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闭小短裙 他吸着我的小豆豆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与余家的弟子勾肩搭背,说道:“各位余家兄弟呀,我们这次来,也不是干什么的,我们老祖宗,要见见你们家的余胖子。”

\\t“我们家主是你这样叫的吗?”余家弟子没有好气地瞪了简货郎一眼,但,也不是特别的介意。

\\t“就算我不能这样叫,那我们叫的老祖宗能这样叫吗?”简货郎笑嘻嘻地说道:“以我们两家的情份,你们见到我们家的老祖宗,那是不是应该磕几个响头呢,就算你们家的余胖子也应该砸一个响头吧。”

\\t简货郎这样一说,在场的余家弟子都不由向明祖望去。

\\t简货郎立即介绍李七夜和明祖说道:“这位是我们古祖,这一位是我们武家明祖,威名赫赫,你们总算听过吧。”

\\t不管余家的弟子有没有听过,但是,听到简货郎这样介绍,也不由向李七夜、明祖他们鞠身,虽然没有磕个响头,但是,这一鞠身,也

启闭小短裙 他吸着我的小豆豆

是恭敬,不算是敷衍。

\\t余家听闻乃是强盗,凶名在外,但是,现在一看,却彼有大世家的风范,所以,不知道的人,也是会为之意外。

\\t“所以说呢,我们家的老祖宗,找你们家的余胖子,有点事情,商量商量,是不是该让我们上去呢?”简货郎笑嘻嘻地说道。

\\t“这个,那是需要向诸位老祖汇报。”在这个时候,余家弟子也不由犹豫了一下。

\\t余家,被人称之为强盗,常常去干一些抢掠之事,甚少与他人往来,更与其他的大教疆国、世家古宗没有什么交情。

\\t但是,与四大世家算是一个例外,传闻说,因为四大世家与余家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岁月里,就已经是有着很深的渊源,虽然在那个时候,余家与四大世家没有很深的交情,但是,也有往来,直到后来,余家与铁家联姻,这更是加深了余家与四大家族关系。

\\t当然,因为余家一直被人称之为强盗,干些抢掠之事,所以,四大世家与余家的关系,往往也只不过是秘而不宣罢了,而且,四大世家与余家之间,并非是直接往来。

\\t“请客人上来吧。”在这个时候,天空上传下来一个声音。

\\t随着这样的一个声音传来的时候,天空上的云朵排开,在天空之上,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乃是一艘巨大无比的船只,这样的一艘巨艨藏于云彩之中,让人难于发现。

\\t当然,它不仅仅是藏于云彩之中,它本是有隐蔽之法,一躲在虚空之中的时候,往往让人难于发现天空之中有着这样的一艘巨艨。

\\t“诸位请。”听到巨艨之中传下来的话之后,余家弟子向李七夜他们一鞠身,邀请地说道,都纷纷起身,身体一荡,飞上天空。

\\t“公子,我们上去吧。”简货郎向李七夜他们笑嘻嘻地说道。

\\t“余家呀——”明祖看了天空上的巨艨一眼,不由说道:“我也是第一次登这艘巨艨呀。”

\\t“嘿,这艘巨艨,可大了,比外表看起来大得很多,那简直就是自成空间。”简货郎这小子明显是上去过,而且不止是上去过一次,笑嘻嘻地说道:“这就是他们余家的家传祖地了,余家子孙,世世代代,都是居于巨艨之上,世代在天空上飘泊,干些打家劫舍之事,嘿,这群强盗,千百万年来,都操着老祖宗的旧业了。”

\\t“一艘好船。”李七夜看了一眼天空上的巨艨,淡淡地说道。

\\t“余家这祖业,被称为神艨。”算地道人也都忍不住说道:“我们祖上,曾为他们占过一卦,说他们乃是从大灾难之中逃出来的,因祸得福。”

\\t“这个我知道。”简货郎立即说道:“嘿,他们说自己是余家子弟,但,好像他们并不是很正统,只能说是余家某一脉。”

\\t“什么某一脉,胡扯。”算地道人冷晒一笑,说道:“我们祖上为他们算一卦的时候,他们余家祖上的脚根就是很清晰。他们祖上,就一个戴罪之身的家伙,听说,被禁闭于苦地,因此能潜心修道,成就了一身造化。在大灾难之时,天崩地裂,禁闭的苦地崩碎,他也破地而出,得一神艨,横空出世,最终造化了当下的余家。”

\\t说到这里,算地道人嘿地笑了一声,说道:“说到这过,他们也不能代表余家正统,若是余家正统知道,也不会认他们这些余家子弟,余家,那可是堂皇大世家,又焉会认这些打家劫舍的强盗子孙呢。”

