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前欢暴君请温柔 多肉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从狩猎者公会叛变的人不多,不到十个人。

即便是波特白自己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背叛狩猎者公会。

讲道理,他们要从狩猎者公会退出。

走正常的流程也可以。

狩猎者公会虽说不是合法组织。

可是也不是什么只能进不能出的邪恶组织。

提交申请,然后等待审核,再交一笔不算多的钱,就可以正式退出狩猎者公会。

可是这几个人却选择用最不讲道理的方式离开。

并且是公开说,他们要叛出狩猎者公会。

你走就走,哪怕是不走正规途径,都没有人去追究。

可是你走了后还非得来这么一发。

那狩猎者公会只能将这些人当做敌人了。

而这十个叛徒还组建了一个新的组织,黑砂城。

此刻在黑砂城的总部内,其实就是一个位于郊区的小庄园。

“队长,我们全部都获得了任务奖励。”

“你们的任务都是激活念能力吧?”

这黑砂城的九个人,全部都是闯入者。

而他们是来自时空枢纽的黑砂城。

他们触发的主线任务就是叛出狩猎者公会。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用那么极端的方式,甚至是主动结仇的方式叛出狩猎者公会。

而这个任务也让他们成功的激活了念能力。

这让他们原本就出众的实力更是如虎添翼,实力大增了一大步。

“都已经激活了。”其他几个人纷纷回答道。

不过大家都留了个心眼,谁都没说出自己的能力是什么。

虽说大家都是老乡,甚至在时空枢纽中还是同城好友。

可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大家也是竞争者。

甚至有可能会在后面的任务中演变成敌人。

所以保留自己的能力,也能给自己留下底牌。

而且,他们的这位队长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黑砂城有名的黑手党,下黑手,黑吃黑,插刀教。

不过因为实力强大,所以大家暂时的和他组队,叫他一声队长。

可是一旦有了任务冲突,或者利益纠纷。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大家刀刃相向。

“接下来就是消灭狩猎者公会,其中击败、击杀会长波特白的评分是最高的。”

“可是波特白那老狗的实力太强了,我们即便联手,估计也够呛。”

“我调查过,他每周都会失踪两天,去O市的一所小学。”队长说道:“而每次他出现在那所小学门口的时候,都装扮成普通的老人,你们觉得他去做什么?”

“他有孩子在那所学校里上学吗?而他装作是个普通的老人,一方面是掩人耳目,再者也在自己的孩子面前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

“不对啊,我这边的情报里显示,他只有个儿子,可是在二十年前就病死了。”

“我觉得有可能是他的第一个儿子并不是正常死亡,所以不想让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卷入纷争,所以故意安排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给他,自己也装成普通人。”

这个推测倒是合情合理。

“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抓到那个孩子,用来威胁波特白,那么我们的胜算就能大增?”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不能打草惊蛇,波特白那老狗肯定不会没有任何防备,如果被他发现我们的意图,那我们的任务就麻烦了。”

叩叩叩——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

所有人都跳了起来。

这里可是非常隐蔽的。

原本就是一处民居,只不过是被他们用暴力手段,将原本的主人送到院子的小树下面去了。

这时候会什么人来拜访?

其中一个闯入者走到门口,与同伴交换了个眼神后,打开了房门。

打开房门的瞬间,他们发现你是个独臂光头。

“你是什么人?”

“你们好,我是路过的,在这里迷路了,能让我在这里休息一下吗,顺便借我打个电话。”金肆站在门口微笑的看着众人。

众人可不相信什么迷路的。

门口那个闯入者率先对金肆发动了攻击。

阴爪功!那闯入者双手瞬间被阴气覆盖,如同毒勾一般抓向金肆。

这个闯入者用的是武功,不是念能力。

一支爪子直接往金肆的光头上招呼。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金肆的脑袋抹了润滑油,居然没扣住,滑了。

金肆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你这样打招呼,你礼貌吗?”

这闯入者可不管礼貌不礼貌,另外一支爪子就往金肆的眼珠子上抠。

闯入者得手了,直接将金肆的眼珠子抠下来。

闯入者自己都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

第一招失手的时候,他还真把金肆当做大敌。

却不曾想第二招就把金属的眼珠子抠下来了。

“快……快将眼珠子还给我……快点还给我……”

金肆捂着右眼,惊慌大叫道。

“哈哈……你为什么觉得我会还给你?”

“如果你不还给我的

殿前欢暴君请温柔 多肉小说

话……”

“会怎么样?”

“如果你不还给我,那我眼珠子就长出来了。”金肆放下手掌。

那闯入者楞了一下,看了看自己手中血淋淋的眼珠,又抬头看了看金肆。

这时候,其他闯入者也露出严肃之色。

“好了,你们跟我走吧。”金肆说道。

“走?跟你走?去哪里?我们为什么要跟你走?”

“是这样的,有人把你们卖给我了。”

“你是人贩子?”

众人都觉得好笑,居然有人把他们给卖了。

更搞笑的是,居然真的有人买他们。

金肆摸着下巴,考虑了良久:“说真的,我以前是最讨厌人贩子的,仅次于强j犯,没想到我最终活成了我最讨厌的样子。”

“玩笑到此为止!你是谁,来做什么。”队长黑着脸上前。

“我是认真的,我真的是人贩子,就是来收货的,一、二、三……九,比想象中的少。”

队长举起掌心对准金肆,脸色冷酷:“我不喜欢开玩笑!”

“为什么我说实话,就是没有人相信呢。”

“回答错误。”队长的手心迸发出念力。

金肆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掌变成了砂砾。

“我……我这是……”金肆惊恐的叫道。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