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人间界·神州。

某战区医院·ICU病房。

头发花白的医生看了看厚厚一沓的报告,忍不住把眼镜擦了擦又看了看。

他觉得自己的医学常识正在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不,是挑衅。

这种像是被古代猛犸巨像或者说霸王龙践踏过的身子怎么还能活着?

如果他还年轻活着说是以前那种不着调的性格,他恐怕都会忍不住问一问了:“你家族以前有过这种疑难杂症的历史吗?”

“没有的话。”

“成为第一个有什么感想?”

或者说:

“恭喜你,你拥有了一个以你的名字命名的疾病。”

“我们会永远怀念你,并且,未来的千万医学生会无比地‘感激’你让他们本来就厚实的教材课本又增加了至少三百页的重点,你将永垂不朽。”

可这年纪不小的医生看了看那边的患者,只是扶了扶眼镜。

这一份数据的趋势很复杂,但是可以看得出接下来的发展趋势。

只要过上个一两年,大概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病患身上的癌细胞里,根本没有一滴血。

然后又看了看那个,虽然是被紧急转移到了ICU,但是仍旧清醒着,还能拿着手机不知道和谁开黑打游戏的病患,最终把和他开黑的老头叫了出去,想了想,说道:

“这……病人想吃什么给他吃什么吧,想出去玩一玩的话也可以。”

“有什么心愿的话,也都满足吧。”

“别憋着了。”

老人点了点头。

然后回到病房里面。

解释道:“不用在意。”

老天师认真道:“大概五十年前,他的老师的老师就是这么和我说的。”

“一直到现在,每年我都会去墓地给他献花。”

然后转口道:“来,要不然再来一把?”

卫渊翻了个白眼,道:“别了,再打下去我估计会被弄出高血压。”

老道人挠了挠头,干笑几声,道:“我也没想到这游戏这样难玩,明明一剑就可以扫破防御,谁知道在游戏里面连剑都扫不过去,哎呀,还不如老道士我穿到游戏里去。”

“还什么你行你上……”

“我上我真行啊。”

他说着走过去拉开窗帘,门外是熟悉的风景,但是远远地可以看到山海裂隙的投影,看到一只只恐怖的凶兽飞过另一个世界,梼杌虽死,但是山海裂隙仍旧还没有被平复,还能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模样。

一开始人们都会胆战心惊,但是人族终究是适应力最强的种族。

现在已经慢慢适应这种和往日绝不相同的日常。

这也导致神州的灵气某种程度上的暴涨,导致大部分人修行的急迫性开始提升,哪怕是再怎么懒散的咸鱼,看到从天空中飞过,足以抵御小心火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炮甚至于火箭弹齐射的凶兽,都会觉得头皮发麻,恨不得立刻把功法修到大圆满。

“某种程度上还算是好事。”

“居安思危,这修行的积极性一下给调动起来了。”

依附于博物馆纸人儿的老天师感慨了几声,道:“不过,还是得想办法处理掉,这样一个世界的裂隙就在旁边,睡觉都睡不安稳了,要是等它自己消失,得好几百年的时间,到时候……”

卫渊知道他没说出口的话是什么。

到时候,搞不好山海界都已经重新降临人间界了。

………………

老天师是依凭着纸人来的,过了一会儿,似乎是龙虎山又要针对山海裂隙做出某种讨论,摸鱼的天师被抓走,小纸人儿晃晃悠悠扶着脑壳,本来打算坐下来休息下,突然身子一僵。

它再度被依凭。

这一次出现的,是白发雍容的女子。

………………

“这就是给你安排的地方?倒还不错……”

“不过,如果说是最后过日子的话,还是去青丘国吧,这样你没了之后,我还可以把你就地埋了,找到你的转世身后,再把那时候的你带过去,让你给你自己上坟磕头,估计还挺好玩儿的。”

不用睁开眼睛看,只是声音卫渊就知道是谁来了。

出于本能,卫渊猛地闭上眼睛,直接躺平。

女娇挑了挑眉,伸出手指戳了戳卫渊的脸颊。

卫渊毫无反应。

呵……愚蠢的女人啊……

大量的被蹂躏的历史,让卫渊得到了足够多的经验。

他当然知道,面对女娇的最佳反应是什么。

就像没有人能在法国投降之前攻占巴黎一样。

只要我已经躺平。

你就不能再戏弄我。

卫渊一脸安详。

“哦?睡着了?”

