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污的 女生越疼男生越来越快 段子动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疯玩了一天安安是超级无敌开心的,回到家里之后小嘴叭叭叭的跟自己的太爷爷,爷爷奶奶和爹说个不停,迫不及待的想和亲人分享。几个长辈都十分给面子,入迷的听他说今天玩得如何开心。

说完了,罗枳还说下次找个机会一家人一起去!安安听到这个高兴得直接跳了起来,然后扑到她怀里,嘴巴甜甜的说着奶奶真好这一类的话,让阎建军好笑不已。

在大厅里和大家说了好一会儿话见时候不早了,未晚和阎昊天才带着安安回房了。

谁知道睡到半夜,未晚突然就醒了过来,心里有种熟悉又奇怪的感觉。

阎昊天被她惊醒了,见她突然翻身坐了起来,也跟着起身,打开了灯,担心的问道:“晚晚,你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

未晚摇了摇头,想了想说道:“我去看看安安,我这心里有点不安。”

˙这种情况她只遇到过一次,还是安安还小的时候。有一次她没注意,忙着打听昊天下凡的事,将安安留在了寝殿里,让宫婢照顾。可谁知道宫婢一个不留神就让安安邪风入体,是真正的邪风入体,而不是人世间中医所说的那种寒风入体导致生病。

安安身份特殊,体质也特殊,加上他出身就自带让人垂涎的强大灵力,要是吞噬了他,瞬间便能增长上千年的功力。对一些魔仙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而那次就是南天门一个不谨慎让魔仙偷渡了进来,而宫婢又一时大意,没有时刻守在安安身边,差点就酿成大祸。

是她及时感应到了异常,赶了回去才阻止了事情往不可挽回的方向发展。

而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难道是安安出事了?

来不及多解释什么,她连忙下了床,穿着睡衣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阎昊天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

未晚来到安安的房间才发现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发起烧来了!而且额头的温度很高,吓了她一跳!

安安怎么会突然发烧了呢?

阎昊天也吓了一跳,立刻将安安抱了起来,“现在立刻去医院!”

等不及喊医生过来了,安安的温度很高,也不知道烧了多久,拖的时间长了,万一……那后果他简直不敢想象。

两人动静一大,很快就惊动了睡在外面的佣人,佣人一醒,灯一开,很快又把家里的其他人都惊醒了。特别是老爷子,年纪大的人睡眠本来就不好,稍有动静都能惊醒。

他听到异响起来一看才知道自己的宝贝疙瘩发烧了!

这下还得了,急得老爷子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

“还不赶紧送医院,快快快!要是安安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老爷子指着阎昊天大叫。

“爸,这是怎么了?”罗枳和阎建军穿好了衣服急匆匆的出来就看到老爷子在客厅里不停的来回走着。

看到他们,老爷子赶紧说道:“快快快,换衣服,送我去医院,安安发烧了!那额头上的温度可高了!我不放心,我要亲自过去看看!”

罗枳两人闻言也不敢耽误时间,回房换了衣服就开车走了,也不管二房的人也起来了,一头雾水的。

付红梅几个也被吵醒了,她打着哈欠问:“这是出什么大事了,大半夜的吵得一家子都睡不好。”

小春说道:“是安安发烧了,大家都很着急。担心他烧坏了。”

付红梅打呵欠的动作一停,“发烧了?”

小春点了点头,“嗯,温度还很高,看起来很严重,安安好像已经烧糊涂了,话都说不齐全了。”

付红梅皱了皱眉头很快又松开了,不以为意的说道:“小孩子嘛,发个烧是很正常的事,用不着太担心了。哪个孩子没发过烧,不需要这么小题大做的吧,把全家人都吵起来了。”

阎建国瞪了她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让爸听到你就等着挨骂吧!”

付红梅撇了撇嘴,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了,而是问道:“那我们呢?要跟着过去看看吗?”

