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男奴 纯纯欲动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最快更新太古丹尊 !

第二千三百一十章 惹了个秃子

计划赶不上变化,携龙蔑而来,本想在此有个依托。殊料想,龙蔑反倒先一步被龙宫扣押,把自己整没了。

重清缓缓上前,抬手轻拍了拍秦浩的右肩,暗暗传音道:“谨言慎行。”

龙蔑乃龙族出身,万圣龙王直系,与龙情同脉相承,被押去守灵出不了事。

但若秦浩稍有过激,和龙宫起了摩擦,他们形势便不妙了,很可能会被龙族强者直接哄出去,此行为取谕法的龙源而来,关系不宜闹僵。

况且重华神境并非没有准备,重清手里捏着一张份量不小的底牌,哪怕少了龙蔑,也可在龙源上搏一搏。

惊慌的呼唤渐行渐远,此时秦浩望着被龙卫押走的龙蔑也是爱莫能助。

“行了,你们随我来吧。”

龙情没有继续盘问下去,当年无间剑界一战,他亲身见到了整个过程,而刚才,更是从龙蔑身上得到了心里的印证。

君莫,亡在秦浩手里无疑。

他探查龙蔑真龙血脉时发现,对方至少怀有四万年道行,比君莫修为还要高,足以与他比肩。

以龙宫对龙敖一脉长年观察来看,他的子嗣少有这种神道根基,最出众者莫过于龙恬,而龙恬在龙敖未离开龙宫之前,便已经降生了。

所以,龙情判断龙蔑肯定借助了衍生神脉的超绝神物,恰恰那种神物,秦浩便掌握着一尊……轮回镜。

挥手扫出神华覆盖翡翠巨龙身上,那巨龙低吟一声,变作一尺的小蛇般缠在了龙情的手腕上,在两名俏丽侍女的陪同下,他领着重华神境的队伍往主殿旁边的一处行宫而去。

龙情并不羡慕龙蔑,靠外物衍生的神脉,始终不如刻苦修行来的踏实。何况,区区仙品四脉,如何能与他完美四脉相比?

战力而言,龙情自信,弹指间可将龙蔑镇压。

但他就不知,秦浩又在轮回镜的辅助下,修出了几脉神力。

“他能斩杀君莫,连龙蔑都衍化了四条神脉,想来不会比龙蔑差,应该也是四脉吧。”

心里这样想着,龙情将秦浩他们带到一处小宫苑,地方虽然不大,依旧显得璀璨华丽,各处装饰金贵十足。

“诸位先安顿于此,我长兄丧祭大致筹备妥当,但诸神王的神使未齐,还需稍待数日。届时,自会有龙宫之人前来传话。”龙情向诸人说道。

“应该的。”月元晋可以理解,各神王势力距离万圣龙域或近或远,行程固然存在偏差,宾客未齐,丧祭仪式不好举办,方方面面都需要照顾。

“若还有什么需要的,回头只管传令龙侍去办便可……焰刑。”龙情朝宫苑门口轻喊一声。

“末将在。”当即,门口出现一尊身披鲜红甲胄的魁梧身影,如同一炬神火站在那里,散发的龙意气息尤为强横。

“完美十脉。”月元晋眸光闪烁,与月上卿默契对视了一眼,龙宫实力果然不可小视。

“焰龙将,照顾好我们的客人。”龙情说道。

“是,九殿下。”焰刑拱手领命,这处宫苑由他负责。

“诸位,龙情先告退了。”龙情暗暗看了秦浩一眼。

“有劳九皇子。”重清、月上卿同时说道。

龙情点了点头,身后俏丽的侍女跟随,走向了宫苑之外。

李初三和龙蔑在半路上跟重华神境的人碰头,结伴而行,真会那么巧合,或蓄意安排?

龙情觉得哪里怪怪的,一时也说不上来,但这里是万圣龙宫,谁若不守规矩惹是生非,休怪他们龙宫不讲情面,尤其在他长兄谕法龙神的丧祭上。

“这一行,恐怕不会太顺利啊。”月上卿苦笑道,刚进龙宫,秦浩指认带来的龙蔑就被扣押了。

“顺利的话,九十九重那两位老祖宗,也不会让我们三个一起来了。”重清长吁一口气,昂起头,看向龙域广阔的天空。

话说,秦浩在他脸上留下的拳印为什么还不消,他都平衡了一月有余,至今也没和另外半边脸平衡干净。

……

丧祭在即,重华上九族神众,暂住这行宫之中。

期间,诸方神王势力先后抵达万圣龙域,有秦浩熟悉的青华山、战神族,也有死对头天诏神王派来的人。

此外,还有一部分距离较远的仍在路上。

自从龙蔑被带走以后,一去不返,再没出现过。

秦浩倒没有太担心龙蔑,作为龙敖的儿子,为大伯守灵,此为礼孝之道。

他现在担心的是如何向龙王开口,取那位谕法圣君的龙源。

如外公月神天和仙王所言,得谕法龙源,绝对是秦浩的一桩大造化,可助其最短的时间,破开十万天轮锁,引起天轮质变,甚至一举臻至大神之境。

但这龙源,真不好拿,不止烫手,还烫命。

宫苑一座假山上。

悉悉的水流声从身下的山石缝隙间流淌着,轻潺动听,秦浩盘坐其上,淡淡的天轮光辉在身躯时隐时现,他神意化为丝线,游走于天地间,与万圣龙域的天道交汇、共鸣。若仔细听闻,甚至会发现秦浩躯体中,似有股低沉的龙吟正在传出。

