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给对方玩可看隐私的 家族俱乐部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天皇子,慎言,慎言啊!”

姜鸾差点儿吓傻了。

这天皇子是真的什么话都敢说啊!

这这这——

姜鸾回过神来,忽然这才意识到了不对——什么,姜天心被杀了?一刀砍了元神,死穿了???

姜鸾芳只觉得寒意刺骨,脑袋里更像是雷霆轰鸣一般,一片空白。

姜天心……

死了?

她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她非常清楚,天皇子苏忘尘是绝不会无的放矢的!

既然说出来了,那一定就是将姜天心给砍了!

姜鸾娇躯都有些发颤,整个人处于一种完全神游一般的状态,脸上的表情都已经无法控制了的有些痉挛。

因为她非常清楚姜天心代表了什么——她跟随孔云曦的时候,孔云曦的来历都已经让她仰望和窒息!

要知道,很多天骄一辈子都没有可能走出一座大府,更遑论是走出一颗星球!

所以,每一次的通天塔大位面世界之诸天小世界试炼,就那么几个名额,但是参与竞争的天骄,多如过江之鲫!

而她之所以跟着孔云曦,便是因为这样可以拥有一个试炼的资格,是资格而不是一定可以参与试炼。

但是姜天心背后,拥有造化神王的存在,一个圣地能执掌一方通天塔!

这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那些通天塔大位面世界里的大型势力,有自己的通天塔,想进去试炼就去试炼,而且每隔几天就可以去一次,去了还有保本的不死之法。

天皇子去得罪这样的势力……

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姜天心,你那些乌龟老杂毛长辈呢?不下来为他讨还公道么?快来快来,本天皇子就在这里等着,看看你们是不是杀了小的老的也蹦出来!

快来快来,本天皇子不会看不起你们——因为从来都没有看得起你们过!

来吧,给本天皇子跪舔一番,本天皇子也好赐你们一个痛快而体面的死法!”

苏忘尘再次叫嚣道。

可惜,哪怕是这样喝骂,却也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倒不是姜天心背后的那些存在不想出面一掌将苏忘尘拍死,而是这其中还是有很多因果牵连的。

一方面,这样的一幕,知晓的目前就只有苏忘尘和姜鸾,而姜鸾又是仙凰孔雀那边的,也同样是苏忘尘这边的,背靠不朽浅蓝。

不朽浅蓝为什么要加个不朽呢?

因为别人就是疑似不朽或者就是真正的半步不朽。

虽然绝颠的造化神王也能称之为触碰到了不朽的机缘,但与之相比就是萤火与皓月争辉,没法比。

所以苏忘尘背后的存在,别人不敢挑衅——再者,姜家背后的造化神王不止一个,谁去当这个出头鸟找死?

在相对平衡的情况下,任何一方势力少一尊不朽,那这一方势力基本就会很危险,会一直被入侵试探。

而且还是被几大势力围攻试探的那种。

一旦承受不住或者是无法反制,那么平衡打破,整个势力就面临被瓜分的危险。

再者——姜天心和苏忘尘的撄锋,那能算同辈之间的较量,可一旦上一辈的参与进来,那就是不符合规则的!

在这一方面,是姜天心挑衅在先,结果遭受羞辱被反杀——苏忘尘这一方是受害方,虽反杀了,但是站在受害方来说,骂你长辈没教好,这是有理的。

所以姜天心这一方就得听着。

而苏忘尘的战力,显然不低,其《八九玄功》修行到了恐怖之极的第三层,拥有一百零八条本体命格,要杀穿一百零八次才能彻底杀死!

哪怕是造化神王,也不可能隔空瞬间将苏忘尘杀一百零八次啊!杀不死那就是丢人现眼,还还不如不动手,等机会再一击致命。

除此之外那便是——姜天心作为天心神子,修行天心,结果却死穿了,死穿了的话,相当于所有的因果其实断掉了,也没有了将来。

这样一来,已经是巨大的损失,再为了这个而死老的天才和苏忘尘翻脸?

