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校园+长篇+古典+武侠+连载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晏城县衙之内卷起一阵狂风,林彦站在晏城县衙的廊下拉了拉衣领。

过了中秋,秋意渐浓,天也越来越冷了。不过林彦此刻却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想着这些时日如狂风一般席卷整个江南道的杨家之事。

这件事谁是幕后推手打从一开始他就知晓了:姜四小姐嘛!事情闹的这么大,听说杨家已经将那位不曾出现在人前的杨夫人推出来了,只是……没人相信。

没人看见过杨夫人,当然也就没有人能否定面前这个杨夫人,同样的,也没有人能肯定这个杨夫人了。

反正都是杨家随便一指而已。

无法说杨家骗人是一回事,大家信不信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想来杨家眼下正头疼的厉害,姑苏县令为此也帮着驱散了好几拨去杨家外头张望说“闲话”的泼皮了。

眼下姑苏县令还能帮一帮,想来不久之后,这姑苏县令自己也要麻烦了。

杨衍有本事有手段,至少目前陛下不会大动他,可姑苏县令么?能顶替的可有不少。

想到不久前姜四小姐托他传回京城的消息,他都忍不住替杨家头疼。

不过话说回来,崇言这一次中秋探亲也委实够久了吧,是不是该回来了?

……

……

朝堂之上百官分列两旁,眼观眼鼻观鼻的听近些时日整个长安城风头最盛的石御史开口上奏。

“这江南道一代烟花工匠做一支烟花百两起步,上不封顶,杨家这又是特制的,价格更是不菲,听闻外头已经炒到了两千两的高价……”

两千两的高价放到空中听个响?朝中百官互相对视了一眼:果然在揪着钱财做文章了。

“杨大人可曾给钱了?”石御史问道。

杨衍看向他没有出声。

这一幕这朝堂中有大半官员都已经早一步预料到了,可预料到同亲眼见到杨衍被为难着实是两回事。说实话,瞧杨衍现在的样子,他们看了都替他尴尬。

“若是没给钱不

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校园+长篇+古典+武侠+连载

就是私下受贿?那些工匠有没有借用杨大人的名头私下做些什么谁能知晓?”

“若是给了钱,下官更想问了,杨大人,你的钱财是从何处来的?众所周知,杨大人的妻族魏氏先时贪污,眼下还在南边地下挖。哦对了,下官提一提,听说这魏家的人好吃懒做,挖煤挖的不好倒也罢了,居然还弄坏了好些挖煤的器具,再加上各种生病的水土不服的,到如今莫说还清这贪污的款项了,据说这数目还增加了,看来这魏家的煤还要多挖些时日了……”

两旁官员队列里传来一阵轻微的淅索声,这已经要挖几百上千年了,再多些时日……算了,反正也是挖不完的了,这一辈子应当都不会看到魏家人挖煤归来了。

“有这么个岳家,谁知道杨大人有没有被染黑了?下官以为要查,该查,就该狠狠的查!”石御史掷地有声的说道。

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在

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校园+长篇+古典+武侠+连载

找茬,可那又如何?他说的难道没有道理吗?

石御史瞥了眼不远处的杨衍。

杨衍没有看他,只垂眸道:“石御史说的是,杨家钱财来源清白,自是不惧查的。”

只是清白归清白,这般一查,杨家明里暗里那些产业少不得一一都被摆开来放到台面上了。

这等行径虽说能还他清白,可也等同于把自己的底牌尽数现于人前了。这对于习惯留后手的杨衍感觉如何也只他自己知晓了。

杨大人真倒霉!站在官员队伍里的东平伯姜兆悻悻暗道:不过这同他没有什么关系。

这些时日是石御史大展风头的时候,他们这些人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在下头摸鱼了。

不过话说回来,有些话虽然不好多提,毕竟安国公二老皆是好的,季世子更是不错,中秋那日居然还记得给他送糕饼。

啧啧,都姓季,瞧瞧怎么差距那么大呢?阿颜同季二公子怎么回事,季二公子心里清楚,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到临了还是要季世子来出面给人情,阿颜若当真跟了他才是倒了霉了。

还有,近些时日京城里都在传季二公子似乎有些不“吉利”。

骡马市有个支摊算命的自称“紫微大师之后”,借着不知道什么办法拿到了季二公子的生辰八字,说季二公子这生辰八字有些问题。

说是生而富贵,然而却是个万事皆克的命,什么人沾上他都要被克……

这等话换成人话就是季二公子是个扫把星,哪个人靠近他都要倒霉。

当然,多数人也没那么傻,骡马市街头的“紫微大师”“周公大师”排了一长条队伍呢,什么水准大家都清楚。真要厉害早被请到皇宫大院里去了,哪还会在骡马市摆摊?

这季二公子近些时日的“英雄”事迹得罪的人可不少,人家碍于安国公府的颜面明面上不会做什么,可耐不住私下看他不顺眼,这什么“紫微大师”多半是受了钱财,据说近些时日还买了新衣服金卦盘,足可见确实是收了不少钱瞎说的。

可是收了钱是真的,却是真的瞎说吗?

联想到与季二公子有关的人,季二老爷同人养外室的事情前段时日大家才笑过,对了,那件事里头季二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亲兄长也养了同一个不说,还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侄子,听说这侄子跟自己长得还甚像,不知道每日早起季二夫人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是什么感受。

季二老爷夫妇暂且不提,那同季二公子有关的,前有阿颜被遣出宝陵,后有杨大小姐外祖一家被流放,现在轮到杨家自身惹麻烦了。

这季二公子该不会真的有问题吧?若是这样,那还好,好在他家阿颜跑得快啊!姜兆唏嘘不已。

不过话说回来,听说这个“紫微大师”还在骡马市蹦跶,先前有两个与季二公子交好的文人想去闹事,结果被“紫微大师”雇的打手教训了一顿,便没敢了。

所以,也不知道这“紫微大师”背后是什么人,看来有些本事呢!

……

“你那个堂弟倒是风流了,这名声虽然不好,可多数男人是羡慕的,不是么?”大理寺卿纪峰坐在位子上老神在在的看着季崇言道,“有些事即便有人才是受害者,即便自己什么都没做错,可丢脸的却是自己,你道他气不气?”

季崇言嗯了一声,问纪峰:“所以,这传我堂弟是扫把星的紫微大师是谁的人?”

“那个陇西李氏的李公子你还记得吧!”纪峰说道,“就是苏家二小姐的未婚夫,哦不,是前未婚夫,就是一表人才,品行端方的那个。”

人家原先品行端方被欺负惨了,眼下品行也开始往黑里歪里发展了。

喜欢独占金枝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