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浓花娇芙蓉帐64章 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来了就找齐磊,这个章南是完全理解不了的。

虽然她知道,北广之所以给二中保送名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沾了齐磊的光。

可是,也仅此而己罢了。

真不至于到,一眼看不到,就心难受的地步吧?你们有那么着急吗?

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廖主任,这个...您找他有什么事吗?”

在学科创立还不明确之前,廖凡义还不想过多的陈述。八字还没一撇呢,和一个中学校长也说不着。

只能讪笑敷衍,“没什么,去年他到过一次北广,和我见过,而且印象深刻啊!”

章南了然,好吧,北广那件事儿,事后徐小倩也和她提过。

章南也只当是他们跑到人家的地盘胡闹去了,还真没想到,北广的大教授居然还记得。

只是这话一出,人大的庞清方、京城师范的张路臣,倒是来了兴致。

“咦?”庞清方玩味道,“小廖,你和这个齐磊认识啊?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廖凡义登时无语,“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被一个十七岁的孩子给打了脸,北广有什么好提的?

可是,他越这么说,庞清方和张路臣就越好奇。

追问之下,廖凡义也只好简单了说了一下,齐磊在北广的壮举。

听的两个人哈哈大笑,“这么说,这小子还真的有两下子啊!”

再结合北广给一个东北小县城的高中保送名额,大概也能猜出来这个保送名额是怎么回事儿了。

都是搞教育的,而且都是做社科的,张路臣更是心理学专家,北广陆校长又是老熟人,这点小心思,他们还是猜得出来的。

张路臣玩笑道:“要不,你们北广也别惦记了,弄回去也是尴尬,让给我得了。”

北广那场狂傲演唱会,其实在京城圈子里动静挺大的,事后的余波更是不小。

齐磊爽完就跑,他哪知道,因为他,着实给北广引来了不小的麻烦。

首先是,演唱会在北广的校园论坛引起了不小的反响,随后又波及了京城的各大高校论坛,从而也引出了不少的话题。

比如,JY部专门针对校园拜金主义的问题,约谈了北广的领导。

再比如,从而引发的社会讨论,持续了近一个月之久。

而张路臣做为搞心理学的,当时也针对这件事做过研究。

一是,这种全新的、被北广定义为“快闪”的表现形式,存在哪些心理学课题。

二就是,组织这场活动的人,张路臣也觉得值得研究。

半个小时,一个全新的表现形势,而且是在组织者本人应对突然状况的情况下产生的。

既是组织者,又是表演者,从心理学上来讲,这根本就不可能。

遇到突发事件,人本能的会遵从经验,并在潜意识里把自己放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

可是这个人,他的选择几乎是完全违背常识的,选择了最错路线,每一步都是错的。

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这是一个在心理学界从未遇到过的自然人模型。

要么,他就是个神仙妖怪,能预知过去未来。

所以,张路臣真的感兴趣,没想到来东北见的就是这个人。

“小廖啊,你把他让给我吧!”

廖凡义,“......”

正事儿还没干呢,怎么就开始要人了?

而更过分的是,庞清方也动心了。

好吧,也不算动心,庞老先生纯粹就是起哄,缓和一下气氛。

“我觉得,来人大也不错啊,我们的新闻学可比北广还要好!”

廖凡义脸都黑了,这俩老头儿不是啥好人啊!

殊不知,那边章南比他更迷糊呢!

不是...不是北广的校考吗?人大和京城师范的跑这儿来干啥?

刚刚廖凡义介绍的时候,也只是简单的说了是庞主任,张主任,可没说是人大和京城师范的,章南还以为他们也是北广的。

也不好多问,只是以章南的敏锐,发现似乎比她想像的要复杂得多。

此时,眼看就要到晚饭时间了,章南在政府招待所安排了晚餐。

可是,更让她无语的是,廖凡义只是安排北广负责校考的工作人员去用餐。他,庞清方、张路臣,还有其他几个人,则是让章南带他们去二中。

是的,大伙儿都等不了了,都急着见一见这个“社科天才”。

好吧,这可不是夸奖,纯粹就是调侃,甚至是贬义。

到了二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校园里,正处在晚自习开始前的喧闹,随处可见少男少女们三三两两,嬉笑打闹的身影。

章南带着人,直奔老宿舍楼三层。

结果,还没上到三层,就听见走廊里喝骂声不断。

“宋小乐,你就是个二百五!学习不咋的,还特么爱挑事儿!”