\\t“嘿,反正,现在余家不见了,他们就代表着余家呢。”简货郎笑嘻嘻地说道。

\\t关于余家的起源,种种说法,当然,余家本身,是不承受这种说法的,他们就算不说自己是余家正统,但是,他们渊源流传之中,他们先祖在余家的出身,乃是堂皇正道的。

\\t“我们上去吧。”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

\\t大家也都纵身而上,登上了天空上的那艘巨艨。登上巨艨,发现这艘巨艨的的确确是庞大无比,比外面看起来还在庞大,犹如是一座巨大的岛屿悬浮在虚空之上。

\\t余家子弟虽然有几分凶悍,但是,在接触李七夜他们一行的举止之中,还是显得有大家风范的,所以,那怕他们被人称之为强盗,然而,在他们的骨髓里面,依然是流淌着大世家的血液,这也是余家世代相祖的一个底蕴。

\\t就算是做强盗,那也的的确确是做了一群有修养的强盗,而不是那些呼啸山林的鲁莽之夫,这就是余家很特别的地方。

\\t余家家主在一个大厅之中接待了李七夜他们一行。

\\t余家家主,简货郎他所说的那样,是一个胖子,一个大胖子,肥胖得很胖很胖的肥子,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肉山,他走一步,全身的肥肉都要抖三抖,给人一种山岳颤抖的感觉。

\\t这个余胖子,穿着一身锦衣,手戴着金光闪闪的大金戒指,金戒指上镶着五色宝石,每一只手就一个金戒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暴发富,这样的一个大胖子,很难把他与一个强盗联系起来。

\\t但是,如果说,要从他身上找到什么不一样的气质,那么,在他双目之中,总是有一股凶光,在张合之间,威慑人心,当他神态一凝之时,就好像是一只庞大的猛虎,随着都有可能扑杀过来,把人撕得粉碎。

\\t虽然说,他身体很肥胖,但是,如果他扑杀过来,那么,他肥胖的身体一点都不受到任何影响,还是那么的敏捷。

\\t“哟,大胖子,好久不见。”一见到余家家主,简货郎也是十分熟稔地打招呼。

\\t余家家主瞪了简货郎一眼,说道:“你这小子,来我们余家,准没好事,上次带着我们家弟子溜了,还没找你算帐。”

\\t简货郎笑嘻嘻地说道:“不要那么紧张,我这是在教化你们弟子嘛,让他们好好做个人,别整天做一个强盗什么的,看,我这样的好人,都没有向你们余家收学费,你还想怎么样。”

\\t余家家主冷冷地说道:“是不是想我收拾你。”

\\t但是,简货郎却一点都不怕余家家主,虽然说,余家家主是一个大胖子,但是,实力十分强悍,而且不是一般的强悍,是强悍到一塌糊涂的地步,虽然作为一个强盗,他的名声不好听,但是,他的确可以强大到与那些大教疆国的教主硬干的地步。

\\t“别这样咄咄逼人,呶,我们家老祖宗来见你了,这是我们四大家的古祖,身份至高无上,这位是明祖,还不快快来磕头。”

\\t简货郎这样介绍,余家家主也不由望着李七夜,这就让他奇怪了,李七夜看起来不如明祖,但是,身份却比明祖高,这就让余家家主在心里面纳闷了。

\\t虽然余家家主见这样的情况觉得奇怪,但是,明祖他是知道的,武家最强的老祖,现在他都要在李七夜身边以后辈居之,这的确是非同一般的事情,而且,在这样的事情上,简货郎也不会糊弄他。

\\t“死胖子,别说我没提醒你,与我们家古祖说话,小心点,你若是说错话了,小心古祖一怒,拆了你们余家,到时候,你们无家可归。”简货郎在余家家主耳边提醒地说道。

\\t这可以看得出来,简货郎与余家家主的交情的确是非同一般。

\\t事实上也是如此,余家常常干一些勾当,而他们的赃物,有时候也是简货郎帮他们销赃的,再加上余家与四大家族就有不小的关系,所以这样的交情,的确是非同一般。

\\t“死胖子,还不快快拜见公子,犹豫什么。”简货郎瞪了余家家主一眼,说道。

\\t当然,简货郎也只不过是装腔作势,提醒余家家主罢了,他总不能说自己与余家交情很好,否则,让家族知道他帮余家销赃,他家里人会扒了他的皮。

\\t“余尊拜见公子,拜见明祖。”余胖子立即向李七夜和明祖他们一拜,他那庞大的身体一拜之时,那简直就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