阎建国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睡吧,我过去看看情况什么样。”

这个时候秦瑞秋站了出来,“爸妈,我去吧,你们回房休息吧。我明天上午没课,可以睡晚点,你们明天还要上班呢。我跟着过去看看,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我再打电话给你们,你们到时候再过去。”

两人想了想觉得她这个法子是最好的,因为两人也实在是不太想大半夜赶去医院的。都这么多人过去了,发烧也不是什么大事,用不着一家人都过去。只是都住在一起,二房的人要是一个都过去准会让老爷子不开心的。现在瑞秋过去了也差不多行了。

于是阎建国点了点头,“那就按照说你的做吧,有什么事再打电话回来告诉我们一声。”

“好,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回房换衣服就赶过去。”

未晚几个将安安送到了医院,医生一测温度已经接近40度了!医生都吓了一跳,这么小的孩子,高烧这么严重,很容易烧坏脑子的!

医生在病房里想办法,未晚几个就在外面等着,阎老爷子和罗枳夫妻来得稍晚。

“怎么样了,安安怎么样了?”阎老爷子还没有走近就急声问道。

“爷爷,医生已经在里面了,只要温度降下来就没事,我们送来得很及时。”阎昊天没有说安安已经烧到40度了,免得大家担心。

听到他这么说,阎老爷子几个也没有多怀疑。

一般来说发烧只要将温度降下来问题就不大,如果温度高的话打个针很快就能降下来了。不是很高,吃个药慢慢就下来了。

罗枳是女人,更细心一些,问道:“安安发烧,医生说了多少度吗?”

阎昊天眸色闪烁了一下,神色不变,“不是很高,医生说让我们不要过于担心。说现在进入炎热夏季了,小孩子适应力不及大人,感冒发烧是正常事。”

罗枳听了也没有多怀疑,点了点头,“是啊,最近在单位里也听同事抱怨说家里的孩子生病了,没想到安安也中招了。幸亏晚晚及时发现了,不然的话……”她都不敢想要是儿媳妇没发现,等天亮佣人发现,那安安就很有可能已经烧糊涂了!要是烧坏了脑子,后果不堪设想!

提到这个大家才想到了这一点。

老爷子也是庆幸不已,“是啊,晚晚,幸亏你及时发现了!只是大半夜的,晚晚你怎么会知道安安不舒服?”

别说是老爷子疑惑不解了,就是阎昊天自己也十分不解。

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晚晚是睡着睡着突然就惊醒了,然后说心里不安,要去看安安,结果就发现安安发烧了。难道这就是母子连心?

“大概是母子连心吧,安安以前也重病过一次,当时我在外面,托了别人照顾安安。谁知道那人不上心,安安病了都不知道,我在外面突然就觉得心里有些不安,赶了回家,这才发现安安不舒服。”

阎昊天听了眉头一蹙,看着她眼神愧疚,就连老爷子几个也是。

未晚见状一阵沉默。

她可不是故意这么说惹人同情可怜,让他们愧疚的,只是不这样说,也说服不了别人啊。爷爷他们还好,昊天是睡在自己身边的,他最清楚不过自己今晚是怎么回事了。简单一句母子连心,他现在正担心着安安,听了或许不会多想,但等他冷静下来,再联想到之前发生的事,难保他不会怀疑。

既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拿出能说服人的理由,也省得过后他追问。

“辛苦你了。”老爷子叹了一声,然后狠狠的瞪了孙子一眼

开车污的 女生越疼男生越来越快 段子动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都怪他!

阎昊天默默的承受了自己爷爷和父母的谴责的眼神。别说是他们了,他自己都觉得愧疚不已。

晚晚从来没有主动提过她怀了安安到生下安安那几年发生的事,更没有提过他们那几年的生活是如何艰辛的。但是她不提不代表事情没有发生,不存在,也改变不了那几年他们两母子吃了太多苦的事实。

看到他无辜被迁怒,未晚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好像每次提起那几年的事,家里的人都特别的愧疚,然后昊天就被迁怒了。她也不能说自己和安安过得其实也没有那么差劲,大概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那就唯有让昊天多吃点苦了,谁让他是孩子他爹呢?