苏忘尘依然算不得什么,可苏忘尘背后的是归墟皇族,这个皇族可并不简单,一堆老硬币隐藏着呢。

基于种种,姜天心的死哪怕是他们都知道,都没有人跳出来——事实上,又何止是姜天心被吊打了,那一群天骄全部受到了波及,被修罗冥狱镰刀削了元神,遭受到了近乎于永久的损伤。

想要恢复,都不知道要多少逆天的丹药和资源蕴养,才可以得以恢复。

可即便如此,有特殊存在跳出来吗?

没有的。

可这样的事情也绝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也不可能装作没看到啊——那怎么办?

天道在这方面是很给力的——直接屏蔽了相关的信息,以至于苏忘尘叫嚣的话,就连隐藏在暗处观察这一战的天骄们都听不到。

是的,苏忘尘的话根本就传达不上去,所以他的骂骂咧咧和挑衅,也只有他自己和姜鸾可以听到,其声音就荡漾在他身边的千米范围之内。

便是连说话的口型都被虚空未知迷雾扭曲了,别人哪怕是看着他都不知道他说啥。

这是什么呢?

这是掩耳盗铃,但姜天心背后的诸多存在,以及姜墨月这魔心圣地背后的存在等等,都表示很满意——天道很会办事,给他们面子,这是一件很荣幸的事。

这事情也就这样的结束了。

有后续吗?

苏忘尘是无比希望有的,可惜真的就没有。

所以这个世界也充分的诠释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

苏忘尘不想被人骑,他只想骑别人,所以他只能让自己更强势。

这样一个特殊的身份,不骑一骑,这像话吗?!

苏忘尘的天脉谛听之眼感应到了类似的因果——没办法,上限19的智力体验那就是掌控一切。

所以他撤销了天脉谛听的能力的同时,回到十四层智力的他很是失落。

同时也很沮丧。

“一群废物,这么指着鼻子骂都踏马掩耳盗铃,装听不见,真是废物!”

苏忘尘骂骂咧咧,然后无比郁闷,接着直接瞥了姜鸾一眼,道:“不听话,过来,我要好好操练你!要狠狠鞭打你!像是插嘴这种事情,只有我才行,你还有胆?

我看你这小山鸡真是欠毒打!”

姜鸾此时是一身鹅黄的裙子,身材妖娆,闻言立刻表现出可怜兮兮的模样,似乎消失小白兔落入了大灰狼的手中。

“天皇子,奴家好怕,不要用强。”

姜鸾一脸‘凄婉’的模样。

所以这两人就是在上演暴力与被征服的戏码,偏偏两人还特别待入。

……

(此处省略十万字鞭打过程。)

……

“真是有先见之明,我都快佩服我这危机感应了。”

凤夕颜亲见姜天心的惨死,震惊得头皮发麻,随即,在又见到苏忘尘对着姜天心背后的大佬都如此喝骂之后,顿时也不由笑了。

是的,天道能屏蔽一切,但是没办法,屏蔽不了法宝的能力。

而青瑶光这手中的轮回镜法宝碎片,真就厉害无双,将现场的一幕场景照了出来。

不过也因为守护印记沟通的虚空通道消散了,所以那场景也同样的变得逐渐模糊了起来,甚至快要消失。

“看什么看,两个女人也惦记着我合道阴阳的事儿?要脸吗?”

这时候,镜子里忽然出现了苏忘尘的双眼,眼中似乎蕴含着一缕轮回气息,吓得两人一个哆嗦。

青瑶光更是差点儿连镜子都丢了,并下意识的一下子关闭了轮回镜。

好一会儿,青瑶光才开无语之极。

“这都能发现?”

青瑶光的表情那才叫一个精彩。

凤夕颜也是不由笑道:“搞不明白

输了给对方玩可看隐私的 家族俱乐部

是个什么情况——这也说明,他至少拥有一定的轮回法则感悟吧,你这轮回镜引了那姜天心打开的守护印记通道的因果,自是会产生相应的因果牵连。

不过好在是轮回镜而不是别的,不然这家伙多半还是要杀过来。”

青瑶光道:“嚣张,实在是嚣张啊,这人怎么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呢?真就不怕被打死呗?”

