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花露的书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这又是为什么呢?”丁凡摆出认真好学的姿态。

“因为,你们现在的举动,是在争取第一股东的位置。”高鹏翔挑明,端起茶吹了吹,喝了一口。

岂料,丁凡也没否认,点头道:“是啊!”

噗!

一口茶喷出一半,高鹏翔有点恼羞,嘭的声将茶杯重重放桌子上,吓得女孩儿抖了个激灵。

“美女,早点下班回家吧,否则你妈该担心了。”丁凡体谅道。

女孩儿脸上一僵,直到高鹏翔甩了甩手,连忙慌张张走出接待室,并随手将门给关好。

“公司还有三个重量级的股东,就算我同意,他们也不会答应的。”高鹏翔沉下脸来。

丁凡微微一笑,给墨玉虹使了个眼

金银花露的书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色。

早就憋不住了,墨玉虹腰板一挺,不客气道:“高董,天纵一系列操作,都合理合法。虽然贵公司号称盘子大,但是我想,您另外三个合作伙伴,不该排斥一个有钱有实力的新股东吧?”

“上市就是为了有更宽松的资金环境,这点我并不否认。但是,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公司的股东协议。即便是占据第一的股东位置,也只是针对某件事上,有更多的分量。但本公司的协议上写的明明白白,只需要百分之三十就能通过。也就是说,重大决策上,我们还是自己说了算。”

墨玉虹脸色一变,这就是说,拿钱进来了,但却依然控制不了,“高董,我们可以继续追加投资,拉大距离。”

“让第二股东之下的比例,微不足道?”高鹏翔反问一句,随后鼻腔哼出一股冷气:“墨总,你在京阳商界向来颇有美名,不该不清楚,把股价拉得离谱虚高,一旦回落,双方都有重大损失。投资公司再有钱,难道会以数倍的预期价格,去收购一家价值不匹配的公司?”

“这是最坏的打算,除非是公司不配合,鱼死网破。”墨玉虹寸步不让:“高董,公司换了股东,员工照样有工作,但如果您态度强硬的话,不知多少人会失业。”

“投资要的就是回报率!高价收购一家公司,到了那时,你们也会被天纵开除!可京航有机会能重新来过,照样能聚齐原班人马!”高鹏翔上火了,使劲拍着桌子。

你……

墨玉虹语噎,不是不能回怼,再说就得是难听话了。

看向丁凡,他正嗑着瓜子,极力赞美道:“这瓜子真香,又脆还干净,细细长长白白的,外形也不错。真好吃,简直停不下来啊!”

墨玉虹无语,这时候了,还有心思嗑瓜子唠嗑。

“现炒空运来的,无任何添加。心急,可吃不到好东西。而一旦开封,半天就要潮了,不是原来的滋味儿。”高鹏翔冷笑。

“说明还是以前的老工艺,保质期短。”丁凡不以为然。

“世上万物运行的模式,无非三种,传统,当下,再就是,耍流氓。有句话说得好,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我老姐和我小师妹都喜欢吃零食,这方面,我经验就比高董丰富。保质期短的瓜子,剩余的放到冰箱冷冻,就能吃很久了。”

“这又不是家里,难不成还要搞一个厨房?好笑。”

“这还不是茶室呢,怎么又有茶台还有瓜子?”

丁凡擦擦嘴巴和手,又喝了口香茶,换了副认真的表情:“高董,咱们就别打哑谜了,认真谈谈吧。”

“洗耳恭听!”高鹏翔没好气抱抱拳。

“就说这瓜子啊,即便是空运过来,也不是最新鲜,莫不如运进来原材料,自己炒。吃不完的,可以馈赠亲友,再多的可以卖。”

嗯?

高鹏翔眼睛瞪得溜圆,这不是还是哑谜吗?

“我的意思是,京航距离国内顶级公司,还有一定差距,更不要说国际上了。投资公司,第一次大手笔选中京航,也是我们的私心,想为家乡做点贡献。”

哦!

高鹏翔都气笑了,墨玉虹也连忙喝茶掩饰心虚表情,这话说得太道貌岸然了吧。

“京航是很优秀,但说到底,主要业务还是集中在国内外航班线以及货运方面。别人有投资高兴,高董却是如临大敌,正是说明对公司有更长久的规划,看似被打破了而已。”

“就是这样!”

“其实不然。”丁凡认真道:“难道高董只满足于覆盖率一点点提高,商务舱有了隐秘空间提供沐浴等服务?而对于五星评级,顶级综合物流资质,甚至可以反过来去投资其他航空公司不动心吗?”

“考虑眼下,其他以后再说。”

“言不由衷。”

“距离是有的,不是想就能得到的!”

“有了天纵的加盟,就能做到。”丁凡正色道。

“怎么讲?”

丁凡又摆出六粒瓜子,“还是说瓜子,正经好东西,但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拿空运的钱,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等空运而来的过程,只为片刻享受。”

“丁董,不要说瓜子了,说说合作问题吧。”

说秃噜嘴了,高

金银花露的书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鹏翔面上一囧,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合作用得非常恰当。”丁凡笑了,接着硕大:“天纵投资,目前有六家合伙人,京阳桂、吴、边三家,扶源凤家,兰大集团以及芮雪集团。经济实力自然不用多说,他们的加入,会让航空公司更上一层楼。”

“我明白,但是你们争的是第一股东的位置。”

“不错,不能不争,太有钱了,稍微争争就是第一。”高鹏翔听到,又要急眼,丁凡笑着摆摆手:“开个玩笑。我知道吴董的担心,怕我们会指手画脚,实不相瞒,投资公司的股东,并不参与管理。”

使了个眼色,墨玉虹立刻将文件调出来,高鹏翔不可思议张大嘴巴,意思再明显不过,几千亿资金,全由不拿钱的丁凡说了算。

“也给吴董一颗定心丸,同样道理,我们也只是投资受益,不参与集团管理。”

高鹏翔久久不语,半晌才闷声道:“万一你们变卦怎么办?”

“不用怕万一,只要我不变就行。高董,天纵在京阳成立,上来就搅乱市场,上头也不会放过我。再说了,我是靠分成吃饭的,没有效益,哪来的钱嘛!”

丁凡的话让高鹏翔忍不住笑了,此时他的手机接到好几条消息,丁凡淡淡一笑,放松往后一仰:“高董,请公司的另外三位股东,也来吃瓜子吧!”

喜欢全职相师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