宋小乐,“你大爷,齐磊!骂人不揭短,你也算个爷们?”

郭志勇,“那咋的啊?你倒数第一还不让说了?齐老九人品不咋地,可也比你强!”

王学亮,“郭六百,你叫唤啥啊?你比宋老幺强多少是咋的?”

郭志勇,“我就六百咋的吧?宋老幺还1200呢!”

王学亮凡尔赛,“在我这儿,600和1200没区别,都是残废!”

郭志勇:“我去你大爷的!”

宋小乐,“王四傻,你找干架是吧!?”

齐磊,“四傻说的也没错,600和1200确实都残废!”

李沫从一班露出脑袋,“附议!”

宋小乐、齐磊、郭志勇、王学亮一口同声,“姓钱的闭嘴!”

钱沫沫败走:“......”

“.......”

“.......”

“.......”

章南脸都黑了,真丢人!

“这是....”廖凡义也是有点懵,真是长见识了。

两边对着干架的见多了,五个人站门口各自为战、罗圈骂的,还真是头一回见。

咳咳!

章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重重地咳嗽了两声。

一班、二班、十六、十七那几头一看是章大校长,跐溜,缩回去了。

跑的贼快,就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可是齐磊...齐磊往哪跑啊?

一看章南,还有廖凡义,短暂错愕,瞬间反应过来,也没事儿人一样。

“章校长!”

转向廖凡义,“廖教授!”

这个称呼一出,一班、二班,十六、十七又钻出四个脑袋,朝这边瞥了一眼,马上缩回去。

要知道,教授这个词在高中校园里可是不常出现。

而齐磊和章南、廖凡义打了招呼,又和后面的庞清方、张路臣等点了点头,算是欢迎了。

这让张路臣很感兴趣地好好打量了一下齐磊,突然问了一句,“你认识我?”

齐磊,“不认识啊,礼貌嘛!”

张路臣,“那就是说,你知道我们要来?而且,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

“呃,”齐磊一窘,没回答。

他确实知道廖凡义要来,也知道有几个人和廖凡义一起来。包括他们来的目的,老秦已经打电话和他说过这个事儿了。

不过,他还真不知道张路臣是干什么的。

一脸迷茫,“那...您是干什么的啊?”

张路臣摇了摇头,笑的更加玩味了。

他发现这小孩很有意思,非常的不简单。

张路臣虽然是做大框架的,大理论研究,可是对于心理学应用也属于兴趣爱好。

所以,他很善于观察一个人的微表情。

第一眼看到齐磊,他就做出了判断,这小孩有意思,心里装着的秘密不少啊!

是的,自打众人一出现,被他看到了,他先是微不可察的愣了一下,虽然只有一瞬间,却逃不过张路臣的眼睛。

包括和章南、廖凡义打招呼,和自己的对话。

这个孩子,总是习惯性的“延迟”一瞬间,这是一种很明显的防御心理。

说白了,就是每句话都得过一遍脑子,不能说错。

这种表现,要是在重要社交、危机社交的情况下无可厚非。

可是,如果成为习惯,那就说明,他心里一定装着很多不能说,或者说了会有大麻烦的秘密。

张路臣有点好奇了,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儿,能有什么秘密呢?

而且,如果他每一句话都小心,就说明,这个人是一个非常非常谨慎的人。那和北广的那件事,就又对不上了。

一个谨慎的人,做不出那么疯狂的

春浓花娇芙蓉帐64章 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事。

......

齐磊被张路臣看的有点发毛,这人什么情况?

不和张路臣对视,转向廖凡义,“廖教授,您这是直接就过来了啊?我还以为您得明天呢!”

