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体内乖吃饭h 抓着她的丰盈大力揉弄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两队战士冲上

还在体内乖吃饭h 抓着她的丰盈大力揉弄

去拦截黄金丧尸,还未靠近,身体炸开,化作血雾,血腥气弥漫,丧尸受到刺激,发出刺耳之极的异啸,此起彼伏,传遍整个战场。

低级丧尸很笨,什么都不会,高级丧尸就厉害了,会叫会跳还会偷袭。太初三娃、剑二十三见状,犹豫了一下,改变方向,射向两只黄金丧尸。

“我打不过!”太初三娃哭丧着脸。

“拼了!”剑二十三眼神如电,他也打不过,但是已经没有选择了。半公里的距离瞬间即至,璀璨的剑芒闪耀,点在黄金丧尸身上,如雨打芭蕉。

叮,叮,叮,叮……

黄金丧尸周身爆发出一蓬一蓬火化,出现一个一个浅浅的剑痕,爪子掠过,虚空扭曲,剑二十三脸色一变,长剑倏然改变方向,击中爪子。

当——

剑二十三浑身巨震,暴退十几米,尚未停稳,脸色又是一变,横移三米,他刚刚离开,金色的光芒一闪,黄金丧尸出现,重重踏在他之前站着的位置,大地破碎,裂痕蔓延百米。剑二十三深深吸了一口气,挺剑上前。

砰——

旁边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轮紫色的月亮射上天空,紫色的光芒迅速暗淡,最后消失。

“大大的不妙啊!”太初三娃祭出了一个石质的灰色门户,巴掌大小,抛出去之后,迅速变大,化作一座宏伟的城门,如闪电逼近的黄金丧尸突然被笼罩在里面,出不来。

黄金丧尸傻乎乎的,对着城门攻击,每一击都有开山裂岳的力道,城门剧烈颤抖,气息下降极快。

“奶奶的,下次回山一定要认真练习一下武功了。”太初三娃手捏法诀,一道一道紫色光芒穿过门户击中黄金丧尸,把黄金丧尸的金色打落少许,却是杯水车薪。

刚下山之时,丧尸的实力相对脚底,他的武功还能应付,高级丧尸低级丧尸都能应付,即使应付不来,全身而退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他感觉十分吃力。

城门的震动越来越大,丝丝裂痕出现,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城门四分五裂,碎石射向四面八方,碎石中一道金色的光芒穿出。

“这么快?”太初三娃有些傻眼,本以为城门好歹能挡住一盏茶的时间,没想到连半盏茶的时间都没有,差距太大了。

黄金丧尸气势万钧,金色的光芒仿佛无坚不摧的绝世宝剑,不善于硬打的他很想后退,但是后面就是平安战士,他如果退了,战士们必死。咬了咬牙,双手合拢,做出神秘而复杂的印记,用力推出之时,变成了一朵紫色的莲花。

砰——

黄金丧尸前进之势顿止,太初三娃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暴退七八米,双臂颤抖,上半身酸麻,黄金丧尸不给他喘息的时间,光芒一闪,劲风扑面,恐怖的压力犹如泰山落下。

“紫日!”太初三娃怒吼一声,一轮紫色的太阳从天灵盖升起,庞大的压力顿时消失,右手并指如剑,闪电击中黄金丧尸。

嗤——

黄金丧尸的身上多了一道剑痕,前后通透,可惜没有击中脖子或者眉心。

“嗯——”

太初三娃闷哼一声,横飞三十多米,一张脸煞白,满是痛苦,最后还是没忍住,喷出了一小口鲜血。黄金丧尸的反应太快,他击中了黄金丧尸,黄金丧尸也刮了他一下。

黄金丧尸仿佛永动机,不知疲倦,也不需要回气,太初三娃还未停稳,它已经到了。太初三娃咬牙抵挡,二十多个回合过去,黄金丧尸的一条胳膊脱离身体飞出,重重砸在大地上,砸出了一个一枚多深的坑。

黄金丧尸的密度大的不可思议。

还在体内乖吃饭h 抓着她的丰盈大力揉弄

削掉黄金丧尸的一条胳膊,代价是巨大的,太初三娃被扫中了身体,胸口直接划拉出一条长长的口中,骨头全断,差点就要全脱离了,太初三娃脸色发白,后退的时候都不敢太快,怕上本身和下半身断掉。

“救命——”太初三娃大叫,另外的一遍,剑二十三的情况比他毫不留多少,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距离受伤也就一线之隔,无法支援。平安战士疯狂冲上来,各种攻击落在黄金丧尸身上,全部无效,而靠的太近的人,身体自动炸开,从远处看,平安战士犹如飞蛾,扑向火焰。

“不要过来——”太初三娃叫道,声音很小,他已经无力发出声音了。没有高手,普通战士冲上来就是送死。

平安战士不怕死,但是他们就算送命也没拦住黄金丧尸的脚步,死亡的气息笼罩而下,太初三娃心中升起奇怪的念头:“刘危安——”

一道银色的光芒出现在天边,下一秒到了眼前,原来是一只闪耀着电芒的拳头,拳头结结实实击中了黄金丧尸的头颅。

啪——

头颅四分五裂,金色的骨头、银色的汁液溅射的到处都是,有几滴落在太初三娃的脸上。

“我靠,真的是你!”太初三娃惊喜无比,哈哈大笑,但是笑了两声就闭上了嘴巴,脸上全是痛苦,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

他发誓,一定要静下心来练武了,丢人是小事,丢命是大事。

“大审判拳!”

