,为师不是‘花痴’,喜欢行那葬花之举,此乃双生花,花开两朵,分开后会枯萎,遇水而活,分别持有花朵的人,能远距离通话,此乃陛下赐予我的联系之物,此物世所罕见,乃我大离王朝特有之物,如何得来是机密,为师也无从得知,现在我要用它联系陛下,你在边上别做声,看着就好”

稍微给云景解释了一下,接着李秋持枯萎的花朵来到边上,将其插入了一个水盆中,旋即枯萎的花朵肉眼可见的活了过来,片刻就变得绽放如初。

云景并未惊讶,早就见过这种东西,点点头并未做声。

那边李秋在花朵绽放后,先是对着花朵说了一句对接暗号,待到对面回应后才继续道:“臣李秋,有要事启奏陛下,还望陛下垂听”

“李爱卿,可是战局有变?”

很快那水盆中的花朵就传来这样一句话。

云景暗道那应该是大离天子的声音了吧,虽未见其面,可单单是声音就让云景感受到了无尽的威严。

高坐九重宫阙,一言可颠倒乾坤,帝王也!

不过那声音听上去很平静,丝毫感觉不到情绪波动,为天子者,息怒不行于色,岂能随意让人感受到情绪变化。

李秋恭敬道:“回陛下,臣此番联系陛下,无关边境战事,而是……”

他将云景告知的关于幻境中杨开山等人的事情慢慢述与对方知晓,对面的天子安静的听着,整得李秋就想对着一朵花自言自语一样。

说了大概十分钟,把事情阐述清楚后,李秋才道:“陛下,情况就是这样,杨将军他们那支镇边军,四十年前护送物品流落幻境无人接应,四十年来寸步不离,念在他们忠心耿耿的份上,臣恳请陛下下旨以安军心,迎接他们归来”

听完后,花朵中传来大离天子的声音道:“竟有此事,国之忠良啊,遗忘四十年,我大离亏欠他们良多,李爱卿,你且稍等,待寡人召集内阁商议一番再做定夺”

“臣遵命”,李秋恭敬道。

花朵中不再有声音传来,但李秋却没有离开,而是恭敬等待,因为对面随时会有天子的意志下达。

李秋示意云景别做声,安静等着,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云景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乱来,闲着也是闲着,他安静感受自身变化。

之前经过李秋一番教育,云景心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连带着他精神意志方面也有所改变。

在此之前,云景的精神意志很久都没有发生变化了,他之前还以为自己遇到了瓶颈,如今看来,分明是自己思想出了问题。

此番细细感受,最显著的,是云景凝滞不前多年的念力覆盖范围再度开始增长,一番心性转变,念力覆盖范围突破了十公里范围,而且还在一点点增长,像是打破了某种极限,最终也不知道会涨到多大的范围。

然后念力控物的重量上限方面倒是没什么变化,盖因这方面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慢慢增长,还没到极限,不过云景此时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本来就没有增长到上限的控物重量,上限得到了长足提升!

距离自己把自己举起来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尽管如今云景会飞之后那玩意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倒是没有出现什么新的能力,但念力覆盖范围的突破,却是让我以后观察范围更广了,咦?不对,还是有所变化的,念力的运用更加得心应手了!”

感受自身变化的时候云景心中默默道,发现了意外之喜。

最直观的表现,以往云景用念力控制天地灵气,只能是用念力去触碰和引导,而如今却截然不同,念力能真正控制灵气,如臂使指得心应手!

或许这看似微不足道的进步,但却是本质的区别。

打个比方,若将天地灵气比作水流的话,云景以往只能去挖沟引导它的流向,现在就不一样了,能直接控制水流的方向和流速,甚至还能随意改变它的形状!

或许比喻不太准确,但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到底我和纯粹的武者还是不一样的,心灵方面才是我所走的道路,而今心态转变,自然也就不一样了,我认识到了前世经历和这个世界的区别,心态适应这个世界,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吧”

云景心头总结默默道。

那么能随意控制念力范围内的灵气,除了吸收天地灵气更加方便快捷外,这样的控制,还有什么作用?