其实,这话已经点明了,有人已经和齐磊通过气了,你们的行程我都清楚。

廖凡义自然也听出来了,心中惊讶,这小子到底在上面有什么关系?什么都清楚?

不过也没明着问,开玩笑道:“找你算账,那不得趁早?”

“呃。”

齐磊耳根子一热,这是吐槽他在北广干的那件破事儿呢!

廖凡义见他窘迫,也不多说了,正色道:“既然你知道我们要来,也知道我们来的目的了吧?”

齐磊,“知道。”

也不废话,“您看咱们是...在哪儿聊?”

廖凡义一滞,和庞清方、张路臣对视一眼。

他们今晚过来,也就是好奇,来看一眼这小子,还真没打算直入主题。

却没想到,齐磊似乎比他们还直接。

“那就......”

廖凡义看向章南,章南登时会意,“学校有会议室,在主楼那边。”

“那好吧!”廖凡义对齐磊道,“那咱们去会议室?”

齐磊点头,“行!!您先过去,我得回家取点东西。等我十五分钟吧!”

憨笑道:“我是真没想到您这么急,一些相关的东西都在家里呢!”

说完,齐磊也不等廖凡义点头,便奔下了楼,转眼没影儿了。

廖凡义等人愣在那儿,齐磊等于是又让他们惊讶了一次。

他居然还准备了材料?

摇头苦笑,“走吧,那就看看他给咱们准备了些什么?”

庞清方也是笑,“还真没见过这么特别的。”

至于张路臣,他对齐磊更感兴趣了。

又做出一个判断,这孩子如果不是人格分裂,就是个奇葩。

一言一行,都是十七岁,可是微表情和一些下意识的动作,超出心理年龄太多了。

章南带他们到了会议室,随后返身出去,与张嘉志走了个对脸。

不是巧合,张嘉志都在这等一下午了。

也不是确定廖凡义今天肯定过来,而是...机灵了一回。

万一呢?

万一今天过来,他这个当学生的,第一时间就得在啊!

刚刚,章南带着廖凡义进主楼,他都看见了。

此时大校长出来,他就马上贴了上来。

“章校长,用不用我......”

好吧,章南表情也有点没管理好,有点无语。

用不用你?

真挺为难的。

张嘉志这个人吧,专业能力是有的,不然也不会用他。

可是,这个人做人有缺陷,章南也是十分清楚。

他不太会交际,总是用力过猛,把简单的事儿搞复杂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专业能力很强,毕业却一事无成,没当上主持人,也没找到对口儿工作的主要原因。

那你说,用不用他?

照理说,该用!

校考的负责人,是在校老师的老师,这层关系,不用浪费。

可是,齐磊给他起那个外号真的一点都没说错,“张小孩儿”,他容易坏事儿。

思前想后,还是别用了。

章南有感觉,廖凡义来尚北,应该不仅仅是校考那点事儿,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有别的工作要展开,而且很重要。

对张嘉志一笑,“廖主任他们要谈事情,现在可能不太方便。”

“哦。”张嘉志明显有点失望。

但是校长发话了,这点情商他还是有的。

“那我就不打扰廖老师了,反正有得是时间。”

章南一听,松了口气,你可算是明白事儿一回。

但是,好巧不巧,张路臣从下飞机开始就没解过手,从会议室出来找厕所。

门开的当口,廖凡义正好看到了张嘉志。

登时眼前一亮,张嘉志是廖凡义留校之后教的第一批学生。而且是他最痛心的一个学生。

专业好、成绩好,就是说话不过脑子,结果混的挺惨的。

当初他毕业即失业的时候,廖凡义还想过让他保研留校,最后没敢。

好吧,北广不比二中,复杂得多,就张嘉志这个情商,还是廖凡义保下来的,属于裙带关系了,将来是个麻烦。

再说,他也驾驭不了北广的工作。

见章南和张嘉志在门口,廖凡义是有感慨的,起身迎了出去。

“小张啊!”

张嘉志一见,“廖老师!”

一改傲慢,深深地给廖凡义鞠了个躬。

随后......