银色的拳头如流星划过虚空,与剑二十三厮杀的黄金丧尸的头颅炸开,没了头颅的黄金丧尸直挺挺砸在地上,大地为之一震。

剑二十三不顾形象地用剑拄地,大口大口喘气,衣服都湿透了。黄金丧尸的实力增长的太夸张了,之前还能纠缠一段时间,现在连以前一半的时间都不到。

一片火云飘来,刺目的光芒让战士们情不自禁抬头,看清楚火云里面的景象,无不吃了一惊,继而眼中迸发出惊喜。

是郑莉!

伴随着火云的靠近,空气中的温度极速上升,本就干燥的大地迅速龟裂。

“大象哥哥,是我!”郑莉的目光扫过战场,直接把目标锁定在大象——的对手身上,污血黑童、恶魔丧尸、尸魔。

别看大象的块头大,实际上和郑莉同岁,至于谁的月份大,就不好说了,大象是捡来的,具体几月生的,没人知道,只是因为体格太大,郑莉才叫他哥哥。

打个招呼是很有必要的,郑莉担心大象神志不清,给她一拳。

大象的意识混乱,但是没有完全迷失,还有一丝丝理智,闻言抬头,看见郑莉,血红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还没等他整明白怎么回事,滔天火焰已经滚滚而行,如钱塘江的大潮,把三只顶级丧尸淹没。

“赤炼炉!”

郑莉受伤的炉子放大,光芒一闪,出现在半空,把冲天而起的恶魔丧尸给装进去了。恶魔丧尸在赤炼炉中疯狂攻击,把赤炼炉打的哐当作响。

郑莉双目喷射出烈焰,开始炙烤赤炼炉,恐怖的高温散发,那一片空间全部扭曲,远处的平安战士只能看见模糊的影子。

赤炼炉通红,突然高速旋转,里面的击打声也变得断断续续,随着郑莉轻叱一声,赤炼炉突然静止,里面似乎没有声音了。

“开!”郑莉轻轻道,赤炼炉倒转,盖子打开,一缕灰烬落下,此外什么都没有了。

“好!”剑二十三击掌,眼中燃起了浓浓的战意。他并不能很确切地判断郑莉有没有突破,但是从郑莉面对恶魔丧尸的气势,还有击杀恶魔丧尸的时间,觉得郑莉已经突破了。

平安军又多一个白金级高手,这是可喜可贺的事,大家都晋升了,他产生了一种紧迫感。

“我要回山,看看有没有山里有没有灵器。”太初三娃很眼热赤炼炉,真正的灵器!不像他手上的,都是仿制品。赤炼炉在郑莉的手上发挥的威力比《火云洞》掌门人手上还大。

灵器,得白金级境界才能完全发挥其威力。

少了一个恶魔丧尸,大象一对二,轻松多了,眼中的血丝少了很多。郑莉甜甜地道:“大象哥哥,再给我一个。”

大象看了郑莉一眼,把污血黑童让出去了。污血黑童意识到赤炼炉的可怕,不愿意进入,化作一束黒芒射向郑莉,它认为郑莉比较好对付。

“火云掌!”

砰——

污血黑童全身冒出火焰,发出刺耳的尖叫,火焰迷失了它的感官以及视线,第二次冲击,郑莉守株待兔,打开赤炼炉等着它。它看不见,径直撞了赤炼炉。

当——

赤炼炉的盖子落下,污血黑童慌乱地攻击,凶猛无比,把赤炼炉打的跳起来了。不过,灵器不是那么容易击碎的。郑莉全力激发赤炼炉的威能,同时喷射火焰出来,两三分钟的时间就把污血黑童烧成了灰烬。

见到大象已经完全压制了尸魔,她转身对付其他的丧尸,赤炼炉倒转,大片大片的火焰从天而降,仿佛九天银河,烈焰普遍大地,被覆盖的丧尸身上燃起了熊熊大火。这种火焰不是寻常的火焰,连污血黑童都能烧起来,低级、中级丧尸根本扛不住,没一会儿就烧成了焦尸。

高级丧尸比较耐烧,只能烧死一部分,大部分死不了,不过,火焰迷失了它们的感官影响它们的视线,平安战士的压力大减。

郑莉爆发出白境境界的实力,与赤炼炉相辅相成,滔天火焰倒出,覆盖了三分之一的战场,火焰不仅点燃了丧尸,也融化了路面、路灯、垃圾桶,同时也点燃了边上的大厦,冒出了熊熊烈焰,天空被映照成了红色。

“火云掌!”

一只靠近d+d憎恶身体炸开,射出的碎肉也带着火焰。

“烈火指!”

想要偷袭的猎杀者眉心出现一个指孔,指孔焦黑,隐隐还残留着火焰。猎杀者直挺挺倒下,没有什么液体流出来,所有的液体都被高温蒸干了。

郑莉手持赤炼炉杀向丧尸群,犹如一片血色红云,所到之处,留下一堆堆灰烬,一具一具焦尸……

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