看了一眼边上恭敬等待天子答复的师父,也不知道要等多久,云景没事儿,干脆悄悄的试验一下。

肉眼不可见的情况下,云景控制一缕灵气在跟前凌空盘旋,心之所动,那一缕灵气随之飞舞。

那一缕灵气宛如活物般蜿蜒扭曲,将其拉长缩短如臂使指。

“随心所欲的控制灵气,作用应该不仅仅只是浮于控制和方便吸收这样的表面……”

心念闪烁,云景心头灵光一闪,想到了这样的控制下能做什么。

“不知道行不行,但试试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云景‘看着’眼前的那一缕灵气,控制着它临空蜿蜒游走,模拟人体内力运转功法的行功路线。

他用灵气模拟的行功路线是最熟悉的烈火拳。

然而那一缕灵气太少了,细如发丝,且只有几寸长,连烈火拳行功路线的千分之一都无法完成。

于是他只得控制更多灵气融合在一起,将其拉长变粗,最终抽干了方圆数百米内的天地灵气,才让灵气形成牙签粗细凌空完成了烈火拳的行功路线,形成了一个以灵气模拟内力的路线循环。

那路线复杂无比,云景控制在拳头大小的区域,宛如一团丝线交织般的线团。

当灵气形成的循环完成后,那一团灵气却是猛然间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它闪烁间能量释放,本质发生改变,灵气宛如燃料,被点燃,炙热高温澎湃,凌空化作一团篮球大小的火球!

这一惊人变化,云景微微瞪眼。

因为灵气沿着烈火拳行功路线凌空完成的循环,它点燃后形成的火球是肉眼能够看到的!

篮球大小,绽放惊人的热量,乃至于整个帐篷中的温度都在急剧攀升。

这种灵气形成的火焰,不似正常火焰般燃烧摇曳,纯粹就是一个炙热的火球,周围空气扭曲,被火球炙热的高温炙烤。

同时,这团灵气形成的火球,也与内力于体内运转后施展的烈火拳所表现出来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

它温度更高,且颜色明亮,橙色的光焰微微偏向蓝色,绽放惊人热量,近在咫尺的云景都能感受到惊人的高温,毛发都有被烧焦的趋势。

好在它到底是灵气点燃后形成的,还在云景的控制之中,心念一动就让它飞出几米拉开了距离。

这边的情况引起了李秋的主意,他微微皱眉看了过来,本是想告诫云景这个时间别搞事情,毕竟双生花的另一边天子随时会说话呢。

然而当李秋看到云景这边的情况后,表情却是微微一愣,搞不清楚什么状况。

云景看向李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似乎在说师父我不是故意的。

李秋没在意云景的反应,看着那凌空燃烧的炙热火球目光惊异不定,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然后那颗明亮的橙色偏蓝色的火球就那么熄灭消失在了虚空中。

皱了皱眉,李秋递给云景一个眼神,意思是说等下再问你,别给我搞事情。

缩了缩脖子,云景收回目光,他搞出的事情,万一整不好惹得师父被天子怪罪那就是徒弟的不是了。

看向火球消失的地方,云景心头若有所思。

“说到底,灵气也是一种能量的存在方式,用灵气来模拟武功的行功路线,居然发生了这样神奇的变化,到底灵气和内力还是不一样的,根据烈火拳的行功路线,所展现出来的方式,能级更高,威力不知道增长了多少倍,那种温度,钢铁都能融化吧,这算什么?法术?火球术?”

心念闪烁,云景发现自己似乎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然后他继续总结。

灵气是被自己控制的,就导致了后面变成的炙热火球也是受自己控制的,然而那玩意威力很猛,毕竟是能量的绽放方式,近距离自己也是要受到伤害的,当然,控制起来随心所欲,倒是不用担心伤害到自己,然后,以之前灵气的量,所释放出来的火球,大概能维持十个呼吸就耗尽灵气熄灭了。

“若是加大灵气的量,能否让火球的威力更强持续时间更久?对了,如果控制那火球砸向目标的话,它是会爆炸呢还是持续燃烧?”