随后就收不住了,和廖凡义叙旧,主动担当起“服务员”的工作,到会议室给大伙儿添茶倒水。

其实,有几个北广的老师都对他有一点印象,大家还寒暄了几句。

然后....

然后就飘了,往会议室一坐,不走了。

贴身服侍,他觉得这是他当学生应该做的,你看我多有眼力见儿。

把章南看的一副没脸见的样子,“小张....小张.....”

在门口一通叫,“你出来一下,我和你谈点事情。”

张嘉志,“啊?啊!”

心说,这校长咋就这么不会看情况呢?把他们伺候好了,咱学校的保送不就稳了?

多一个名额都行,那就差多少事儿呢?

“唉!”

......

齐磊那边儿,风风火火的跑回三石网吧,他要用的东西都在包间放着呢。

拿上一个厚厚的文件夹,又往学校跑。

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因为他手里拿着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

说实话吧,这一年多,齐磊悟出不少的道理。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道理就是:重生者最难的不是怎么挣钱,怎么快乐、怎么装逼,最难的是传递信息。

设想一下,你是一个重生者,不管你多么的可望财富,多么的只想过好自己这一摊子事儿。

可是,你知道明天就有人ZSG....

你知道有一个叫王伟的英雄即将逝去......

你知道未来的经济危机对于我们的国家是多大的机遇和挑战,也知道在原本历史轨迹中我们犯了什么错误,又错过了什么机遇。

你知道太多东西了。

你知道太多一句话就可以避免的灾难。

除了这些,你还知道,知道重生者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利用信息,传递信息,改变历史的信息!!

可是,你偏偏不能!!

而且,最难的就是传递这个信息!

因为你是重生者,为了守住重生的秘密,只能选择沉默,有限度的利用信息。

是的,极为有限的。

如果从效率的角度来说,所有重生者的效率都是最低的。

你信不信,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对重生的未知恐惧,没有重生的一切负面效应,一个重生的人,别说重生二十年了,哪怕只有一年、半年!

他如果可以公开,把这个bug利用起来,那整个世界都是天翻地覆的。

所以,对齐磊来说,最难的就是把未来的信息传递出去。

NLM的事情,他绕了一大圈儿,费劲了大力气,其实就是传递一句话的信息。

他做的每一件事,其实花费最多的精力也是掩盖信息的来源。

真的难啊!

而他手里这个,就是另外一个信息,一个对他、对所有人都影响重大的信息。

跑回学校,奔向四楼的会议室,就见章南和张嘉志在门口低声谈论着什么。

“校长好,张老师好!”

齐磊灿笑着打着招呼,然后很自然越过二人,一把推开全议室的门,迈步而入。

......

张嘉志眼珠子没瞪出来,“你!!你给我回来!”

这熊孩子,跟我耍横也就算了,这么重要的客人,你连门都不敲的吗?

再说了,你跑这来干什么?这是你来的地方吗?

要拉齐磊回来,本能地跟着也进了会议室,章南想拦都没来得及拦。

“齐磊,你注意点!”

几乎是喝骂,但话还没说完,齐磊疑惑地回头看见他。

“我....”

那边,廖凡义却是主动拉开一把椅子,“你可算回来了,坐!!”

嘎!

张小孩同志一下就懵了,没搞清楚状况。

齐磊还奇怪呢,这人疯了吧?拦我干啥?

顺着廖凡义的指引,坐下,先不管他,“久等了。”

廖凡义,“不久不久。”把自己的水杯递到齐磊面前,“跑着来去的吧?先喝点水,压一压。”

张嘉志:“......”

“那什么...”廖凡义突然来了句,“小张,这没你的事儿了,你回去吧!”

张嘉志:“......”脑瓜子嗡嗡的。

听话的、本能的退出会议室。

双手扶着门把手,把门关严。

“校长,他们找齐磊干啥啊?”

章南闭了眼,“张老师,川音考校的情况,你还没和我说呢!”

“正好,你现在和我说说,考的怎么样?”

“哦哦!”张嘉志一愣神儿,“哎呀,我这个脑子啊,忘了!!我现在就和您汇报!”

