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把腰抬起来 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事实很明显了。

腐夫并非只是在建筑物内下了毒。

而是将这“特色香料”投放到了全城。

这里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腐夫并不知道他们传送的落点。这意味着,腐夫对他们的研究还不算透彻……对于这种级别的战斗来说,欠缺情报就等于先天失利。

而坏消息则是,腐夫为了对抗安南,已经不择手段了。

这种规模的投毒,只是为了预先城市、封锁传送过来的安南和玩家——而且是在祂甚至不知道这东西是否有效果的情况下!

就连黄金阶的玩家,都有人中了毒。

那些原本居住在这座城市中的居民们,又怎么可能幸免?

“老大,”四暗刻第一个凑到安南身边,有些严肃的开口道,“我可能知道这毒物是做什么用的了。

“我刚刚试了一下……我们现在无法传送离开了。而且在这里,我们无法打开论坛。”

“……是吗。”

安南心中一动。

他试图打开论坛,但果然失败了。就如同在噩梦之中一般。

紧接着,安南试图化为流光。

但他的躯体刚刚变得如同琉璃般清澈、还未变成光芒的时候,安南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危机感——于是他立刻又变了回来。

“看来不只是禁止传送。”

安南叹了口气:“就连元素形态也被封禁了。”

“那估计,我们使徒化之后、能够任意传送的能力应该也被封印了。”

一旁的龙井茶接着说道。

猫形态的德芙口吐人言,安慰道:“腐夫已经知道我们能够传送了,这种程度的布置也算是在意料之中。”

“我只是在想……”

林依依突然开口道:“既然我们的传送、我们的论坛都被封印了……我们是不是死后就无法复活了?”

她这话一出,周围沉默了一瞬。

“问题不大。就算你们会暂时失去复活能力,但你们灵魂的拓本依然在我体内储存着……只要我不死,你们的‘账号’就至少不会被删除。”

安南这时开口道。

十三香接道:“也就是说,可能会【重生受限】。我们要做好无法在这里无限复活的准备。”

哈士奇吐槽道:“然后紧接着就是‘你的光能消散了’是吧……”

“这才正常。”

西酞普兰点了点头认真分析道:“芙芙知道我们能够任意传送,能够无限重生——甚至这无限重生本就是腐夫的权柄。祂对此加以限制,完全在意料之中。

“我记得之前尼二就做过类似的,能够给我们暂时封号的‘赫尔墨斯之毒尘’。腐夫作为神明,作出更高级的版本也是合理的。”

龙井茶补充道:“我甚至感觉,可能我们接下来都无法下线了……或者就是下线之后无法上线了。以防万一,还是先不要尝试了。”

酒儿将目光看向城中间:“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通过城市最中央的‘新风系统’,直接将这毒雾吹遍了全城。就像是在加湿器中滴入香薰精油来做水香薰一样。

“它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具有极大杀伤力的毒气,却能封禁我们的能力。那么这大概是类似于‘赫尔墨斯之毒尘’,可能是‘腐夫的毒气’、‘腐夫的香薰精油’之类的东西。”

玩家们之前就从孢殖磨坊那边得到了相关情报。

地下都市最初的形态,是如同圆形蛋糕一般的双层建筑、也就是所谓的据点房。

因为在人口较少的情况下,空气其实还算是够用的。当初安南在“双子座”噩梦中,曾经前往了十几年前的煤烬瘠地。

那时的煤烬瘠地,就是连风都没有、环境光也很是暗淡。

那就是因为还没有构建起基于仪式的新风系统,而光蚁层也还不够厚。如果城市要正式建立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在城市的最中间,插上一个能够在周围一定范围内更换新鲜空气的装置。

在那之后,这片区域才能算是“城市”。

而理所当然的——如果说地上世界的“新风系统”,是从外部抽取空气再进行净化。但在地下却不满足这样的条件。

哪怕有植物能够产生氧气,但那种程度的氧气根本不可能供给这么多人。因此他们不能只是做到“气体交换”这种程度。

毕竟地上和地下是有阻隔的。

这阻隔用于隔断灰雾,自然也可以隔断空气。而这个时代的人们,还远远没有研究出空气的成分,更不用说创建出能够轻而易举供给全城使用的氧气制作装置了。

这其实是神秘女士亲自发明的,能够“不断产出温度适宜、方便呼吸的可用气体、并将它传遍周围邻近空间”的复杂仪式装置。

虽然至今仍然不知道原理是怎么做到的,但智者们至少学会了制造这个装置的工艺。

但这个装置也有一个缺点。

那就是它其实并不能让空气变得清新,而只是产生新的可用气体。

这也是地上人在进入地下都市后,总会闻到的那种“怪味”的来源。

就如同进入了密闭的工厂中一般。哪怕一直开着空调、排气设备全力运转,空气中也总会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奇怪味道。而且在不同类型的工厂中、那种味道也会微妙的有所差异。

