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输了男生对方任何条件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你们知道鬼之国为什么叫鬼之国吗?”

“因为有鬼吗?”

“没错!鬼之国就是一个拥有鬼的国家……每到黑夜就是百鬼夜行的时候……”

飞艇缓缓的飞行在暮暮沉沉的鬼之国上空,富江戴着面具阴测测讲着鬼故事。

昏暗的舱室里只有几根白色的蜡烛,将气氛压抑到极致。

很难想象人类明明强到如此,内心却还是对虚无缥缈的鬼魂充满了恐惧。

事实上,面对动不动就毁天灭地的忍者,鬼更应该害怕人吧?

富江是永远的恶鬼将军,每一次故事出口,都能吓得几人尖叫连连。

……

而根据忍界通史介绍,鬼之国也是一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国家,它的不死军团在早期战国时代差点席卷整个世界。

只不过随着大规模忍术的开发,武士体系的衰落,这个强极一时的国家,它的野心也湮灭于时间长河。

飞艇脆弱珍贵,富江可不想被什么奇怪的东西轰下来,刚进鬼之国地界没多久就降落了下来,步行向着鬼之国国都徒步前进。

同时也可以向附近村民打听一下最近的情况,毕竟木叶的历史课大概也是记录的几十年前的情报,没人会总是更新这样的小国。

鬼之国的天总是暮霭沉沉,阳光明媚的日子很少,连同这里的植物都显得矮小弯曲,大多都是荆棘丛生。

富江四人走了许久,这才遇见了第一个村子,神鬼寺。

这个鬼之国信仰自由,所以自然衍生出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信仰,而这个供奉着神鬼的寺庙就是一个小教派。

老远就能看到一座建造在山顶的破败寺庙。

一路走进村子,这里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白色的注连绳和纸垂,现在正是黄昏时分,应该家家户户冒起炊烟的时候,却见不到一个人,仿佛是成了一个死村。

弥漫在村中的白雾更是把村子的恐怖气氛点缀到了极致。

“斯米妈桑……请问有人吗?我们只想借个地方吃饭!”羽莘双手成喇叭,大声的喊着。

死寂的村子没有半点回音。

“还是不要进去了吧……”理纱有点感觉不太好。

“如果害怕的话,可以抓着我的手哟!”富江灿烂一笑。

“嘁……我只是觉得这里很奇怪而已……”理纱才没有这么软弱,只是握着剑柄的手心里已经微微流出汗水。

“那好吧……我们先分开在村子里搜索一下线索,然后一个小时之后这里集合吧?”富江打了个响指。

“我觉得还是两两分队吧……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也可以互相照顾……”理纱看着民房门口挂着的注连绳和纸垂有些害怕道。

根据习俗,这些东西是驱赶邪祟,防止鬼怪进入家中的,一般寺庙门口才挂,如今这个村子家家户户都挂上了,再加上消失的村民,怎么看都很诡异。

“我要跟大猫一队!因为黑猫辟邪!”羽莘第一个赞成。

“其实我也不算特别黑……我的脸上有一块白的。”三丸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脸。

“那我们就往山上搜了哟?”富江指了一个方向。

“好的!我去搜民房!”羽莘对觅食很有兴趣。

富江和理纱向着位于山腰的寺院走去。

理纱捧着左右摇摆的向小葵,这能稍稍给她带来一点安全感。

这个富有年代感的寺院,门口的鸟居上红色油漆都斑驳的只剩下星星点点,露出了腐朽木料中甚至还长出了蘑菇。

两人并排走向寺院,路上突生出了一条小路,同样铺着青灰色的石板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秉承着打boss之前,地图上出现的岔路一般要么有宝箱,要么有回复点,富江果断的选择了走岔路。

然而……

“纳尼!谁把我的宝箱给挖了!”富江咆哮。

这里应该是一片墓园,从旧到新的墓碑大概可以追溯到百年前了,然而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被挖空了。

一个个空洞的墓穴里只剩下空空的腐烂木桶,却没半块骨头都没有。

“好家伙,这里是遭食尸鬼了吗?”富江拉了拉墨镜。

“好臭……谁会挖这些死人啊?”理纱捏着鼻子的,都不敢呼吸。

“不知道……难道是为了什么陪葬品?”富江看了看这些烂墓碑,用金属臂捏起翻开的泥土搓了搓:“土还很新,应该没几天时间。”

