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晚上会弄哭你 被老师用丝袜榨精榨到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神器这种东西都让这混蛋拿到了。

“第九魂技,碧磷神光!”

独孤博灯笼大的双目一亮,浓郁的碧绿色光芒从中喷吐而出。

两道激光射线对着半空中的唐三射了过去。

“找死!”

唐三手腕翻转,修罗血光闪烁,两道充满杀意的剑气电射而出。

当碧绿色接触到血色的一瞬间便开始融化,修罗剑气冲势不减,直接找上了独孤博。

独孤博心中大骇,唐三这狗东西太厉害了,虽然他现在已经升到了九十四级,但面对那把修罗血剑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美杜莎凝望!”

独孤博再次使用出自己的头部魂骨技能,头部瞬间隆起一个巨大的肉瘤,惨白色光芒从双目中喷吐而出,朝着那血色剑光撞了过去。

短时间内两次使用头部魂骨技能让他的精神力瞬间被抽空,整个人感觉一阵目眩。

万幸的是这次头部魂骨技能成功释放。

“唰唰唰~~~”

凌厉的修罗剑气迸发而出的杀戮气息刹那间将惨白色光芒吞噬,似乎一切没有发生似的在,目标直指独孤博。

“糟了,糟了!”

独孤博心头一寒,连‘美杜莎凝望’都无法阻挡这次攻击,他真的想不出来自己还有什么手段能够与唐三抗衡。

当年比比东被修罗剑气击中也是差点被要了命,他的实力可比不上比比东。

自己真的就要这么死了么?

“吨…吨…吨…”

听到这个声音,独孤博心中狂喜。

他第一次觉得这种吞咽声是那么的悦耳。

援兵到了!

有救了!

“叮当~”

一声轰鸣在独孤博耳边响起,幽色的长剑横在他的身前,将那两道血光击飞。

“毒老头,你很菜哦!”

酒言酒语的声音响起。

独孤博整个人松了一口大气,又能多活几年了。

至于路远说他菜这件事也没反驳。

菜就菜吧!

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很清楚的认知,路远这浑小子现在确实比他强太多了。

“嗯?”

路远视线挪移,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唐月华和阿银,还有脸色憔悴的小舞。

生气了!

“你这混蛋,今天我非要砍了你!”

路远长剑一指,凌厉的剑气电射而出,目标锁定唐三。

唐三手中修罗剑一挑,剑光匹练而出。

“嗡~~”

刺耳的声音响彻整片天空。

唐三拿剑的手微微一抖,杀戮的血色双眸看向路远。

没想到这个家伙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虽然做梦都想要将路远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但也知道时机未到!

因为刚才的气势碰撞,他已经吃亏!

我今天晚上会弄哭你 被老师用丝袜榨精榨到死

这是最让他郁闷的地方,他现在已经完成了修罗第五考,与修罗剑的契合度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五十,面对唐啸那种九十七级的超级斗罗他都可以轻松击杀。

但在路远面前,却感到一种恐怖的压制,让他力不从心!

我今天晚上会弄哭你 被老师用丝袜榨精榨到死

在他思索之际,路远拍打着暗红色龙翼已经飞了过来。

“叮当~”

两剑相碰,发出的嗡鸣直接波及到守卫天斗城的士兵。

马匹仰天嘶鸣,站在城墙上的士兵直接侧倒在的地上,双手捂着头部,鲜血从七窍中开始渗了出来。

“都不要乱!”

戈龙浑厚的声音在魂力的催动下响起。

作为三军统帅,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让全军保持镇定,防止邪魂师对天斗城发动攻击。

“修罗神现!”

杀神领域的最终进化技能!

这个技能的计划是唐三用昊天宗的覆灭换来的。

‘修罗神现’释放,唐三实力骤然再次提升,在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血色的虚像,虽然模糊,但能够看得出是个人。

“紫极魔瞳之修罗魔光!”