想到这些,云景意识到自己需要试验的地方还很多。

但这里是师父的中军大帐,还是不要乱来的好,万一把师父的帐篷点燃,那乐子可就大了,整不好会导致军营哗变的,而且云景也不想死,这处军营可是存放着大量火-药的……

按捺住痒痒的心情,云景并未乱来。

“刚才抽取的天地灵气,大概抽取了方圆五百米内的灵气才形成了那么大一颗火球,我如今念力覆盖范围是半径十公里左右,圆的体积增长不能以立方来计算,但若考虑到地下这一半灵气稀少的缘故,总之这直径二十公里范围内的天地灵气,若是施展之前威力的火球,我足以释放数百次,这还不考虑我消耗灵气但灵气却是在自行补充的情况下……”

然后他又在想,既然烈火拳的运功路线能以灵气模拟出来形成火球,那么其他功法呢?

悄悄的看了看师父李秋方向,云景按耐不住试了试,心说自己控制起来如臂使指,不搞出动静影响到师父就好。

然后云景换了一门寒冰掌进行试验,依旧控制灵气沿着寒冰掌的行功路线进行凌空模拟,很快路线模拟完毕形成了一个完整循环。

然后神奇的一幕再次发生。

完整的灵气循环路线下,灵气的特质发生改变,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展现出来。

微不可察的咔嚓声中,帐篷内温度急剧下降,一枚脸盆大小的冰球凌空出现,蓝汪汪的冰球寒意逼人,周围升腾冰寒雾气导致空气肉眼可见的凝聚出冰霜,相隔米许云景猝不及防都打了个寒战。

“这冰球,是灵气经过特殊路线后变化而来,它不是由水汽凝结,是实体,却比普通冰块冰寒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看上去就坚实无比,然而有什么用啊,用来砸人吗?砸在人身上能否将人体冻结?咦,它虽然是冰寒无比的实体,但到底是灵气转化而来,依旧是能被我控制的,也就是说,可以塑型……”

体会到这点,云景心念一动,那一团冰寒无比的冰球,在他意识塑型下,肉眼可见的变成了一枚米许长的冰锥!

这边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情况李秋怎么可能不关注,回头直接朝云景瞪了过来,然而当他看到冰球变成冰锥的画面,目光又呆了一下。

感受到师父责怪的目光,云景缩了缩脖子,下意识没去控制冰锥,结果冰锥径直掉落地上,尖端刺入地面尺许,然后崩碎开来,灵气耗尽,崩碎的冰锥也飞速消散,但寒意尤在,空气中的水汽冻结,很快帐篷内以冰锥消失的地方,直径十米都覆盖上了一次冰霜。

“将军大人,出什么事儿了吗?”

帐篷内的情况引起了外面守卫的注意,当即开口询问,大有立即冲进来的趋势。

再度瞪了云景一眼,李秋道:“没事,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

“是!”

然后李秋瞪着云景没好气道:“景儿你给我消停点”

“不会了不会了”,云景赶紧道。

李秋无语,没搭理他,虽然心头也好奇云景如何搞出这样的花样,可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云景彻底老实了,不再乱搞实验,然而心头却是活络开来。

“这已经算是所谓的法术了吧,灵气模拟功法运转路线,但灵气不是内力,所以展现出来的威力和形式也不一样,而且,既然灵气能模拟烈火拳和寒冰掌的行功路线绽放惊人变化,那么其他功法应该也是可以的,但现在却不方便试验,否则师父真的要生气了……”

“若是用灵气模拟我升级版的铁砂掌行功路线,会不会在我体外加持一件真实的坚固宝甲?若是模拟剑法行功路线,恐怕形成的就是锋锐无匹的剑锋剑芒了,还有其他功法,而且,灵气的量越多,或许展现出来的威力就越大,真心神奇,这才是灵气真正的用法!”

心头嘀咕,一个全新的世界呈现在云景面前。

这已经脱离了武学的范畴,云景在武学的基础上,结合自身实际,真正意义上的走出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接下来,他需要一点点的去实践,一点点的去挖掘。

“以前的路到底是走错了,心灵蒙尘,以至于自己独特的修行方式难以寸进,而今得师父开导,心灵通体,前路再现,而且,我现在才后天后期而已,以后踏足先天境界,学会了真气真元罡气等与之配合的武技,用灵气模拟出更加复杂的运功路线,所展现出来的手段绝对更加非凡,当然,那个时候消耗肯定也更加巨大,但我自身也在成长!”

