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重又深到底了 伸进她的内裤按压她的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终是进来了。”

入了星空阵通道,赵云才松了一口气。

到修罗星域只差十天半个月,中途可别再出变故了。

“小家伙儿,要宝贝不。”

小老头儿凑了上来,挤眉弄眼的。

“年货吗?”赵云随口问了一句。

“啥是年货。”小老头儿已掏出一个乾坤袋,也是储物袋的一种。

只不过,比一般的储物袋要玄奥。

其内竟是一片星空,有星辰点缀,啥个仙剑、大刀、宝印、铜炉...应有尽有,泛着各色的光,乍一看,还以为是一颗颗星星呢?

赵云看了,不免一声干咳。

是他想的龌龊了,小老头儿兜售的宝贝,貌似与年货不沾边儿。

“可要...便宜卖你。”小老头儿捏了捏小胡子。

“你这奇怪物件儿不少啊!”赵云环视一圈,一手探入了乾坤袋。

完了,便见他从乾坤袋的星空中,摘了一颗星星下来。

说是星星,实则是一只有破口的大碗,浑身上下乌七八黑的,却有一层紫色的光闪射,多半是小老头儿后加上去的,以迷惑买家。

不过。

赵公子可不是傻子,他出门带着脑子呢?

如这破碗,虽卖相不咋好,却染着一抹诡异之气。

正是这么一股气,让他血脉本源有一丝颤动。

通常,他的本源颤动事,基本都是瞧见了有用的养料。

“多少钱。”赵云一边翻来覆去的扫量,一边问了一句。

“这是我家祖传之物。”小老头儿说的一本正经。

赵云听了想笑,破碗也当祖传之物,你祖上是要饭的?

兜售物品的通病嘛!是不是宝贝,先扯一个大名头再说。

“到底卖不卖。”赵云斜了一眼小老头儿。

“既是小友这般想要,老夫忍痛割爱了...十八万。”小老头道。

“五千。”

“三万。”

“成交。”

俩人也是有意思,一个瞎胡卖一个瞎胡砍。

无论咋说,这桩卖还是成了,一手交钱一手拿货。

“其他的...不看看?”小老头儿戳了戳赵云。

“我没钱了。”赵云随口一说,把破碗塞入了永恒界。

小老头儿自感没趣,拎着他的乾坤袋,去找其他人忽悠了。

不是所有小辈,都有赵云这眼界,被这老头忽悠的人一抓一大把。

“又来了。”

赵云摸了摸后脑勺儿,背后又是凉风一阵阵。

推演他者貌似已盯上他了,凉凉的感觉一路伴随。

他朝后看了一眼,随之加快脚步,当年就该找月神聊聊推演之术,最不济也学一些防御此类秘法的手段,总好过此刻被人窥看。

不久,推演所造成的凉意消散了。

其后七八日,赵云都再无这等感觉。

“距离太远,推演不到了?”

这是赵云的猜测,还倍觉很靠谱。

光怪陆离的通道中,人影是乌泱的一片。

得亏这是星空级大阵,通道比一般阵法坚固,不然还真就撑不住,许是路程遥远,太多人都盘膝而坐,不想在等待中浪费光阴。

“你仨...应该还活着。”

赵云也坐下了,抱着一部棋书埋头研究。

他是没空找捣蛋鬼他们了,修罗星域集合吧!

事实上。

三人的腿脚比他麻溜,早已到修罗星域。

说腿脚麻溜也并不确切,是空间的变动和错位,给他们捎过去了。

说到他仨,处境貌似不怎么好。

所谓不怎么好,就是被人挂树上了。

此刻,正随着一阵阵风儿来回的摇晃。

揍他们的人也在,正扛着一口刀杵在月下看星星,那是一个青年,黑发浓密,如瀑流淌,霸烈的气息,演出了亢浑的龙吟声。

他很狂,不是在干仗,就是在去干仗的路上。

又重又深到底了 伸进她的内裤按压她的

但今夜,貌似有仨不长眼的,上赶着找他约架。

“我说不打吧...你俩非要打。”

光头老骂骂咧咧,一边挣扎一边晃悠。

他是被锤的最惨的那个,往日锃光瓦亮的脑门儿,都被人打瘪了。

“别说话。”

“我头晕。”

捣蛋鬼和呼噜娃也好不到哪去,一个龇牙咧嘴,一个眼冒金星儿,三人群殴一个,本以为轻松拿下,却被人锤的不分东西南北。

“神明混战,仙凡遭殃。”

扛刀的那位人才,一个人搁那嘀嘀咕咕。

主要是今夜的天色不咋对,整个星空都昏昏沉沉,一个猝不及防,还能见电闪雷鸣,整个天地的乾坤,都会因其一阵摇晃晃。

若所料不差,又是神界的大佬们在打群架。

可惜他眼界有限,穷尽了目力也望不穿昏沉。

“狂英杰...有种放我下来,再战八百回合。”

光头老破口就骂,三天两头的被锤,着实的窝火。

当然,这是激将法,若给他放下来,他会跑的比兔子还快。

扛刀的那位,终是自星空收了眸,看光头老的眼神不是一般的斜,“我以为你会找俩能打的,去外面逛了一圈,却找了俩小东西。”

“你丫的神气不了多久了。”

“等俺家老三过来...锤死你。”

捣蛋鬼和呼噜娃貌似就不能听见小东西仨字,听见就格外来火儿,也因火气大,才骂的很欢实,你才小东西,你全家都小东西。

“人都没凑齐,就跑来找我干仗?”

姓狂的被逗笑了,随手把捣蛋鬼拎了下来。

完了,这货就给人小裤衩扒了,对着捣蛋鬼的小兄弟一阵的猛弹,这小东西很不讲武德,上来就捣蛋,差点儿给他捣成太监了。

唔...!

捣蛋鬼一阵闷哼,瞬间眼泪汪汪。

老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他这捣蛋的行家,今夜貌似有点儿酸爽。

“捣。”

“我让你捣。”

姓狂的也不讲武德,逮住一个就朝死了收拾。

这画面,看的光头老和呼噜娃浑身上下不自然,特别是某个部位,一阵凉飕飕,莫说身受了,仅看着都他娘的疼。

“老三...你特么的跑哪去了。”

捣蛋鬼哇哇直叫,整个人都不好了。

阿...嚏!

研究棋书的赵云,一个喷嚏打的霸气侧漏。

该是又有人在问候他,这事儿他早已经习惯了。

“老三是吧!...我等他。”

姓狂的弹爽了,找地儿坐那了。

捣蛋鬼又被挂了上去,哭的那个泪流满面。

喜欢永恒之门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