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章鱼鱼玩弄下面小说 放荡的丝袜人妻老师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伊藤广羽的替身被人一枪击毙,隔着五六百米的距离,等到鬼子察觉到情况赶过去搜捕的时候,却发现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得知消息的伊藤广羽也有些后怕,若不是潜藏在敌人中的间谍传来消息,那么此刻死掉的可就是他了。

另一边。

刘三顺利与周卫国一行汇合之后,不等刘三将拍到的照片洗出来,周卫国直接下令队伍出发。

众人自然有疑虑,但周卫国私下里找到刘三,和刘三暗中沟通过。

原话是:

“三哥,你是我绝对信得过的兄弟,有些话我无法明说,鬼子的生化武器秘密制造厂的位置,我已经知道了,但是还需要你和大家说明,就说是你在潜入伊藤广羽的办公室中看到那些文件时查找到的位置。至于解释,你可以说你也懂一些日语。”

刘三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周卫国这边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争分夺秒,伊藤广羽那个老鬼子过于谨慎和狡猾。

就算眼前是重来一次,周卫国考虑了所有的细节,并且以最后的刺杀分散了伊藤广羽的注意力,那也只是暂时的。

最致命的正是自己这个突然在伊藤广羽面前冒出来的日军大佐,还有陈怡,事后要不了多久,伊藤广羽一定会探查两人的身份,到时候一切依旧会暴露。

若是伊藤广羽在周卫国一行行动之前将生化武器暗中转移,那么接下来想要一举捣毁伊藤广羽生化武器制造厂的计划怕是就要落空了。

果然,刘三向众人解释过后,众人再无疑虑。

最后的行动,所有参与此次行动计划的人员都来了,就连上海站站长徐博文也在。

人在车上,徐博文却是满脸困惑。

不是狙杀伊藤广羽吗?

那么眼前是要去做什么?就算周卫国这些人将杀死的伊藤广羽的替身当成了伊藤广羽本人,可这条行进的路并不是撤离上海的道路啊!

“周团长,我们这是去哪里?”路途中,徐博文忍不住问了一句。

周卫国笑道:“许站长这话问得蹊跷,自然是去捣毁鬼子的生化武器制造厂!”

“什么?你们已经知道制造厂在什么位置了?”

徐博文吃了一惊。

这伊藤广羽的生化武器秘密制造厂,就连他也是一无所知。

“徐站长何必着急,到了你就知道了。”周卫国笑道

被章鱼鱼玩弄下面小说 放荡的丝袜人妻老师

,不再解释。

徐博文只得作罢。

很快,车辆抵达郊区的某处小镇,果然在那里发现了许多废弃的工厂。

行动之前,周卫国最后召开了一次会议。

会议的地点就在卡车的车厢里,重要成员都在。

周卫国开门见山道:“大家也都看到了,那伊藤广羽的生化武器秘密制造基地就在眼前这些废弃的工厂之中,接下来只要一举捣毁它,再暗中袭杀掉伊藤广羽,咱们的任务也就大功告成了。”

徐博文佯装惊讶道:“周团长,那伊藤广羽不是已经被咱们成功击杀了吗?”

周卫国笑了,摇了摇头,道:“是吗?可伊藤广羽有没有被狙杀,怕是还得问问徐站长了!”

徐博文一怔,他从周围这些人的眼神中看到了轻蔑。

“周团长,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直到现在,徐博文依旧不认为自己绝对隐秘的身份会轻易暴露。

周卫国嗤笑道:“难道徐站长会不知道,我们成功狙杀的只是伊藤广羽用来迷惑我们的替身吗?”

“这……这怎么可能?”

徐博文装出一脸困惑,但他其实很清楚,在得知周卫国一行成功狙杀伊藤广羽的消息时,徐博文就知道,那老鬼子多半是用了瞒天过海之计。

若是知道有人要狙杀自己,结果还被狙杀,那伊藤广羽得是有多蠢?

同样知道内情的孙鑫璞冷笑道:“怎么可能?这当然有可能,伊藤广羽早就从咱们队伍里收到了咱们要狙杀他的消息!”

“这……你们是说,咱们的队伍里出了叛徒?”徐博文似乎很是惊讶。

“难道不是吗?”