想到这些,云景只觉未来可期。

但他相信,沿着自己如今的道路走下去,以后绝不仅仅只是用灵气模拟武道功夫行功路线那么简单……

云景不再胡乱做实验后,帐篷内静悄悄的,一个时辰后,帐篷内之前云景实验‘寒冰掌’弄出的冰霜已经融化,双生花的那边也传来了大离天子的回应。

“李爱卿可在?”大离天子问。

李秋赶紧道:“臣在”

“李爱卿,朕已经与内阁商议过了,关于杨将军他们的安排我等下再说,现在要说的是,之前朕让人紧急调取了四十年前的卷宗,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是关于杨将军他们那支镇边军的”

“四十年前,我大离差点和大江全面开战,盖因潜伏大江的蚁楼成员从他们那里抢到了一件东西,具体是什么卷宗上没有记载,想来就是如今杨将军他们守护了四十年的东西”

“当年蚁楼的人得到那件东西后,第一时间遭到了大江王朝的全力追杀,连传递消息的时间都没有,当年大江王朝为了追回那件东西,不惜调动军队,我方留意到大江的军事调动,也随之做出应对,最终在边境大战一场”

“那场战争的具体原因卷宗上并未记载,当初的知情者全部被大江王朝的人清理干净,以至于只有寥寥几笔记载就不了了之,毕竟当初没真正举国开战打起来”

“如今想来,那次危机正是杨将军他们守护了四十年的东西导致的,而且也随着他们带着那件东西的消失而就此尘封在历史,那些都已经过去,接下来是关于我和内阁商量后对杨开山他们的安排,你且听好,因为此时事关重大,不宜过多的人知道,所以李将军你亲自去办”。

双生花里面传来大离天子的声音说道。

顿了一下,天子的声音继续传来说:“李将军,朕已经下旨,圣旨最迟明天一早就会加急送到你的手中,到时由你亲自带人去宣旨迎接杨将军他们,你要安排好自己的事情腾出时间,同时,朕会安排涛儿与你同行,以示杨将军他们这么多年付出的肯定,此外在幻境处的蚁楼成员也听你调度”

“朕和内阁的意思是,杨将军他们为国坚守数十年,忠肝义胆,特赐他们每人忠义之士,其余赏赐暂且不表,皆在圣旨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此外,鉴于这支镇边军的付出,他们出来后,允许重新整军继续为国尽忠,然念在杨将军他们年事已高,若想解甲归田,由内阁安置”

“好了,以上这些,李将军到时候按圣旨宣读即可,我会命各方配合”

“最后,关于杨将军他们守护数十年的那件物品,你们护送出来后,交由邓老,朕会传话给邓老,由他出门接手,届时根据那件物品的具体,再由邓老处理,明白了吗?”

听完天子的吩咐后,李秋恭敬道:“臣李秋遵命”

“嗯,李爱卿,切记不可怠慢了杨将军他们……,边关战局,若有大变动,随时向朕汇报,就这样吧”

“恭送陛下”

交流完毕,李秋收起了双生花,将其放好,脸上居然出现了些许激动的表情,小声念叨着邓夫子居然也在这里。

邓夫子,是如今大离王朝硕果仅存的三位夫子之一,在此之前,李秋并不知道邓夫子也在斜阳城,还是刚才天子提及他才意识到的。

想想也是,如今边境大战,大离王朝同时面对北方三国,岂能没有神话境坐镇。

那可是夫子,大离王朝近乎所有读书人的精神信仰,活历史般的人物,李秋作为读书人,有机会亲眼见到,怎能不激动。

有一说一,几十年的人生,在此之前李秋还没那个幸运见过夫子呢,反倒是他徒弟云景和夫子之一的刘能相处过一段世间,还问了几个问题把人家差点搞自闭了,如果李秋知道云景如此对夫子,不知道会不会敲他脑袋……

‘邓夫子也在斜阳城么,啧,那等存在,若本身不想被人知道,我纵使念力观察入微也没法将其从茫茫人海找出来,对了,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刘夫子把叶天拐哪儿去了’,听到邓夫子的名号后云景心头不禁嘀咕道。