一道光芒从唐三眼中喷吐而出,这道光芒并不是之前的紫色,而是代表着杀戮的血色。

看着那实质般的光芒撞向自己,路远先喝了一口酒。

催动魂力将眉心处的剑形烙印激发出来,幽色长剑在双手之间悬浮,贯穿剑身的金线亮起与眉心处的烙印建立了特殊的连接,幽色长剑上荡漾起一圈圈的能量涟漪。

“轰隆隆~~”

修罗魔光撞击在剑身上发出一声炸响。

路远双翼拍打将恐怖的气浪拍散,再看向唐三的方向,哪里还有人影……

“唔……这混蛋又跑了!”

路远心底开始盘算,这混蛋每次打不过都能跑掉,那下次一定要想个办法不能再让这混蛋这么轻松的溜掉。

看到唐三落败,仓皇而逃。

独孤博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刚才唐三的那一剑刺在了碧磷蛇皇的尾部,实则就是伤到了他的右腿。

这一剑估计要养伤好久,甚至还会让实力降低,但对他来说,能够活命,这些还是可以接受的。

“路远,多亏有你这小子!”

独孤博一拳打在路远的胸膛上,笑容愈发放肆。

“你们三个没事吧?”

路远的目光并不在独孤博身上,而是放在了小舞三人身上。

独孤博:“……”

这浑小子……重色轻爷爷!

“我没事!”

“我也没事!”

小舞和唐月华走了过来,两人只是脸色有些憔悴,唐月华也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路远,你怎么突然来了?”

如果没有路远,她们今天恐怕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是小草草告诉我的。”

路远一边说着,将阿银抱了起来。

“把我放下!”

阿银想要挣扎,但此时浑身无力,根本就是力不从心,只能任由路远这个抱着。

“小草草,你受伤了不要动嘛。”

说话间,路远已经抱着阿银朝天斗城内的方向走了过去。

“咳咳~”

“我也受伤了,难道就不值得你这臭小子问候一下么?”

独孤博忍不住了。

这臭小子居然这么无视他。

“毒老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不如这样吧,待会我请你喝酒!”

路远知道这老头是为了救这三人受伤的,他也没有什么好的感谢方式。

唯有请客喝酒!

“毒斗罗前辈,我架着你吧。”

小舞面带微笑的走了过去。

“算了,算了!”

“我自己能走。”

独孤博可不会让一个小姑娘夹着他,这万一打翻了路远的醋坛子,这小子指不定给他使什么坏呢。

不敢不敢!

“阿银姐姐,真的是你将路远叫来的么?”

小舞心中好奇,她们一直逃避追杀,阿银是什么时候通知的路远?

阿银欲言又止,最终别过头去。

苍白的脸上浮现的红晕,这件事情确实是她通知的路远,在天斗城还没出来的时候,她就断定想要逃脱唐三的追杀恐怕没那么简单,当时她也没多想,就利用蓝银草像路远传达了一道精神交流。

有蓝银皇的气息,再加上斗罗大陆随处可见的蓝银草,这道精神交流的传播速度可比封号斗罗的飞行速度快得多,所以很快路远就收到了消息。

但这件事情,她可不想亲口承认出来!

而且事情结束之后,她也变得冷静下来,内心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当时遇到危险之后为什么要第一时间通知路远。

她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真的像唐月华那天晚上对她说的那样?

……

再次逃走的唐三行走在不知名的魂兽森林中。

“可恶!”

他心中万般不服,自己明明都已经完成了修罗五考,与修罗剑的契合度也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五十。

唐啸那样的九十七级封号斗罗他都可以轻松击杀,为什么就是干不掉路远。

刚才和路远的最后一次碰撞他可是借用了修罗神力,他的紫极魔瞳之修罗魔光可是拥有了神力。

可为什么面对路远……

难道是因为他瞎了一只眼睛的原因,刚才的攻击没能达到半神级别?

一定是这样!

一想到自己的眼睛,唐三的愤怒再次暴涨。

他的父亲、他的眼睛、他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拜路远所赐。

“混蛋!”

唐三愤怒的一拳打在旁边的树干上,拳力直接贯穿。

不行!

他要继续杀戮,因为杀戮可以让他的实力继续增长,可以让他更容易的完成修罗神考。

等他成神的那一刻,要让路远,让整个斗罗大陆知道他唐三的厉害。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已经有了目标!

