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会所内

偏生厉成苍的事,还没人敢管。

苏呈看向许阳州时,觉得自己的阳哥应该能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

救他,结果某人正在点单,他只笑着看向服务生,“麻烦帮我们来一瓶核桃露。”

“好的。”

随后,

核桃露被递到了苏呈面前,许阳州笑着看他,“来,弟弟,补补脑子。”

苏呈气得跳脚:

我特么脑子好得很,你才要补脑。

他颇为赌气得般的,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结果厉成苍再度开口:“你喜欢喝?那再给你来两瓶。”

苏呈欲哭无泪:

我喜欢肥宅快乐水,我爱可乐,谁爱喝这个啊。

再说了,与其给我补,倒不如回家给你妹妹补补脑。

苏羡意难得看到自家弟弟吃瘪,还不敢直言。

你不是很能耐吗?你倒是怼他啊。

瞧见她笑得幸灾乐祸,苏呈更是无语:

全场,就属你笑得最开心,你还是我亲姐吗?

吃完饭,许阳州提议去唱歌,厉成苍却盯着苏呈,示意他跟自己走,他只能苦逼得向众人求助。

许阳州拍着他的肩膀:

“弟弟,你安心的去吧,你想唱什么歌,哥帮你唱。”

“我什么都不想唱。”

作为凤凰传奇资深粉丝,许阳州提议:“那我帮你点一首《自由飞翔》。”

“……”

苏呈只想让他滚蛋。

当他被大佬单独留下辅导功课时,厉成苍还认真问他:

“看了这么多卷子,你觉得她最大的问题在哪儿?怎么才能快速提高成绩?”

依着苏呈这张嘴,他其实很想说:

要不换个脑子?

再不行……

你换个妹妹?

这话他不敢说,面对询问,只笑了笑,“基础不牢。”

厉成苍点头,“辛苦你了。”

“不辛苦。”苏呈悻悻笑着,只后悔自己当时嘴欠,在他面前夸耀成绩好,如今却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苏羡意中途来过一次,苏呈以为她是来拯救自己的。

结果她却说:“厉大哥,待会儿能麻烦你送小呈回学校吗?”

苏呈:“?!”

厉成苍:“没问题。”

反正他就这么被亲姐给抛弃了,有了姐夫就不要弟弟了,自己真是太惨了。

苏羡意有点累,与陆时渊提前离开了会所。

她还特意打包了一些吃的,准备回家讨好一下谢驭,结果到了家,才发现家中空空如也,再询问陆老,这才得知他白天出门后就没回来。

打了电话询问,他说在忙。

最近都是他在照顾老爷子,如今陆时渊回来,他想放松一下,忙自己的事也正常,加之某人近日心情不爽。

苏羡意得知他在忙,也没多问。

倒是陆老,知道她一人在家,让她留在家里多玩会儿。

“要不要泡个脚?这个季节,泡脚很舒服的,我给你试试我的泡脚桶。”老爷子像是献宝一样,拿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

出了自己的智能足浴桶。

又给陆时渊整了一个泡脚盆。

他盯着那牡丹印花的搪瓷盆,有些抗拒。

“瞧你那样儿,谢哥儿一直都用这个盆,怎么轮到你就不行了?”

苏羡意笑出声:

他哥,原来在家过得是这种日子啊。

**

另一边,源华府

陆识微一觉睡得深沉,又无人打扰,当她醒来时,已是晚上九点多。

耷拉着拖鞋进入客厅,就闻到一股鲜甜的鱼汤味儿,而谢驭正端坐在沙发上。

一手执书,一手拿笔,似乎是在书上做标记。

一盏钓鱼灯从沙发一侧延伸,笼罩在他身上,将他冷厉的五官衬得柔和几许。

只有眉骨处那道浅疤,仍旧煞气。

陆识微斜倚在门框上,打量着谢驭,忽然觉得,这种生活很不错。

“醒了?”注意她出现,谢驭放下书。

“嗯。”陆识微点头,给自己倒了杯水。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好。”

“先喝完汤。”

陆识微点头,路过沙发边,才注意到某人正在看怀孕相关的书,她拿起翻了翻,忽然就笑出声。

她喝着鱼汤时,谢驭忽然又聊起了孩子的话题:

“我不太想要孩子了。”

“怎么了?”

“生孩子,很危险。”

许多事,以前不了解,总觉得很简单。

当他快速翻完几本书后,女人从怀孕开始,不仅是身体变化,心理也有,产生抑郁症的也有,怀孕阵痛,分娩,哺乳……总之,很难。

谢驭对孩子本就一般。

他觉得自己和陆识微就这样一辈子也挺好。

陆识微拿着调羹,搅动碗中的汤,冲他笑着,“你之前不是在群里下注,要让时渊先当舅舅?你要是输了,不觉得丢人?”

谢驭认真看她,“我无所谓,我在乎的是你。”

陆识微喝着鱼汤,听着他说的话,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吃完饭,陆识微换了身衣服,两人出去散步。

此时已晚上十点多,晚风有点凉。

一路上,陆识微都在说这次去西藏的事,玩了什么,吃了什么,谢驭只认真听着,偶尔应答两句,牵着她的手,淡淡的温馨在四周流淌。

陆识微忽然觉得:

他们的相处,有点老夫老妻的味道。

“下次再去西藏,如果有时间,你陪我一起去吧?”说话间,两人已到了家门口。

“除了西藏,你还想去哪儿?”

“挺多的,海南、四川……”

陆识微说着开门进屋。

只是随着门被关上的瞬间,谢驭从后面拥住了她,“微微……”

他的气息吹拂在耳根,红透,酥痒。

“嗯?”陆识微低声应着他。

“你白天说的话,还记得吗?”

“白天?”

“你说……想来我心里,你要不要来我心里看看。”

他声音低沉着,萦绕在她耳边。

蛊惑,勾引。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