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 学长上课揉我的奶很舒服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赵畅赶紧招呼道,“韩娘子。”

韩莞只得停下,回头问道,“勤王爷有事?”

赵畅没有马上回答,而盯盯看了韩莞几眼,才说道,“韩娘子,我之前对你说过几次‘谢谢’,都是因为我的两个闺女。今天,我想再对你说一声‘谢谢’,是因为我。谢谢你让我有了改变,谢谢你让我……让我感受到我之前没有感受到的……哦,我的意思是,我之前天天想着玩,遇到你之后,才知道要好好做事……可是,我,我,我却让你受了委屈,还,还没有办法帮到你……”

他说得磕磕巴巴,极力隐忍着。他辜负了眼前这个好女人,想跟她道歉,却不好意思说得太明白,理智还告诉他有些话绝对不能说。

韩莞知道他想说什么,却装作只听懂了他字面上的意思。轻声说道,“赵爷客气了。我知道,有些事你无能为力,我也不会怪你。你努力做事,不是因为遇到我,而是你成长起来了,想为佳儿好儿,为你的亲人撑起一片天。恭喜你,你做到了……你做到的同时,也帮助我和两只虎脱离了困境。我也一直想跟你说一声‘谢谢’,谢谢勤王爷。”

韩莞屈膝施了一礼。

赵畅笑起来,是苦笑。说道,“明天起,我又要进玻璃工厂忙碌。你制定的那一套管理策略,再结合玻璃工厂的实际,我也整理出了一些心得。皇上听后很感兴趣,让我好好做,以后会用于其它手工业和商业,也不会亏待我。佳儿和好儿,这段时间还要拜托你多多照顾。等到我忙过了回京,她们也大些了,以后会有一半以上的时间住去王府。”

韩莞道,“你放心忙你的,我喜欢佳儿和好儿,会照顾她们。”

赵畅点点头,韩莞就扭头快步走了。

出了东角门,看到前面那一片大宅子,层层叠叠的飞檐翘角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青光。

有这样一个家,她和两只虎能够快速脱离困境,也多亏了赵畅。

因为她偷听赵畅说这里是福地,才赶紧把这一片荒地买下。因为跟赵畅套好了关系,开的酒楼有他护着,土豆推广至全国,玻璃工厂拉来了和王……

赵畅虽然贵为王爷,却有一颗柔软的心,绝对算得上一个有良知的好人。只可惜,父亲的爱大多分给了别的儿子,母亲又是个糊涂的,妻子被人整死,女儿还这么小。重新有了一份情感寄托,还被迫掐掉……

她对他没有情爱,但看到他刚才的样子,还是心酸又心疼。

来到异世不到两年,她居然被动地有了两份情感。一份是原主的虐债,她替原主拒了。另一份是她本人的,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韩莞逼退眼里的泪意,她还是没有她想的那么坚强。

她与他无缘。但愿他能找个知他懂他的好女人,余生属于他和她,平安顺遂。

韩莞回家后,关上门进了空间。

下晌,青衣又来请韩莞。说两位姐儿想见她,简二奶奶刘氏也领着儿子简开宇和闺女简兰来了。

听说刘氏三母子来了,韩莞便去了双宜山庄。

赵畅没在玉园,简兰还在闹脾气。

她来之前,娘亲说来看小狐狸,可表姐说小狐狸进山了,她看不到。

韩莞抱起她哄道,“等翠翠回来,姨姨让人去接你们,让它只陪你一人玩。”

简兰才高兴起来。

韩莞和刘氏陪着小姐俩说话,直到她们睡着了,韩莞才回家。

夕阳西下,李大石快步跑来正院禀报,谢世子、夏统领、夏小公子、马家两位小公子、文家两位小公子、任家一位小公子来了。

谢世子已经遣人去请赵爷,几位小公子稍后来给韩莞见礼。

不大的功夫,两只虎领来六个八至十岁的小公子。

韩莞一眼便认出马家的两个孩子,不仅因为他们也是双胞胎,还因为他们长得最黑最结实,豪放随意得多。而另几个孩子都长得白白净净,举止有度,一看就是从小专门被调教过的。

这些人家中,除马家以外,都是勋贵世家。只有马将军完全靠自己,十三岁之前是乞丐,后被昌王爷捡到收入军营带到前线,先是喂马,十五岁后上战场,立功无数,一步步升迁至左大将军,典型的草根励志典范。

几个孩子给韩作揖道,“小子见过婶子。”

大虎每个人作了介绍,他们分别叫任书辙、文和秋、文和冬、马洪义、马洪胜、夏斐。

韩莞每个孩子送了一个鹿皮做的箭囊当见面礼。这个箭囊非常别致,裹边和花纹带了点现代元素。在她知道孩子们要来的时候,就开始精心准备礼物,画好图样让人做出来。

孩子们非常喜欢。

摆弄了一会儿箭囊,马洪义遗憾道,“一直想看翠翠放屁,可惜看

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 学长上课揉我的奶很舒服

不到。”

二虎有些脸红,“唉,它们一回来就跑进山里了,拦都没拦住。”

任知秋笑道,“这次没看到,下次再来便是了,还有个来的理由。”

韩莞也希望两只虎跟他们多多来往,笑道,“是呢。等到翠翠回来,让两只虎给你们下贴子。”

马洪胜又道,“婶子记得提醒老虎弟弟。我祖父说他们特别爱学习,不要一开学就把兄弟们忘了。”

几人同韩莞说笑一阵,两只虎又领着一帮孩子去庄子外面和三羊村转了一圈。还专门去双宜山庄看望了小姐妹,没敢进屋,只在窗外说了几句话。

晚饭前,听下人说,不仅赵爷来了外院,连简县令都来了。

小姐妹不

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 学长上课揉我的奶很舒服

能来做客,便也不好请刘氏三母子过来。韩莞准备了一桌席面,让人送去双宜山庄,还专门送了适合病人吃的菜粥小菜和小点心。

夜里一点半,韩莞又坐着汽车空间去找何淑妃,她要去收拾那个女人。多险哪,尺子差一点就打在她脸上。

韩莞穿上夜行服,头上套了一个白套子。若不是看在赵畅的面子上,就戴另一个伸着长舌头的白套子。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