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摸边吃奶边做 殿前欢暴君请温柔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上海。

傍晚。

浦东蕃坊。

二十六艘巨型克拉克船停靠岸边,因为没有能容纳它们的码头,只能放下小艇然后运输人员登陆。

这些船太大了。

最大四艘载重甚至超过八百吨……

纯粹的货船。

虽然也有一定武装,但火力仅仅相当于炮舰级别。

实际上这时候欧洲殖民者在东方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战列舰。

哪怕后来郑成功与荷兰人交战时候,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主力舰,也是改装后的归国船,也就是这种薄皮大馅的大型武装商船,它们真正的用途是满载货物从亚洲驶往欧洲,所以最重要的是载货量,但在东亚贸易是更轻型,速度更快而且火力也不弱的快船……

这片区域的中短途贸易速度最重要。

所以葡萄牙人也在澳门发展出老闸船这种专门的中短途贸易船。

不过这一批葡萄牙商船都是大型。

载重最小也得五百吨,因为它们船上运输的是人。

三千七百名在果阿招募的新兵,虽然路上死了不少,但活着到这里的也有三千三百名。

这个死亡率不算高。

毕竟一艘载重几百吨的船上,要携带部分香料,本身的船员,长途航行的物资,再加上一百多新兵,甚至还带了部分马匹,拥挤在一起航行一个多月,绝大多数航程还都是在热带。这还是顺利的情况下,不顺利遇上风向不对,海上暴风雨之类,说不定几个月也是有的……

这点死亡率很低了。

这年头从欧洲到大明,一路上怎么还不死个一两成。

但这依然不能阻挡他们奔向这里的热情,现在到东方天堂故事,已经从果阿向外传开,那些阿三们无不做着天堂的美梦,无不幻想挤上这些运输船,从此跨越万里海洋,到达大明开始他们的美好生活。三千多人真不值一提,敞开了招募就是三万也很容易,葡萄牙人也愿意做这个生意,本来他们就没多少货物能到大明赚钱。

过去他们的操作是在大明收购黄金,然后把黄金拿到倭国出售,大明花五两银子买黄金,到倭国能卖七八两。

然后差价他们赚了,拿到澳门用于采购货物运回欧洲。

但这两年他们被浙江水师禁止了,因为他们的盟友南洋公司战败,他们自己也打不过浙江水师,所以这个生意断了,所以卖阿三成了最重要生意,卖阿三赚的钱可以用来在大明采购,然后再运回去赚更多钱。

尤其是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往这里卖马。

这个更值钱。

但问题是他们的运输能力赶不上,这些已经是他们能调动的最大型商船了。

当然,现在这种情况不是因为这些船太大,上海码头连战列舰都能停靠,何况是吃水还没战列舰深的它们。

而是它们被禁止停靠西岸的上海码头。

“司铎,他们为何不准我们停靠对岸?”

带队而来的军官雷戈疑惑地看着对岸。

那里才是真正的港口。

但他们却被禁止在上海码头停靠,所以现在只能在蕃坊登陆,好在终于到达传说中的天堂,这些家伙精神都不错。他们之前已经到过澳门,甚至还到广州得到皇帝陛下召见,雷戈因为出身小贵族,还被皇帝陛下封为总兵,不过葡萄牙的小贵族那就是真小了。

事实上这支船队现在很多人都被封官,皇帝陛下对这些远道而来的蕃兵非常重视,甚至给了他们不少赏赐。

比如雷戈身上就穿着一件御赐飞鱼服。

这身衣服甚至让他生出一种仿佛已经成为大明贵族的感觉,幻想着自己能和那些骑士小说的主角一样,这个庞大帝国的皇帝陛下而战,然后建功立业,再以大明贵族身份回到家乡……

衣锦荣归啊!

“出了些事情,你们来的时机不对,不过也并非无可挽回,毕竟你们现在是大明皇帝陛下的军队。”

他身旁的范礼安看着对岸说道。

那里一艘渡船正在驶来,船上站着带领蕃兵而来的官员陈惇临,另外还有传教士龙华民,他们俩是负责去上海交涉的,陈惇临是广州朝廷的兵部侍郎,因为这支蕃兵被皇帝编为官军,所以陈惇临以兵部侍郎带领,算是皇帝陛下派来增援苏松。范礼安只知道苏州之变,松江乡贤会已经拒绝再接受苏松议事会命令,也就是不会参与对杨丰的抵抗,所以他们的到来真不是时候,上海兵备道章宪文拒绝他们停靠上海城下。

所以他们才在浦东蕃坊停靠。

而陈惇临带着龙华民一起,进城去和章宪文交涉,他俩其实同科,一个三甲一个二甲。

“侍郎大人,情况如何?”