头顶上方的万里天穹,云层之上,时有庞大的神龙出没。

而这龙宫之内,神念稍微感应,便能察觉到一股股气息雄浑苍劲的龙威。

观龙形,听龙吟,感知龙气。

置身如此环境里,秦浩很难抑制自己,不自觉就陷入了修行状态。

遥想当年神荒断龙涯,秦浩曾得一条伪龙魂,后在伪龙魂的帮助下,催动燕鸣留下的神魔精血,获取了短暂的龙化之力。

此时再认真想想,坠落涯下的那条飞龙,不就是神荒原界的先天神龙吗?

或许比之万圣龙王不及,万圣龙王觉醒于混沌,乃鸿蒙精华所聚。

混沌生原界,秦浩得到的龙魂属于原界的先天生灵。

即便如此,也不会比龙宫其他龙族弱。所以,这让他有了凝练第八股神力的想法,属于龙族的真龙之力。

“他还真用功呢。”重清望着假山打坐修炼的秦浩,连日来,秦浩一直静坐那里。

“帝阶铸天轮,寿元无穷,对他来讲,他的天轮像被天诏下了生死期限,能不用功吗?”月元晋看着秦浩,他感觉得到,秦浩体内的龙意越来越强烈了,隐有铸炼神力的预兆。

在此,月元晋不得不从心里夸赞一声,这个侄女婿的修炼天赋确实没得挑,很强,或许与丹尊族的血脉有关吧,仙王曾说过,丹尊族从混沌中获取的先天之力与万灵有关,只可惜,他这位侄女婿的本命神通不显。

悲哀!

“阿弥陀佛,施主为客,不得主人同意,观龙形、听龙吟,感悟龙意,这与窃贼何异?”

正当这时,一句佛号传来,便见一行身披金色袈裟,手持禅杖的僧人不请自来,结队踏进了宫苑之内。

“是你……”

重清目光望去,微微惊愕。

却见僧众最前方,乃是一名模样清秀,年似二十出头的青年和尚,浑圆光亮的脑壳上面,印着八颗戒疤,气质超凡。

这小僧,名唤智蚕,是个佛法相当了不得的硬秃子。

无疑,这群僧人便是南天佛界的佛修,归属北佛界,乃是佛界先天佛祖之一,宝光佛祖的座下弟子。

智蚕,更是北佛界圣城佛子,宝光佛祖的衣钵传人,深得其佛道神通。

“少君,我们又见面了。”智蚕和尚将目光从秦浩身上移开,向着重清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他呼重清为少君,而不称施主,可见两人私下交情并不浅。

“南天佛界距离万圣龙域相隔两方神王宇,你们动作倒是不慢。”重清沉声道,只比他们晚了数日。

“哪里哪里,我若回了南天佛界,估计你还得等小半年。”智蚕笑道,他压根就没回去,他从南天佛界出来,就是为了在洪荒游历修行。

之前讨访重清,智蚕输了,然后去了太古界,先到青华山,再去战神族,这不,他刚从五亟殿过来。

智蚕佛子在北佛界的地位份量不低,而宝光佛祖又是佛界一位先天大佬,得知龙宫谕法身亡,宝光佛祖便施展神通告知了智蚕,由他代替佛界前来吊唁。因此,智蚕的速度才能这么快。

女主男奴 纯纯欲动

噢……”重清拉长了声音,问道:“是龙宫嫌你们,没给安排地方落脚,所以来我这寻个避风之所?”

“不不不,不是。”智蚕连连摇头,这重清也是好玩,他好歹是宝光佛祖的传人,龙宫怎么可能会轻视他呢。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重清冷笑了声,莫非心里不服气,还想比划比划?

智蚕秃子实力的确不弱,可惜,破不了他的重蒙秤,一身强横的佛力在重清这儿完全使不上劲。

“我此行不是来找你,而是来找他……”智蚕指向假山上打坐的秦浩。

“我?”此时秦浩早停止了修行,面露不解:“我与你不熟吧?”

女主男奴 纯纯欲动

佛曰,见面既是缘,小僧得知,你打赢了重清,是也不是?”智蚕神色变得严肃了许多。

“平手,是平手。”重清口中抗议大喝,是谁胡说八道他输给了秦浩。

秦浩默默看了重清一眼,向智蚕点头道:“没错。”

“……”重清一脸黑线。

“那便对了,老子找的就是你……过来吧你……”殊料这智蚕说变脸就变脸,牙关紧咬,勃然发怒,宛如一尊怒目金刚,起手朝着秦浩抓了上去。

砰!

手印脱手而去,混杂着卍字佛文,呼啸着一击将秦浩座下的假山轰得支离破碎,尘烟冲天而起。

秦浩身似箭矢,就在智蚕佛力爆发的一瞬间,他神行步便移形而走,悬浮在了一侧的半空中。

“智蚕,你干什么?”重清大喝道。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