而在地下都市中,也一直有类似的味道——而且更加强烈。

一旦某个地下都市中被毒雾或是灰雾充满,仅靠那个装置、是远远不足以将空气重新变得清新洁净的,因为它连换气功能都没有。

同时,它也可能被反过来利用——

以前就曾有一位黑寡妇的信徒,在新风装置中下毒。结果造成了毒气在全城范围内弥散,最终就连下毒的那位信徒自己也没能跑掉。

从那之后,这个装置的口子就被堵上了。

普通人根本无法操作,哪怕将它拆毁、也无法投毒。

“酒儿说的这种情况,是完全可能的。”

安南赞同道。

因为安南还记得……腐夫曾经就是一位非常杰出的炼金术师。

而且是能够满足“至高冠冕”的,在某个时期、曾是世界最强的炼金术师。

虽然地下都市的智者们,无法顺利拆解这个仪式装置,但腐夫只是想要将它的功能歪曲的话、未必办不到。

——那些智者设置的技术加密手段,多半是拦不住腐夫的。

很快就有玩家远远的飞到城中央去看了一下。

发现那个像是一条电线杆子一样的“巨大空气净化器”,如今正在向外吹着一种粉红色的风。

这推测应该就是十拿九稳了。

但他们——尤其是那个带头的“流浪的孩子”,大着胆子、作着死,硬是敢凑上去近距离闻了一下。

也幸好有这个决策。

他们立刻得到了与之完全相反的答案——

只见孩子的身体突然僵住。

他大

宝贝儿把腰抬起来 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喊着:“别过来!

“这不是同一种香气!”

已经进阶黄金阶的流浪的孩子,身体却骤然间变得枯干、绽放出一朵朵带有些许粉边的白色玫瑰。

而在他身上出现那粉白色玫瑰后,他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木化。

——他并没有死去。

而是在原地扭曲着、化为了一丛“玫瑰灌木”。而因为它的根没有接触到地面,于是很快变得枯萎……

紧接着,这些花瓣如活物般散去。

甚至到这种程度时,孩子依然没有死去,依然保持着“不死”。

只是他的生命,被“分解”成了诸多碎片。

每一片花瓣,都是他的一部分。

——这时,安南才猛然意识到。

这城市中到底多了什么……

或者说,因为腐夫精通制造植物精油,让安南下意识的没有往那个方向想——

在全城的各个角落,都散落着一些或是新鲜、或是枯干的玫瑰花瓣。

有的是深红色的,有的是白色的,有的是紫色的,有的是蓝色的,有的是黄色的……

如同下过一场浪漫的玫瑰花雨,花瓣散落在全程各地。

“这就是你制造的……‘植物精油’吗?”

“正是如此。”

腐夫温和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很可惜,如果你亲力亲为,去检查那个仪式装置的话……现在事情应该已经结束了。”

祂从拐角中出现,身上裹挟着香风。

腐夫身上依然披着那身纯白色的丝绸长袍,头上戴着那顶带着五个尖角的、白色的象牙王冠。

王冠两侧一米多长的白色轻纱如耳如翅,从耳侧垂下,向祂的身后飘去。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下半张脸则始终保持着神秘的微笑。

祂在很远的地方就对安南张开了手臂,如同要拥抱安南一般。

腐夫赤着足走在地上——祂每走过每一步,地上便盛开了各色的花。

而在祂身边,无数花瓣如同有生命般环绕着祂、飞舞飘散着。随着他的出现,天上下起了花瓣雨,复杂而丰富的香味浮荡在空中。

腐夫优雅的伸出右手,一片粉色的花瓣停留在他白皙而纤细的食指指尖上。

下一刻,它化为粉色的蝴蝶、晃动着翅膀飞走。一边努力飞行着,一边在空中粉碎成发光的碎沫——留下一道绚烂的粉色曳痕。

那是如此美丽,如同梦境般的浪漫画面。

——假如,安南不知道那些花瓣的本质是什么的话。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