杨开山他们守护了数十年的东西,是敌国一位神话境高人的心血凝聚,这种东西带出来,还真得夫子那等存在才能妥善处理,其他人都不够格。

对于他们守护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云景并不是很好奇,也没有据为己有的想法,云景并不是那种见到好东西就想搂在手里的人。

不过云景心头有一种隐隐的预感,那东西的出现,很可能改变当下战局,改变大离王朝如今的‘劣势’。

李秋放好双生花之后,看向云景正色道:“景儿,刚才陛下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明天,圣旨到来,为师将携圣旨,与二皇子殿下前去接应杨将军他们,届时需要你带路进出幻境”

“徒儿明白,全凭师父安排”,云景点头道,反正他目前也没事儿,而且就带个路而已,别人怎么看待他能在幻境中自由穿行,云景心态改变后并不在意这点了。

李秋继续正色道:“待我们将杨将军他们接应出来后,有机会面见邓夫子,机会难得,为师会带你一同前往,到时你给我稳重一点,别做出邓夫子不喜的举动,若能得夫子指点一二,够你受用无穷”

“师父放心,徒儿不会乱来的,一定珍惜这个机会”,云景认真道。

虽然不是没有见过夫子这样的存在,但云景并不会因此就不以为意了,这是师父的一番苦心。

也亏得是自家师父,啥好事儿都想着自己,否则面见夫子这种事情,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呢,不是这层关系,他岂会带自己前去?

李秋点点头道:“嗯,你明白了好”

说着,他话锋一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奶牛养殖基地

转,皱眉看着云景道:“景儿,刚才你怎么回事儿?”

“师父是指那火球和冰锥?”云景眨眼道。

没好气的看了云景一眼,李秋说:“要不然呢?”

自家亲师父,没什么好隐瞒的,云景说:“这个事情,怎么说呢,师父,刚才徒儿突发奇想,然后就弄出火球和冰锥了”

“突发奇想就弄出来了?具体给为师说说,若是不方便就算了,为师也不是那种好奇心重的”,李秋想了想道。

当初第一次教云景练武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不凡之处,是以这会儿云景搞出那些新花样,他居然并不是很意外……

云景说:“师父,当初徒儿不是跟你说过嘛,我闭着眼睛都能洞察入微的看清楚周围的景物,而且在这种观察下,如今还能看到天地间一种肉眼看不到的灵动之气,那种东西徒儿也只能用灵动之气来形容了”

“然后就在刚才,徒儿闲得没事儿,尝试着用那种灵动之气模拟出烈火拳和寒冰掌的行功路线,居然还真的成了,于是就弄出了那炙热的火球和冰锥”

“这样么”,李秋皱眉,这已经超出了他理解的范畴。

别说那什么肉眼看不到的灵动之气了,就连当初云景那能闭着眼睛看清楚周围的情况至今他都没搞明白呢。

不得不说,李秋这个师傅当得,除了在学问和品性方面能指点云景外,其他方面多多少少有些尴尬。

见师父无法理解,云景心念一动,控制天地灵气沿着烈火拳的行功路线模拟一遍,然后一颗篮球大小的炙热火球就凭空出现了。

那亮橙色偏向蓝色的火球悬浮于虚空,炙热无比,帐篷内温度急剧攀升。

指了指火球,云景说:“师父你看,就是这样”

李秋怔怔的看了看火球,又看了看云景,无法理解。

十来个呼吸后,灵气耗尽,火球熄灭消失不见,像是从未出现过,可帐篷内的温度却做不了假。

在李秋发愣中,云景道:“师父你看,这是冰锥”

然后冰锥又凌空出现了,冰寒的气息弥漫,气温急剧下降,刚才还炙热无比,这会儿有寒冷非凡,整得李秋都有点不适应。

待到冰锥灵气耗尽崩碎消失寒意弥漫后,李秋看着云景沉吟道:“景儿你如今已然后天后期了?”

