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开车又疼又叫 爽⋯好舒服⋯快⋯深点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在雷琦烿的挟持下,那名脑袋上顶着通天纹的男子头上冒出冷汗,僵持了几秒钟后,他觉得还是自己的命更重要一点,于是便恼羞成怒的冲自己的手下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想我死么?带她过去!!”

围观的民兵收起了武器,而雷琦烿也把那名男子从地上拽了起来,用枪顶着他的脑袋,挟持着他向前走去。

而此举也无疑像点燃了马蜂窝一样,一路之上,无数人闻风赶来,他们在路上看到了雷琦烿和被她挟持的民兵,顿时发出尖锐的嘘声,那嘘声一浪高过一浪,一阵接着一阵。

雷琦烿不知道那些嘘声是什么意思,但是她能感到那些人眼中的厌恶与排斥,这样的眼神她前所未见。

那是凶狠如野兽一般的眼神,想要置她之于死地的痛恨。

“什么世道?臭娘们也敢绑男人了!?”

“敢欺负我们男人帮!?”

“反了她,干死她!”

“干死她!”

“干死她!”

伴随着声浪般的呼声,烂菜叶和臭鸡蛋还有泥土块被扔了出来,在雷琦烿和那名男子身上,那雷琦烿还没说话,那名被她挟持的男子已经吓傻了,他站都站不稳,恐惧万分的对雷琦烿说道:“你放开我,我不想给你陪葬,文兴麟现在在平京中央会场观看集会,你不想死就自己去,现在我们人还没赶过来,赶过来你就死定了!”

雷琦烿此刻也感到了深深的不安,这不安犹如孤军深入肉体的病毒,四面八方全是白细胞,眼看包围的人越来越多,她不敢再挟持下去了,于是在路过一辆悬浮车时,她猛的推开男人,拽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杀了她!!”

那个被他放开的男人嘶声力竭的喊道:“这娘们是新党派来的人!”

石块如同雨点一般从四面八方投掷过来,噼里啪啦的落在悬浮车上,那些拿着脉冲枪的男人更是毫不犹豫的端着枪就向她扫射。

生死间,无人驾驶的悬浮车快速拔高,灼热的射线从车厢内穿过,但好在核心没有被击毁,它很快的飞到了高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雷琦烿已经冷汗涔涔,她趴在后座上,掌心麻木的几乎抬不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悬浮车内响起轻笑声,依然是无人驾驶的车辆,雷琦烿知道,那个未知的存在正在讥笑她。

无力,屈辱,后悔,绝望等诸多情绪落在她头上,令她在悬浮车里蜷缩成团,捂住了耳朵。

平京的中央剧场很快就到了,雷琦烿几乎是冲出了悬浮车,她脸色十分灰暗,不愿在那个未知的存在身边多待一秒钟。

…..

…..

中央会场内正在举行集会,里面时不时有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传来。通向上层剧场的是一道几乎漫无止境的阶梯。

雷琦烿有些浑浑噩噩的顺着阶梯向剧场内走去,走到剧场大门口的时候,她看见剧场阶梯上有一群年轻人,他们其中有男有女,此刻正半躺在会场门口,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喝酒一边吹逼。

只见一名抱着女郎的纹身小青年抽着烟,摇头晃脑的说道:“现在可不比从前了,要是搁一千年前,能让天梯城那些中间人起来,简直是笑话。我祖宗不得把他们一个个发配到冥王星做苦力去,妈了个巴子,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

他怀里女郎不确定问道:“亲爱的,古人真的有那么厉害么?”

“废话,”纹身小青年怡然自得道:“你知道咱祖宗那会儿有TMD多牛逼么?卧槽好家伙,那横扫大陆的气势,那征服宇宙的雄姿,那会儿哪个种族不在我们东亚人面前不瑟瑟发抖?呵~”

他说着话,身边的年轻人都用憧憬的眼神幻想着。可这群人中,却有一个长发年轻人独自躺在不远处,拿着一瓶酒醉醺醺不屑道。

“你吹啥呢,真来劲。”

“你不服?”纹身小青年立刻来劲了,坐了起来。

那长发青年斜着眼睛,打着酒嗝不屑道:“不服你咋了,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你祖上是河洛的,都不是咱们平京的,咱东亚人做出来的事,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你意思河洛不算东亚么?”纹身小青年不爽。

“下三等吧。”长发青年施施然道:“我可告你呀,我祖上,那可是硬邦邦的平京人,就我太爷爷在世的那会儿,那火星总督来了地球都得去我太爷爷家做客,你有这能耐么?”

