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各种塞笔 可乐2金银花露水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看着重新飞回到手中,光芒已然暗淡了一些的飞剑,章泉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然而,对于冯贺的那种恨意与杀机,却也同样疯狂的暴涨着,让他此时双眸越发显得通红,简直恨不得将冯贺扒皮抽筋,碎尸万段一般……

“师弟啊,不要说做师兄的不给你机会!”

冯贺冷笑道,“最后一次!如果你现在愿意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放过你,还有他们!”

此时的那激战中,又有好几个巽风门人惨死当场,腥红的鲜血不断从他们的尸体上流出,不少的残肢断臂散落开来,让章泉看的目眦欲裂,越发的愤怒非常。

而反观那些极风门之人,或许会在李杰等七人的攻击下有些狼狈,但直到如今,相较于巽风门人死了十多二十个的情况,那些极风门人不过损失三四个而已,完全不成比例……

照这么下去,就算李杰等七人,恐怕最终也逃不过死之一途。

“冯贺,如果你还是个人,念在以往你也算是我巽风门之人的份上,就让他们离开!要杀要剐,我随便你!”

章泉死死咬着牙,沉声说道。

“这不可能的,师弟!”

冯贺耸耸肩,回道,“除非你愿意答应我的条件,否则我绝不可能让他们离开!最主要的,师弟,你也应该知道师兄我可不是那种善良之辈!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我有敌意的人!”

“那就别废话了!”

章泉努力让自己不去看激战的惨烈情况,咬了咬牙后手持飞剑,身形顿时闪烁而出,“有种,你就杀了我,我保证你连《风雷诀》的一点字迹都看不到!”

“呵呵,不管如何,那《风雷诀》肯定就在这里,大不了杀了你之后,我命人将此处铲平,我还真就不信找不出来!”

冯贺冷笑着说道。

‘锵’的一声,他手中精芒一闪,一柄墨黑长刀瞬间出现,将攻击而至的章泉完全挡下。

刀与剑的碰撞,顿时迸发出阵阵火花。

恐怖的力量相互对峙,此时的章泉与冯贺二人目光相对,但相较于章泉那无比愤怒的通红双眸,冯贺却是嘴角微翘,脸上满是不屑与蔑视。

区区合体中期而已,就算他拼了性命,又怎能与自己的洞虚前期相比?

哪怕就算章泉欲要自爆,可只要冯贺能及时反应,也根本不可能给他带去什么太大的伤害……

“我要杀了你!”

章泉的声音好似是从牙缝中强行挤出来的一样,满是森寒。

“你可以试试?”

冯贺嘴角满是嘲讽,主动退开。

而此时的章泉简直愤怒到了极点,他愤怒的双眸死死盯着冯贺,手中那柄靛青色的飞剑也好似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不断的发出声声剑吟……

“死!”

章泉没有二话,怒喝声中,飞剑飞旋而起,眨眼间靛青色光芒大盛,在四周无数能量的涌动中,迅速化作无数道剑芒,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剑阵,朝前方的冯贺直袭而去。

嘶嘶嘶……

怪异的风声骤然响起,宛如让人能够看到那青色的风吹过的痕迹,更让此时的环境温度瞬间下降了不少。

“啧啧……不愧是师弟,有点本事啊!”

冯贺的脸上划出一抹冷笑,可却毫不在意,他所持的那柄墨黑长刀也瞬间喷吐着刀芒,轻轻舞动之中,便是将那些窒息而至的颊囊你全数挡下,根本没有一点错漏。

“师弟,你真的不行啊!”

冯贺轻轻摇头,冷笑道,“就算你到了洞虚前期,也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巽风门的攻击法诀,实在是太多单一了!你这样,又怎么能杀得了我呢?”

“所以……”

话音至此,冯贺蓦地眼中一寒,“还是让我来杀了你吧!”

声音落下的刹那,他那柄墨黑长刀陡然脱手而出,吸收着四周的能量,在其自身真元的灌输下,竟是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好似化作一条黑色蛟龙,在冯贺头顶盘旋一圈后,便是无比狰狞的朝对面袭去……

“不好!”

章泉见状陡然色变,急忙剑诀掐动,让那被挡住的无数道剑芒瞬间凝结成本身的靛青色飞剑,而后体内真元就是运转开来,让那暗淡一些的靛青色飞剑再次光芒大盛……

‘嗖’的一声,飞剑没有退缩的朝那条黑色蛟龙迎了上去。

“呵呵呵……给我破!”

冯贺见状,直接眯起了双眼一声轻喝。

轰!

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声声哀鸣,那靛青色的长剑在黑色蛟龙的冲击下,从半空中直直坠落,‘锵’的一声落在地上,光芒彻底暗淡下来,甚至可以看到剑身上丝丝龟裂的痕迹。

“噗……”

与此同时,章泉受到了极大的反震与冲击,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面色苍白不已。

“师弟,想好了吗?最后一次机会,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啊!”

冯贺眯着眼冷声道,黑色蛟龙的攻势被他暂缓,蛟龙龙头就悬浮在半空之上,狰狞不已的盯着章泉,大有他再不同意,便直接将其撕成碎片的架势……

“做!梦!”