凤夕颜美眸闪烁着如火焰般的辉光,她沉吟了片刻,道:“就这种级别的战力……我觉得大概我只需要一个呼吸,就可以被他轻易打死了。”

青瑶光道:“我也差不多——所以说到底,别人是艺高人胆大了。”

凤夕颜道:“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现在不朽浅蓝好像是在守护她——之前我这边支脉的那个凰女孔云曦,其追随法宝凝聚体,加上那神笔马良一起出手,被不朽浅蓝一掌全碎。

六根清净竹啊,虽是法宝碎片,却是可以发挥全部威凛的法宝碎片。

一下——就彻底没了。

那可不是仿品,而是正品。

别说是她了,现在就是我都有些肉痛,这一毁,我仙凰孔雀这一脉少了一件绝世法宝了。

但是谁敢说什么吗?”

青瑶光道:“如这些事情,若非我们查询,多半我们也不知道啊,很多投影投放也是针对性的,而且重要的信息投放,我们也没资格知晓。”

凤夕颜道:“确实,像是冰魂天女的事情,投放就非常模糊,那苏离情撼九天是为何,也只是个模糊大概。

反正我似乎也看出来了,和他们相关的好事投放都是模糊的,但是坏事绝对无比的清晰,这确实是有些不齿的行为。

不过,恰恰说明,这群人厉害,实际上也是被反向重视着。

我早已经知晓这群人不凡,但还是没有想到,完全小看了他们。

看看这天皇子,都说其嚣张张狂,说其战力不过是浮夸的战力……

如今亲见一场战斗才明白,就这天皇子的战力,估计万分之一都没拿出来。

这样的战力,放在我们这边,也是妥妥的守护者级无敌了。”

青瑶光道:“是啊,所以也才更加的奇怪——这样的地方怎么可以成长出这么恐怖的战力?莫非残破的位面规则完全对他们无影响不成?”

凤夕颜道:“浅蓝世界标注的境界都无法代表战力,但是这几个,代表境界对应的战力,却是大幅度超标了。匪夷所思!”

青瑶光道:“这么看来,我都想去体验一番了。”

凤夕颜道:“不是那么好进去的——你没发现现在很多上层的天骄都想进去而无法进去吗?”

青瑶光道:“其实还有方法进去,不过是走转轮之路,但是大概率会进入到小世界里,然后还会有所迷失。特别是现在转轮因果法则弥补全面的情况下,一定是会走轮回体系的。”

凤夕颜道:“此因果我自是知晓——但真不建议冒这么大的险去里面体验这个,好处没多少不说,一不小心就会死在里面。

而一旦死在里面,那就会很难看,因为是逆因果的,那就会在幽冥海逆流而上,而且还是浑身赤身的那种……那就真的是丢人丢大了。”

青瑶光吐了吐舌头,一脸的犹豫之色:“这个我也知道,而且一旦死在小世界里,多半就彻底超脱不出来了,丢人……死了的话,也就无所谓了吧?”

凤夕颜闻言,神情古怪道:“你还这么想的?”

青瑶光俏脸微红,道:“不啊,我是说,如果是男子的话,女子的话……那确实是……不堪想象了。”

凤夕颜道:“你真想下去?有什么期待的地方吗?”

青瑶光道:“就是觉得那是个很神奇的地方,有种一种难以言述的吸引力和呼唤吧……也可能是瑶池圣地的过往因果,其实这一点姐姐你也想到过。”

输了给对方玩可看隐私的 家族俱乐部

凤夕颜道:“如果是这方面的原因,那是万万不能去的,十成十的有去无回。”

青瑶光道:“嗯,所以也只是想而不是付出行动啊,我有轮回镜,进去其实不难的,但是估计九成九的可能会进万千之心的那种壁画世界里,弄不好还会迷失,所以才很犹豫。”

凤夕颜道:“要不要学一学仙凰雷炎战魂诀,这个可以保一丝智力不灭。仙凰雷炎,涉及一种极道的涅槃之法。”

青瑶光道:“谢谢姐姐好意,我还是把瑶池……摇光圣地的传承修行好吧,如今这梅花七阴杀之法,其实还是有许多地方理解不能的。”

凤夕颜道:“这梅花七阴杀之法,我觉得还是要以七阴为主,但是七阴实际上却是七色——红橙黄绿蓝靛紫,这组合在一起,就是七彩玄光。

你如果眼瞳之中凝聚出七彩梅花,多半就要成了。”

青瑶光笑了笑,却没有回答。

凤夕颜道:“我想了下,如果以《涅槃九变》结合《仙凰雷炎战魂诀》加持,为你护道,多半你可以以神性降临,如印记降临一般活下来,那样以你的战力下去,至少也是神王级的战力了。

嗯,那你就是瑶光神王了哈。夕颜拜见瑶光神王。”

青瑶光笑道:“姐姐若是下去,那岂不是造化神王级了?”