病房里的医生很快就出来了,让他们进去陪着,随时观察情况,有什么异常的就及时告诉医生。

未晚进去就看到安安已经在打吊针了,她眉心一蹙,有些怀疑这玩意能不能行,毕竟安安不是普通人。

看着儿子烧得通红的脸,未晚也是心疼不已。

她是万万没有想到安安会突然就病了,发烧,而且还是这么严重的高烧。

他是昊天大神的儿子,继承了他强大的基因,一出生就已经是非同凡响了,除了那次邪风入体,压根就没生病过,哪里会想到突然就这样了。难道是在人世间待太久了,被人世间的污浊之气影响到了?

秦瑞秋也很快就赶了过来,关心的问道:“安安没事吧?”

老爷子见她过来说道:“不是什么大问题,有我们在就行了,你其实不用大半夜的过来。回去吧!”

秦瑞秋笑了笑,“爷爷,我还是年轻人,不怕。安安生病了,大家都很担心。爸妈原本也想过来的,让我劝住了,他们明天还要上班。爷爷,不如您和大伯,大伯母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安安要是有什么情况的话我再打电话给你们。”

未晚也说道:“爷爷,你们都回去吧,昊天也回去,我留下来就好,我不用上班,而且我也有照顾安安的经验。瑞秋,你也回去,只是发烧而已,现在已经开始降温了,用不着这么劳师动众的。”

阎昊天却说道:“我和晚晚留下来,你们都回去吧!”

结果最后他们两夫妻还有秦瑞秋都一起留了下来,秦瑞秋的理由很充足,让人无法拒绝。这个时候未晚也没有心思去想她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只一心坐在病床前盯着儿子。

他们来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医院人很少,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安安打了点滴之后额头的温度慢慢的就开始下降了。未晚和阎昊天都松了一口气。

可谁知道临近天亮的时候安安原本已经下降的温度突然又升了起来,医院来检查过之后也是觉得疑惑奇怪得很。做了其他检查又显示他没有其他的并发症,就是单纯的发烧,五脏六腑的情况都很正常,除了温度过高之外。这就让医生纳闷不解了。

最后科室主任都跑了过来试图让安安的温度降下来,结果几个小时下来,非但没有成功的将温度降下来,反而有越来越高的趋势,偏偏几个医生还说要开会商讨什么的。

未晚原本就担心怀疑,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

“出院回家!”在大家争执的时候她突然冷声说道。

争执的声音一顿,大家都皱着眉头不赞同的看着她,“孩子妈妈,这种时候也不能任性啊,小孩子的温度已经很高了,这个时候最应该的就是待在医院里,让医生想办法,回家怎么能行!你要相信医生!”

未晚极力维持好良好的教养,“这都一晚上过去了,你们该做的都做了吧,我儿子温度降下来了吗?他是我儿子,我能拿他的健康开玩笑?你们没办法,我有办法!我不想在医院浪费时间了!”

庸医,都是一群庸医,就知道依赖手里的机器,要是没有了手里的机器,她看这些医生什么事都干不成!

“晚晚……”阎昊天不知道她是怎么了,突然要出院,这不是闹着玩的,现在安安的情况太严重了。待在医院是最安全的。

未晚看了他一眼,“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现在就去办手续,我抱着安安。”说完她就要走过去将病床上的安安抱起来。

秦瑞秋急忙拦住了她,“晚晚,我知道你担心安安,但是你要相信医生,你不能拿安安的安危来开玩笑啊!我知道你很急,但是你冷静一点,谁有办法的,你给医生一点时间,医生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未晚挥开了她要阻拦自己的手,二话不说就把安安抱了起来,见阎昊天还站着,眉头一皱,“怎么?你想烧死你儿子不成?还是要等我去办手续?”