溜溜的跟在章南屁股后头走了,一边走,一边汇报,“校长,我跟您说哈,咱们这回考的可好了!”

“您放心,回头我再和廖老师套套近乎,我觉得,高三这几个都能走保送!”

章南一边听,一边赞赏,“这批孩子,多亏张老师教的好啊!”

张小孩儿,“嗨,那不都应该的吗!?”

“您就看我的吧!专业方面,这几个孩子都没的说啊!”

“另外,廖老师那边就更没得说了。我还在北广的时候,廖老师就对我好。真的,肯定能给这个面子!”

章南:“......”

把章南干不会了,你说我是应该鼓励你呢?还是打击你呢?

最后只能道:“也别把希望太放在私人关系上,主要还是得学生有实力。”

张小孩,“都过硬...都过硬....”

“对了校长,他们找齐磊干啥啊?”

章南,“......”

“小张,你觉得咱们广播室的设备是不是该换一换了?”

张小孩,“不用,浪费钱,现在的就挺好!”

“那什么?到底他们在会议室干啥啊?”

章南实在受不了了:“回你班去,问什么问!”

“哦。”

张小孩可委屈了,你不让问直说呗,发啥火呢?

......

————————

会议室内。

一众人等,神态各异地看着气还没喘匀的齐磊。

他们之中,有的人和廖凡义想法一想,急于知道国家重点支持的这个新学科到底是什么定义,期盼着眼前这个少年能给他们一个答案。

而有的人,则和庞清方想法差不多,社科类的学科就没有天才,他们不认为齐磊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此时,庞清方看着齐磊手里紧紧攥着的那个文件袋。

“说吧,小同学,数字媒体,请你给我们一个准确的定义。”

齐磊则是平复了一下呼吸,深深的看了庞清方一眼,呢喃道:“数字媒体?”

突然气场一变,神情肃穆起来。

那边本来很放松的张路臣,突然就坐直了身子。

因为....因为齐磊现在表现出来的姿态,是绝对不属于一个十七岁高中生的。

他在用肢体语言转换角色?

“我想大家一定很好奇,为什么上面有人推荐你们来找我?”

齐磊终于开口了,不是回答,而是反问。

此言一出,庞清方、廖凡义都不由点头,“确实有些好奇。”

庞清方道:“我相信这个世界有天才,可是我不相信在社会科学方面有天才,因为这是一个考验阅历、依靠经验的学科。”

只见齐磊点头,蹦出一句,“我可没说我是社科天才哈。”

“嗯?”

众人疑惑的目光中,齐磊嘿嘿一笑,“实话实说,我确实有一些超出常人的天赋,但是在逻辑推理和大数据分析上面,和社科不沾边。”

“????”

“????”

“????”

结果下一句,更把大伙惊着了,“我曾经帮上面,做过一些战略上的分析和推演,解决过一些问题。”

“至于是什么具体问题,就不方便说了。”

好吧,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方便说....那就是机密呗?

“也曾经...也曾经利用网络大数据,做过一场成功的网络营销。”

“也正是因为这次营销策划,让我发现了一些未来可能存在的问题,所以向上面的人提了建议...”

看向廖凡义,“和您倡议这门学科的老秦,就是这个人。”

噗!!!

几个老学究差点没吐血,说来说去有点邪乎。

可是,又由不得他们不信,尤其廖凡义。

他见的那个人确实是老秦,也确实是老秦向他推荐的齐磊。

更真实的是,整个过程,上面对新学科的支持力度之大,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此时此刻,那几位不太看好齐磊的人也不得不重视起来,这个少年,确实不是凡人,他有东西!

是的,这是一种本能的认知,上面都在用的人,说明他有过人之处。

庞清方凝重起来,语气都变了。

“那么,请你给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是数字媒体?”

齐磊皱眉想了想,皱眉道:“这个概括,其实不准确。”

众在前倾身子,“怎么不准确?”