凤夕颜唏嘘道:“谈和造化啊——其实我看那姜天心已经领悟三道天心之力,蕴含三道造化机缘,可惜就这么死穿了。先前我其实有暗示和提醒,结果被其恩将仇报,也是……”

青瑶光轻笑道:“无所谓了,良言难劝该死鬼,这世间总有些人不会听这些的。所以才有天道践行黑暗淬炼之法,看似黑暗,实则应该是刮骨疗毒之法。”

凤夕颜道:“我们姐妹还是换个话题,这个话题有点儿扛不住。”

青瑶光道:“姐姐一说,我还确实有些跃跃欲试,要不我们下去混混?”

凤夕颜道:“不建议,听我一句劝,想下去立一道纸人下去,顶一份因果就行了,死出来也与你无关,而且也差不多能达到一定的目的。但是真身下去就真扛不住了,我们知道的秘密,我们现在可以扛是因为我们现在在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因为我们的道心强大。

可下去了就相当于是作茧自缚,自我削弱道心,那是会被直接镇压了的。”

青瑶光道:“或许,我们以分身之法,带着昆仑镜法宝碎片下去?作最坏的打算,人死了,昆仑镜法宝碎片也丢了。”

凤夕颜道:“那我凝练九重仙凰凤羽出来,炼入你的昆仑镜中,我们一起过去。”

青瑶光道:“也好,那就断了因果,无论是否成功,都不用理会,不然牵引在身的话,反而不好处置。”

凤夕颜道:“正合我意。”

凤夕颜说着,又道:“那就以通天塔的模式降临,以九荒神凰之血为引,立一座祭坛,建造‘九荒神凰塔’。”

青瑶光道:“类似于当初……穆清颜打开时空锁魂塔的模式?这套路似乎有点……不祥啊。”

凤夕颜道:“无碍,我主修涅槃之法,越是不祥越是好。九荒神凰血脉,又被称之为‘九死神凰血脉’,这个神凰,是指洪荒神话体系中的凤凰的凰,这是很厉害的。”

青瑶光闻言,心中安定了不少,道:“好,如此——那便就这么说定了!”

……

苏忘尘和姜鸾在他自己的记忆禁区里大战了三千回合。

这一战极为激烈,因为姜鸾显然很懂苏忘尘,所以可以各种扮演无辜者或者是弱女子。

而苏忘尘就是那个歹人。

所以……

这其中的乐趣自是不言而喻。

三千场的轮回大战之后,记忆禁区十三层的时间都扛不住了。

姜鸾也是身心俱疲,不过因为苏忘尘倾囊相授,姜鸾的进步也非常巨大。

无论是实力和能力,皆是如此。

总而言之,如果说之前的姜鸾还是小菜鸡一只,那么如今她的实力是真通过这样的战斗方式提升了上来——关键是她也是狠人,一滴本源都不浪费的那种!

真正爱一个人,就应该接受他的所有一切。

姜鸾做到了。

她其实有一个问题想得很明白,无论是感情还是什么——只要抱住了天皇子的大粗腿,那么就什么都可以有了。

甚至,随着天皇子更强,孔云曦那边对于她的限制也会消除,并最终放手,给予她自由。

之前,姜鸾的实力抛开五色神光半成体凤凰尾羽,其实也就和姜启差不多,但是现在,她的实力已经堪比化神境九重圆满级的顶级天骄了。

比不上苏叶之流,但是类比诸葛浅韵之类,想来也是已经不差几分了。

可以说,这样跨出的一步,真就走对了——而若是将来天皇子证道不朽,那么她的道侣非但是不朽,而且她还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这莫非不好?