“嚯!!”

扎堆的年轻人顿时用更崇敬的眼神看着那名长发青年,纷纷问道:“真的假的?”

纹身小青年却哈哈大笑起来,鄙夷说道:“

“你可拉倒吧,你一个住东城的,火星总督能往你那儿跑?那不得往咱大西城跑,你一住东城的,装什么本地平京人呢?谁不知道东城都是群臭外地要饭的。”

顿时,那名长发男青年被戳到了痛处,脸涨红了,他头上青筋暴起,一把踢碎一个酒瓶,问道:“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住东城的就算平京人了?”

“下三等吧。”纹身小青年反唇相讥:“算你半个平京人。”

……

没一会儿,那群人就在阶梯上开互相打口水仗,互掐,酒瓶在地上碎了一地,雷琦烿看着脚边的碎玻璃茬,眼神晦暗的向剧场内走去,对身边发生的事置若罔闻。

但是那名住在东城的败犬却看到了雷琦烿,顿时情绪找到了宣泄口,他大声喝令道:“喂,红头发的,干什么?集会重地不要乱闯啊!”

雷琦烿默默的停下脚步。

一群喝的醉醺醺的青年东倒西歪的围了上来,看着雷琦烿,上下打量着她,喷着酒气问道:“喂,外地妞?”

“一看就外地的,瞧那样,毛染的通红发亮的,还挺时髦。”有小青年说道。

“哪边的人啊?”长发青年咋咋唬唬的喷着酒气,拍着胸脯说道:“我可告诉你了,这集会可是正宗平京人才能参加的,你一外地妞,不讲明白个来头,咱哥几个还真不能放你进去。”

一听到外地几个字,那纹身小青年也晃晃荡荡的拖着两个女郎来到雷琦烿面前,颐指气使的指着她的头发问道:“自己染的?”

“天生的…..”雷琦烿木然回答。

“天生的?难道你不是纯血的东亚人么?”

“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是混血的了。”

纹身小青年眼神变得有些轻蔑,上下打量雷琦烿一眼,笑道:“妞,要不要跟咱哥几个一块玩两天?别的不说,咱哥几个可是正宗东亚人?跟咱哥几个玩两天,你也算半个东亚人了。”

雷琦烿抬起麻木的眼皮,问道:“东亚人很了不起么?”

这一问那纹身小青年可算打开了话匣子,他骄傲的不可一世道:“嚯,瞧你说的,怎么能不了不起。咱们这片地你知道多少年了么?”

他伸出手指在雷

晚上开车又疼又叫 爽⋯好舒服⋯快⋯深点

琦烿面前晃了晃:“六千年,六千年前人家还在玩泥巴,我们祖宗就在这创业了,现在六千年过去了,和我们祖宗一个年代的人都死完了,可你瞧,咱们还搁这里坐着呢,我问你,这个星球上,有什么人比我们东亚人更了不起?”

“啊,是啊…”

雷琦烿看着天空喃喃道:“你们祖上这么厉害,可是你们在这瘫着抽烟喝酒,泡妞混日子,祖上那么厉害也是这样一代代传下来的么…..要是你们这样也能传下去,说明你祖上也不过如此。要是你们祖上和你们不一样,那你们也不过是一群让祖上丢脸的废物……”

她无精打采的说着,话里一丝生气都没有。

然而那几个喝的半醉的青年气的脸都白了,那纹身小青年更是气的一把推开身旁的女郎,指着雷琦烿的鼻子骂道:“你MD臭BZ,给你脸不要脸是吧!”

喜欢太阳系:异化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