“晚晚你冷静一点,别冲动……”阎昊天对上她那双眼就知道她是打定了注意要出院的。别看她平时好说话,性子软绵绵,娇俏可人,实则上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平时凡事她都能好好商量,甚至是听别人的,但只要是她认定了的事,说破了嘴皮子她都不会动摇的。

眼下的情况就是如此了。她是打定了主意要出院的。

阎昊天有些发愁了。

他当然不会怀疑她是想害安安,没人比她更爱安安,更希望安安退烧。他也不是不愿意相信她,只是……

他还在犹豫,未晚已经抱着人大步走了出去。医生想拦,但是她面色清冷,周围隔着寒冰似的,让人下意识的不敢靠近,有点发怵。只能将希望寄托于阎昊天这个爸爸身上了。

可是阎昊天却让大家失望了。

只见他一个快步走了上前,伸手拦住了未晚,然后在未晚发作之前将安安抱了过来,“你既然要出院,那就出院吧。一起去办手续,我让助理把车开过来。”

未晚这时候表情才松缓了下来,定定看着他,“昊天,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害安安的,我真的有办法能让安安退烧!”

阎昊天微微垂眸看着她,捕捉到了她眼底深藏着的一丝委屈,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心疼了起来,声音也跟着温柔了下来,“我知道,你是最爱安安的人,你也是最不可能害安安的人。我相信你。”

未晚的眸光也柔和了下来。

病房里的人见状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想骂吧又不敢。这是私人医院,阎昊天本身就是最大的股东,加上他的身份,谁敢得罪他啊!他要出院,他们也不敢拦着啊,但是就由着他们这么出院,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们全都得从医院滚蛋!

科室主任紧紧皱着眉头,最后还是将这件事告诉了院长,而院长听了赶紧就打电话跟老爷子说了,免得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秦瑞秋一路上依然没有放弃劝说他们两个将人送回医院,直到回到了老宅才一脸的无可奈何,看着阎昊天的眼神都是不赞同,怪他纵容着未晚胡闹。

未晚让阎昊天直接将人抱回卧室,所以两人也没有经过前厅就直接回了后院,让听到院长电话的老爷子白等了一场。

罗枳和阎建军知道医院的时候之后也不去上班了,都请了假,实在是不放心孙子。

秦瑞秋回到前厅立刻就被追问了起来,她将医院的说了一遍,最后叹气了一声,抱歉的看着大家,“爷爷,大伯,大伯母,实在是抱歉,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晚晚就是不听,阿昊又……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晚晚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她有经验,但这不是简单的照顾,安安是生病了,医生都没办法,她能有什么办法?留在医院还多层保障,她非要坚持出院,万一……送医院也是需要时间的,这不是耽误了……”她欲言又止,一脸的担心。

老爷子皱起了眉头,面色有些难看,罗枳和阎建军的面色也不太好看,显然是都没有想到一向懂事的未晚会在关键的时候做出这样不懂事的事。这不是胡闹是什么,还是拿安安的健康安危开玩笑!

“爸,你说晚晚这是怎么了,她也不像是会胡闹的人啊,怎么就……不行,我得去看看,安安现在还没有退烧,还是得送回医院!”罗枳第一次对儿媳妇产生了不满。说完她也坐不住了,站了起来,急匆匆的就朝着两夫妻的卧室方向走了去。

老爷子想了想觉得还是去看看的好,不然也是放不下心,而且总要弄清楚搞明白了,晚晚这是要做什么!她非要出院,就没想过万一安安出了什么意外……

阎昊天看到急着脚步走过来的几个人,眉头一皱,“爸妈,你们怎么还没有去上班?”