女娇的嗓音遗憾不已:“看来这个只能够我自己来听了。”

卫渊不为所动。

直到耳边传来一阵阵声音:

“喂,珏。”

卫渊身躯僵硬,强行控制住。

不过是社死,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小事小事。

“我喜欢你……”

我尼玛!

卫渊猛地睁开眼睛,猛地伸出手去抓。

结果抓了个空。

睁开眼睛,看着女娇笑吟吟地站在旁边,手上还抛着什么东西,声音从里面传来,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所以,下一次,早点找到我啊……”

女娇得意洋洋道:“哟,大英雄,醒了?”

卫渊咬牙切齿:“这根本不是我说的!”

女娇挑了挑眉:“哦?怎么会……”

“我可是花了一大笔钱,真的是一大笔钱,找到了全世界最好的音轨师,从你的声音里面调出来的,绝对和你的声线一模一样,相信姐姐,你自己说都说不出这么深情的味道。”

“你……”

“你当时有没有说第一句话?”

“……有。”

“这声音是不是你的……”

“是……”

女娇的声音斩钉截铁:“那这就是你说的!”

卫渊:“…………”

今日的交锋,卫渊的败北。

卫渊无可奈何,啪一下躺平,女娇坐在旁边,打量着卫渊,直到那视线都让卫渊觉得浑身不自在了,女娇才道:“长本事了嘛,虽然说是取巧加巧合,但是你居然真的解决了梼杌?”

卫渊咧了咧嘴,伸出手掌:“全身被辐射洗了个遍,要不是我周围有禁制控制,我现在就应该被沉了东海湾,防止污染扩散,癌变是细胞内部的病变,普通人的癌细胞就很难搞了,我算是武修,我的癌细胞战斗力更强。”

“大概就像是特种兵和难民的差距。”

“所以现在的医疗技术反倒很难有效果遏制住。”

“武修足以抵御一切外来的病变,但是这是来自于自身内部的疾病。”

卫渊眼底神色反倒平静下来:

“我的医术不差,所以知道,我应该还有六个月的时间。”

“到时候应该会死得很痛苦。”

“在那之前,将我了结了吧,尸体焚毁,熔铸入足以隔绝辐射的金属当中迈入大地……可以分开,一部分放在博物馆,一部分扔入东海,一部分放入青丘,剩下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的,就撒入昆仑和涂山吧……”

卫渊嗓音平静,像是在交代后事,然后道。

“所以,可不可以把这个东西销毁掉?”

女娇沉思,然后认真问道:

“可你不是还有第二个身体吗?”

卫渊:“…………”

“啧!”

女娇挑了挑眉:“啧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

卫渊回答——这样居然都没有骗过那个录音设备,他这样说当然是显要销毁掉某种让他恨不得以头抢地的东西,但是很遗憾,千年的狐狸才能唱聊斋,他道行还远远不够。

他最多属于是那种被狐狸精吃干抹净的穷书生……

的书童。

禹才是那个傻乎乎给狐狸套住的男人。

他的情商要高得多。

不过他的身体确实是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

六个月是死亡时间。

事实上再有一小段时间,武修身体养出来的癌细胞就会疯狂地开始吞噬他的正常细胞,把他引向死亡,到时候只能寄托魂魄于上古时候的身体,可是那毕竟不是他这一世的身体,肯定会有所不适应,不如现世之躯的好。

卫渊有些唏嘘。

女娇帮着他坐在轮椅上,然后把一物扔给卫渊。

那是山海经玉书,西山经的半篇残本。

也是他从山海界得到的战利品,女娇随口道:

“你回来之后就昏迷了,这东西担心被人带走,我就先拿着了。”

“现在你既然醒了,我也给你送来。”

卫渊松了口气,接过了玉书,抚摸上面熟悉的文字,这里面蕴含有如何激发上古之躯身体药性的方法,这个暂且不论,共工的气息根本没有获得,祝融的气息和烛九阴的气息都在和梼杌的一战当中彻底耗尽。

他现在连山神之印都没了,甚至不再是山神。

自然也回不去朝歌城。

不过这里面还有另外一部分内容——契所说的,如何说服西王母的方法,对于这个东西,卫渊还是稍微有一点点兴趣的,女娇在身边,他当然足够的放心,当即沉浸于其中。

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语气里有感慨和赞叹——

“真的没有想到啊。”

“渊你居然真的能够做到这一步。”

“那么我自然也要履行契约,将如何说服西王母的方式告诉你,其实很简单,只是你一直忽略了这一点而已,只要你做到,哪怕是陆吾神和开明兽都不会阻拦……”

PS:今日第一更…………感谢千星之眸万赏,谢谢~

喜欢镇妖博物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