“是的师父”,云景点头道。

李秋说:“嗯,不算快也不算慢,以你这个年纪,已经很不错了,听说你还击杀过敌国先天,越阶杀敌,你这个年纪,世间不多,武道方面,为师已经没什么好教你的了,但你自己悠着点,别急于求成,自身安全为重”

顿了一下,他语气纠结道:“至于景儿你能不用肉眼看到周遭一起,这却是为师无法理解的,但你所说的灵动之气,为师猜测那应该是武道踏足先天后才能利用功法模糊感应吸收的天地灵气,这天地灵气,只能利用功法模糊感应吸收,至于谁能‘亲眼’看到甚至还能控制,为师却是听都没听说过,除了你”

“所以,在这些方面,为师并没有什么能指点你的,你只能自己摸索,但别胡来,自身安全为重,嗯,你自幼稳重,想来应该不会乱来”

“最后,你能控制灵气演化出来的手段,无论是火球还是冰锥,其威力,已经不下于先天后期用罡气施展出来的手段了,这点为师的感觉还是不会有错的……”

“可你才后天后期啊……”

说到最后,李秋的语气分外复杂,看自家徒儿欣慰又茫然,明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家伙,怎么就让自己渐渐的看不懂了呢。

威力居然已经堪比先天后期罡气施展的手段了?这‘法术’的威力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奶牛养殖基地

当真了得,须知自己还未尽全力呢!

“师父,这真的有那么厉害?”云景又搞出一个火球,指了指问道。

看着眼前的火球,感受着那炙热的气息,李秋点点头道:“嗯,为师的判断不会有错的,当然,这点手段在为师面前还算不得什么”

这么说,倒不是李秋敲打云景,他是真的有这个底气,虽然李秋先天后期,但他面对等闲真意境亦是不惧,毕竟他四大才子之首可不是吹出来的。

火球灵气耗尽后熄灭,云景说:“未曾想徒儿的突发奇想,居然能搞出这样的手段来”

“这是你自己的本事,为师无法给你意见,但景儿不用太过纠结,天下奇人多的是,不差你一个,不过为师要提醒你的是,虽然你有些手段,但切莫肆意高调,会给自己招惹是非,当然,也不用刻意藏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有本事该用就用,用到正确的地方,畏首畏尾优柔寡断的做法为师是不提倡的”,李秋想到之前云景的性格,意有所指道。

云景点头说:“徒儿明白”

随后李秋拍了拍云景的肩膀道:“好了景儿,时间也不早了,军营重地,你不是正规手续来的,为师也不好多留你,且先回去,明日一早在城门口等候,届时一同前去幻境接应杨将军他们,待忙完这些事情,为师再想办法给你安排个去处”

“好的师父,可是,咱爷俩好不容易见面,你都不留我吃顿饭啊”,云景笑道。

李秋撇撇嘴说:“去去去,这还没到饭点呢,况且为师还有军务要处理,哪儿有时间招待你,来日方长,往后时间多的是,莫做那小女儿态”

“徒儿就这么一说,师父别往心里去,那徒儿就先告辞了,师父你忙你的”

“嗯,出去让亲卫送送你,否则巡逻士兵不认识你是不会买账的……”

看着云景的背影,李秋心说自家这徒儿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往日的活泼,还好自己及时点醒,否则指不定变成什么样。

和师父分开,离开军营后,云景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城,而是跑得远远的,找了个无人的偏僻地点,好好的试验了一下自己的手段。

在他的试验下,一时之间那片区域火球冰锥齐飞,刀光剑影纵横……

直到下午时分,那很大一片区域变得狼藉一片,跟被炸弹洗礼过一样,最后云景才带着愉悦的心情意犹未尽回城。

“等下先去看望一下林夜星,也不知道他被沈姑娘打成什么样了,可怜的,然后,也不能光吃他俩的狗粮,整得谁没对象似得,干脆趁夜去看看小叶子得了,几个月没见了呢,反正我会飞,方便得很,额,大晚上的去看媳妇,老丈人会怎么想啊,会不会锤我?以后再抽时间去看看小白吧,一来一回时间恐怕来不及……”

回城的路上云景心头计划着。

到底心态不一样了啊,念头通达,随心随性。

“这才是我要的生活,以往是自己将自己束缚了”

嘴角含笑,云景心念一动,天地间纷纷扬扬的雪花向他靠拢,环绕着他,远处看朦胧雪花在他周围飞舞,看不真切他的身影,白衣胜雪的他在雪花的簇拥下腾空而起往斜阳城内飞去。

…………

喜欢人世见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