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日子悠悠地过,但转眼就大半个月已然消弭。

不知怎的,少年性子越发疲懒了,除了每日必读的几页课外书,还有不用姜芙督促着写的几页大字,他基本上都是化在姜芙的洞府里的石榻上,久不肯出来见一次太阳。

姜芙一开始还会自己下山去给人带回几本书来看,到了后来,少年摄取书籍营养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她也意识到了阿染的越发不愿出来走动后,姜芙誓要让人多出来见见太阳。

——每回书看完了,少年亮亮的眸子看过来后,姜芙便往外头努努嘴,让他自个儿跑去一趟买。

银子这种玩意儿,是碧丹峰的众人最不缺的玩意儿,可以说,玄天宗的经济发展能够维持在各大宗门榜上排前,可以说在丹阳长老的带领下的碧丹峰众弟子们功不可没。

丹阳长老就算是亏待了自个儿,也是坚决不会让受了满腹委屈、好不容易才回来的姜芙落到没钱用这个地步的。

因而姜芙只懒懒地抬起眼皮,看了摇晃站起身来一脸不情不愿的少年,居然什么都不拿就要往外走去,她又忙道:“装银子的荷包在小几上,记得拿上了。”

少年微敛着眉眼,看到了自己一低头就能拿到的那只绣着朵绿叶子花的荷包,大大咧咧地躺在茶色的小几上,就像某个刚才毫无避讳告诉他自己的身家在哪里的那个人一般。

荷包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里头的重量不轻。

“哦……”

少年默了片刻,指尖迟疑了下,还是将鼓着肚子的荷包拎了起来,妥帖地塞进靠近心脏的里衣处。

……

看着少年那抹黑色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在床榻上瘫着的姜芙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生理性泛起了水光的眸子里染上了些许的困惑。

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这些时日,阿染也不知是不是进入了现代科学角度定义的青少年的“青春期叛逆”的阶段,少年的脾性变得非常执拗。

像之前,他的衣服被磨破了,姜芙给他翻出来的那件新袍子被他穿了没几日,被一个不知名的npc弟子给认了出来——这是原主亲手缝制给丹阳长老的衣袍。

对方一句“怎么穿在了你的身上?”直接让少年脸色黑了一整夜,最后他把衣服粗暴极了地甩在了地上,也没能让他的脸色有些许的好转。

反正,姜芙那日回去后,看着又换上了那破黑衣服的阿染,和地上被压在桌櫈下的某块脏兮兮的布料瞪着大眼睛。

姜芙没法子,只当他是念头又起,又想穿那黑衣了,她只好拉着人去了山下的成衣铺子,给他买了件干净完整的黑衣服。

可哪知道,到付钱的时候,这孩子又老大不高兴了……

思绪被拉回到现在,这么多天下来,少年脾性着实反复无常,要不是他平日里看着还算乖巧,姜芙甚至都要以为是他丢失的记忆回来后,他的劣根故态复萌了。

哎。

姜芙睁着的大眼睛又染上了一丝水光,她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话说,虽然阿染最近变得越发颓懒,可是这个懒惰……好像也是会传染的吧?

不然的话……

她怎么也觉得,每天窝在床上着实快乐自在……

姜芙努力撑着的眼皮再也支撑不住了,就在她的眼皮一点一点无丝无缝地嵌合上了时,突然一道响亮的声音划破了她洞府里的寂静。

“不好了姜芙师姐!!!”

骤然被惊醒美梦的姜芙,茫然地睁眼,接着便是不悦地拧起了眉心——你师姐我好着呢!!!!

到底是哪个峰的弟子这般地冒失,声音嘹亮到可以同引吭高歌的乌鸦媲美一二。

姜芙百般无聊地想着,却迟迟没等到那个嗓门大喊不好了的弟子,前来叩响她洞府的大门。

直到坐起了身来的姜芙撑不住一点一点的脑袋,困得一下子不防,差点整个人被带着滚下床去,她才如梦初醒,毅然发觉这样提心吊胆的睡眠实在不好且艰难。

本着自己的午休能够完美安静无人打扰地进行下去,姜芙踩着鞋艰难无比地起了身,一把打开了自己洞府的门。

外头的天光很亮,久未开门的姜芙下意识地抬手格挡了下这实在刺目的光芒,属于修士的卓绝听力此时又起了作用,她清楚地听见了两人的细细说话声。

“……怎么会?那些魔头……”

“弟子也不知,只知道以寻虚仙门为首的各大宗门,都在集聚力量……”

姜芙放下手来,一抬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两道人影,其中一位看着眼熟,赫然就是丹阳长老,另一个身着宗内统一的弟子服的弟子,腰上却未曾悬佩命剑。

不是碧丹峰的,也不是天剑峰的,那只有可能是峰主是静音长老座下的弟子了。

这几日来,姜芙还鲜少看到有阵修和碧丹峰这边来往,姜芙一度以为这灵阵峰的弟子们是不是和他们闹了什么不和,现在嘛……看着两人脸上一致的忧色,倒是姜芙她想多了。

这玄天宗内上下的弟子们,应该还是十分团结的。

两人商讨着事,姜芙远远地瞅了半晌,到底还是没走过去打搅两人,直到那位阵修师弟,最后毕恭毕敬地冲着丹阳长老一揖礼后走了,听到了动静的姜芙这才重新把目光看了过去。

丹阳长老的面色不太好看,他一回过身来,便朝着姜芙这里走过来,显然是早便发觉了她在场。

走得近了,姜芙依然能看见他松下去的眉心仍存的褶皱:“师父,是出什么事了吗?”

她之前明明听到的,刚才那阵修的师弟是来找她的,按理来说,丹阳长老应当还是在闭关突

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破的,早在她回来没几日,丹阳长老就闭封了他自己的洞府。

而大师姐李清渺跑去襄助除妖邪了一个多月都还没回来的那两位师兄,不在山内,要是丹阳长老没出来,这碧丹峰中有什么事确实该来找她。

可如今……丹阳长老怎么突然就出来了?

即便姜芙不清楚突破升阶需要多长时间,但看丹阳长老这个模样,也知他是还未成功,姜芙便不由更担忧了:“您的身体还好吗?”

喜欢她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