“曹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要忘了你的身份。”徐博文色厉内荏道。

曹莹鄙夷道:“站长,不得不说你的演技相当精明,只是一直到现在我也明白,

被章鱼鱼玩弄下面小说 放荡的丝袜人妻老师

你为什么会选择投靠汪伪,投靠日本人呢?”

轰——

犹如晴天霹雳的断然话语,直接轰击在徐博文的心理。

徐博文懵了,他终于知道周卫国这些人为何会一改常态地对待自己了,原来自己引以为傲的隐秘的身份,居然早就暴露了。

徐博文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腰部。

身后一个巴掌却重重地拍在他的脑袋上,紧接着蛮横地从他的腰上夺走了他的配枪,险些将他的右手指头折断。

“老实点儿,你个狗日的叛徒!”

杨大力面露狠色地骂道。

徐博文终于绝望了,面如死灰地望着周卫国:“你,你怎么可能会察觉到我的身份?”

周卫国平静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徐站长,从你决定叛国的那一天起,你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

“不,你们没有证据,你们只是在诬陷,我是上海站的站长,你们没有权利这样扣压我!”徐博文低吼道。

“是嘛?”周卫国笑了:“不如我把你交给我的学长康兆民,你到他面前去说吧!”

徐博文沉默了,他自然清除军统康兆民的恐怖,那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真要是落到他的手上,甭管心底有什么秘密怕是都会被挖出来。

周卫国冷笑道:“大力,你带两个弟兄留在这里看着他,但凡有异动,直接杀了。”

“是!”

“行动!”周卫国下令。

不远处就是暗藏了伊藤广羽的秘密生化武器制造基地的废弃工厂,周卫国带了特战队成员出发。

曹莹几人则是将卡车伪装藏在隐蔽之所之后,留在卡车附近,随时根据工厂的动静接应周卫国一行。

杨大力负责亲自看押徐博文。

带领队伍迅速潜入工厂,并封锁周围之后,周卫国并没有急着下令出击,而是让爆破组在工厂暗中埋设了大量的炸药,并拉好起爆线,远程安装好起爆装置,随时可以进行引爆。

一切准备就绪,周卫国率领队伍继续潜伏等待。

刘远疑惑道:“卫国,我们还在等什么?”

周卫国道:“哥,伊藤广羽那个老鬼子十分狡猾,谨慎,我冒充鬼子大佐和陈怡在他面前出现过,就算有咱们后面一系列的部署暂时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他也一定很快就会回过神来。

那么接下来,反应过来的伊藤广羽一定会亲自赶回自己的秘密基地,为了防止基地有失,他一定会将秘密基地转移,甚至把这里设置成一处陷阱,等着咱们自己往里面跳。

只是现在的情况是,这里边少了徐博文这一个环节,所以伊藤广羽那个老鬼子回神的速度不会那么快。

咱们怕是还需要等一等。”

“原来是这样。”

刘远点了点头,自己这个料事如神的弟弟,再一次让他由衷地惊叹。

市中心。

就像是按照周卫国的推测上演的剧本。

伊藤广羽事后还是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他找到舞厅里的军官,询问关于那天出现的年轻日军大佐的情况,结果军官们都表示,没有人见过那位大佐。

事后,那个美丽的中国女人,还有那个出现过的大佐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不见踪影。

这让伊藤广羽的心底越发的不安。

与徐博文那边的暗中联系也没有任何回应。

思虑再三,放心不下的伊藤广羽当即带领了部分军队乘坐卡车直奔秘密基地。

当时已是黄昏,入夜时分,伊藤广羽带领两支日军小队赶到秘密基地。

看着基地上空照常升起的烟雾,伊藤广羽稍稍松了一口气,立马进入基地探查,发现一切平安无事,他心底的大石这才落下。

……暗中潜伏的周卫国一行已经等了许久。

眼见着伊藤广羽带着日军队伍返回基地,刘远忍不住惊叹道:“卫国,你可真是神了,什么都被你料到了!”

周卫国道:“哥,这回定是伊藤广羽没错了,等到伊藤广羽那老鬼子带着队伍进入爆炸范围之后,咱们便立刻引爆炸药!”

“好!”