咬着牙,哪怕此时的章泉伤势不轻,真元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但却依旧没有任何的退缩。

他虽然面色苍白,可一双愤怒的眼睛却依旧通红,恨意十足!

“好!很好!”

“非常好!看来,师弟你是真的不怕死啊!”

冯贺

伪装学渣各种塞笔 可乐2金银花露水

咬了咬牙,面色极为狰狞,“也罢,我可以先不杀你!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这一个个得意弟子死在你面前!”

“去!”

下一刻,只见得冯贺伸手一指,那原本紧盯着章泉的黑色蛟龙猛地尾巴一甩,迅猛无比的朝混战的其中一人袭去。

“小四,当心!”

章泉见状,顿时撕心裂肺般的喊道。

小四,也就是他的四徒弟。

可是根本没等小四有任何反应,那黑色蛟龙竟是张大着龙嘴,将他的脑袋直接咬掉,脖颈处鲜血如泉涌般喷出,缺失了脑袋的小四,只是稍微抽搐几下,便重重倒地,俨然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黑色蛟龙则是在飞旋过后,将小四那颗已经分辨不出相貌的头颅吐了出来,如同扔垃圾似的扔在地上。

尤其,那一双眼睛更死不瞑目的睁着。

“小四!”

“四师弟(四师兄)!”

大家见状纷纷痛呼出声,有几个巽风门人一不小心,更是被极风门之人直接残杀,真可谓是惨烈到了极点。

“怎么样,师弟?好玩吗?要不要继续?”冯贺冷笑着说道。

“冯贺,你不得好死!”

章泉死死盯着冯贺,咬牙切齿的道。

“是么?那咱们继续……”

冯贺嘴角满是冷笑,再次遥遥一指,霎时那杀了小四,悬浮在半空的黑色蛟龙,再次化作一道黑光直袭而下。

“啊……”

这一次,竟是接连直接穿透了两个巽风门人的胸膛,让他们发出临死之前的惨嚎后,身体瞬间炸裂开来,在无数血肉的纷飞中,黑色蛟龙竟是朝着李杰飞了过去……

没错,就是李杰!巽风门的大师兄!

“杰儿,当心!”

虽然早就已经提醒,李杰也及时作出了反应,可即便如此,黑色蛟龙的攻势还是势不可挡。

咔嚓……

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李杰虽然及时闪身躲避,但他的左手还是被黑龙齐肩斩断,鲜血不要钱似的涌出,但值得庆幸的是,李杰强忍剧痛的急速闪身,总算是暂时保住了自身性命……

“哟呵,还躲得过去啊!这小子还真不错!不愧是我冯贺的师侄!”

冯贺笑着说道,只是笑容却十分的冰冷。

“师弟啊,你最好想清楚,要不然接下来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不信你瞧……”

冯贺说着,手上印诀快速掐动,那蛟龙身上陡然黑光大盛,竟是迅速的分化成了三条,虽然身形小了一些,可展现出的那种威势与杀机,却是迅猛增加,尤其在半空中不断飞舞的样子,更让在场众人尽皆色变。

而此时,所有的激战已然停止。从情况来看,巽风门虽然人数占优,但却处在绝对的下

伪装学渣各种塞笔 可乐2金银花露水

风!

“你若再不答应,那可就别怪我了!今天,我就让这里血流成河!”

冯贺依旧是笑着开口,但那种冰冷却让人不寒而栗。

“我……”

章泉闭上了眼,神色悲哀到了极点,甚至在他的眼角处,都能看到丝丝晶莹的泪珠。

为了巽风门的传承,他肯定不能交出《风雷诀》,更何况还有最宠爱的小徒弟马慧蘅。

如果仅仅是他自己,也就罢了,死也就死了。

可还有那么多巽风门的人,又该怎么办?

“如果我把《风雷诀》交给你,你真的会放过他们?”

章泉重新睁眼,问道。

“我有两个条件!”冯贺摇头。

“你……不要欺人太甚!”

章泉眼睛一瞪,怒斥道。

“两者缺一不可,否则还是那句话,今天你们谁也活不了!”冯贺继续道。

“我用我的命,来换她的命,也不可以?”章泉继续道。

“当然!”

冯贺轻轻耸肩,“我要的只是《风雷诀》和马慧蘅!”

“要我?”

马慧蘅愣了愣,浑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心甘情愿跟你走,你会不会放过我师父还有师兄弟们?”马慧蘅问道。

“还要加上《风雷诀》!”

冯贺耸耸肩,舔了舔舌头看向马慧蘅,道,“师伯我说话算话!”

“师父……”

马慧蘅扭头看向了章泉,而章泉却是自感悲哀不已。

连巽风门的传承,和自己的徒弟都保护不了,他还有什么资格当这个门主,当别人的师父?

“小师妹,不……”

“师姐,不要……”

诸多巽风门的人纷纷出声,他们不怕死!

“好热闹啊!”

然而就在这时,几道身影忽然从远方闪掠而至,楚轩环视众人,似笑非笑的道,“看来,我们来的还真够及时的啊!”

喜欢凌天至尊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