齐磊,“所谓数字媒体,我能想到的有两个部分。”

“第一,理论概述。数字媒体就是指以二进制数的形式记录、处理、传播、获取过程的信息载体,这些载体包括数字化的文字、图形、图像、声音、视频影像和动画等感觉媒体,和表示这些感觉媒体的表示媒体(编码)等,通称为逻辑媒体,以及存储、传输、显示逻辑媒体的实物媒体。”

这个前世齐磊学过,张嘴就来。

“第二,就是数字媒体技术,通信工程、自动控制、信号与信息处理、电路与系统,等等应用于网络时代的技术导向。”

“所以,如果单说‘数字媒体’四个字的话,它更像是一个工科门类。”

“......”

“......”

“......”

众人有点懵。

不是齐磊说的这些东西他们没听懂,而是恰恰相反,听懂了才懵。

因为他们对数字媒体的个人理解是和齐磊这个差不多的,这就是个工科啊!

那么问题来了,工科,你去找计算机专业的,找媒体技术专业的,两相结合就行了啊,找我们来干什么呢?

这里面有国际政治、有心理学,有大众传媒、有社会学,新闻学的,全是大拿。

可没有一个和数字媒体沾边儿的,好不啦?

“所以说,数字媒体这四个字概括的不全面啊!”

廖凡义有点急了,“那你说说,怎么能概括的全面!?”

齐磊,“数字媒体,只能说是从技术层面解释了一个学科。”

“可是,因为数字技术产生的媒介变化,从而对新闻、社会、国际关系、大众传媒等等学科的影响和变化,才是这个学科存在的意义。”

“!!!!”

“!!!!”

众人又惊了,不是联想到了齐磊所说的影响有多大,都没概念,上哪联想去?

要说,这个问题现在提出来,就超前。

国外都没有研究方向,更不要说已经习惯了跟着国外走的国内学术界了。

他们惊讶的是,这还不是一个小分类,这是个大类学科?

廖凡义试探性了问了句,“包含很多?”

齐磊点头,“很多!”

“具体有什么?”

齐磊,“我能想到的,包括,网络社会学、网络心理学,网络传媒学以及互联网时代的国际关系变化、文化渗透等等。叫什么学,我也说不上,得你们自己起名儿。”

廖凡义:“......”

头疼,他是来找齐磊解惑的,结果越说越迷糊了。

什么网络社会学、网络心理学的?网络影响有那么深渊吗?

对此,齐磊只说了一句话,“廖教授,庞教授,张教授,也许你们现在没有概念,那我就简单的给你们举个例子吧!”

“传统媒体时代!”齐磊愈发严肃,“包括现在!!”

“新闻,大众传播的概念是单向的,至少我们国家是单向的、集中的!”

廖凡义凝重起来,“具体点。”

齐磊,“我们的国家体制决定了我们的官方媒体,以及社会媒体的性质,易掌控,易支配!”

“再加上传统媒体的本质,就是一个在说,一个在听。”

“媒体说,百姓听。”

“结果就是,舆论和国民思想易于引导!!”

“而西方思想、反动言论,无法突破这层壁垒,文化防御的成本极低,且无比牢固!”

“就算个别声音刺耳,也没有发声的渠道。”

“可是,网络时代,媒体是双向的、发散的!!”

“媒体在说,任何人都可以在说。一个信息,任何人都是传播者,任何人都是受众。”

“这种情况下,你的新闻防御、文化壁垒就失去了优势。无孔不入的情况下,你再用传统新闻学的手段来防御来引导,那就必败无疑!”

廖凡义,“!!!”

可惜齐磊还没说完,“新闻学针对传统媒体的理论、对大众传媒的基本认知、对社会学、大众心理,国际关系的影响。”

“这些应对手段都将失效!”

“到时候,就不是新闻失效那么简单了。”

“传统媒体会落伍,会失去权威性,会失去公信力,会被人家用各种你想不到的手段打的措手不及的啊!”

“这就是研究这门学科的意义!”

那边庞清方汗都下来了。

“有,有这么吓人吗?”

.......

今天少点,状态不好。

还有就是.....

我能请个假,去看个《长津湖》吗?

......

感谢【大象鼻子长又长】的盟主支持。

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

感谢【柴嵩】、【xt460】的万赏支持。

爱死你们了!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喜欢重生之似水流年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