夜,十点左右。

谨慎的伊藤广羽正在指挥着队伍转移基地里的生化武器与设备。

惊人的大爆炸从工厂的各处骤然响起。

紧接着,伊藤广羽连同他的生化武器秘密制造基地,同时被火海淹没。

剧烈的爆炸声持续了许久才逐渐平静下来。

周卫国下令让特战队成员们戴上防毒面具之后,这才向工厂杀去,将没有在爆炸中死掉的鬼子彻底肃清。

夜,十点二十五分。

望着不远处的一片火海,已经坐上了前来接应的曹莹等人的卡车的周卫国一行一齐笑了起来。

卡车车厢的一角,徐博文被杨大力五花大绑,就连嘴巴都用绑腿布给死死底塞住。

孙鑫璞笑道:“徐站长,听到先前的爆炸,看到那片火海没有?就在不久之前,伊藤广羽那个老鬼子连同他的生化武器秘密制造工厂,一同葬身在火海之中了。”

呜呜呜——

嘴巴被紧紧塞住的徐博文发不出声来,呜咽中面容彻底绝望。

至此,特战队一行赶赴上海暗杀日军生化专家伊藤广羽,以及捣毁伊藤广羽的生化武器秘密制造基地的任务顺利完成。

离别之际。

“两位组长,你们当真不回来吗?”田静问道。

周卫国和孙鑫璞在默契之中相视一笑。

孙鑫璞道:“田静,我们就暂时不回去了,敌后战场还需要我和卫国呢!不过就算是不在同一处作战,总归是为了赶走这些侵略者,咱们的努力是在同一个方向的。”

“是啊组长!”田静笑道,“卫国,你放心吧!我会亲手把徐博文交给处座的,他决不会逃脱应有的叛徒的惩罚。”

“好,保重!”

“保重!”

望着田静逐渐远去的背影……“这女孩不错?”

“你喜欢?”

孙鑫璞面不改色道:“窈窕淑女,熟君子好逑,有何不可?话说回来,卫国你和田静是同学,回头可得给我好好撮合撮合。”

“一定!”周卫国笑道。

“够兄弟!”

和刘远这边也要暂时分别了,兄弟两人拥抱了一下,周卫国说道:“哥,你留在敌占区工作,总归有很大的风险,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刘远笑道:“你小子,怎么叮嘱的像是个老父?亲知道的我是你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哥呢!”

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周卫国又若有所指地看了旁边的曹莹一眼,挤眉弄眼道:“哥,曹老师可是我们在复旦大学上学那会儿,公认的优雅女才子,你这边可不要错失良机了。”

“你小子,怎么又不正经了?”刘远笑骂,也忍不住偷看了曹莹一眼,暗暗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好,哥,曹老师,你们保重,以后有机会会重聚的!”

“卫国,保重!”

……………………

几日后。

虎头山,听张楚和陈怡详细地讲述过此次赶赴上海之行的过程,团长邱明忍不住拍案而起。

赞不绝口道:“好一个周卫国呀!可真有你的,从全盘的布局到指挥,你都做得无可挑剔,与敌人斗智斗勇,最终顺利完成这次艰巨的任务,除了你之外,我真不知道这次的任务还有谁能够做到。”

周卫国笑道:“幸不辱使命罢了!”

参谋长李勇这时提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卫国,有一点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徐博文是叛徒的?”

周卫国笑了,老实交代道:“参谋长,其实我并不知道他是叛徒。”

张楚懵了,“那你怎么?”

“但是我信不过他。”周卫国道:“当年在复旦大学的时候,这个徐博文就多次下令打压学生的爱国运动,并且主张与日军求和,这是一个立场很不坚定的家伙。”

“所以这次的合作,我从一开始就不信任他,至于确定他就是叛徒,那是在用狙杀计划试探过之后。”

“原来是这样。”张楚恍然。

周卫国保持沉默,他总不能告诉张楚,是因为自己前世经历过徐博文的背叛,所以才知道许博文是叛徒吧?

那样的话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从虎头山离开之后,周卫国开始筹备另一件事情。

从虎头山反扫荡开始,到平镇战役中平镇与虎头山联手退敌,莱阳的日军恐怕早就是视平镇根据地和虎头山根据地为心腹大患了,不久之后的大扫荡,谁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开始呢?

喜欢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