“小草草,你都已经受伤,就不要动了嘛。”

“等下次再遇到唐三那混蛋,我一定替你把他砍了。”

路远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我的伤势已经好了。”

阿银颇感无语,蓝银皇的特性让她的伤势已经快速愈合,只是有些虚弱罢了。

“你做什么……呜呜……”

阿银恶狠狠的看向路远,这个混蛋居然用魂力将她控制住,连嘴巴也都堵住了。

“吨…吨…吨…嗝~”

“小草草,不要乱动,不要说话,好好休息一下嘛!”

路远抱着酒坛看向老实躺在床上的阿银,满意的点了点头。

有病就要治,有伤就要养!

这才对嘛!

阿银心中暗叹一声,真不是她想乱动的,她也想好好休息休息。

但这家伙一直搂着她,她不动能行么?

用余光看向坐在她身旁狂饮的这个家伙,心跳骤然加快,这家伙喝醉了之后不会是要……

这一刻,阿银想到了那一晚发生的事情。

千万不要啊!

她想要通过精神力与路远交流,但这样做岂不是提醒这个家伙。

想了想还是算了!

阿银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看着路远抱着一个空酒坛缓缓倒在她身旁睡过去之后,她才长出一口气。

这家伙睡过去比醒着要安全多了,唯一让她皱眉的就是两人距离太近,而且是面对面的那种。

路远的每一次喘息,她都能感觉温热带有酒气的气息扑在脸上。

她根本没有闲心去观察路远的那张帅气的脸庞,一心想的就是抓紧挣脱这个家伙对他施展的魂力束缚。

挣扎了片刻之后……

她放弃了!

路远的实力太强了,仅凭她的实力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等她再次抬起头去正视路远的时候。

糟了!

刚才的挣扎让两人的距离已经近在咫尺,鼻尖都已经触碰在一起。

她屏住呼气,甚至不敢眨眼睛,因为她感觉只要微微一动,两人的嘴唇就能触碰到一起。

“路远!”

突然的声音响起,将阿银吓了一跳,本就毫厘之间的距离最终触碰到了一起。

推门而入的水冰儿看到这一幕,当场尬住!

她听说路远和唐三在天斗城外对战的消息之后就从四元素学院赶了过去,等她赶到的时候,哪还有人影,战斗早就已经结束。

多方打听才知道,路远来了天斗城,她这才找了过来。

然后就看到了这种场面……

与她一同走进来的还有小舞和唐月华。

“我都说了吧,路远没事!”

小舞偷笑一声,阿银姐姐嘴上巴拉巴拉说那么一大通,实则……

看到这俩人这样,她还是有些吃味的,但也只是一瞬间,因为这样的情况在七宝琉璃宗她抓到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如果真动气,估计现在早就已经气死了。

水冰儿默默的点了点头,两人都能躲在房中卿卿我我,那还能有什么事情。

阿银看到这三个人心中一喜,尤其是看到小舞仿佛就像是看到了救星,赶忙用精神力与之交流:“小舞,不是你想的那样,快过来帮帮我。”

就在这个时候,路远醒了……

“你偷亲我?!”

路远舔了舔嘴唇,还挺香!

“上次你就是这样。”

他站起身,顺手将阿银身上的魂力束缚解除。

“我没有!”

“我刚才只是……”

阿银看小舞等人的表情就知道这些人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因为刚才的姿势明明就是她的身体前倾。

“阿银姐姐,你说的我们都懂!”

小舞跑过来,挽着阿银的胳膊,另一只手悄默声的放在阿银的臀部上狠狠一抓。

“嗯~”

阿银身体像触电般一颤,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不自然的声音,娇嗔的看向小舞,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次是洗不白了!

不出几天,昊天宗覆灭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斗罗大陆。

一时间,大小宗门各类魂师矛头直指唐三,全都在骂这个白眼狼。

小舞、唐月华商议过后决定先前往七宝琉璃宗,因为那里有更多的熟人,同时也是最安全的。

阿银本来不想去的,但小舞和唐月华都一劝再劝,而且她也确实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盛情难却之下,也是随同路远一起回到了七宝琉璃宗。

只是回来一段时间她都不敢去看路远的眼神,因为当时离开的时候她可是告诉路远以后绝对不会再回来的。

喜欢斗罗:喝酒就能变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