打开了永恒万花筒,偏偏的往后推移了几天时间。

虽然画面模糊的就像是座机拍的,还打了三十层马赛克,看到能够勉强看到一个身体颇为强壮的男人,把这里的墓都挖了一遍,把棺材打开,然后默默的结印,一掌拍在一张卷轴上。

卷轴中立刻倒出了一大堆黑色土壤。

壮汉再次结印。

周围的土壤立刻向着尸体涌去,数息之间就填补腐烂残缺的尸身,随即这些尸体就站了起来,但是显得痴痴呆呆的。

“不在这里……”男人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就在这时,一群村民也发现了这里的状况,大声呼喝着,恐吓着,手持着农具却一个都不敢上前。

“一堆没用的废物,浪费我的死者土壤,带回去也没用,就陪你们玩玩好了。”强壮男人戏谑的笑了笑,勾了勾手指,那群呆立的尸体立刻摇摇晃晃的向着村民走去。

随后壮汉就转身离去,留下一群村民面对着死而复生的亲人,或是咬牙战斗,或是跪地哭泣,或是惊恐万分的哀嚎逃窜。

……

“看起来不是秽土转生啊?”富江摸了摸下巴,开始在记忆里翻找有什么类似的复生之术。

“快走吧!这里臭死了……”理纱直皱眉头。

“嗯……去寺庙看看。”富江点了点头。

同样每一寸墙面都书写着岁月的寺院,大门口横七竖八挂满了注连绳,密集程度别说它的驱邪效果了,就算是物理方面都能防御大部分人了。

想来这群无助的村民,也只想得出这个办法抵御敌人了。

富江也不怕犯忌讳,直接一刀砍断一连串的注连绳,大步跨入了寺院大门。

漆黑一片的佛殿,没有半点光明,只有两座巨大的恶鬼雕像青面獠牙的守在门口。

心眼之中,富江果然看到了,一大团生命之火暗淡无光的村民都躲在了昏暗的寺院里,惊恐不已的挤成一团,呱噪的惊呼成一团,几只弓箭歪歪扭扭的射在富江脚下。

“拉……!”一声微微颤抖的指令。

一阵麻绳扯动的声音,背后两扇巨大的大门轰然关闭,整个寺庙陷入了绝对的黑暗。

“喂喂喂……你们倒是看清楚了再说啊,我可不是来挖你们先人的啊。”富江的话还没说完,一道暗淡无光的刀光忽然从头顶的房梁上落下。

没有半点杀意,没有半点声音,仿佛最出色的无声杀人术。

富江甚至心眼都没有在意到这团比平民还要暗淡的生命之火,还以为是小猫蝙蝠之类的趴在房顶。

还是理纱手里的向日葵第一个反应过来,猛的把头抬起来,看向上方。

理纱也赫然拔剑,头也来不及抬的向空中斩去。

然而,双方的刀却错开了,理纱只刺中了暗杀者的身体,并没有拦截住他的刺剑。

富江听得理纱的出剑声

女生输了男生对方任何条件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也明白上方的生命之火来者不善,金属手臂凭空一抓,愣是把偷袭的剑拧成了碎片。

偷袭者也顺势想要逃回黑暗隐藏身形。

理纱摇了摇向日葵,喷出一颗阳光果实,照亮了黑暗的神鬼寺院,露出了周围十多尊丑恶的神像,同时也暴露了偷袭者的身影,是一个戴着鬼怪面具的长发少年,立刻翻手四枚手里剑疾射而去。

笃笃笃笃!!!

击中的声音居然不是人体的声音,反而像是木头。

难道是傀儡?

“停!都停手!”富江立刻阻止了理纱的继续结印:“我们没有的恶意……”

富江一句话还没说完,那个鬼怪面具少年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一样,抬手就是一阵千本齐射。

密集如牛毛的千本在阳光果实的照耀下折射出幽幽蓝光,还涂毒了!