罗枳瞪了他一眼,恨恨的说道:“都这样了,还上什么班!你和晚晚这是要做什么?安安发烧就应该让医生来处理,你们懂什么啊,这不是拿安安的安危来开玩笑吗?晚晚年纪小不懂事,你呢?一把年纪了,也跟着一起胡闹,你想气死我们是不是?”

“晚晚呢,让她赶紧把安安送回医院!我们知道她也是担心安安,心急,但再担心,再心急也不能这样乱来啊!”

“阿昊,你妈说得没错,这次晚晚真的是太胡闹了!”阎建军板着脸。

“安安呢,现在怎么样了?”老爷子最关心的就是安安。

阎昊天揉了揉太阳穴,“在房间里。爷爷,爸妈,你们给晚晚一点时间,她说有办法就是有办法。安安是她的儿子,从她怀孕到她生下安安,到安安回到阎家认祖归宗,这几年都是她一个人在照顾安安,安安生病了,她比谁都担心,比谁都着急!她是做妈妈的,一个人将安安养到这么大,你们觉得她会伤害安安吗?”

罗枳顿了顿,面色和缓了些许,但还是有些不满的说道:“我们当然知道你说的这些了,但就是因为她是安安的妈妈,所以我们才担心。你根本不明白一个母亲遇到和孩子有关的事会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你让晚晚出来,我们好好说说,必须得送安安回医院!”

老爷子沉吟了一下说道:“算了,还是叫医生过来吧!不回来也都回来了,再送回去也是一次折腾,反而不好。”

罗枳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看我,都昏头了,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爸,我现在就去给医生打电话!”

阎建军望向儿子,想说什么,但话还没有开口就被自己的儿子先一步堵住了,“爷爷,爸,你们听我的,先去前厅等着,我保证安安会没事的!你们要相信晚晚,她不会也舍不得让安安受苦的。她既然敢出院,那就肯定有办法。她说之前安安也大病过一次,还是她最后想办法救了回来。再说了,在医院,医生折腾来折腾去的,安安的烧非但没退,还更严重了!”

想到医院里那些医生将自己的儿子好一阵折腾,最后呢?庸医!

他这样说可算是把老爷子和阎建军给堵得没话说了。

罗枳给固定为阎家服务的医生打了电话,医生很快就赶过来了,只是未晚还是在房间里没开门,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阎昊天将安安的情况跟医生说了一遍,医生听了也摸不准安安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毕竟他还没有看到病人。

但是现在未晚就是不开门,总不能撞门进去吧?

秦瑞秋在一旁出着主意,“要不还是拿钥匙开门进去吧!我们回来的时候安安已经烧得很厉害了,现在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事情变成什么样了。未晚不开门,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等下去,而且我们可以等,但是安安等不了啊!”

她越说罗枳就越是担心了,频频望向了自己的儿子,数次张了张嘴又闭上,脸上肉眼可见的急躁。

“阿昊,你是孩子的爸爸,你怎么说?”老爷子问阎昊天。

阎昊天看着他微微一笑,坦白的说:“爷爷,我相信晚晚。”

老爷子不说话了。

“你们都不用担心,安安已经没事了,现在他已经退烧了,温度降了下来,恢复到正常的温度了。”

未晚略微有些疲惫的声音从后方传了过来,大家闻声看了过去。

阎昊天眉头一皱,起身快步走到了她身边,伸手扶住了她,眸色担忧的看着她,“你怎么了?脸色有些苍白,还好吗?”

未晚看着他点了点头,“我没事,就是有点累,待会儿休息一下就好。”

说完她有些愧疚的望向了走到了她面前的几位长辈,“爷爷,爸妈,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只是稍早前安安的情况有些严重,我只想着赶紧让他退烧,没考虑到你们的心情就擅自做主把他带回家了,又没有跟你们解释清楚,让你们担心了。”

罗枳连忙说道:“我们倒是没有什么事的,就是安安……你刚才说安安已经退烧了?”