范礼安上前问道。

陈惇临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雷戈……

“雷总兵,上海城只有三千民团,另外两千海关巡逻队,你们有没有把握突袭占领上海?”

他说道。

龙华民赶紧翻译。

雷戈只能听懂很少一部分汉语。

“大人,我们还需要所有船员一同行动。”

他说道。

“拿下上海,城内货物都送给他们。”

陈惇临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就应该足够了。”

雷戈笑着说道。

陈惇临的目光转向范礼安。

“范兄,苏州陷落,苏州起兵之忠义全军覆没,杨丰到了苏州,已经向上海下令,说蕃兵是泰西国王,印度国王之阴谋,派来搞鹊巢鸠占入侵大明,要求各地发现蕃兵立刻逮捕送应天,有拒捕者格杀勿论。章公觐要咱们明日天亮前必须离开浦东,否则他就只能出兵了,此时他

边摸边吃奶边做 殿前欢暴君请温柔

还可以用兵马未调齐解释,明日咱们再不走他只能进攻。

我们必须在今夜拿下上海,否则他们的援军就会赶到。”

他说道。

“侍郎大人,这简直莫名其妙,什么是泰西国王?还有印度国王是谁?那里有无数国家,鹊巢鸠占更是无稽之谈,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不过我们是和平的传教士,不会参与任何战争。至于雷戈将军是大明皇帝陛下的总兵,他部下也是大明皇帝的军队,而您是代表大明皇帝率领他们的,他们必须服从您的命令,您要他们做什么是您的权力。”

范礼安一脸庄严的说道。

陈惇临笑了。

“你越来越像我们了!”

他笑着说道。

范礼安微微一笑……

他们不会卷入,他们留在这里是皇帝同意的,而且杨丰也没说过要驱逐他们。

紧接着陈惇临转身看着对面上海城……

“公觐兄,对不住了!”

他说道。

三个时辰后。

新泾。

排桨船在月光下顺流直下。

依旧是全身铠甲的杨大帅,拄着青龙偃月刀端坐船头。

“我如今才明白,那这所向无敌一半是能打,一半是能装啊!”

方孟式一身盛装,端坐在他旁边吹着夜风说道。

两人此刻形象俨然一对神王神后,事实上在他们后面绵延数十里的吴淞江上超过十万大军眼中,他俩也的确就是这个身份,甚至此刻正在经过的岸边,还有深夜迎候在那里向他们行礼的乡民。月光下的杨丰一身铠甲,反射月光,明晃晃犹如明灯,而月光下的方孟式因为堆了太多宝石,同样闪闪发光,为了她这身衣服,杨大帅可是光各种宝石就用了几十斤。

蓝宝石,红宝石,绿宝石,钻石,珍珠……

都快赶上宝石铠甲了。

主要是他抄了苏州最大的珠宝商,后者是某些特殊人士之一,库存的珠宝全被杨丰搜罗过来,然后给了他的侧妃,而此时周围河面薄雾笼罩,头顶鲸油灯笼映照出现代电灯的感觉……

鲸油很早就有,广东徐闻给皇帝的贡品就包括鲸油。

从朱元璋时候就进贡鲸油了。

这种环境中,这些宝石反射的各种光彩,真的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流光溢彩般俨然天女下凡。

“什么叫装,这是形象包装!”

杨丰说道。

他俩说话声音不大,后面还是不断敲响的战鼓,所以不用担心被后面的士兵们听见。

“那还不是装吗?”

方孟式说道。

“那你就说你喜欢不喜欢这种感觉吧!”

杨丰说道。

“当然喜欢!”

方孟式嫣然一笑。

谁不喜欢宝石啊,话说因为身上宝石实在太多,此刻她被反光映照,真的有种圣洁感觉。

“可惜人太多,要是没有别人……”

杨大帅忧

边摸边吃奶边做 殿前欢暴君请温柔

郁了一下。

在方孟式无语的目光中,他抬起头看着远方,然后月光下的天边,暗红色一闪……

“那是上海吧?”

他说道。

方孟式随即向那里望去。

而此时同样的暗红色再次一闪,紧接着不断闪现,照的天边始终明暗不定。

“对,是上海城!”

她说道。

“全速前进!”

杨丰回头喝道。

身后的战鼓节奏骤然加快,那些划桨的桨手立刻加快速度,同样急促的鼓声在吴淞江上向后传递,后面绵延数十里的一艘艘运兵船上,那些桨手全都加快了速度,十万大军向着上海城全速前进,而就在此时隐约如天边闷雷般的声音,也终于传到这里,天边的红色也越来越频繁……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