而这个时候富江基本处于半瞎状态,而理纱同样需要隐藏着写轮眼,以正常姿态根本没办法拦住这突如其来的密集攻击。

“什么大佛邪神都过来了,大爷我还能折在你这小庙不成?”富江罪恶之手一伸在理纱大腿上摸了一把,一股极致的愉悦涌上脑海,完全封闭的神社中突兀的袭起一阵狂风,吹得千本阵列一阵凌乱,纷纷钉在一旁掉漆的鬼神木雕上。

“你干什么!”理纱怒道。

“紧急避险嘛……这种距离谁来的及结印……”富江无辜的摊了摊手。

理纱还想说什么,忽然黑暗中又是一阵急切的奔跑之声,那个鬼面具少年又攻击来了!

“有

女生输了男生对方任何条件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病吧!说了我们不是敌人!”富江怒喝一声,浑身查克拉爆炸般的爆发出来,震碎了脚下的石板。

这样狂暴的查克拉足以吓退大部分敌人,然而这个鬼面具少年却丝毫没有畏惧,借着黑暗的掩护,足部化刀斩向富江的双腿。

绝对的黑暗下,富江处于失明状态状态,心眼也只能感受到敌人的位置,而看不到敌人的动作,膝盖上竟然真的被砍了两刀,差点跪了下去。

“跟你讲!你今天死定了!”富江气急败坏抽刀出鞘,也顾不上看抽出来的什么刀,一阵瞎几把的乱砍,先把敌人逼退了再说。

然而就这么一个鬼面具少年,刀法却精湛的令人发指,几乎贴着富江的身体出刀,没有一丝慌乱,几乎完美的避开了富江的每一刀反击,然后把刀尖递入富江的身体,也不深入,只是凌迟般划开一道口子,仿佛要一点点放血,放干富江一般。

富江这辈子从来没有打得这么憋屈,要不是万花筒暂时瞎了,非要抓着他的脑袋让他知道什么叫做黑手!

这小子浑身都是刀一样,身体轻盈如同真的鬼魅,速度快的让人诧异,而且丝毫不被黑暗所影响,无论富江跳到哪里,他都能像是附骨之疽一样紧贴而来。

理纱在一旁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不过也没有着急,实在撑不住富江会放须佐能乎的,不过她更相信富江能有常规的办法解决这家伙。

黑暗下战斗,没有视力,就只能靠听力了。

富江如今点数富裕,所以摸了摸耳朵加了一点。

「左耳」

「+1点」

「1:能够听懂狗话」

富江停止了思考,并且挨了两刀。

我选这个是要和团藏交流吗?

「2:总能听到恶魔的呓语」

富江:???

我是嫌精神值太高了吗?

「3:通灵之音:听到来自死去亲人的呢喃」

死鬼老爹老妈倒是无所谓,刚刚坑了小姨,富江表示很愧疚……

三个选项里没有一个能够为黑暗战斗提供帮助的,一个点数就这么浪费了?

并没有,还有一个四。

「4:变异,需要再加一点」

变异加点往往都是规则力量,必须加!

「4:人间规矩」

「掏耳朵的时候,别人不能碰你。」

“???”富江先是一头问号,随即激动的惊呼起来:“死阔一……这是无敌技能啊!”

所有的人都被父母教导过,别人掏耳朵的时候不能去碰,这也成了铁的规矩。

想明白的富江立刻拔了一根千本,停止任何动作,认真了的掏起了耳屎。

立刻,鬼面具的少年,手中短刀也抵在了富江的双目前停了下来,总觉得这个时候不该打扰他。

“哦……真的有用啊……请问下,这个时候你在想什么?”富江戏谑的笑了笑。

而面前的这个鬼面具少年依旧一动不动的盯着富江,仿佛等他耳朵一掏完就要继续攻击。

“看?还看?”富江一边掏耳朵,一边点燃佛台前的火烛:“信不信我再加个点。”

富江还记得另外一个规矩,男人尿尿的时候,别人是不能盯着看的。

面具少年依旧冷漠的仿佛傀儡一样。

理纱也取出了一个阳光果实做成的火把走了过来,把黑暗的神鬼寺院照亮,一群干干瘦瘦的村民惊恐的挤成一团。

“喂!你们听不懂人话吗?有没有个主事的出来!”理纱微怒道。

立刻,惊恐不安的村民纷纷让开一条路,露出了一个干瘪枯瘦的老者,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袈裟,正坐在一张烂席上刻着什么东西,应该是寺庙的住持了。

喜欢玩坏木叶从加点开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