这样的话,她现在付出更多一些也是值得的。

这样的想法很实际很现实,但却也并没有私心——反正就是全部的赌上了,包括她自己的所有一切。

这是一场豪赌,成功了一步彻底起飞,失败了与天皇子一同迎来惨烈结局。

但是,对于姜鸾而言,她已经想过最凄惨的结局——这样的结局她已经无怨无悔了。

如今,默默的体悟着战力和自身的极道蜕变,甚至浑身仿佛蕴含了洪荒体系的仙气,姜鸾真的有种自己化身‘仙凰’的错觉。

这时候,她其实才深刻的体会到了天皇子血脉的强大和恐怖!

是以,心中自豪的同时也更加的卖力了——她已经都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却还是任由天皇子随意摆布。

既然选择了卑微的一方,她就不会去想是否卑微,而只想永远的这样被鞭打、操练下去。

而彻底放开身心的感觉,真的是百无禁忌,为所欲为。

甚至她越是不堪的战斗表现,天皇子越是兴奋,越是霸气,越是会施展更加凶猛的战斗方式。

这样的战斗方式之下,姜鸾完全不堪一击,战力只要衍化出来,就会被摧枯拉朽,一举击溃!

姜鸾的眼中,天皇子真的是好强!好变态!

但她也偏偏爱死了这种强大与变态!

她其实并不知道……

苏忘尘这其实也是有前科的。

而且——苏忘尘的本体乃是苏离,苏离最初就被魅儿和沐雨兮经常教做人了。

这是真练就出了一身极其逆天的本事。

不过,苏忘尘不知道这些,也不可能知道这些。

苏忘尘感应了一下记忆禁区十三层的时间——流逝了差不多一个多月了。

但是外面,却刚好也就三秒钟的时间。

苏忘尘出来的时候,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他之前如此表现,就是为了给天狼元神的携带者一个机会。

一个试探甚至是偷袭他的机会。

只不过,出来的瞬间,才三秒的时间流逝,这让苏忘尘总觉得好像是被大命运术给嘲讽了。

“浅蓝胖球球——不是,浅蓝小宝宝你是不是偷窥了!”

苏忘尘在办事儿之前,还特意的关闭了系统。

但是这时候他忽然询问。

浅蓝小精灵立刻吐槽道:“我呸,不要脸的东西,我偷窥什么?我会偷窥吗?我只是正大光明的看罢了!”

苏忘尘:“……”

苏忘尘道:“就不能有点儿隐私?这样本体会打死我的!”

浅蓝小精灵道:“你现在以为你是分身?”

苏忘尘道:“……”

苏忘尘道:“浅蓝宝宝,你这是什么意思嘛。”

浅蓝小精灵道:“没事,就扫了一眼,没看,没什么好看的,本体是我夫君,你这个分身体在我面前还想有秘密?”

苏忘尘无奈,道:“好吧,我知道我是个卑微仔了。”

浅蓝小精灵道:“放心吧,没看,我怕长鸡眼,我刚回来呢——大帝墓裂开了,阙德被鞭尸了,颇为有趣,到时候你去把宝贝抢了。”

苏忘尘:“……”

苏忘尘道:“我怎么觉得这一切又是你弄的?”

浅蓝小精灵道:“把‘觉得’可以去掉了,我就是看那黑脸胖子不顺眼,缺德又缺心眼,被人当工具了还兴奋之极,是该好好的毒打一下,收点儿利息了!

还敢收我的利息?!弄(嫩)死他!”

苏忘尘:“……”

苏忘尘瑟瑟发抖之中——

这报复心……

这算计……

所以说,从大帝墓开始,诸葛九凤一批人就是被浅蓝通过某些手段引走的?

更可怕的是……

苏忘尘毛都不知道,什么信息都察觉不到一丝。

苏忘尘觉得在本体和浅蓝小精灵面前,他实在是太卑微了。

关键是——如浅蓝小精灵所说,他这时候其实可以算是半个本体了吧?