“嗯,他已经退烧了,不过现在还没有醒,得让他睡上一天。等他睡醒了就没事了,会跟平时一样健康活泼的。”

罗枳一听心里顿时就一松,有种终于喘过气来了的感觉。

“那就好,那就好,可把我们吓坏了。”罗枳一脸的如释重负,脸上也终于露出笑容了。

老爷子和阎建军也同样如此,老爷子说道:“昨天都还好好的,还出去玩了,回来多精神啊,半夜就高烧了,真是担心死我们了。”

秦瑞秋闻言眸色闪烁了一下,状若关心的说道:“是啊,昨晚安安还那么精神呢。是不是昨晚去玩得太疯了?现在天气又热,安安还小,一整天下来大人都受不住,更别说安安一个小孩子了。”

未晚瞥了眼秦瑞秋,觉得这人今天好像一直在给她上眼药啊。她得罪她了?

阎家其他人倒是没有多想,觉得她说得也有道理,“也有可能。不过医生也说了,季节交替,天气多变,小孩子抵抗力没有大人那么强,容易生病,这也是正常的事。对了,晚晚,这医生都来了,不如让医生再看看?”

大家虽然很好奇未晚

开车污的 女生越疼男生越来越快 段子动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两母子在卧室里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在医院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安安没退烧,反而回家一个多小时就退烧了。晚晚是怎么做到的?但现在更重要的还是确定安安无事了。

未晚点了点头,“让医生去卧室吧,安安暂时睡在了卧室,等他恢复了再送他回自己的房间吧。”

“好好好,医生,麻烦你了。”

一行人便去了阎昊天和未晚的卧室。

秦瑞秋一进门就忍不住打量起了卧室,这还是她第一次踏进他的卧室……看到卧室里随处可见的属于女人的小东西,她勾了勾嘴角,弧度像是在笑,又像是在讥讽什么,怪异得很。

医生仔细检查过之后笑着说道:“确实是退烧了,身体也没有其他的任何毛病。只是到底是刚退烧,在饮食上还需要注意以清淡为主,在彻底恢复之前尽量不要让孩子有大运动量,还要注意休息,多喝水。小孩子虽然抵抗力比大人差,但同时身体的自愈能力也比大人强些,你们不用太担心了。”

既然已经退烧了,那就没有必要再吃药了,医生交代了几句,阎建军就将他送了出去。

阎昊天知道儿子退烧之后心思就放在了妻子身上,特别是注意到她面色还是有些苍白,眉宇间难掩疲惫之色。

“爷爷,妈,你们都先出去吧,让安安好好睡一觉。晚晚也需要休息才行。”

他这么一说,两人才注意到未晚的脸色确实是不太好看,罗枳连忙说道:“好好好,我们先走,阿昊,你今天就先别去公司了,在家里照顾晚晚和安安。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可以吃的,给安安和晚晚准备一些,等他们休息好了再吃。”

老爷子看着未晚想说什么,看见她脸色苍白,像是疲累极了,就将话吞了回去。罢了,等晚点再说不迟。

“晚晚,你和安安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就让阿昊去做,他一个大男人的,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照顾安安虽然重要,但是你也要顾及自己的身子。”

未晚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关心,笑着说道:“爷爷,我知道了。”

秦瑞秋没有说什么,随着老爷子和罗枳一起退出了房间。

他们一走,未晚就撑不住了,“昊天,我先睡会儿。”

她刚才消耗了太多灵力帮安安净化体内的污浊之气了。

安安果然是因为这个才突然发烧的。他不是普通人,用普通人治疗发烧的法子来当然是没有用的。所以她才会着急的抱着他回来。在医院的话她根本就无法用灵力帮他净化。

阎昊天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了大床上,眼神心疼的看着她,“睡吧,我看着你们。”

未晚充满信任的看着他,微微笑了笑很快就合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呼吸就平缓了下来。

阎昊天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一大一小,眸色温柔。

喜欢他的夫人是神明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