“算了,自己舔自己也没什么好稀奇的,本体脾气大,我得忍一下。”

苏忘尘心中喃喃,然后对自己的定位认识得相当到位。

这时候,姜鸾是不知道,她心中威猛无敌、霸气无双的傲气超神仙的天皇子,在另外一名她不怎么瞧得上眼的人的面前,同样如此的卑微。

所以有一句话说,每一个女神的背后,都会有一个鞭打她鞭打得想吐并且不时会吐的男人。

这是鲜血淋漓的事实,也是一个很残忍的真相。

而苏忘尘,此时就是这个鲜血淋漓事实、残酷真相的主角。

“怎么,觉得自己卑微了?”

浅蓝小精灵显然是还在窥视——说什么不窥视,那简直是……信她才怪了。

“没有没有,因为爱才卑微,我爱本体,所以爱到骨子里的卑微,其实也就不卑微了。爱是伟大而崇高的,爱自己,不卑微。”

苏忘尘立刻将头摇得像是拨浪鼓。

别看他战力飙升,狂拽酷炫霸气冲天,可实际上,他明白这一切是怎么来的。

而越是知道怎么来的,对于本体提升战力的恐怖速度,就越是震撼和钦佩。

这事情换做他,他的确做不到。

要知道,其实同根同源——他同样有系统,同样是本体一般的存在。

但斩出来之后,同样的发展,他就是不如!

实际上,他还能时时刻刻借助于本体的各种好处来壮大自身,这样被拖着跑都跑不过……

说起来他如今这般,其实确实也没有什么怨言。

而说到底,这就是苏忘尘,同样也是苏离的本心——绝不会升米恩斗米仇。

也同样是这样的性格,在苏离剥离出来之后,浅蓝小精灵就到了这边来,自是也正常之极。

只是,一个是心存光明,而一个是心染黑暗。

或者说换句话说,苏离衍化的是洪荒皇族的白天,而苏忘尘衍化的是洪荒皇族的黑夜——只是暂时在归墟皇族之中而已。

这是一体同存的,而融合之道也是苏离想出的。

原本是想三尸之法,结果祁云梦被斩了,如今就是衍化光明与黑暗,融合之后,就是混沌太极。

这是将来的道。

苏忘尘心中也是有所感应的——而且苏离给了他选择,无论是同存,还是彻底分离,都没有关系。

即便是融合,也是恢复完整的自我,而不像是类似夺舍和覆盖。

也恰恰是没有那样的杂念和私心,浅蓝小精灵和本体也才可以容得下这样的苏忘尘。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分身有了自己的私心,那么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被灭掉,因为分身有私心之后,必定会反噬本体!

“嗯,不错不错,这才是真正的主人之本心嘛,好了,不欺负你了——以后不许喊我胖球球!心里想都不行!不然我会给你安排一个真正的胖球球女人,一屁G坐死你!”

浅蓝小精灵恶狠狠、凶巴巴的比划着拳头。

苏忘尘立刻噤若寒蝉,顿时低眉顺眼讨好笑道:“嗯嗯,浅蓝小宝宝是最美最可爱的小宝宝,谁以后在嘴上、心里说小宝宝的坏话,就让他不能行,每次最多三秒钟!就让他丧失男人的尊严,被仙子神女们嘲笑,就——”

苏忘尘恶狠狠的表达着忠心,却见浅蓝小精灵以一种同情的眼神在看着他。

然后,苏忘尘仿佛聆听到了来自于苏离的警告声:“等着被毒打吧,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苏忘尘:“……”

苏忘尘:所以,我大战的时候,你们在看超清视频?你们能当个人吗?

苏忘尘都差点儿自闭了。

所以他决定,将这无尽的抑郁和愤怒全部的爆发到战力上,将那几个猥琐、躲藏着要弄死他的天枢星天狼族人,狠狠打死,以消心头之恨!

木有办法,欺软怕硬,一向就是他苏忘尘的本性!

苏忘尘断了系统面板之后,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模样出现在了外面。

而这时候,虚空炸开一道白光,一道如斩仙飞刀般的白色毫光猛的杀向了他的脑袋。

“宝贝请转身!”

这时候,一只天狼显化狼头人身,双眼阴鸷狠毒,直接祭出了斩仙飞刀葫芦法宝。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